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四川社区征集“十户长” 被指升级社会监控
四川社区征集“十户长” 被指升级社会监控

武汉肺炎实为中共病毒。2020年3月1日,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在布碌崙八大道游行,呼吁民众远离中共、远离瘟疫。

【法轮大法在长春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

2022年09月21日,四川省自贡市某社区的一则征集“十户长”的通知在网上发酵,引发网民热议。

9月21日,一则征集“十户长”的通告截图在网上流传,称要“创新联系群众、服务群众、发动群众的工作载体”,搞社会“精细治理”。有网民认为,中共正在全面升级对社会的管控。

中共官方在一段宣传“十户长”的视频中说,十户长的职责包括常态化疫情防控、全域静态管理和社会基层治理等,一般每十户居民、最多不超过二十户居民配备一名“十户长”。

有网民扒出,该“十户长”征集令是由四川自贡市贡井区发出的。当地从今年8月底开始试行“十户长”制度。

据《四川日报》报导,当地政府要求“各楼栋中由居住在此的机关企事业党员干部带头承担‘十户长’的责任义务”。“十户长”要负责“宣传引导、卡口值守、风险人员排查”,并要完成“返乡人员摸排、动员扫码报备、居家隔离监测”等疫情防控监视工作,并要求在社媒平台建立“十户”群聊。

报导还称,“十户长”是连接社区党组织、楼栋长和居民的“桥梁和纽带”,打通疫情防控静态管理状态的“最后一米”。

“十户长”的征集令引来恶评如潮。大量网民认为,“十户长”制度将社会管控延伸到每个家庭。

网民“钱余粮”:⋯⋯搞连坐也可预见,其实现在也有类似的,叫“楼长”,还有的叫“网格员”,但都没有实质性权力,这个“十户长”未来可能是属于体制内最小的官,既然是官,那么肯定会把权力发挥到极致甚至出格,继而带来层出不穷的一系列社会事件。

网民“影视生活社”:“⋯⋯疫情之下,大家收入低,人心慌慌,日子不好过!如果这样搞连坐,人与人之间会失去信任,再来这一下,无疑是火上浇油。⋯⋯搞这些干什么?”

网民“狄天阿”:不断掀起政治性运动,一事无成消耗殆尽韭菜为止。

网民“我有个朋友9527”:大数据、云计算、万物互联、人工智能四大超级技术都不够用的,还要来个“十户长”?

网民注意到,“十户长”并非源自四川自贡市。这一制度早在2019年前就已经存在。网民“陈科云律师09”在2019年6月就晒出当局综治维稳“十户长”公示牌。

侵犯人权 遭国际谴责

中国北京的“朝阳群众”和“西城大妈”等所谓“群防群治”模式,被认为是协助防卫政权的特务组织,也是有中共特色的“十户长”制度的雏形,从中共建政初期就一直存在。

作为中共日益强化监控社会的整个系统的一部分,“朝阳群众”运作模式的细节近年来不断被曝光,引发广泛批评。

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发布的《2019中国人权报告》中,也列举了中共类似的政策,并提出谴责。该报告表示:“政府在新疆继续施行‘双联户’制度,该制度从已在西藏实行了多年的制度发展而来。这个制度将居民每10户分为一组,互相监视并向政府报告‘安全问题’和贫困问题,从而将普通公民变成了举报人。”

 

※※※※※

这个在2020年年初震惊全世界的疫情,源于中国武汉的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已蔓延到全球多个国家。海外第一大中文媒体大纪元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武汉病毒)最准确的称呼是“中共病毒”,因为这次疫情是中共隐瞒真相,才导致疫情扩散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 大纪元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