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史春来再次被非法关押
河北保定市满城区史春来再次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市满城区要庄乡两渔村法轮功学员史春来,修炼法轮功以来身轻体健。由于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遭到市、区610、国保、派出所、乡政府、村干部等人员的非法抄家、绑架、勒索、监视、关押等迫害。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史春来被迫去了派出所遭非法关进了区看守所,直到现在他还没回家。

再次遭绑架、拘禁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中午,村干部高生尔领着区610人员和乡派出所所长张晓刚等十来个人,闯入史春来家。张晓刚出示了一张所谓的“搜查证”,其他人便在屋中翻箱倒柜,抢走所有大法书籍,救人的资料,两台印表机,大法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史春来当即智慧走脱,从此流离失所。

同年六月四日,史春来在打工的地方突然被员警绑架,他被劫持到区公安局地下室非法审讯,被强迫滚十个手指的红手印、双脚踩脚印、签字。几天后被劫持到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人被敲诈三万多元,弄了个“取保候审”,于六月十九日回到家中。

二零二一年五月的一天,乡派出所给史春来打电话,叫他到派出所去一趟,见一下面。而后,员警骗史春来的儿子说:“让你父亲到派出所去一下把事情就了结了,以后就没事了。”他儿子听信了谎言,与家人配合,极力要求史春来去派出所。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史春来被迫去了派出所,半天没回家,家人不放心,他儿子去派出所询问,得知父亲已被拘禁。当天史春来被非法关进了区看守所,直到现还没回家。

修炼法轮大法身轻体健

史春来三十多岁时就经常头晕目眩、无精打采,发作起来浑身特别难受,到几家医院检查都没查出什么病。他觉得年纪轻轻就患上这些毛病,又查不出原因,对生活心灰意冷,有一种无望的心态。

一九九九年春天,法轮功学员到两渔村洪法。史春来看到图片上法轮大法在中国和世界洪传的场面,觉得好奇,就上前询问:“这是什么功法?”学员们告诉他:是佛家法轮修炼大法,也叫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对家庭、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一听说祛病有效,史春来就跟着学起来,并请来《转法轮》。

从此,他天天坚持学法、炼功,知道了怎样做好人,遇事多为别人着想,绝不干伤害别人的事,逐渐去掉为私为我的心,使家庭、社会矛盾都得到很好的解决。

修炼时间不长,他头晕目眩的病就好了,人也精神起来了,浑身轻松,干活儿有劲。他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史春来亲身验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坚定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遭非法关押、强制做奴工;家人遭骚扰、勒索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中午,乡派出所所长马占营带领手下闯入史春来家。一员警说:“配合一下。”随后拿出所谓的“搜查证”在史春来眼前晃了晃,那些人就开始到处乱翻,抢走了史春来儿媳陪嫁的电脑、空光碟一箱、刻录机一台、大法书和所有的真相资料,并把史春来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逼问大法资料的来源,都与谁联系等。强制他按手印、非法照相。史春来没有配合。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当晚,马占营和四个员警把史春来劫持到区拘留所。途中,马占营对史春来说:“今天算你倒楣!”一个员警还说:“抓一个法轮功奖金一千元。”到了拘留所,史春来就向大门外走,员警们气急败坏地对他一顿拳打脚踢,之后把他推进拘留所大门里。

期间,每天交三十元的生活费,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一碗菜汤。一次,史春来隔着铁栏杆和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了两句话,被副所长要占国看见,被强迫站立一小时。县检察院来人追查大法真相资料的来源,史春来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被冤枉的,信仰合法。

半个月后,马占营把他转到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天到区医院体检时,史春来心脏病很严重。医生说:这个人病情很重。马占营威胁医生说:“隐瞒病情你要负全部责任!”马占营把史春来带到区看守所大门说:“你拿一万元钱,就放你回家。”史春来拒绝拿钱。到看守所办理非法关押“手续”时,狱医对马占营说:“这样的病人我们不收,不敢办理关押手续。”马占营一意孤行硬把史春来投进看守所。

看守所不给毛巾、牙刷、被褥等生活必需品,晚上让睡水泥地,天天强制做奴工,每天干十五个小时的活儿,完不成额定任务还要受罚。每顿限定两个小馒头,一份菜汤或玉米稀粥。

史春来突然被绑架关押,给他家人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他老伴和七十多岁的老娘整日以泪洗面;两个儿子和儿媳被乡派出所人员不断骚扰恐吓,无心管理果园,造成大量梨果脱落,损失十多万斤。

期间,马占营多次到史春来家,以对史春来“劳教”相要挟,向他家人敲诈、勒索钱。家人被迫拿出一万元血汗钱。马占营收了钱,以“取保候审”为名,放史春来回了家。

回家后,马占营命令史春来三天到乡派出所报到一次,他不配合。同年十一月上旬,马占营多次到史春来家骚扰、施压,逼迫史春来到区检察院签字,妄图再次迫害他,他被迫流落他乡一个多月。

此后,每到邪党“敏感日”,乡政府、派出所、村委会人员就对史春来非法监视、上门骚扰或电话恐吓。二零一一年邪党两会期间,乡书记和村书记高春青到史春来家骚扰,并限定他当天下午四点到史志远家见面。史春来拒绝配合。

二零一二年五月下旬的一天晚上,马占营等人在村治保主任史俊红的带领下闯进史春来家。史春来不在。马占营对他家人威胁、恐吓一通才离开。后半夜两点左右,马占营到史春来的妹妹家敲门骚扰。马占营还经常在电话里骚扰、恐吓史春来说:“你已是刑事犯,到检察院认罪!……”史春来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