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今年7至8月份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图)
今年7至8月份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零二零年七至八月份,长春市区及农安县发生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仅七月十五日当天,从明慧网报道出来的信息统计,两地共有三十一人被绑架。其中,长春市区十一人,农安县二十人。

截至投稿为止,长春、农安两地被绑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将近七十人。长春市区遭绑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五人,有一人被迫害离世;农安县报道出来的有二十三人被绑架、骚扰。被绑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年龄最小的二十一岁,最大的八十五岁。

被迫害人数不止于此,据明慧网报道,农安县另有至少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下落不明;长春市区也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但没有报道出来;被闯入家门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更多。请知情人士提供更多信息。

长春市区和农安县同一时间实施的非法抓捕,都是事先做好了充分准备的。据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长春市政法委书记马延峰到农安县安排部署。之后,农安县政法委书记张凯楠、公安局长李兴涛一手策划了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他们首先实施跟踪,并在多个学员家附近偷着安装摄像头。

七月十三日,县六一零召开会议。七月十五日,大抓捕开始,农安国保和农安公安系统相关人员都参与了,还从长春抽调一些警力参与绑架。各派出所统一行动,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有的撬锁,有的砸窗,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电脑、手机、钱款等全部被抢走。

此行动是长春市实行中共政法委的迫害指令。今年以来,中共政法委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清零行动”,要求各地政法委、“610”采取相应的措施,制定政策,迫害法轮功学员。据报道,二零二零年上半年,中共警察在全国范围内的二十八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38个城市,共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5313人,其中,七、八旬的老人也未能幸免。

典型迫害实例(按时间顺序)

(一)长春市区

1、白亚清被绑架、骚扰等迫害离世

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白亚清被非法抄家、绑架。之后,被勒索一千元保释金,以保外就医的形式回了家,被监视居住。从派出所回来后,白亚清的身体明显受创,以前被劳教期间受过抻床酷刑的脚开始冒水、变黑。

二零二零年七月上旬,白亚清又被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检察院问话,无结果,返回。回来后,脚就不能走路了。七月十三日,白亚清又被警察直接劫持到看守所,因身体状况不合格,被看守所拒收。

被监视居住期间,法轮功学员偶尔去照顾她。八月三日左右,法轮功学员发现白亚清没在家,感到很奇怪,就与白亚清的弟弟通了电话,她弟弟说他在派出所,白亚清已经被送走了。两三天之后,照顾白亚清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无法知道确切消息。

另有法轮功学员之后去白亚清家,发现从她家的窗户往里面看,一目了然(白亚清家在一楼,原来窗户遮挡的很严实),敲门也没有人开。后来询问邻居,邻居说人已经去世了,夜里由三个老头抬出去的(白亚清有几个弟弟)。推算她去世的时间应该是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至八月三日之间。

2、崔玉秋、杜新母女遭绑架、抄家、非法拘留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区分局、绿园区分局春城大街派出所的二十余个警察非法闯入崔玉秋的家中,拿出搜查证后,警察立刻象土匪一样开始了强行抄家。家里所有东西全部翻遍,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抖落,扔在床上、地上、抽屉里,家被翻的一片狼藉。警察分成三伙,翻了三遍,一直折腾到下午两点多。

非法抄家后,将崔玉秋与其女儿杜新绑架,劫持到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非法关押。崔玉秋在被绑架后,拒不配合任何要求,拒绝签字、拒绝按手印、拒绝穿号服,照常炼功,不配合拘留所的邪恶要求。

七月二十六日早上八点多,崔玉秋和杜新母女又被绿园区春城大街派出所从拘留所劫回到派出所,派出所释放了杜新,但是将崔玉秋劫持到长春市中心医院做核酸检测。当晚六时许,派出所将崔玉秋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拘留。崔玉秋的丈夫杜景义律师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3、罗加琼被绑架、被勒索、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家住净月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罗加琼(七十一岁)在园丁花园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或被蹲坑警察恶意堵截),遭彩宇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大法书籍及讲法光盘被抢走。当晚,罗加琼“零口供”回家,遭勒索罚款七百元。

