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原山东省烟台市委书记焉荣竹被举报
原山东省烟台市委书记焉荣竹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继美国二零一六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二十七个国家现都有类似法律,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最新的一批被举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名单已送至这些国家的政府。现在原山东省烟台市委书记焉荣竹因多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举报。

焉荣竹,男,汉族,山东乳山人,一九五二年十一月出生。历任山东省文登市委书记、山东省威海市委常委、市外经贸委主任。山东省日照市委书记。山东省烟台市委书记。山东省济南市委书记,山东省政协副主席。二零零一年六月至二零零六年十月任职烟台市市委书记。

焉荣竹任职烟台期间,伙同原烟台市委副书记张建华(已遭恶报落马),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的指使下,烟台市政法委及市、区的公安、国安、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检察院、法院系统组织成员,有恃无恐,肆意绑架、抄家、劳教、判刑、办洗脑班,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多人被虐杀致死,毫无法律可言,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迫害不仅造成法轮功修炼者家庭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对本人更是精神上、肉体上和物质上的残酷摧残和掠夺!焉荣竹作为当时烟台一把手,必须承担罪责!

焉荣竹在烟台市当六中共书记年,烟台市芝罘区发生的迫害事实简述如下:

(一)七人被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

1、吴海友被芝罘区西炮台派出所恶警活活打死

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吴海友,男,五十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晚十二点左右,吴海友在新桥小区居住的家里被西炮台派出所5、6个警察抓捕、并遭到毒打,从四楼被打跌至楼底。当时邻居听到楼上有“扑哧”的声音,又听到有“轰咚”的响声,再看到吴海友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口吐白沫。不大一会儿来了一辆救护车,用担架把吴海友抬上车,拉走了。吴海友躺在地上时,有五、六名恶警围着他。

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吴海友家属接到黄务派出所认领尸体的通知,在毓璜顶医院太平间冷冻柜里家属发现死者表情很痛苦、脸部严重变形、牙齿上沾满了血迹,因遗体已冷冻,穿衣服在翻身时,家属看到其整个后背呈黑紫色、腰部明显向内凹陷5、6厘米,后脑部也明显凹陷,惨不忍睹,死者火化过程中有5、6个西炮台派出所便衣警察监视。

2、王凤芹被洗脑班虐杀

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王凤芹,女,三十九岁。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晚,王凤芹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芝罘区西南河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孙茂亮用电棍电、打王凤芹,直打到后半夜,王凤芹一句话没说。孙茂亮就又用开水烫王凤芹,从王凤芹的左边头、脸往下倒开水,烫得脸上脖子上的水泡一个接一个的。一月二十七日下午,芝罘区六一零恶警高岫等把王凤芹等学员劫持到烟台市芝罘区洗脑班。王凤芹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恶徒先把王凤芹捆在床上,用一根大约有五、六公分粗、锯成斜边的竹管子撬开王凤芹的嘴,然后就用稀饭灌食,一直到把王凤芹折磨致死。当时被绑架的另一学员就关在隔壁,把王凤芹的死亡经过听的清清楚楚。一月二十八日早上,高岫和另两个恶警一起来到洗脑班,犹大王桂红对他们说:“昨晚上死了一个。”高岫马上说:“三个死二个没事,别都死了,公安局连这点事办不了,还叫什么公安局。”

王凤芹被迫害致死后,其家属在火化厂东西山坡下临时建的棚子里,见到冻在冷冻箱里的王凤芹:嘴大张,两臂张开,脚未穿鞋,外出穿的羽绒服不见了,只穿着内衣,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均为黑紫色,手腕上有明显的手铐勒痕,惨不忍睹。家属想给换上新买的衣服,可原来的衣服不知是血还是水贴在身上脱不下来,只好将新买的衣服盖在身上。据说最后还向王凤芹的家属勒索了一千元钱,才将王凤芹遗体火化。
详细迫害事实请见明慧网文章《烟台大法弟子王凤芹六年前被迫害致死经过》。

3、贺秀玲疑遭活摘器官

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贺秀玲,女,五十二岁。二零零三年八月,贺秀玲被芝罘区六一零恶警绑架,关押在烟台南郊看守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被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就医,院方称病因是“脑膜炎”。三月十日下午,贺秀玲的丈夫徐承本接到芝罘区“六一零”李文光的电话,说贺有病正在毓璜顶医院治疗,可以去探望。在医院,徐承本见到妻子下身赤裸,一只手被铐在床头,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三月十一日一早,“六一零”李文光又打电话通知徐承本赶紧去医院,说人已死了。在医院太平间,亲属们看到贺秀玲的腰间有绷带缠绕包着,她的双眼还在流泪。家属一看她还活着,急忙找医生,可医生置之不理。最后亲戚都去找,医生才带着心电图来到太平间。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当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后,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逃走了。由于没有任何抢救,贺秀玲不久真的去世了。

二零零六年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海外曝光后,徐承本怀疑妻子是在尚有呼吸的情况下被活摘了肾脏,于是将贺秀玲的尸体保存起来持续上告。警方起价十万元欲买通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两年多方投诉无门,徐承本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后被毒杀,贺秀玲的遗体也旋即被强行火化。详细迫害事实请见明慧网文章《妻子疑被活摘器官 丈夫遭封口夺命》

