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监狱 » 吉林监狱迫害形式变化概述
吉林监狱迫害形式变化概述

文:吉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二零零二年,两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劫持到吉林监狱之前,吉林监狱受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的指使,做了大量的迫害准备,散布谎言蒙骗犯人和狱警;准备刑具和安排训练打手。当时各个监区(大队)都有严管区(被称为“小严管”),并且都有固定床刑具。还有对打手的支持、奖励制度等等。刘成军就在二零零三年末被迫害致死;杨光被迫害致残,后来被迫害致死;雷鸣遭到严重迫害,保外就医后去世。

大约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各个监区(大队)的严管区(被称为“小严管”),和固定床刑具基本都撤了。固定床刑具集中到严管队、小号(禁闭室)和所谓的“矫治中心”(利用废弃的禁闭室,加上刑具,改造而成。)

大约二零零四年下半年以后,所谓的“矫治中心”基本没用过(个别情况是否存在,待查),起码没听说过。监狱迫害梁振兴、雷鸣、王洪革、史文卓、张宏伟等比较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利用严管队或小号。其间,也有在各个监区坐“学习班”体罚迫害的,没有刑具。总体上,邪恶程度也明显弱于二零零二年各监区曾经的“小严管”。

对比二零零四年以前,新入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如果不违心转化、写“四书”,全部都遭到体罚虐待,先是在各个监区被逼迫,也不允许家属接见,不许去超市买纸笔、日用品;也不允许出工干活;上厕所都要报告,包夹看着才能去大小便。如果长时间不妥协、“转化”,比如半个月或一、两个月以上,就会被挟持到严管队迫害。

二零零五年以后有了变化,不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有的也允许家属接见,去超市或者出工了。干活虽累,但是自由得多,起码不需要包夹紧跟,上厕所和普犯一样自由,也不需要承受“坐板”体罚。出工不一定干活,看自己争取的程度和具体管教的善恶程度。

但是,邪恶迫害政策没有变,只是力量不足了,迫害的系统还在运作,可是,大多数犯人和警察明白了真相,不再敌视、仇恨或提防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多了份尊重、信任和同情。

监狱利用所谓“教育科”迫害成为了主要形式,各监区基本不管或少管了(指不强迫“转化”、体罚等)

二零零四年六~七月间,省610组织一伙人去吉林监狱搞所谓的“转化”、“帮教” 之后,有一批邪悟的犹大(王军成、张春雨、刘东、魏金双等十多人)开始帮助王元春围攻、欺骗、威胁、“转化”法轮功学员;同时,邬庆东、闫峰、白野等人(犹大)帮助恶警李永生围攻法轮功学员。起初是威胁,提问刁难,不上当就关入严管队,如果消极承受、默认被严管队迫害就需要承受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三个月的迫害,受不了的人就违心转化了。如果据理力争,不服从无理的严管队迫害或喊“大法好”等就会被上抻床或固定床酷刑。两条路都是凶险邪恶的,残酷痛苦。目的都是通过折磨肉体摧残人的心灵,打击人的精神,消磨人的意志。

王元春起初多是威胁和伪善轮番表演,加上犹大们歪曲大法法理原意,信口雌黄胡乱解释,加上疲劳战术,长时间的所谓谈话,严重时有的半夜十一点、十二点甚至十二点以后才休息。

王元春狡猾阴毒,装扮伪善面孔,利用李永生吓唬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说些什么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之类的话,还有如:我不押严管、小号,对你们多好啊?如果法轮功学员不就范,就会说(明说或暗示):在我这不行,那就到李干事(指恶警李永生)那边去吧,如此之类的话。或许王元春自己说出口,而更多的是利用犹大的口说出来。致使有的顺水推舟,委曲求全的所谓“转化”了。实际他是利用着吉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殴打、体罚、酷刑、虐待的高压恐怖形势作背景。大家都知道严管队、固定床、抻床和李永生的邪恶残酷。


酷刑演示:抻床

王元春无法长期伪装(加上受迫害政策和新闻造假的蒙蔽、欺骗、误导),在和法轮功学员史文卓谈话时,也押过他严管或小号。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具体情况我虽不知情,但其它情况由此可见一斑。

