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7) ——曝光中共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的发家、衰败与解体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的罪恶(7) ——曝光中共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的发家、衰败与解体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接上文)

第六部份(2013年-2019年):劳教制度解体,马三家死而不僵

“2009—2012三年计划”失败后,中央“610办公室”开展了另一个为期三年的“2013—2015年教育转化决战”。从所谓的“决战目标”来看,中共迫害法轮功已走到了穷途末路:有的地区目标是“力争至2015年底使需要重点巩固对像不出现反复”,还有的地区目标是“决战期间实现无新增法轮功人员”。中共也越来越清楚,要消灭法轮功是不可能的了,要清除法轮功学员内心真、善、忍的信仰,更是痴心妄想。

正如纪录片《求救信》的主人公法轮功学员孙毅在镜头面前,对所有观众所说:“我想告诉全世界,在中国有数以百万的人正遭受着迫害。但是,最后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一、马三家教养院黑幕曝光,引爆劳教制度解体(2013年)

2013年4月7日,大陆媒体《财经》旗下《LENS.视觉》杂志在4月号刊登了一篇深度报导《走出马三家》,首次在大陆媒体中揭开了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滔天罪恶的冰山一角。廉价劳作、体罚、蹲小号、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当天傍晚,同时被大陆各大网站转载。短短几个小时,文章引发巨大的社会反响,在大陆微博疯传,众多知名人士纷纷谴责中共地狱般的恶行,大陆民众发出正义的声讨之声。

4月11日晚22点,香港凤凰卫视在《社会能见度》节目中推出《揭秘马三家》,主持人重点采访了《走出马三家》中的主线人物,受访者在节目中更为直观的描述她们曾经遭受过的酷刑折磨,说到痛处,潸然落泪,相对文字表述更为令人震惊。

但是,很快《走出马三家》原文被删,凤凰网的视频也被删除。但马三家教养院的骇人酷刑给人们留下的冲击,以及对马三家酷刑的声讨一直在持续。很多民众看到令人发指的酷刑悲愤难平,在“马三家教养院”里发生的罪恶,用“灭绝人性”一词一点也不为过。许多人表示,中共的暴政太恐怖,不忍卒读,根本无法相信这样的暴行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酷刑:老虎凳
酷刑:老虎凳 蹲小号
这份据悉是“通过劳教人员讲述、相关物证、文字材料、诉讼文书和知情人士的叙述”而成的报导中,提到了多种马三家教养院使用的酷刑,包括令人生畏的“老虎凳”和“小号”(惩戒室)。报导中说:“前者本是专用于特殊群体的,以后被用在普教身上。”“‘小号’不止一种。据劳教人员说,最狭小的惩戒室宽1米多,长2米,原来只用于特定类型人员,后来却使用在普教身上。”

但是“特定群体”、“特定类型人员”没有明确说明特指的是哪个群体。作者在国外媒体中提到:这个特定人群是法轮功学员,而且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要比访民受的酷刑更严重。

'酷刑:钳子掰牙齿'
酷刑:钳子掰牙齿
辽宁省抚顺访民朱桂琴说:“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五把牙刷毛朝外,捅进法轮功学员的阴道里,转刷刷。马三家教养院就是什么残忍的手段都能做出来的,这个小姑娘可是没结婚的呀。一个老金太太(法轮功学员)的门牙,被马三家教养院流氓院长,可能是姓刘的,用钳子给夹下去。”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为掩盖罪恶行径,从2013年5月22日开始,劳教所让那些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上访、传销、卖淫、赌博等)全部都穿上统一的戒毒服装。改名为“女子戒毒所”。

但是在国内、国外的双重声讨和追责的压力下,中共不得不决定废止劳教制度。2013年12月28日,中共当局正式宣布:“废止劳动教养制度。”2013年12月,马三家教养院解体,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陆续回家。

二、变身“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继续作恶,并最终走向解体(2014年—2019年)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大门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大门 马三家监区办公楼 马三家监区楼
前楼

2013年7月至10月,马三家教养院对旧墙、大门、监舍、岗楼、电网进行改造。2013年12月28日,马三家教养院解体后,摇身一变,原址原地直接归入辽宁女子监狱,成为辽宁女子监狱的一个分监区——马三家监区,监区内又分三个小监区。马三家监区的警察,基本上是马三家教养院的原班人马,头目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多年的警察张环。那里依然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原来马三家教养院的种种酷刑手段一直在延续。

