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监狱 » 一个家庭十八年的遭遇
一个家庭十八年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事。我想和大家说一个发生在你我身边真实的故事,一个持续十八年且还在延续的悲怆故事。“十八年”对这一家人来说,不仅仅是幼童变青年,父母步入晚年。

十八年前,王洪岩的父母有着稳定的工作、健康的身体,他们姐弟也享受着至少无愁、安宁的童年。可是那般日子终究没能持续太长时间。一切都戛然而止在了1999年7月20日。那天,是中共开始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的日子。始于此,大量不愿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抄家、判刑,甚至虐杀。

十八年来,选择坚守真、善、忍的这家人,遭受了无休止的绑架、骚扰、劳教、判刑等犹如梦魇般的迫害。在迫害发生的第九个年头,这个家彻底地散了。2007年3月28日,王洪岩的父亲到底没能挺过持续而惨烈的折磨,含冤离世在吉林监狱,时年47岁;十年后,2017年3月7日,他与母亲、姐姐一同再被绑架,那天恰好是二月初十——父亲的忌日。要说“人间哀痛、生离死别”,莫过于此。

王洪岩,今年31岁,姐姐叫王洪艳,33岁,母亲叫孙士英,57岁。而父亲叫王启波,47岁时被迫害致死。


王启波

如今再回忆过去,最幸福的日子大抵就是1999年前的那一段日子了吧。那时,他们全家住在吉林农安县杨树林乡牛尾巴山村,父亲是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母亲是小学教师。

在修炼法轮功前,父母二人矛盾突出。母亲还患有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1997年4月全家相继走入修炼后,他们以“真、善、忍”为准则,遇到矛盾找自己,使家庭日益和睦,母亲的病症不治自愈。父亲原有的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等也不翼而飞,工作中尽职尽责。全家受益于法轮大法的真实例子使家族十几人又相继走入修炼,整个家庭沐浴在一片祥和、温馨的气氛之中。

父亲最后的日子:八年,近七年不自由

时间拉回来。王洪岩的父亲王启波先生是2002年7月13日被绑架判刑7年的,在狱中被折磨致死。那么从1999年7月20日到2002年7月13日这3年间又经历了什么呢?我们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每次被迫害的时间,单从这一个角度,足以窥见迫害政策下的荒唐与实施迫害的不遗余力。

1999年7月20日——22日(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被逼迫交出法轮功合法书籍)

1999年7月27日——8月10日(被非法拘留)

1999年9月16日——12月(被强制洗脑、非法拘留)

2000年2月27日——2001年2月26日(被非法劳教1年)

2001年7月6日——2001年8月(被非法拘留20多天)

2002年7月13日——2007年3月28日(被非法判刑直至被折磨致死)

由于监狱信息被严密封锁,遗体又被吉林监狱强行火化,王启波先生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外界已无从知晓。以下是从其他渠道了解到的点滴事实:

在吉林监狱七监区

1、“包夹”(监狱违法指派的监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24小时不离身;

2、“坐板”(强迫保持一个姿势坐着)达十四个小时;

3、强迫转化(即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4、酷刑折磨,例:

⑴把床铺板抽出来,叫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两腿伸直,再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强迫王启波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

⑵狱警还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

⑶因王启波不背监规,教育科的李永生和孙二匣(外号)唆使犯人王兆林毒打王启波;

⑷2005年5月13日,监狱以“王启波在监舍内教人炼功”为由,将其关进小号加重迫害达两个多月。期间,王启波遭受坐板、毒打,上抻床(一种酷刑:四肢被吊起来)。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教育科李永生、李壮、王干事。

母亲孙士英十八年来被迫害

由江泽民一手发动的迫害法轮功运动的十八年里,王洪岩的父母王启波与孙士英被单位停止工作、停发工资、解除劳动合同后,家中一度没有任何收入。一到所谓“敏感日”,当地乡党委、派出所、本单位主任等车来人往骚扰、监视、监控、抄家、恐吓等。在各种压力面前,读高中的姐姐被迫辍学;他考上大学那年父母都身陷冤狱,学费艰难;因屡遭骚扰、绑架,被迫低价卖掉房屋,背井离乡,居无定所。

