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大兴安岭松岭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反复骚扰
大兴安岭松岭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反复骚扰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大兴安岭松岭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公安、社区人员骚扰,被逼迫放弃信仰,还威胁家人。

1、松岭区小扬气镇法轮功学员王庆茹被多次骚扰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大兴安岭松岭镇书记等四、五个人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王庆茹。

八月十一日,片警郝峰、韩姓警察上门骚扰。

九月二十九日下午,派出所所长管宇韬和片警郝峰又来骚扰,所长管宇说了很多想要“转化”王庆茹的话,并且在他说话的过程中,不让王庆茹说话。期间,他们借机到各个屋看了,最后所长管宇韬让王庆茹签字照相,被王庆茹拒绝。

十一月五日早七点三十分,片警郝峰给王庆茹打电话,说八点半来王庆茹家。八点四十分,公安局副局长李加、派出所所长管宇韬到王庆茹家,说:“看看哪天再聊。”王庆茹说:“既然来了,就聊吧。”管宇韬坚持说有事,哪天再聊,他们就走了。管宇韬又去王庆茹亲属单位找她亲属做她的“转化”工作。

十一月五日下午,陈姓委主任给王庆茹打电话说:“送东西,你开门就行。” 陈姓委主任来后,有意不关门,放进来一个男人,她才走。这人是公安从外地找来的邪悟者,进行干扰迫害,被王庆茹轰出家门。

十一月十日,管宇韬到哈尔滨,约王庆茹的儿子见面,叫他做母亲的工作。

十一月十一日,片警郝峰和国保大队队长周本华去王庆茹家,叫她去派出所一趟,被拒绝。

十一月十六日下午,管宇韬(还有一人不知是谁)敲王庆茹家门,她不开门,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走了。

十一月十九日上午,管宇韬敲门,王庆茹没开门,半小时后管宇韬走了。

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午,管宇韬又去敲门,王庆茹仍然没开门,20分后管宇韬走了。三次都是隔着门对的话。

王庆茹一人就被无理骚扰十来次。

2、松岭区小扬气镇法轮功学员刘凯欣多次被骚扰

二零一五年九月,刘凯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刘凯欣看到人们陷入疫情的恐慌中,他明白只有法轮大法才能使人得救,远离瘟疫。刘凯欣急于想把避疫良方告诉给有缘人,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却被恶意举报。恶意举报人是大兴安岭加格达奇疫情督察组组长。

之后,松岭镇书记、松岭镇副镇长、松岭区政府办主任、松岭区政府办秘书、政法委主任曾繁辉、公安局副局长李加、国保大队队长周本华、派出所代理所长管宇韬多次非法去刘凯欣家骚扰,威胁逼迫她签写不炼功的保证,被刘凯欣拒绝。刘凯欣多次给他们讲真相,希望他们明白真相,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

这次迫害给刘凯欣和她的母亲及亲属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她母亲经常哭泣恐慌,每天都害怕、担心刘凯欣会被迫害。

大概十月末的一天,警察还诱骗刘凯欣的母亲离开家,让一个邪悟者在刘凯欣一人在家时,敲门恐吓她。政法委还以她亲属的工作对刘凯欣进行恐吓威胁。

3、松岭区小扬气镇法轮功学员王金荣多次被骚扰

自五月份起,松岭政法委主任曾繁辉多次给王金荣弟弟和儿子打电话骚扰,让王金荣签“三书”,恐吓:“不签,就判刑。”王金荣及家属都感到巨大的压力。儿子和儿媳也因为被骚扰俩口子吵架。本来很和睦的家庭让不法人员搅的不得安宁。

九月末的一个中午,有两个人敲门,说是王金荣儿子的朋友,其实是松岭政法委的人,王金荣没给开门。第二天政法委主任曾繁辉来了,让王金荣签“三书”。王金荣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他就走了。

十月份,王金荣的弟弟领着一个同事来劝说让王金荣签“三书”。王金荣没签,他们就走了。

十月中旬,王金荣的弟弟又领来三个人,来劝王金荣写“三书”,呆了三个多小时,王金荣感到很大的压力。

隔了两、三天,政法委主任曾繁辉领他妻子、把王金荣的儿子也喊来了。曾繁辉还说要上王金荣儿子的单位,上王金荣儿媳的单位,以此来恐吓王金荣写“三书”。没得逞,走了。

第二天,又来了两个警察敲王金荣家的门,王金荣没在家。

又过两天,两个警察上王金荣儿子的单位骚扰,找王金荣儿子单位的领导,劝王金荣写“三书”,被王金荣正念制止。

4、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郝玉红被多次骚扰

二零二零年四月,古源镇社区书记李晓丽打电话问郝玉红的地址。

五月,李晓丽又打电话让郝玉红写“三书”,说:“你如果不写,影响你女儿、女婿的工作,影响你外孙子考学。”