从明慧网的报导可以得知,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遭毒打等酷刑;有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迫做奴工十几个小时,每月还得写所谓的“思想汇报”;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注射药物;有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不配合狱方要求,就不准家属接见(半年或更长时间),不准给家里打电话,不准(在监狱的)去超市购物。

【被迫害实例】

'法轮功学员李丕云'
法轮功学员李丕云
2013年底,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丕云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秘密劫持到马三家监狱“入监队”迫害。李丕云两次遭到暴打,并长时间不让睡觉。仅四十多天,人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瘦的皮包骨,呼吸困难,不能坐起,双下肢浮肿,心力已衰竭,胸内积满了水,院方给抽出相当于十多饮料瓶的液体。李丕云于2014年10月31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去世前一个月,警方看李丕云身体生理指标均已临近死亡指标,就急忙给办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以推卸责任。

【被迫害实例】

'王彦秋被迫害前'
王彦秋被迫害前
'被迫害成植物人'
被迫害成植物人
2014年1月,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彦秋被非法判刑四年后,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二分监区遭受迫害。被狱警和犯人多次毒打、“关小号”等酷刑摧残,王彦秋被迫害致脑出血。在出狱前的一个月,她一直昏迷不醒,处于植物人状态。经历五个月的痛苦挣扎后,这位饱受摧残的善良妇女,于2017年12月29日早上7点半含冤离世,终年56岁。

【被迫害实例】

2017年2月7日,七十岁的吉林省永吉县口前镇法轮功学员王桂复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在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被迫害致双腿瘫痪,不能行走,满头白发,满口假牙也没了,上厕所全得靠别人。狱方拒绝家人“保外就医”的请求。

在腥风血雨中,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努力将马三家的罪恶曝光,并将真相传播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明白真相的民众也越来越多。虽然马三家监狱表面嚣张,但是也只是在苟延残喘、垂死挣扎。

根据被释放回来的法轮功学员讲述:2019年年底,马三家监区彻底解散,全部搬到新成立的辽宁女子第二监狱。原来马三家教养院所占的区域很可能腾空,挪为它用。

但此事官方没有放出任何消息,仍不确定。无论中共对马三家监区做何处理,在马三家教养院这块土地上发生的一切罪恶,永远都无法从宇宙中抹去。历史也必将马三家教养院所犯下的全部罪恶昭示天下,必将审判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

三、马三家毒瘤遗祸中华

1. 瘤毒扩散殃及全国

中共一手培育出的瘤毒——马三家教养院,它的邪恶程度已远远不能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在中共的操控下,马三家创造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模式与罪恶手段,被迅速推广到全国。马三家瘤毒扩散,为祸中华二十载。凡是“马三家”沾染过的地方,人心迅速魔变,惨绝人寰的悲剧一个接一个的发生。

专人、专程到马三家教养院学习“转化术”

【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2001年4、5月左右,万家劳教所派人去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讨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恶手段。回来后,以所长卢振山、副所长史英白为首的警察全面效仿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6月初,开始对三百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暴力“转化”,造成“6·20虐杀惨案”。黑龙江省密山市张玉兰、黑龙江省鸡西市粮食局退休职工李秀琴、黑龙江省双城市乐群乡赵雅云3名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

'谭广慧年轻时的照片(遭迫害前)'
谭广慧年轻时的照片(遭迫害前)
'被迫害致疯后的谭广慧'
被迫害致疯后的谭广慧
'酷刑:打毒针
酷刑:打毒针 轮奸
法轮功学员谭广慧被狱警用熏香熏后,狱警们又往她脑袋里打“乙醚”,在太阳穴上打针。被注射药物后,谭广慧感到浑身无力,无法说话,精神好象被抑制住了一样。她眼睛看着狱警在强暴自己,无法也无力反抗。暗夜里,谭广慧被万家劳教所三个警察轮奸。谭广慧被狱警强暴后,狱警怕事情败露,将谭广慧关进了万家劳教所医院。万家劳教所医院每天给她打一种“迷魂药”,让她昏睡、失去知觉,再遭狱警强暴。在巨大的精神打击和药物毒害下,谭广慧疯了……