八月十日下午,彩宇大街派出所再次到罗加琼家将她绑架,并于八月十一日上午将她劫持到第四看守所。据悉,净月公安分局不同意派出所报上去的处理结果,因此再次绑架,进行迫害。八月十九日,罗加琼遭宽城区检察院非法批捕。罗加琼年轻时身体一直不好,曾患严重甲亢病卧床不起,通过修炼身心健康。她善良正直,抚养孙儿,照顾家人,善良无私。

长春市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付燕飞、梁艳平、陈秀英、董女士、马文明及其女儿马跃、任淑敏、王春华、小慧、于爱丽、徐凤莲、张秀琴、王韦懿(母女)、李桂香、王玉洁(王玉杰)、刘俊、于晓伟、王志忠、谭心、庞艳梅及丈夫、马艳芳、耿万珍、苏丽凤、姚玉燕、刘晶秀、桑静梅、萧本英、宋梁、宋明洋、王丽颖、周彦东 (夫妇)、赵立军、武姓女学员、吴淑珍 、王卫东、周淑萍及丈夫、于凤清、赵桂荣、马义(母子)。

(二)农安县

1、任永平、张殿元夫妇、女儿张一同遭绑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任永平(女,四十五岁,华家镇教师)和她的丈夫张殿元(四十五岁左右,华家中学英语老师、主任)被农安县公安局和德彪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地点不详。当时十来个警察突然闯进张殿元家里,进屋就翻东西,把电脑、打印机等全都劫走。警察同时也绑架了他们的女儿张一(二十一岁,在读大学生)。在德彪派出所的威逼、恐吓下,第二天张一在警察已经写好的单子上签了字,被放回来。至今孩子每天哭,不能正常学习和生活。

2、高小歧遭绑架、抄家,家中大量物品现金被抢劫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高小歧去赵秀兰家,正撞见古城派出所警察在非法抄赵秀兰的家。警察通过刷脸、互联网定位,调出高小歧的个人信息,将高小歧劫持到其家。高小歧不给他们开门,警察从四楼邻居家窗户把高小歧位于三楼的家的窗户砸破,爬进去,进行非法抄家。

期间给家属看了搜查、逮捕之类的单据(具体是什么单据不详),抢走全部大法书、真相资料、真相粘贴、真相印章、U盘、真相币一万四千元左右(面值一元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手机一部、其它现金十七万多元,另有其它东西不详。高小歧被劫持到黄龙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随后被劫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关押在202室,七月十九日,让家属去存了一千元的生活费。

3、孙秀英、姜全德夫妇被绑架,孙秀英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姜全德(六十多岁)与妻子孙秀英同时被绑架,孙秀英已被劫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拘留。姜全德身体不好,瘦的皮包骨,也被劫持到长春。后被家人接回,身体极度虚弱,需要打营养液。即使这样,姜全德仍被监视,警察给其儿子打电话监视其状况,家人的手机都被监听。

姜全德原是农安县国家粮食储备库保管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二十一年的迫害中,曾被非法拘留四次;劳教一次;被酷刑致残后投入冤狱十一年。曾被绑老虎凳;被塑料袋套头窒息;手指、乳头上扎竹签;电棍电击全身;惨遭酷刑“轱辘大轮”;“上绳”;“摇猪手”,致使双臂残疾。

农安县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郭佩英、蔡玉英、于春林 (夫妇)、于娇茹(女儿)、周娟、姜树军、祖仁霞、孙凤仙、张秀芝、张淑云、吴冬梅、小单、高小歧、郭姓老太太、赵秀兰、吕相富。

迫害主要责任人:

张凯楠,农安县政法委书记。电话号码:18943160066、0431-83210018

李兴涛,农安县公安局长,一九六八年生。曾任长春市公安局刑警、市国保支队副大队长、长春市反恐办副主任、巡逻警察支队长;二零一五年任农安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电话号码:18043590001

马延峰,长春市政法委书记,一九六八年生。原德惠市市委书记。

张知众,农安县书记,一九六五年生。曾任西藏自治区定结县委办主任、长春市直机关党工委副书记。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任农安县委书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