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告诉未来(3):破迷与正心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视频 » 我们告诉未来 » 我们告诉未来(3):破迷与正心
我们告诉未来(3):破迷与正心

 

敬请收看〝我们告诉未来〞第四集:从常人到修炼人

学历,是一个人成长的记录。

(林川,电脑工程师)〝计算机硕士。这个是近代物理。〞

学历反映出一个人是怎样一步一步掌握现代科学文化知识的。同时也实实在在的告诉我们一个信息:这就是现代人建立自己世界观、生命观、宇宙观的知识基础。

(记者)〝拿了几个硕士,已经第二个了?〝(采访林川,电脑工程师)〝总共三个。〞

林先生91年到美国留学,曾先后获得高能物理、生物医学工程和计算机等三个硕士学位。1995年的春天一段偶然的经历,使他对人生产生了疑问和认真的思考。

(林川,电脑工程师)〝到了美国之后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我们曾经跟一个美国老人住在一起,我们可以不付房租就近照顾他。这位老人家年纪很大,看到他,我就想到我自己的将来。我会觉得我一转眼就40岁了,再过不久有差不多是那样子。我就一直在想人这一生到底是来干什么?来的时候是空空的,在这世上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走的时候又是空空的走。所以就一直在想这些问题,但是科学不能给我解答这些问题。〞

林先生的迷惑和思考,在许多人的心目中或多或少的都经历过。

这是以中国国家教委通过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为依据,撰稿拍摄的〝中华历史五千年〞电视教学片。影片一开始是这样向学生们讲述人类的起源的:〝像世界上其他民族的祖先一样,我们的祖先也思考过同样的问题。在神秘的氛围下,感受到万物有灵的华夏始祖们,用天真的神话解释了自己的来源。〞在这里,祖先对生命来源的解释被定义为古人编出来的神话。一个在19世纪作为推测和假想而提出的学说理论,却作为一条科学定律被绝对化了。长期以来人们从课堂里接受的始终是这样的教育,在许多人的观念里,唯物主义、进化论和无神论是真正的科学。

20世纪70年代中美两国建交后,中国开始有计划地向美国派遣公费留学生。从那时候起,一批又一批中国的优秀学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科技最先进的国家留学、工作。

(李渊,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博士)〝来到国外以后,发现有很多知名的科学家,他都是有信仰的。一开始是我一个同屋,是一个美国人,他曾经得过奥林匹克竞赛中学生数学全美国第二名,非常聪明的一个人。我没有佩服过几个学生,他那个人我非常佩服。发现他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而且他懂得许多事情,精神方面的、包括世界上的事情他懂得很多。我的导师崔琦教授得过诺贝尔奖,我发现他也是个基督徒。而且他们做人非常正直,非常不一般,做学问也不是为了名利那些东西,也是非常正的人,就让我非常佩服。来到美国以后我曾经在贝尔实验室工作过,也了解到那里也有很多科学家是信神的。当时中午他们有学圣经的那种班。〞

当海外的学子们开始对无神论产生怀疑和思考的时候,地球另一边的中国青年们也在经历一场对人生观的重大思考。

1985年国家地质局的一支勘探队走进了西藏的一片原始森林,进行地质考察,在考察的过程中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廖晓强,时为国家地质勘探员)〝有一次我们在西藏金沙江旁边有一条河,在那条河上面我们为了研究整个河的堆积物,叫做第四纪地质,把那个河栏腰挖了一个槽子,大概两米多深。在这个探槽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描述每一层的特癥,它的颗粒、它的沙子、它的石头,包含了一些什么东西,而且要取样品。很有意思,我记得非常清楚,我们在其中一层里面发现一个很像金属扣子这样的东西。当时我们就在讨论,这个东西我们要不要记录下来呢?如果我们记录下来,肯定没有人能解释得了,因为它非常像一个金属的扣子,像铜的扣子。要是我们不记载下来,就是违反了我们的一些原则。后来我们决定还是把它记下来。但是等我们拿回去的时候,因为没有人能够解释这件事,所以这个样品实际上就被剔除出去了。〞

当坐落在西南边陲的西藏还处于未被开发的状态时,与它遥遥相对的沿海城市广州,在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中,已成为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有机会往返于这两个对比悬殊地区的廖先生,看到了比科学考察发现更让他费解的现象。

