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山东龙家圈乡中共党委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实例
山东龙家圈乡中共党委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实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以来,山东沂水县龙家圈镇邪党委执行所谓“清零”、“解脱”等政策,与龙家圈镇派出所,对镇内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迫害,包括砸门、翻墙抄家、抢劫书籍、电脑、现金、绑架、关押、恐吓、戴手铐、暴力殴打,只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说:说不炼了,要跟邪党走到底等等。

这些人没出示任何执法证件、法律文件、搜查证、工作证,不报姓名,只说“(邪)党委!”可是看上去是流氓和土匪,下面仅举两例:

一、在崮安村砸门、抢劫、绑架、暴力殴打

七月二十三日,本县纪检委、综治办、公安、120和龙家圈邪党委、派出所、十多个管理区等共二、三十辆车,几十人,直奔龙家圈镇崮安村。

村里共有百十户人家,有十户人家的大门全部被砸开,屋里被翻腾的一片狼藉,来人抢劫家中的书籍和电脑等,还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和一位亲属,并暴力殴打他们,强迫他们诬蔑法轮大法。这伙人非法抄了一家法轮功学员的亲属的超市,过程中,还恐吓、谩骂。

来的这伙人为什么这么做?只因为被他们骚扰的村民是修炼法轮功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光天化日之下,来的这伙人没有任何执法文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真正的践踏宪法、破坏法律实施。

二、中共乡党委、派出所警察、检察院人员对柴山村法轮功学员黄建国的暴行

(一)殴打致黄建国心脏部位淤青、嘴部出血、肿起

二零二零年七月上旬的一天,下午两点左右,龙家圈乡柴山村法轮功学员黄建国和母亲正准备下地除草,从巷子里窜出来三个人,堵在门口,他们是大队副书记杨建军、妇女主任王进英和另一个又高又胖衣服上有虎头图案的人。

大队副书记杨建军说:“法轮功这么多年了,你只要念这四句话,就不再找你了,”说着,另一人递过一张纸来。黄建国说:“信仰自由,我不念。”黄建国的母亲不知情,就拿去念,一念发现是骂大法师父、骂大法、跟恶党走到底的话。

一人对黄母说:“不叫你念,”指着黄建国说:“让他念。”黄建国说:“我不念。”“如果不念,马上把你带走!”来人说着,要打电话。

黄建国问:“你懂法律吗?”来人说:“我不懂。”“不懂怎么还管(迫害)法轮功啊?”黄建国就背《宪法》三十五、三十六条,那人听了,无话可说。

一会儿,那人又说:“这是中央决定。”黄建国要他把中央决定拿出来看一看,他又无语。后又说了些黄建国“顽固”等话。王进英说,到北岭看看(意指到别人家骚扰)。他们走了。黄建国和母亲、女儿也上地里干活。

下午五点左右,黄建国从地里回家,在街上,遇到大队副书记孙得余,孙说:“乡里又来找你,你就服软吧。”黄建国说:“不是讲法律吗?服什么软啊?”

黄建国快到家时,孙说:“这是黄建国。”原来这里已经有不高不胖的两个人,一个凸脸,穿着黑色T恤,骂骂咧咧的,另一个凹脸,穿着白色T恤,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人名,说:“黄建国,你想干什么!”黄建国说:“不想干什么,只是坚持宪法的信仰自由。”来人大喊:“把他弄走!”“把锄放下!” 黄建国说:“这是我的劳动工具,不放下。”那个人就抢过锄头,扔在一边,又把黄建国左手里的一包花菜也抢去扔了,然后,动手推搡说:“你给我回家!”黄建国说:“我为什么听你的?”

