我们告诉未来(2):大法开传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视频 » 我们告诉未来 » 我们告诉未来(2):大法开传
我们告诉未来(2):大法开传

 

敬请收看〝我们告诉未来〞第三集:破谜与正心

长春,一个被称做塞外春城的地方。离火车站不远,有一个胜利公园。当气功热席卷全国的时候,每天清晨许多长春的市民来这里,练着五花八门的气功。练功之余,人们喜欢聚在一起聊聊有关气功的话题。1992年5月的一天,一位陌生的年轻人加入了这群气功爱好者的交谈。

(李先生,长春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在公园里,男女老少都有人在练,因为当时总是想得到一个好身体,而且各个门派、各个功法都有。而且练完功以后,好多人愿意在这方面互相唠唠嗑。他说我今天感觉挺好,浑身发热;这个人说唉呀,我手发麻,就有这种情况。然后师父就过来教,但他们谁也不认识师父。师父就讲一讲气功的功法、功理、本质,接着就做了几个动作。他们当时从来没见过这种功法功理,好多人就准备跟师父学。〞

这位年轻人就是李洪志先生。许多不认识的人,由此成了他讲法传功的第一批学员。1992年5月13日,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就在这里举行。开班不久,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1999年吉林教育电视台〝健康ABC〞节目)〝我在工作的时候,粮垛倒塌,被袋子把我的腿给砸伤了,以后腰也受到损害。过了一个阶段,我逐步的就变成了一个不能走动的人,一个瘫痪的人。始终是趴着,胳膊肘拄着那个床上,(生活)不能自理了,使胳膊肘子拄的都没有皮了。就是邻居告诉我说,有那个气功班,带功报告,说叫我去。然后我爱人到医院跟我商量,说你去不去啊?我说已经这样,还去什么呢。但是出去还不容易,我自己还不能走,必须得用担架抬着我,我怎么能去啊?后来他们回家一商量,第二天早上就把我抬去那儿。到了以后他们就进去了,把我搁到那个大厅那儿。在搁到大厅以后,他们到屋里去找位置的时候,这时候李老师就来了,问我你什么病啊?我说我腰间椎盘突出。老师说叫人把妳抬台上来吧?这时候我的孩子和我的家人就来了,把我抬到台上去了。抬到台上去以后,老师说你能不能配合我呀?我说能。我觉得好像就在那一刹间,不到3秒钟的时候,老师就说你坐起来吧!果然我就坐起来了。老师说你下地吧!当时我就想,我都不能仰着躺着的人,我能坐起来吗?我真的就坐起来了。叫我下地,我就下地了。下地以后,老师说妳走吧,妳已经好了。我就在台上走了一圈。〞

在长春成功举办了两期学习班后,92年6月的一天,李洪志先生来到北京,推开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大门,向负责批准推广气功的工作人员提出在全国传播法轮功的申请。当李洪志先生来到北京时,气功热已经风行了近20年。全国有2400多种气功门派在各地流传,上亿人参加气功锻炼,气功界内部也形成了非常错综复杂的局面。对众多气功门派云集的气功科研会来说,接受一个陌生人要求传法的请求是需要进行诸多方面测验的。

(叶先生,北京法轮功学员)〝整个中国气功那时候几千种,你怎么能让气功协会知道你好?所以他必须讲出他来的任务是要向高层次传法,他来的任务是要给气功界正名,他要把气功界所有的混乱事情给纠正。所以老师一讲真正解决高层的,真正解决气功界的乱七八糟的事,人家高兴得不得了。所以老师一去一谈,几分钟内人家就全着迷了。谈几句话,就拽着老师谈了一个多钟头。你就是不能走,你就留北京,我们全答应你,我们全支持你。〞

气功界的权威人士们被李洪志先生超常的功法、功能深深折服,一致通过了各项测试和理论考评,立刻成立直属的法轮功研究会,作为气功科研会的分会,并向全国推广。

这是1994年9月正式出版的法轮功教功录像带。在此之前,气功科研会和国家体委曾先后为法轮功制作教功节目。这柔和优美的五套功法很快在京城传播开来,一些内行人立刻被这动作简单但却异常高深的功法所吸引。