2002年,万家劳教所副所长史英白亲自去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取来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经验。将拒绝写“决裂书”的李海燕等50多名女法轮功学员送入万家的男队,以各种惨无人道的刑罚和卑鄙手段对这些法轮功学员昼夜轮番进行摧残折磨,8~9天每天24小时站在水泥地上,昼夜绑着不许睡觉,只要闭上眼睛,就拿电棍电。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2001年,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去马三家参观回来后,买来好几个大小不等的电棍,摆了一排充电。说:“从马三家子学来的经验,绝食就用电棍电,不决裂的,电!”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灌盐水和玉米糊。恶警孙某某手持电棍看着,谁不喝就用电棍电。经常听到电棍滋滋的响声,然后就闻到焦糊味。有法轮功学员拒绝配合,被绑在死人床上,呈大字形。恶警用铁器把嘴挣开,插胃管,胃管在胃里乱搅一通。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嘴、脸、腮、胳膊上留下了道道血印和水泡。

'酷刑:泼水电击
酷刑:泼水电击 电击女学员的私处
一小队恶警管教苏桂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更是卑鄙,叫法轮功学员把衣服脱了,然后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铐住,拿一盆水泼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导电面积大),然后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的阴部、阴道,遭受此迫害的人很长时间无法正常行走。

'酷刑:水淹'
酷刑:水淹
恶警叶炯,当兵出身,对法轮功学员更是凶残。除用电棍迫害外,恶警李颖、苏桂英、陈平等还把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往盛满水的大缸里浸,看人不行了才拉出来,一会儿再浸。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劳教所】

'齐齐哈尔劳教所(也是齐齐哈尔戒毒所)'
齐齐哈尔劳教所(也是齐齐哈尔戒毒所)
2004年年初,齐齐哈尔劳教所(原双合劳教所)派恶徒张志捷、郭丽等去马三家学习迫害经验。自此,齐齐哈尔劳教所紧随马三家,更加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车轮战术、强制洗脑、酷刑折磨、非法奴役、动辄毒打、野蛮灌食。

2004年2月16日,齐齐哈尔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取名为“破冰行动”。首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四书”。不写的拖到4楼“小号”酷刑。用黑布蒙上双眼,每个铁椅子扣2~3个人,再把每个人的手脚用铁铐子扣上,用绳子把手脚捆到一起,由2~4个恶警打骂。

如果坚持不写,恶警就把法轮功学员的胳膊吊到铁椅子上,把胳膊拧一圈紧紧用铐子扣上,把脚死死扣住,再用绳子把手和脚拴在一起吊上。这样站不起来、坐不下,跪不住,旁边的几个打手还拽着捆着手脚的绳子往上拎,然后猛一松手,再拎、再松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昏死过去。恶警还明目张胆的说:“已经跟火葬场联系好了,车就在外面等着,打死算自杀……”

'刑具:铁椅子
刑具:铁椅子 酷刑:坐铁椅子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坐铁椅子长达二十七天之久。此种酷刑将人坐于铁椅子上,将两只手从铁椅子靠背特制的两个圆洞伸过去铐住双手,再用绳子把双脚固定在铁椅子上,再将绳子的另一端牢牢系在手铐上,全身各部位都动不了。铐子卡到肉里流血、流黄油,手、脚、腿浮肿的要崩裂似的。寒冷的冬天,恶徒们不给法轮功学员穿鞋、穿棉衣。法轮功女学员来例假,恶徒也不给卫生纸,任血浸染衣服顺铁椅子流到地面。经过折磨后的法轮功学员身体各部位严重变形。有的经此种折磨后精神崩溃、身体致残。

【浙江省莫干山女子劳教所】

'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
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
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从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学来的迫害经验,就是建立“严管区”,这是牢中之牢,狱中之狱。“严管区”一共建了六间,每间面积约有4平方米,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修建的。被关进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的大小便均在里面,地上铺块木板为床(后来建了一只宽约2尺、离地约5寸的小木箱为床)。铁门终日紧闭,在铁门的下方开了一个约15厘米见方的小洞,作为送饭口。

冬天,禁闭室内寒气逼人,人住在里面仿佛住在冰窟窿。为了监视法轮功学员,恶警还将卖淫或吸毒犯也关在这里。他们年纪轻,穿上厚厚的棉衣、棉裤,有的还裹上毯子,却被房间里的潮湿和寒气冻得关节疼痛,嗷嗷直叫。而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最大的年近70岁,年纪最轻的也有40多岁了。

炎热的夏天,禁闭室内闷热、潮湿。狱警将门窗紧闭,并用厚厚的黑布挡死窗户,屋内再开一盏200W的电灯。不让法轮功学员碰一滴水,每天罚站18个小时,不准动一下,否则就是拳脚相加,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周爱女被关了7、8天后,衣服都结了厚厚一层的盐霜。