(廖晓强,时为国家地质勘探员)〝我每年在西藏工作,然后放假回到广州。当时这个对比非常强烈,给我很大的刺激。我记得在西藏的时候,那些牧民非常非常穷。穷到我们吃完的罐头盒,他们会拿回去当碗,当很好的这种器皿来用,非常穷,但是他们非常开心。他们每天唱歌,他们生活非常平静,非常开心。但是我回到广州的时候呢,我的那些朋友很有钱,非常有钱。他们那个时候做生意,在很大的公司里面,有其他的古古怪怪的生意他们都在做,有些赚很多钱,长期住在五星级酒店里面。但是他们非常痛苦,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所以在这种对比的情况下,当时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因为我们都是受无神论教育,物质决定意识,那个时候我就产生了一个怀疑,我说难道是物质决定意识吗?〞

八十年代曾经被社会学家们称做知识爆炸的时代,从神秘的UFO到远古文明的未解之迷,从西方对濒死现象的研究到中国气功热的兴起,许多人们原来闻所未闻的现象和发现,似乎在一夜之间突然涌现到了这个封闭了整整三十年的国家面前,给人们带来了深深的思考。

(杨森,乔治亚理工大学博士)〝因为我过去非常喜欢看《飞碟探索》、《科学》,还有很多这种科普的杂志,一直在想人为什么当人?当人的目的是干什么?那么人死了以后又去哪里?我们是不是从猴子变的?人有没有元神?有没有灵魂?还有没有来生?〞

大法破迷

悠悠万事过眼烟云
迷住常人心
茫茫天地为何而生
难倒众生智

李洪志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这是一九九五年一月,李洪志先生写下的一首《大法破迷》。

不久,这本一个月前刚刚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著作,从中国大陆悄然传到海外,给这些乐于思考的人们带来了意外的惊喜。

(杨森,乔治亚理工大学博士)〝我父母托我的岳父岳母带了一本书到美国来探亲。首先翻开来看的是〝论语〞,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论语〞以后,就觉得有一种很振奋的感觉,也说不出,不好形容那种感觉,就觉得全身那么一震,觉得这个东西好像是一个很大很重要的东西。我读了也不知道当时理解多少,但是我就有如饥似渴的感觉,觉得这个书好像是我在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某种东西。〞

在结束了最后一期广州学习班后不久,李洪志先生应邀开始到海外传功讲法。坐落在巴黎市中心一条僻静马路边的这栋房子,就是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1995年3月13日,李洪志先生应使馆邀请,就在这里举办了他在海外的第一次讲法学习班。

(张女士,法国法轮功学员)〝大多数的与会者都是从他们的办公室来的,还有他们在这儿的工作人员。那个时候他们都是很高兴,而且都很尊敬师父,而且过后还有大使邀请师父去参加晚餐。〞

当李先生在法国的讲法学习班快结束的时候,一天他突然接到了一个来自瑞典第二大城市盖森堡的邀请。

(王蕾,瑞典法轮功学员)〝我是94年夏天,第一次从北京坐飞机去济南参加学习班,正好是我从瑞典回去休假的时候,听到有这个机会。去了以后,我就感到老师讲的道理是我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吧。然后很快我回国我就炼功,自己炼。当时我就有一个很强的感觉,我觉得这么好的功,瑞典人很多都是特别特别好的善良的人,那我就觉得就是说这个外国人也应该,这个没有国籍的,外国人也应该能够享受到。后来我听说老师到了巴黎以后,我爱人就去接老师到我们瑞典来。因为时间很短,我当时心理就特别没有数。那时候在我们那儿都不知道什么是气功,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翻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很紧张。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国内有这么多学员办班,在我这儿到底有几个我都不知道。打电话时老师说:‘不要太紧张,好好睡觉去。没有关系,哪怕真正有一个人想学我都会去的。你还是踏踏实实去睡觉去吧。’出乎意料的是来了很多的人,来参加学习班的,那时来的都是白人。〞

在瑞典盖森堡举办的七天法轮功学习班,就是这样在翻译和手势中度过的。

(斯万,瑞典法轮功学员)〝我感到那种慈悲的力量非常非常温暖,我头脑中没有任何不好的念头,那种感受很难用语言表达。但我心中感到非常温暖、非常好、非常轻松,我感到一切就应该是这样的。〞

