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吉林省各地区最新迫害消息 » 吉林省各地区最新迫害消息(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
吉林省各地区最新迫害消息(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

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大法弟子董玉芹被构陷到法院

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法轮功修炼者董玉芹,于2020年7月13日,在自家楼下,被两陌生人绑架。据悉是东辽县来人非法抓捕的,是被人构陷的。因为董玉芹拒绝配合迫害,不写违背修炼人的东西,案件已经被送到法院。

希望知道详情的人能够给予详细调查,补充说明。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秀玲遭迫害情况补充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秀玲九九年八月被重庆路派出所王姓片警到家骚扰,问是否炼法轮功,她回答是,就这一句话就被非法关押十五天,从这之后,新调来的片警姜强三番五次到张秀玲家骚扰,又连续四次对我非法拘留,每次十五天,直到年底。

二零零一年一月张秀玲进京上访,被天安门广场警察绑架,送回当地又关押半个月。同年七月二十日张秀玲被市局恶警闯入家中绑架到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期间,每天干奴役十八小时,并找人对我进行转化,不转化就用电棍,被绑在死人床,戴手铐,加期半年。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张涛、李彤、刘瑛、刘志伟、关薇、峰晓春、张淑华。共计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四月,张秀玲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绿园国保和西郊路派出所联合绑架到分局迫害,手段极其恶劣。张秀玲被恶警按倒在桌子上,一只手从肩上拉过背后,另一只手从腋下拉过背后,两只手铐在一起,然后把装满矿泉水的水瓶往手铐里插,瓶口朝下,水顺后背淌,反复换水瓶,最后她的两只胳膊失去知觉,不能动。一个恶警大叫:“告诉你,我叫陈龙,你们明慧网报道我已经打死你们四个人,你就是第五个。”

张秀玲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在劳教所,恶警仍继续对她迫害,强行转化,逼迫每天坐在水泥地上,用犯人看管,不许动。恶警张淑华带一实习生用电棍轮番电张秀玲,从早上八点一直电到中午吃饭,还有恶警关薇、峰晓春、刘志伟三人轮番电张秀玲,拳打脚踢。张秀玲绝食反迫害,刘志伟和一犯人拽她去灌食,并从五楼踹她滚下楼梯,脚受伤不能行走,她骂是装的。张秀玲脚肿起大包,被拖去灌食,每天两次,持续三十八天,抽出灌食的管子全是血。张秀玲被拖到管教室,手铐在床杆上,坐在水泥地上,又加期一个月,共计一年十个半月。

二零零七年四月晚上七点,红旗街派出所突然闯入张秀玲家,说是来看望,进来就开始搜大法书籍,张秀玲和他们讲真相,孙大海说我就是干这个的,上指下派,并打电话又找来几个警察,把张秀玲拖上警车,绑架到第三看守所迫害,他们给张秀玲戴上手铐和脚镣,并把手铐脚镣锁在一起,张秀玲不能行走,上厕所都用犯人提裤子。灌食的管子插上、不往出拿,致使张秀玲不能说话,拔出后全是血,又有几个警察和犯人把她抬出大厅,按倒在地,把她的两只手从头顶举过,要把手铐和脚镣挂到一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挂上。当时张秀玲的手脖全是血,暴徒大皮鞋踩在她的脸上。累的他们精疲力尽,只好又把张秀玲拖到管教室,由两个犯人看管,不让睡觉。领头的问她为何不吃饭,张秀玲说:我没有罪,不能吃你这的饭,你们对待死刑犯的那个手铐和脚镣是分开的,他能行走,而我却只能爬,公道何在?就这样他们又关押张秀玲半个月。

在邪恶的迫害下,张秀玲丈夫身心也受到极大伤害,每次绑架迫害张秀玲时,她丈夫就去各个部门要人。邪党恶徒对他的恐吓,使他病倒了。二零零四年,张秀玲被绑架,丈夫不吃不喝,不能入睡,并住院做了手术,在家中无人照顾,骨瘦如柴。二零一二年,儿子又被绑架,他又受到了更大的打击,每日瞪着眼,不能睡觉,精神极度崩溃,还坚持去公检法等部门要孩子。就这样,五个月的时间,张秀玲丈夫离开了人世,死时瞪着眼睛不能瞑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