(邵晓东,时为人体科研会医学气功学术顾问)〝1993年8月份,去北京的时候,上北京中山公园,在清音祠附近吧,结果听到了一种特别悦耳的声音。就是听到那个声音吧,我就循着那个声音走过去,结果看到有几十个人在那炼功。我当时一看这个功法,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功法。我就从头看到尾,在那看。特别是看到他们炼一个叫做法轮桩法,看着他们站的那个桩式,我当时非常吃惊。因为他当时炼的那个桩法里面一共是四个桩法,四个桩法有一个是头前抱轮,还有一个腹前抱轮,还有一个头顶抱轮跟两侧抱轮。这四个桩法里边有三个是高位桩,高位站桩。这种高位站桩过去是说得练到很高层次以上的,很高层次以后才可以炼的。因为我是个当医生的我知道,初学气功的人,如果是一开始就炼这种高位桩法,特别是高血压的患者那是禁忌的。因为血压本来就高,你的手的位置再一高,会导致血压上升。所以当时我就很奇怪,说这个功法怎么能够这样子啊?所以等到他们炼完功之后,我就过去问,他们就跟我说,他们说我们这是法轮功。我就问一下这些学员,我说你们这里面有高血压的病人吗?他说有啊。我说那你们的血压情况怎么样?他说血压降下来了。我说有没有低血压的?他说也有啊。他说原来有低血压、低血糖的。我说炼这功怎么样?他说恢复正常了。然后我就问他们,我就说你们听过李洪志先生给你们讲课吗?他说我们都是参加过班的,听过课的。所以我当时就对法轮功,我说还有没有机会,我也能够参加这个班?〞

这时的法轮功已经成为气功界的佼佼者。李先生每到一处,当地政府和气功协会都给予大力支持,新闻媒体详细报导。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纷纷来信询问法轮功的功理、功法,索取资料,购买书籍。

1994年6月,在山东省著名的泉城济南举办了第二期济南市法轮功学习班。第一天上课,李先生就开宗明义的讲出了学习班的目的:〝我们这里也不讲治病,但是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的身体,使你能够炼功。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你根本就不会出功的,所以大家也不要找我治病,我也不做这件事情。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层次上带人,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

对于大多数第一次来参加法轮功学习班的人来说,气功就意味着锻炼身体,祛病健身。在讲课中,李先生向人们揭示了这其中的深刻道理:〝过去有人在公园练功也好,在家里练功也好,练的倒挺用心的,很虔诚,练的也不错。一出门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在常人中为了名、利跟人家去争去斗,他的功能长吗?根本就长不了,他的病也好不了,也是这个原因。为什么有人长期练功就不好病呢?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转法轮》)

九天的讲课中,李洪志先生深入浅出的系统讲述了高层次中的法。他指出气功就是修炼,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讲解了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佛家功与佛教的关系,修炼人怎样对待失与得,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气功与体育锻炼的关系等等,澄清了诸如天目、附体、练邪法、走火入魔等等让人们迷惑不解的问题。许多讲法内容让所有在场的人震聋发聩,永远难忘。

〝那么什么是佛法呢?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佛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体现形式,在不同层次当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层次越低表现越庞杂。空气微粒、石头、木头、土、钢铁、人体,一切物质中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古代讲五行构成宇宙中的万事万物,也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修炼的人修到哪一层次就只能认识哪一层次中佛法的具体体现,这就是修炼的果位、层次。铺开讲,法很大。到了极高点上去讲,那就很简单了,因为法就像金字塔形的。到了极高层次上用三个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显现到各个层次就极复杂了。拿人来比喻,道家把人体视为小宇宙,人有物质身体,可只有物质身体还构成不了一个完整的人,还必须有人的脾气、秉性、特性、元神存在,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独立的、带有自我个性的人。我们这个宇宙也是一样,有银河系、其它的星系,也有生命和水,这个宇宙中的万事万物,这是物质存在的一方面;可是同时它也存在着真、善、忍特性。任何物质的微粒中都包含着这种特性,极小的微粒中都包含着这种特性。〞(《转法轮》)

(李有甫,时为中国科学院人体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我就非常震撼,他把人的本性、宇宙的特性、宇宙和人的关系、人生是来干什么,全都讲出来了。而且尤其是讲出了怎么样能够返本归真,人怎么能够达到和宇宙特性的统一,同化宇宙特性。这个讲得非常清楚,而且都能够做得到的,一步一步的都告诉你怎么去做,这个非常实实在在的。他和所有的那些个宗教中的东西不完全一样什么的,有些东西理论你可以明白,但是怎么去做那是茫然的。这个是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一步一步的怎么去走、怎么去做。所以我非常的震撼,当时也很感动,就决心要在这个里边修炼下去。〞

李先生出山讲法的1992年,社会诸多矛盾也集中到了这一年。官商、官倒、不正之风、腐败之风、分配不公、价格双轨、股市波动、涌入城市的民工潮,和全民经商的下海热等等,使许多人的价值观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唯利是图、一切向钱看等观念,甚至成了被人们普遍认可的道德标准。

(薛宾,原国家农业部干部)〝下乡的时候,本来话从也就两三个人下乡,然后下去以后先到省里面,省里面然后他也派人跟着我们,再下到那个地市一级。地市一级再派人,跟着在一起下到县市一级,然后再到乡镇一级,到村一级。所以到吃饭的时候,就是一大批人马,就是二、三十个人。〞