这时,凸脸人跑过来,一边骂一边抡拳猛击黄建国的嘴,当时黄建国鲜血直流,黄建国说:“你们怎么这样做事情?”“就这么办!”凸脸和凹脸两人开始猛烈殴打,黄建国的心脏部位被猛击多次,疼痛异常,黄建国不想被打死,就拼命挣扎,凸脸人就死死的抱住黄建国,凹脸人抓住衣服打,黄建国的衣服被撕破、鞋也掉了。

孙得余在一边看着,什么也不说。黄建国瞅空子挣脱,拼命的跑,他们三个在后边追,凸脸人狂喊:“看谁跑得快!”黄建国拐弯上了小路,又光脚跑到家里。因为母亲和女儿还在地里干活,黄建国想开车去接她们。

发动车,走了几米,发现两个车胎全被放了气,拿出打气筒,每个车胎打了二百多下,到了地里。黄建国的母亲问:“怎么天黑了才来?”黄建国说:“车胎被他们放了气,”没说被打的事。后来,黄建国心脏部位的淤青十几天才渐渐褪去,但是心脏到现在两个多月了,还不得劲(应该是内伤),嘴部五、六天才消肿。

黄建国想避开再次被野蛮骚扰,就出去打工。第二天,黄建国的母亲说,杨建军领着两个人来了,说:“你要不配合,就来二十个警察把你抓走。”黄建国说:“他说了不算。”

第四天,他们又来了,放下一张纸,上面写着骂人的话,叫黄建国自己念并录像,黄建国把纸烧了,黄建国的母亲害怕了,说:“你烧了,他们抓我呀。”黄建国说:“他们说了不算。”

又过了几天,黄建国的母亲给他打电话说,大队书记于增华领着乡里两个人又来了,问你在哪里干活,几点下班,并威胁说:崮安村的门都砸了,你不配合的话,也砸你的门。

黄建国母亲七十九岁了,很害怕,就写了恶人要的纸条,要交给杨建军,被黄建国发现,给撕了,另写了:“法轮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一定要坚定实修下去。”让母亲交给了杨建军,杨建军不接。

(二)扒裤子殴打、用绳子反绑、坐铁椅子、恐吓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黄建国去地里掰玉米,四点半左右,在大街上,又碰到凸脸人,他说:“黄建国,你把三轮车熄火,我们不想怎么,咱好好谈谈。”

黄建国问:“你叫什么名字?”“别管我叫什么名,我是党委的。”黄建国说:“我遵守宪法信仰自由,没犯法。”凸脸说法轮功是×教,国家不让炼。黄建国说国家规定的十四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国家没有明文规定禁止炼法轮功,政府中的个人说话不是法律,你也代表不了法律。

凸脸人就打电话,叫来了五、六个人,衣服有虎头图案的人也来了,一个人录像,被黄建国拒绝,几个人开始推搡黄建国。

黄建国向外跑,几个人把黄建国打倒在地,两人反拧住黄建国的手到后背,两人用脚踩住黄建国的头、背部,翻出钥匙说:开门去翻东西。黄建国大声说:公民住宅受法律保护,神圣不可侵犯,公民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几个人强行打开门,把黄建国拉扯到家中,按在沙发上,两个人压在黄建国身上,解下黄建国的腰带,绑住他的手,黄建国大喊:公民人身权利不可侵犯!

几个人翻箱倒柜,又打电话,叫来五、六个警察非法抄家。黄建国大喊:公民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一个警察问他喊的什么?压在黄建国身上的人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警察“嗷”了一声,继续抢书、电脑、机顶盒、法轮功师父的像等,放在地上录像。又到另一间屋里翻,天棚上、米缸、厕所里,都翻的一片狼藉。

又来了杨建军和黄建国的姨夫,劝黄建国骂大法。黄建国趁压着的人翻书时,终于解开腰带,向外跑,从院子里的警察身边,冲到大门口,外面还有五、六个人,黄建国只管向外冲。几个人一拥而上,黄建国被猛烈按倒在地,眉角磕破,满脸沙土,被用绳子反绑起来,一人拉着绳子,几个人压在黄建国身上,一人喊:“把裤子扒了,看他怎么跑!”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黄建国要求穿上裤子,因为周围满满的村里人都在看。警察太流氓,他们不听,还硬往警车上拽,黄建国就硬躺着。一警察只好给黄建国提上裤子,黄建国被硬塞到警车里。他们叫黄建国到后排,黄建国不去,警察动手就打,有虎头图案的人也上车打黄建国。黄建国问:你叫什么名?他一拳打在黄建国脸上说:“我叫你问我什么名!”黄建国说打人犯法,他就又打,黄建国说打人失德,他又打,直打到不说为止。