再后来,二零一一年,恶警李永生被当时的监狱长处罚,调离了教育科,也就停止了他近十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去做普通小队管教了。这样一来,王元春缺少了吓唬人、威胁人的可利用的恶警做虎皮,邪恶嘴脸更加暴露,时常亲自动手打法轮功学员(不等于说以前绝对没打过人。这里暂时不置可否),并且不掩饰的当众说可以打人。(指被利用的普犯可以打法轮功学员,借口都是不服从管理之类。或者干脆没有理由,因为高压恐怖下,有时没人敢问挨打的原因。)具体情况见知情的、亲身经历的法轮功学员的叙述。

作恶很不得人心,不断收缩范围。二零一二年末,吉林监狱成立了所谓的教育中队,王元春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被诬判的法轮功学员原来是分散在各个监区,几乎吉林监狱每个监区都有被诬判的法轮功学员。邪恶没有力量分散控制和迫害,又怕有善心的犯人和警察把迫害的真相、底细、内情识破和曝光出去,甚至惧怕有犯人学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不论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还是之后,监狱的犯人或警察都陆续有学法、炼功的,吉林监狱也有喜欢看法轮功书籍的善良犯人。所以,把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

除了老残监区外,被吉林监狱非法关押、监禁的法轮功学员都在“教育中队”。后来虽然经过解散又恢复,再后来又归属十五监区,但是王元春集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式没有大变化。李伟的家属、史文卓最近向省监狱管理局、检察院等部门反映情况,揭露的就是王元春这部分违法违纪的事实。

早期(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二年以前,先后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主要责任者是前监狱长李强、王昆、李世进(后来作监狱长,有无罪责待查,另论)、前政委刘长江、前教育科长、狱政科长谭富华、前狱政科长刘伟、前教育科干事李永生,以及各个监区的监区长(队长)、副监区长(改造队长)等等,还有主管严管队、小号和入监班(队)的狱警(姓名待查),以及具体的多名犯人打手(姓名待查)。

王元春早期是某监区小队管教,有没有直接指挥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待查,王元春的罪恶更多、更突出的体现在二零零四年下半年以后。特别是二零一二年以后,恶警李永生因为调离岗位不专门干迫害的事了,王元春却鬼迷心窍,依然作恶,以致二零一二年末成立“教育中队”,延续到原被“教育中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转而归属“十五监区”。王元春迫害行径不但没有收敛和停歇,反而变本加厉。这不能不说暴露了他个人的愚蠢、变态与执迷不悟。

如今迫害法轮功的主犯——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判无期、中央“610”头子李东生、公安部610头子张越先后落马,薄熙来、王立军、苏荣、周本顺等一个个锒铛入狱。薄熙来被判无期,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监制“自焚”伪案(时任央视副台长的)的李东生被判十五年。有报道吉林监狱的主要迫害责任人李强、王昆、刘长江,还有迫害死刘成军的所在监区长林志斌等纷纷遭到恶报。

再次正告王元春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给自己留条后路。

注:吉林监狱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成立十五监区,监区长刘显章,副监区长(改造队长)是寇文彬。之前的副监区长(改造队长)是于嘉栋,他反对打人,他说法轮功学员属于弱势群体,曾说谁打人就押小号(禁闭)。这个十五监区有三部份,一是“入监队”,(刚进入吉林监狱的犯人或被诬判的人一般先到入监队),二是超市,(超市有工作人员,也有犯人在那里劳动、工作),三是原来的“教育中队”。原教育中队二零一二年二月成立,二零一三年一月解散,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再次成立。

恶警王元春的这个所谓“教育中队”分为二个小队,各有一名年轻警察(孙玉文、徐波洋),都直接受王元春指挥。这里的真正犯人都是管事的,或者是小队管事犯人,或者是号长(监室的头头),或者是铺长(监室一侧铺位的头头),或者是“包夹”犯人(就是被非法授权看管法轮功学员的两个犯人)。现在被劫持在此的法轮功学员约有四十人,不但承受着肉体的痛苦体罚、虐待与殴打等折磨,更主要是精神压力也非常大,经常被逼迫写思想汇报或虚假的材料。王元春为了掩盖其见不得人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接见家人、不允许通电话、不允许写信和寄信;也不允许“随便行动”,包括打饭、刷碗、上厕所、洗漱等等。王元春的伪规矩不可理喻到开柜门(俗称隔板)也要报告,开柜门取水杯喝水都得报告包夹犯人,不同意不能做;上厕所也要报告,并由包夹犯人或晚上的值班犯人看着、领着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