母亲孙士英女士被非法拘禁2次,劫持强制洗脑2次,拘留4次,劳教1次,并被非法开除公职至今。孙士英女士曾这样描述当年被迫害的情况:

“在洗脑班里被强迫读诽谤大法的报纸,坐水泥地,在校园跑步,晚上不让睡觉,炼‘头顶抱轮’到半夜。19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回家后就被学校停发工资,学校专派三名教师换班到我家上班监视我们。2001年我与丈夫被非法开除公职,不让上班,至今没有正式文件。

2003年3月当地派出所警察用工具将我家门锁撬坏强行将我绑架,家被翻得一片狼藉。公安局一警察用橡皮胶棒将我臀部、两腿、两脚打得青紫,又将我铐在后面的两手向前掰。在拘留所里继续提审毒打我,将我头发拽掉,用拖鞋将我抽打倒地。后我绝食绝水抵制迫害,10天被放回。

同年11月当地派出所又将我绑架,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后又被非法加期5天。在劳教所期间被迫每天十四、五个小时的超负荷奴工劳动,收工后不让睡觉,逼迫汇报思想转变。为强迫我放弃信仰,大队长用皮鞋踢打我,用电棍轮番电我,电了一下午直到电棍没电,并叫嚣去别的大队借电棍。一直连续几天后,使我两腿、脚发热、电麻、僵硬、疼痛、上下楼吃力,从此我日渐消瘦,在身体行动艰难的情况下,生产大队长还逼迫我劳动。”

以上虽只记述了王洪岩父母所遭迫害的一小部分,但其实两个孩子当年小的时候也不止一次被警察绑架、恐吓过,更不止一次亲眼面对父母被警察暴力对待过,其他的,他们不提。但,于他们,我能想到,在那一年又一年漫漫探监路上的艰辛与刁难不好忍受;我能想到,失去敬爱父亲的那种痛苦和悲愤难以承受;我能想到,他们十九年走过来的坚忍异于常人!

一次援手一场迫害

事情起源于2017年2月27日,那天是辽源市法轮功学员、62岁的吕永珍女士九年冤狱刑满释放的日子。然而,辽源市610却违法介入,直接将人从吉林女子监狱高墙内开车劫了出来(车号为:吉D10017)。当天也有知道消息的朋友到场,见此情况,情急之下,开车蹩住了610的车,把人硬要了回来。

后来,孙士英女士一家顶着压力收留了吕永珍女士。之后,2017年3月3日,辽源市610、长春市公安厅、伙同农安县黄龙派出所绑架了司机、法轮功学员朱海涛,并抢走行车记录仪和手机,继而拿着人员照片大肆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而吉林女子监狱所在地的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于2017年3月7日绑架了所属长春市朝阳区管辖的南湖大路附近的王洪岩一家及吕永珍女士。

现在王洪岩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王洪艳与母亲孙士英及吕永珍均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团聚”一词,成老人心头揪着的结

王洪岩的爷爷奶奶都已年近90高龄,那几年,二儿子王启波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时,2003年11月份,奶奶领着俩孩子,怎么跟监狱理论,监狱都不让会见,(那时孩子母亲也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每次都被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拒之门外,每次都抹着泪往家走,整整1年!

王启波被迫害致死,白发送黑发,天人永隔,奶奶坐炕上痛哭了三天!每每提及王启波,老人都念叨:我想我二儿子呀!如今,二儿媳与孙子、孙女均身陷囹圄……

时间走过十八年,中共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迫害没有停歇一刻,制造的人间惨剧罄竹难书!我想,连中共自己大概都很难统计出,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上亿的法轮功学员里,到底有几多家庭经历过生离死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