黄建国被绑架到派出所,他们把黄建国从车里拖到地上,黄建国喊:公民的人身权利神圣不可侵犯!一个警察说:“学法轮功的不是中国公民,”并拖到审讯室,一黑色便衣和警号0117的警察开始暴打黄建国,黄建国说打人犯法,黑衣人说:“谁打你了?”黄建国说:“你。”“谁看见了?”“神看的见。” 警号0117警察说:“我这不叫打人,这叫给你按摩。”说着,用手狠抠黄建国的胳膊,并铐上手铐,勒的黄建国疼痛难忍,最后,他们把黄建国推进一个封闭的小屋里,锁在铁椅子上,屋门也锁上。外面两个便衣看着。

一小时后,龙家圈综治办主任李兵来了,又叫黄建国骂老师、骂大法,同时要录像。黄建国正告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他们又说:“共产党让你种地生活。”黄建国说:“公民有生存权。”便衣说:“法轮功要灭党。”黄建国说:“是天灭中共,不是法轮功灭中共。”问:“怎么灭?”黄建国说:“武汉肺炎就在灭。”那人说:“中国没有了,美国更厉害。”黄建国说:“中国不报。”“胡说!”黄建国说:“贵州有块石头,上面有六个字,手机搜索就有。”便衣说:“假的。”黄建国说:“我们那里就有人去看了。”李兵说:“你不炼了,就给你母亲吃低保,每年六、七千元,你女儿也吃低保。”黄建国说:“一码归一码。”

李兵又叫来副书记杨建军和一个姓武的女人劝说:“人家来了,都骂了,录了,就回家了。”黄建国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别人录,我不录,我跟别人不一样。”黄建国要求必须无条件释放回家。她说:“不可能。”黄建国说:“你们回去吧,你们回去,我就回去了。”两个人又教唆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达到教唆骂人的目的,急得在小屋里转悠,因为门被锁住,出不去。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进来三个人:警号0117警察、白衣便衣和一个被称为“院长”的便衣人,问黄建国:还炼不炼?书是不是你的?家里哪里?黄建国不回答,也不为所动。院长大发雷霆,大叫着把打火机也摔了:“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恼了我,我关你三年!”“你以为派出所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必须得交代!”黄建国依然不为所动,他们开始抽烟,把烟头扔到有水的瓶子里,警号0117警察说:“等一会就给你喝!”

后来,又叫黄建国签字按手印,说签上字,就放你,不签不放。黄建国不签、不按手印。他们打开椅子的锁,叫跟着院长走,出了审讯室。院长问黄建国室内还有什么东西?黄建国说:你们翻出的钥匙。他叫人把钥匙拿来,交给杨建军,对黄建国说:你先回去吧。

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黄建国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三、龙家软圈党委恶人严重触犯《宪法》、《刑法》

龙家软圈党委恶人恶行严重触犯《宪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之规定,以及《刑法》二百三十九条绑架罪、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入侵住宅罪、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

恶人虽然百般侮辱、恐吓、殴打、教唆、利诱、威胁、欺骗,最后还是没有达到把好人变成坏人的目的,也没有完成恶党把好人变成撒谎、骂人、做坏人的邪恶命令。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当然要说真话。

由于中共建政以来,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镇反、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大屠杀等,杀害了八千多万中国同胞,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中共不灭,坏事不断,灾祸不断。

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恶贯满盈,招来瘟疫。当上天要灭它时,更大的瘟疫来时,当然会连带它的党员、团员、队员一起毁灭。奉劝龙家圈党委、派出所行恶之人快醒醒,悬崖勒马,退出中共组织,表明自己不与邪恶为伍,立功赎罪,可以得到上天的宽恕,在天灭中共时保命。这不是政治,也不图您的一分钱,是真心的为您一家平安着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