(薛先生,福建市民)〝到福州去住院,医院住不进去,所以是找了熟的人,走后门,花了钱住进去。住院住进去以后,你要找好的医生治疗,又要走后门,又要花钱。甚至连照光都要走后门,没有走后门你都排不上。一个要靠权,一个要靠人情,一个要靠钞票,没有这个东西你办什么事都很困难。〞

每个年代都有传达人们心态情绪的旋律,这90年代初期家喻户晓的歌曲真实的折射出了人们对现实生活中虚伪、冷漠的厌倦和无奈。

迷中得法

路断林遮雾,落水斗星疏;
秋寒并足草,听风不知处。
倚岩盼假寐,凄迷织如丝;
师现梦猝醒,幻尽现真途。

法轮大法学员

这是一位学员在学习了法轮大法后写下的诗句。当时在一片金钱至上、道德下滑的社会环境中,能有机会听到李洪志先生亲自讲解高德大法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就因为这样,许多学员不顾辛劳、千里迢迢的追随李先生,参加他在各地的讲法学习班。

1994年12月,李先生在中国举办的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在广州举行。这次学习班盛况空前,人们从遥远的新疆、黑龙江赶到这里,只为能有机会听闻佛法。

(高大维,广州法轮功学员)〝因为全国各地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期,所以说各地的弟子都通过各种方式,包车的、租车的、坐飞机的来到了广州。那个场地在广州体育馆,只能够容纳三千到四千人。那么一下子来了大概有六千多人吧,很多连吃住都紧张的,那些求道者啊,他们就是在那个体育馆周围,通宵在那里打坐等着。老师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就跟主办单位交涉,那么最后是让体育馆周围的那个学员都进去了,都进去就在过道上,那个主会场周围的过道上就装了电视,就让大家都能够听到老师的讲法。〞

从1992年5月13日长春举办的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到94年12月广州最后一次学习班,李洪志先生在全国各地共举办了54期为期十天的法轮大法学习班。从数字上人们不难想像,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李先生是怎样马不停蹄的到处奔波的。开办学习班过程中,遇到的真正艰难之处,李先生没有说过,人们也无法了解。但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严厉的社会,能把这样一部与统治宣传思想截然不同的大法完整的传播下来,其中的艰辛和错综复杂是超出人们想像的。这意味着在这个过程中,他不能走错一步,他必须做得绝对的正。李洪志先生做到了。

(聂淑文,上海法轮功学员)〝我们到广州去以后,因为广州的生活水准很高嘛,所以我们捡了一个就是说比较便宜的旅馆,住在那。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那个老鼠,你在睡觉的时候,老鼠就在身上跑过去,那个蟑螂和老鼠那是非常多。那么有两组受不了了,就说这个地方实在太差了,晚上睡觉那个老鼠要往身上爬了。所以两组第二天就离开了,就离开了这个旅馆,另外去找了条件稍微好一点的旅馆。结果后来,就是剩下的那一组没有走。结果他们在餐厅里吃饭,就看见师父在餐厅里吃饭,师父也住在这个旅馆里愿。〞

茫茫天地我看小
浩瀚苍穹是谁造
乾坤之外更无垠
为了洪愿传大道

李洪志
一九九零年一月一日

这是1990年1月1日李洪志先生出山前写下的一首《愿》。两年后,他用辛勤的付出实现了这个洪愿。1994年12月,李先生将他在各地的讲法内容汇编整理,正式出版了《转法轮》,至此他将一部宇宙大法完整的呈现在世人面前。

大法传出来了,但是有多少人能信?有多少人能真正修炼呢?在最后一次广州学习班结束的时候,李先生讲出了他的殷切希望:〝在办班当中,我讲的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指导大家往高层次上修炼的,在过去的讲法中没有人讲这些东西。我们讲的东西非常明了,是结合着现代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讲的,而且讲的层次很高。主要是为了大家,让你将来能够真正得法,修炼上去,这是我的出发点。我们在传法传功过程中很多人觉的法也挺好,可是做起来很难。其实我觉的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的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的很难。老子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其实在座的有许多老学员和没有来的老学员已经修炼到相当高的层次上去了。我没有给你讲这些是怕你产生执着心,沾沾自喜等等因素,影响你功力上长。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着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因为现实利益当中很难把它放下,这个利益就在这儿,你说这个心怎么放的下?他认为难,实际也就难在这里。我们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忍不下这口气,甚至于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去对待,我说这就不行。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为我讲的太多了,讲的太多大家很难记的住。我主要提出点要求: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真正修炼下去。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转法轮》)

敬请收看〝我们告诉未来〞第三集:破谜与正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