【江苏省大丰方强劳教所】

'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
江苏大丰方强劳教所
2000 年,方强劳教所就抽派人员专门去马三家教养院学习犯罪经验,回来后就马上加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且把“转化”法轮功学员与警察的奖金、业绩、升迁挂钩。2001年5月27日,三大队18位法轮功学员以抗工形式争取合法的人身权利,结果参加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遭到恶警电击。法轮功学员唐建新被反铐吊起,恶警把电警棍伸到他的嘴里,电的唐建新满嘴牙全松动,一个星期不能说话。法轮功学员孔令胜、徐爱华等被反铐吊起来,警棍伸进衣服,直电至大小便失禁。凉水泼醒后,继续暴打。恶警行刑前召开全体警察会议,鼓动大家“放心使用警棍,出事由集体承担。说不定电击出几个转化的,成绩也由集体分享。”

马三家教养院亲自上门传播“转化术”

【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2000年7月,中央派的马三家“转化团”来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传授“经验”。过后,劳教所为了强制“转化” 法轮功学员,他们成天让法轮功学员超负荷劳动,强迫干最苦、最累、最脏的活。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砖厂装窑、出窑,本是非常劳累,一天下来早就精疲力竭,但晚上还要 “学习”几小时。

法轮功学员由于拒绝“悔过”,又被安排掏烟道(这烟道里全是大型风机抽出去的上千度的煤气。里面极其闷热,进去几十秒钟全身便已湿透。最可怕的是无氧气、无法呼吸,而且煤气刺鼻,眼睛也难睁开。每天要进出一、两百次,整天头昏眼花);有的每天平均扛二十余袋水泥;有的成天吃力的推被恶意装满泥土的斗车、拖一千多斤重的砖车;有的顶着烈日做玻璃工,赤裸的上身每天都要被飞溅的碎玻璃划破十几道伤口,鲜血淋漓,裤子一直被汗水和脏水湿润着。

而且下工后又“学习”,晚上两、三点才能回监室,没有时间和精力换洗;有时凌晨三、四点钟还在劳动;有的在其他犯人的监督下,顶着烈日开荒、修路、干苦力活;有的每天十几个小时立正站在烈日下“补学习”;有的甚至连续几天白天劳动、不准休息、不准睡觉整得法轮功学员行走困难,摇摇欲坠;有的被威胁注射海洛因等等。

恶警们用电警棍、狼牙棒、钢金条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乐山的法轮功学员李凤琪被钢金条毒打,她双手的肉被打烂。一名狱警扬言说:“有中共撑腰,把你们打死,火化埋了都不犯法。”

【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

'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
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
2003 年4月28日,劳教所纠集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邪恶之徒,由劳教局、司法厅坐镇,聚集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老手、邪恶之徒,对该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被轮番的拉出去上绳、穿约束衣(穿上这种特制衣后,全身骨肉被勒的越来越紧,痛苦的令人窒息)。这其中,前后有5人被折磨致死。仅6月4日一天,就有3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有的胳膊、腿至今不能正常活动,有的身上留下了长长的疤痕。

'酷刑:约束衣'
酷刑:约束衣
此刑叫做“约束衣”,是一种极其残酷的刑具,由细帆布制作,衣袖长出手臂约二十五公分,衣袖上有带。狱警将它给法轮功学员套上,在后背结带,将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嘴里再用布塞住。据目睹者口述,一用此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被活活痛死。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2001年,受广东省司法厅劳教局内部指示,借鉴马三家的迫害经验,对不“转化”的学员,狱警们采取残酷的肉体折磨。罚站,从上午站到晚上;罚晒太阳;关禁闭,禁闭在一个四、五平方米的小房间内,全身脱光,只留一条底裤睡在瓷砖上;没有水, 每天只有菜汤泡锅巴,大便池在同一房间内,恶臭熏人;不允许洗澡;蚊子多的惊人;电棍电,从两条 0.5 米长的高压电棒上升到四条、六条、八条;电击时间持续一小时,专电敏感部位,如手心、脚心、腋下、大腿内侧、脖子、头部、脸部,有的皮肤都电焦了,电弧啪啪乱响;上手铐,吊起来,绑起来,或绑在床上,以惩罚法轮功学员公开炼功;如果法轮功学员绝食,他们就故意拿一支较粗的橡胶管灌食,动作野蛮粗暴。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

