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张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残酷迫害
张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张艳,吉林省通化地区梅河口市法轮功学员,四十岁左右,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在梅河口新合镇新星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新合镇派出所非法抓捕。

被非法关押梅河口看守所时,张艳被看守所警察毒打,家属为张艳请律师要求进看守所见张艳,也遭到看守所的拒绝,警察恐吓张燕家属:“要请律师,就加刑。”

二零一四年,张艳被非法送进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三小队三楼三零七监舍严管。主包夹(监舍长刑事犯)田玉兰、主帮教(犹大)俞雪微。

张艳在监狱里拒绝转化,拒绝看诽谤大法的书籍和录像,帮教俞雪微就出主意,让主包夹田玉兰动手领人把张艳的被褥撤掉,棉衣棉裤扒掉。大冬天地砖上穿棉鞋都冰脚,她们却逼迫张艳只穿单裤坐在地砖上,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二点。


体罚示意图:罚坐


上床也没有被褥,只穿单衣服躺在光板床上。


恶人有时把张艳拖到厕所按进厕所水桶里,大冬天用凉水泡、头上用凉水冲。

恶人又把张艳弄站起来,左手伸到床里边,用手铐铐在床的侧面立柱上,右手铐在床的正面上铺横梁上,脚底下有铁皮柜挡着,局限两脚位置不能向前受力,只能身体前倾,身体重量都落在两个手铐与手腕的接触部位。不久手腕就被手铐勒破出血。包夹们就用枕巾或毛巾把张艳手腕缠上再上手铐。他们高兴了让她上厕所,不高兴一天都不让上一次厕所,尿裤了就在身上焐干,还总骂张艳脏身上有味。


示意图:铐在床架上

后来,张艳浑身包括头、脸都浮肿,恶人就把张艳一只手解开,只吊铐一只手了。每天十六、七个小时就这样站立体罚。同时还得听帮教和包夹的侮辱和谩骂。


示意图:单手铐在床架上罚站


示意图:单手铐在床架上罚站

每天张艳好不容易苦熬到上床了,只要闭上眼睛,值岗的就用笔杆戳醒张艳,因为这是犹大俞雪微安排的。其他犯人值岗还差点,只要是俞雪微和田玉兰值岗,就坐在张艳床边,张艳一闭眼就戳醒她。


示意图:一闭上眼睛就戳醒

而吃饭呢,其他犯人只是每天早上吃一顿发糕、咸菜。可是,张艳还不如其他严管的一天三餐吃发糕、咸菜。张艳是一顿只给半块,还是三天或两天才给半块发糕,几条咸菜。这是俞雪微为完成转化率私下出的主意。而发糕是被扔在厕所眼里被厕所水泡着,咸菜被扔在厕所地上。包夹把张艳解开手铐或绳子,她被包夹看着进厕所里自己从厕所眼里把发糕捞出来,捡厕所地上的咸菜吃。不吃就饿着。又不准张艳花钱买吃的,也不准任何人同情张艳,谁给张艳吃的,俞雪微就告到小队警察或监区队长那里,不是扣分就是调走被严管起来。而且,张艳喝水、洗漱都是包夹看着,接厕所眼里的水用,不准张艳靠近洗面池,不准靠近其他人吃饭的地方。

此事被好心人告发后,才允许张艳和大家一样一天三餐,不用喝厕所里的水了,洗漱也和大家使用洗面池了。但是三餐还是发糕咸菜。也就在这时,张艳被医院查出尿道感染,全身浮肿,医生说张艳不能再站了。从医院回来帮教和包夹就又要用坐小凳体罚张艳,可张艳已经坐不了了,因为近一年的站立体罚,和休息不好,张艳后大腿跟长个大包,一碰就疼。帮教和包夹骂骂咧咧告到沙莉队长那,说张艳不配合,他们准备到医院检查,如果没有那么严重,回来要收拾张艳。

医生检查一看就急了说:这明显是长期站出来的。沙队长说:不站她不转化呀!医生气愤的说:再站出现后果你能负起责任吗?这回沙莉才有些害怕,从医院回来告诉俞雪微和田玉兰,不绑张艳了,张艳也可以上床躺着。可张艳也躺不了了,因为躺着也能碰到后腿跟长的那个包,只好趴着,或下地溜达。不到两个月,张艳也趴不了了,因为张艳肚子飞快的在长大。到医院检查,不敢确诊,准备到外面检查。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去,张艳的肚子眼看着的在长,衣服都要扣不上扣子了。她每天挺着大肚子象怀孕要生了一样。监狱把田玉兰也给换了,新包夹还是严格的看着她不准她出监舍。包夹和帮教说大法不好,张艳就讲真相,很多刑事犯都佩服张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