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河北省邯郸市市委书记高宏志遭恶报落马
河北省邯郸市市委书记高宏志遭恶报落马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据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消息,河北省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投案自首,目前正接受调查。

高宏志,男,一九六七年十月生,河北正定人,一九九零年入邪党。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起,历任共青团河北省委副书记、共青团河北省委党组书记、衡水市委副书记、衡水市政府市长、衡水市委党组书记。二零一二年二月,任邯郸市委副书记、市政府市长,二零一三年二月任邯郸市委书记。

高宏志任邯郸市委书记、副书记八年间,冤情遍地,他为捞取政治资本,明知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都是好人的情况下,仍违背法律与良知,执行着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血腥指令,调动邯郸的全社会所有资源,不遗余力地抹黑法轮功,指挥下辖公安、司法把“扫黄打非”、“敲门行动”、“扫黑除恶”目标锁定在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上,用骚扰、抓捕、判刑法轮功学员,向邪党表忠心,造成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致伤、致残、致死、致精神失常、致家破人亡……使众多家庭蒙冤蒙难。作为邯郸市邪党头把交椅的高宏志难逃罪责。

二零一七年十月,邯郸市委操控市教育局下发通知,要求邯郸市下属各区县学校,以所谓的“爱党爱国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和“致学生家长一封信”等形式,诬陷、诽谤法轮功。还胁迫学生及家长在信上签名,对家长没签字的学生,班主任随意训责,惩罚学生放学不让回家。

邯郸市复兴区文教体局积极配合复兴区委防范办(610),欺骗学生,强迫复兴区文教体局辖内所有学生、教师及家长签字,强迫学生观看中共邪党诽谤法轮大法的视频,文教体局积极执行邯郸市委旨意,将欺骗学生及家长教师的恶行(班会、签字照片、微信传播的一封信、手抄报等)发布到邪党复兴区政府网站,对外宣传“成绩”。

还有武安市教育局、峰峰矿区文教局、复兴区文教体局要求学生家长必须关注邪教网络微信公众号–“中国反邪教网”(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签名毒害学生。这也是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的一大政绩。

高宏志在任邯郸市委书记期间,法轮功学员吴瑞祥被虐死。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左右,河北蠡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和610的十几个人绑架了正在南关村家中的吴瑞祥,还搜走了他身上的八十多元钱;随后,八、九个人又非法抄了他的家。一天后,吴瑞祥被劫持到河北邯郸劳教所。


吴瑞祥遗照

吴瑞祥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二大队,劳教所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专门成立了“专管队”,公开明确要求:“限定转化时间,无论采取什么方法,必须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新任所长段增辉(段增辉前任所长张秀平)收用所外地痞流氓——高飞(摧残吴瑞祥的凶手),无限度的任意摧残法轮功学员。高飞公开叫嚣:“部队就是杀人的,劳教所就是打人的!”“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不转化,就把劳教所里所有的刑具——老虎凳、上绳、开飞机等等,都给你来一遍,看你转化不转化!”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吴瑞祥抵制所谓的“转化”(转化就是转坏),被关在了“专管队”,是劳教所恶警们重点迫害的对像。为了强制“转化”,恶警高飞等指使犯人轮流看着他,罚站、体罚,一天24个小时不让他睡觉,强迫他保持身体正直的坐在低矮的塑料小板凳上,侮辱他,谩骂他,恐吓他,强行给他洗脑。恶警们长时间不让他洗澡、不让换衣服,阻止家人探视。

恶警还拿冒着火光的电棍威胁吴瑞祥,让他写“悔过书”,他不写,恶警们就写好了强迫他按手印。吴瑞祥不配合恶人,恶警们就把他按倒在地上,一个恶警还把他的手按在电插座上电他。

吴瑞祥被打针、吃药十几天,结果身体越来越糟糕。然后劳教所就一天打好几次电话催促家人赶紧去接人。到底劳教所让他吃的是什么不明药物,打的是什么针,至今不清楚。 吴瑞祥回家后不久,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时年才五十多岁。

高宏志任邯郸市委书记期间,被法院诬判的法轮功学员部份名单;
罗金玉,女,二零一六年一月,被非法判刑1年半,并遭罚金
万梅花,女,二零一六年一月,被非法判刑1年半,并遭罚金。
王英如,女,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后被判刑一年半,并遭罚金。
王志武,男,二零一四年十月,被非法判刑3年。
李慧云,女,二零一三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刑期不详。
宋洪水,男,二零一三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刑期不详。
武海明,男,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3年。
岳社国,男,二零一七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1年。
仝瑞卿,男,二零一二年五月,被非法判刑7年。
宋巧社,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3年半。
宋振海,男,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被非法判刑3年。
王爱英,女,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3年。
王洪亮,男,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3年。
申有亮,男,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3年,并遭罚金。
李水廷,男,二零一五年九月份,被秘密开庭判3年。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九年,邯郸市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6人、115人次,其中,34人次被绑架,三人遭非法起诉,六人被非法批捕,18人被非法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12人次遭非法抄家;至少40人次被骚扰、或绑架未遂;一人被迫流离失所;一人失踪。

截至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邯郸地区十九年间的迫害数据: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2787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106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88人次,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402人次。

而在其十九年间的迫害中,高宏志任邯郸一、二把手的时间长达八年之久,占迫害时间近二分之一,数据虽不全面,但已触目惊心。作为邯郸一把手书记的高宏志难辞其咎。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高宏志在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的绝路上,一路向地狱狂奔,不但被他所效忠的“党妈”政治清洗,地狱延绵不断的不尽惩罚还在等候着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