这一栋看上去简单朴素的房子,就是李先生在瑞典举办讲法学习班的地方。在七天的学习班结束的时候,全体学员和李先生就在这里留下了一张难忘的合影。

1996年10月,李洪志先生踏上北美大陆。至此,他结束了自1992年5月以来从中国到世界各地的所有传功讲法学习班。10月12日在德克萨斯州休士顿华人文化教育中心,市政府授予李先生休士顿荣誉市民和亲善大使称号,并将该日定为休士顿市李洪志日。李先生回赠给市长和议员们的,是刚刚翻译完成的英文版《转法轮》。

在随后的讲法中,李洪志先生告诉学员们,他把自己能给予弟子的一切全部压进了这本《转法轮》。一个人只要是真正来学功,真正来学法的,这本书就能指导他修炼、升华。李先生的这番话不久就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实践中得到了验证。

(奇布卡,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有一个8岁的小孩,在他年轻的生命中一直受到母亲残忍的虐待。他遍体都是香烟头烫伤的痕迹,而且还有多处青紫。员警以虐待儿童逮捕母亲。一位女警官温柔小心地抱着这个男孩,准备把男孩带走,离开他残忍的母亲。当员警用手铐带走那个母亲时,男孩忽然挣开女警官的臂膀,拼命地向母亲奔去,他尖叫着‘妈妈、妈妈’。他希望回到一直在打他、虐待他的母亲身边。听到这个故事我明白了,原来我就像那个男孩。在我的一生中,自己干的一切错事、我的愤怒、贪欲、色欲,一直在伤害着我。这种消极的生活模式有非常强大的力量,虽然我想做好,但这股力量总是把我往坏的地方拉。只有当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开始读《转法轮》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缺乏自制力。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感到了自己巨大的变化。每当我的头脑中产生恶毒或淫邪的想法时,立刻法轮功会出现在我的脑海。大法的原则会让我判断这是对还是错,即使我的感觉和身体想让我做这些不好的事情。我感到这本书中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把我向好的方面拉。真是神奇太神奇了。〞

(1999年吉林省教育电视台健康ABC节目)〝学了这个功不仅改变了我的身体,也改变了我这个人的心性。过去因为我的毛病很突出,所以他们都知道,以前一到赛会,不是跟赛会组委会,就是跟国家体育来的代表,就跟各个队都发生矛盾。发生了矛盾,除了骂人我就摔东西,在比赛场、训练场就骂队员打队员,这些事都经常有的。现在他们都看到我了,他们说我全变了。不但从外表的形象变了,整个人就换了一个人。从说话、办事、待人接物,他特别和气,他总是为别人考虑。〞

修炼心得交流会是法轮功特有的一种修炼形式,学员们把他叫做〝法会〝。走近这样的法会你会发现:老年人原来体弱多病的身体,在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科技人员在学习了《转法轮》后,对自己从事的领域有了更广更深的了解;这里的领导干部廉洁奉公,这里的生意人不骗不坑,有的人家庭和睦了,有的人改邪归正了。每一个修炼者都由衷地感谢李洪志先生和他的法轮大法给了他们新的生命。

落入凡间深处
迷失不知归路
辗转千百年
幸遇师尊普度
得度得度
切莫机缘再误

这些发生在修炼者内心天翻地覆的根本变化,使人们对法轮大法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和信赖。对此,李洪志先生在一开始传功讲法的时候,就做出过庄重的保证和预言:〝我想我传法的时间基本快结束了,所以想要把真正的东西给大家留下来,以便大家在今后的修炼当中,有法来指导大家。在整个传法过程中,我也是本着对大家负责,同时也是对社会负责,实际我们也是本着这个原则去做的,至于做的好与坏我也不讲了,自有公论。我的愿望是把大法传出来,叫我们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使真正想修炼的人依法能够往上修炼。同时在传法过程中,我们也讲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们从学习班下去之后,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其实你已经会做一个好人了,下去以后,你也能做一个好人。〞(《转法轮》)

告别对人生的迷惑和不正的心态,人们换来的是健康的身体和内心的安宁。有学员说,学了法轮大法感到自己的心亮堂了。更多的人说,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块真正的净土。

敬请收看〝我们告诉未来〞第四集:从常人到修炼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