'图牧吉劳教所'
图牧吉劳教所
2002年5月,图牧吉劳教所恶警孟庆才从北京学习马三家的迫害经验回来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进一步升级。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挨个“上绳”。就是把双臂一道道勒上细绳,把双手向后背,再向上提双臂,绳全勒进肉里,然后系紧。看人不行了才松开,松开时双臂全无知觉。然后一边一个壮汉用力抻两条胳膊,这俩累了再换俩,痛苦难当。上绳的屋子坐一圈人,以恶警张亚光为首,桌上放着各种刑具,一进去就阴森森的,象个魔窟。有位法轮功学员被连续上了三绳,疼昏了过去……

从明慧网报导的有限消息中得知,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辽宁省锦州市劳教所、葫芦岛市教养院、大连市劳教所、山东省王村劳教所、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太平区戒毒所、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青海省多巴劳教所等多个劳教所,都受过马三家教养院的“传经授道”。中共制下的劳教所几乎都直接或间接的受过马三家教养院的传教。

2. 道德沦丧,全民受害

“公检法司”助纣为虐,沦为虐杀善良的工具

在正常的社会里,司法机关通常通过庭审主持公道,为受害者伸张正义,惩治违法犯罪,保护公民的权益,从而维护司法公正。不幸的是,在中共集权暴政下,“公检法司”成了中共迫害善良的工具。身为执法者,有意知法犯法、执意执法犯法、肆意枉法渎职、蓄意违法犯罪,其恶更毒,其害更深,其祸更远。

这么多年来,许多正义的维权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了上千场无罪辩护。在法庭上,律师质问法官:“法轮功学员到底触犯了那一条法律?造成了什么社会危害?”很多法官皆无法回答。

正如维权律师余文生在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时候说:“每一位为法轮功(学员)做过辩护的律师都深深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他们的言行本应该得到赞许与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们的国度里,十七年(现在已经二十多年)来他们却因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这样的法庭,这是荒唐的。十年来,一场场辩护,不仅已讲清了他们的合法无罪,其实也同时反证了这场针对法轮功信仰的打压是非法的,我们每个人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是需要慎重思量的。”

二十多年来,在中共抹黑造谣宣传的欺骗下,警察把绑架、非法关押、虐杀好人当成了执行公务;检察机关把构陷公诉良民当作正常工作;法官把枉法判决善良当成了职责;司法机关把打压刁难律师等当作份内之事;而非法庭审则成了他们违法犯罪作案的现场平台。

他们同中共党政军医等沆瀣一气,一再破坏法律实施,再三破坏司法公正,结果造成了数百万民众被非法劳教、判刑,一百多种酷刑被强行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难以计数的百姓被迫害致死,无数个家庭分崩离析。神州大地弥漫在巨大的罪恶灾祸之中。

救死扶伤的“天使”成了“屠夫”

活摘器官进行移植,丧尽天良、灭绝人性,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是人类巨大的耻辱和悲哀。中国器官移植市场的疯狂后面,正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带来的天价利润。因为器官移植能给参与者带来巨额收入和声名,从而利诱了大批官员、军队医院、地方医院蜂拥而上,大发血腥财。也培植了一条从上到下的杀人链。

医院里曾经受人尊敬的教授、专家,受学生们爱戴的师长也参与到了“按需杀人”牟取暴利的罪恶中!在金钱名利的驱使下,他们手中神圣的手术刀已经成为了杀人害命的屠刀!无影灯下凝神挥汗已经不再成就救死扶伤的“天使”,而是在打造甘当中共谋财害命产业链上的“屠夫”!也许有的医生不清楚内幕,但是,许多医生绝对是心知肚明的。然而,金钱把人活生生的变成了魔鬼。其实当医生能泯灭良知任意杀戮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举刀杀其他人将不再有任何负罪感。

'《财经》杂志'
《财经》杂志
2009年,中国大陆媒体《财经》杂志《器官何来?》披露了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医师张俊峰及另两名同院医生,将一名贵州省兴义市流浪汉带到医院抽血做配型,将全身可用器官摘取,抛尸到水库中的杀人活体摘取器官事件。此事件曝光之后,海内外一片哗然。

血腥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就这样上演了二十多年,而且今天还在我们身边持续发生着。按照这样走下去,这个社会将会是魔鬼占领、统治的世界,人类也将被毁灭。

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揭示的一样:

“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和低层空间的各种败物构成,实质是一条蛇,在表层空间的表现形式是一条红龙。出于恨,它屠杀了超过一亿人,破坏几千年的辉煌文明。出于恨,它肆无忌惮地败坏人类道德,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