六月,古源派出所所长李金柱问郝玉红家的住址。

七月,古源镇的孙红岩、社区李晓丽、古源镇政府四、五个人,上郝玉红家找她,没找到。过几天,李晓丽、镇政府的姓田的男人、姓刘的女人又来找郝玉红,让写“三书”。姓田的还用手机给郝玉红录像,被郝玉红制止。他们问郝玉红:“学大法有什么好处?”郝玉红给他们讲了很多真相,以及郝玉红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他们一听郝玉红这么说,就准备走。临走时,跟郝玉红的女儿说他们还来,说:“你妈这个态度,可能要离开你们一段时间。”把郝玉红的女儿吓哭了。

从那之后,不断有人给郝玉红的女儿打电话,骚扰、恐吓。

十一月二十五日,松岭派出所所长管宇韬、政法委主任曾繁辉来找郝玉红的女儿和女婿,说:“这叫‘清零’行动。你要不签这‘三书’也行,我们可以给你送走判刑,这也叫‘清零’了。”

十二月一日,古源镇政府和松岭区的人,通过加格达奇长虹派出所找郝玉红,他们没找到郝玉红,就找郝玉红的女儿去了派出所,说:“让你妈写‘三书’。”郝玉红女儿说:“上班呢,待会下班还要接孩子。”他们说:“多晚都等着你。”郝玉红的女儿后来去了派出所,开始他们说啥,郝玉红的女儿也没吱声。后来郝玉红的女儿忍不住了,说:“你们一天一天的整啥事啊?!从春天到现在了,没完没了的。把你们妈抓起来,你们咋整?”然后痛哭起来。有个人说:“以后还找你妈。”郝玉红的女儿说:“你别找她了,以后有啥事跟我说。”

在这过程中,郝玉红的女儿、女婿压力非常大,因为这事弄的家庭不和,还打过架。郝玉红的女儿还经常痛哭,担惊受怕,弄的外孙子也不耐烦。因父亲刚刚离世不久,自己只有这个母亲了。郝玉红学大法身心健康了,心性提高了,却遭到共产邪党的无理骚扰、迫害。对家庭关系挑拨离间,制造矛盾。

5、松岭区古源镇法轮功学员申秀荣多次被骚扰

从二零二零年四月开始,古源派出所、社区多次给申秀荣丈夫打电话,让申秀荣签所谓的“三书”。

七月,不法人员上申秀荣家猛劲敲门,家没人。过后跟申秀荣的丈夫说:“下次再来不开,就要砸门。”

大概八月份的一天,古源镇政府或是派出所的人,从早上打电话一直到晚上。那天申秀荣有事,按了“静音键”,没听见有电话。半夜,他们的电话就打到了申秀荣的女儿家。申秀荣的女儿家离申秀荣家很远,她就打车来找申秀荣,进门就哭,感到太大的精神压力。

之后,古源镇的孙红岩多次给申秀荣的丈夫打电话骚扰,还嫌他们接电话不及时。

九月,社区(不知是否准确)书记李晓丽、王玉军、石国凡又上申秀荣家,逼她写所谓的“三书”。申秀荣给他们讲了她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没签字。

九月中旬,古源派出所所长李金柱又找到申秀荣,让她签字。说:“签了这个,就不再找你了。”

6、松岭区劲松镇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智

大兴安岭松岭区劲松镇法轮功学员张智,七十八岁。二零二零年九月,劲松镇书记牛洪涛去哈尔滨骚扰张智。牛洪涛说:“你炼功影响你儿子升职,影响你孙子考研。”张智说:“人各有命。”

十月初,牛洪涛、松岭区政法委主任曾繁辉又去哈尔滨找张智。张智先让他们看公安部2000年39号文件(公布的14种邪教没有法轮功)、新闻出版总署50号文件(法轮功书籍解禁,是完全合法出版),让他们看明白了再聊。

劲松镇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做法是,拿着一张事先写好内容的纸,找法轮功学员的亲属签字。纸上的内容大致是说法轮功学员不炼功,还有一些污蔑诽谤法的话,亲属被威胁要求签字,但是他们都没签。

相关信息:

松岭区政法委书记秦威:13945705988
松岭区政法委刘某某:15604579585
松岭区政法委主任曾繁辉:13845742966
松岭区派出所片警郝峰:15734576855
松岭区派出所警察周庆:13555086543
松岭区国保警察张伟:13845742350
松岭区派出所代理所长管宇韬:13846562789、19904575178
松岭区派出所副所长樊庆学:15734576899
松岭区派出所警察马振海:13845715910
松岭区警察郭笑乾:15245770077(不确定是不是文中提到的郭姓警察,但是这个人也是警察)
松岭区松岭镇刘书记:13304577337
松岭区委主任付成芝:13845742636

松岭区古源镇骚扰人员
李晓丽:18604571679
李金柱:13604872191
孙红岩:13845732704

松岭区劲松镇主要迫害牵头人电话
书记牛洪涛:13351377716
政府办主任徐银钢:13846575432
镇长杨兴伟:13804840588
副厂长肖洪达:1384656266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