4、龙连政老人在酷刑、骚扰恐吓中悲惨离世

龙连政,男,七十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建筑公司工程师。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心脏病、高血压、气管炎等多种疾病,多年不能干活,连楼都下不了,还经常休克。自一九九六年三月走入大法修炼后,炼功仅三天,身体就有明显变化。通过修炼法轮功,他身上各种顽疾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还能往五楼上扛面。邻居都说他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龙连政老人坚持修炼法轮功,进京上访说明真相,多次遭恶党不法人员绑架关押、派专人监视居住。其中,二零零零年一月在南郊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不法人员欲将他送到山东莱阳精神病院,因其儿女强烈反对,才免遭邪恶精神病院的进一步摧残。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立交桥派出所五、六个恶警,用万能钥匙没能打开龙家的门,就去找来大铁棍撬门,把防盗门及里面的门全砸烂了,墙壁劈了个大洞。恶警又踢又骂,将龙连政架走,塞进警车,送入淄博王村劳教所强制洗脑。从那里回来,又把老人非法关在烟台洗脑班一个多月。二零零一年六月,龙连政老人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劳教所遭受强行灌食,牙被撬掉好几颗,被铐死人床等各种刑罚迫害。半年后被迫害成骨癌,保外就医。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恶党不法人员再次用万能钥匙强行将其家门打开,把龙连政老人绑架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不法人员用卑鄙的手法骗开门,没有任何理由与手续,抢走打印机等物品一宗。恶党十七大召开前,这些恶徒又上门骚扰两次。

一次次破门而入,一次次骚扰惊吓,龙连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离世。

5、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孙爱华,女,四十七岁,生前是北来香食品厂保管员。在修炼大法之前因患乳腺癌医治无效,常年生活在痛苦中。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初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送入烟台市看守所关押15天。同年她在贴不干胶证实大法时,被幸福派出所绑架,绝食四天被放回。后被犹大出卖,六一零到处打听孙爱华的详细地址与单位,准备随时抓捕。由于长期生活在紧张、恐惧中,孙爱华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含冤辞世。

6、郭菊香:女,山东昌邑市北孟镇苗家上疃村人,一九九九年二月喜得大法,七月上旬在烟台做生意。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晚张贴大法真相材料,被坏人举报,被芝罘区奇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晚上张少波等恶警对郭菊香拳打脚踢,用皮鞋重踢她的腰部,一晚上被打昏数次,肾被打坏。郭菊香还被一女所长用抹布堵住嘴,五、六根电棍轮番电击全身,直到昏厥。最后被铐在水泥地上,早上起来上厕所都无法行动。九月十八日晚,郭菊香被劫持到芝罘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因全身是伤,劳教所不收,烟台恶警交上一千多元钱强行留下。被非法劳教后,郭菊香一直发烧,不能吃饭。三个月后劳教所通知家人拿钱领回。郭菊香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郭菊香的丈夫与女儿被绑架。郭菊香精神上又受到了重大打击,以后又被芝罘区公安分局恶警高岫等非法抄家抢劫恐吓,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二)办芝罘区洗脑班 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

焉荣竹在任的二零零二年四月,芝罘区六一零按所谓上级的旨意主办了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强制洗脑班”,该班设在幸福路十六村路边的一幢小楼内,铁门外一天24小时由公安部门的恶警轮流看守。该洗脑班一共有五个房间,其中一间作为非法审讯、动用酷刑使用;其余三间作为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房,另一间为“六一零”恶警值班室。芝罘区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开班,仅十六大期间,就劫持了四、五十个法轮功学员。直接责任人: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头目于书建、于刚及恶人恶警孙向前、刘国尧等。

被抓来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绝大部份是强行绑架来的,小部份是单位或辖区派出所以了解情况为名骗来的。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赤着脚,有的被恶警打的满脸是血,有的被拽的披头散发。绑架一个法轮功学员少则三、四个恶警,多则七、八人,完全采用暴力手段强行抓人,不走的抬着走。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带着一岁多的小孙子去市场买菜,来了八个恶警强行绑架,他们架着胳膊按着头往车上拖。小孙子吓的哇哇大哭也不管。去买菜的群众看到如此的野蛮暴行,问他们为什么抓人,如此对待一个上了岁数的老百姓?警察却说“她是小偷”。

“六一零”头目于书建、于刚、刘国尧等雇用、指使犹大(被转化放弃修炼的人)王桂红、迟正芳、高英华、谷巧玲、刘秀娥、曲建国等随意使用警械,打人、骂人,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被抓进这个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不写“保证书”就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轻则拳打脚踢,重则用木棒在头顶乱打、长时间吊铐、还扇着耳光,强迫看攻击、诬陷法轮功的录像片,实行肉体、精神的双重折磨等等。对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用竹板(六一零恶警提供的专用工具)撬开嘴,灌浓盐水、芥末油。法轮功学员王空被撬掉两颗牙,石宁被芥末油灌个半死。

“六一零”还以各种名目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钱财,抓一个法轮功学员,亲属必须交两千元钱,否则休想走出转化班。六一零头目公开讲:“上面有指示,对待法轮功可以采用任何方式处置”,“对待法轮功,打死是白打,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要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不写保证书、揭批书,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门。”

(三)利用精神病院摧残精神健康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左右,烟台心理康复中心(原莱阳精神病院)在市政府的指使下,多次对数十名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治疗,强行注射大剂量的药物,是真正精神病人的五倍还多,严重摧残了学员的身体与精神,直到保证不炼功、不进京上访为止。学员有的被折磨的浑身无力,不能行走;有的被折磨的长时间流口水;有的被折磨的睡不着觉、浑身打颤等等。迫害的同时还大额收取学员的治疗费。学员有的被迫绝食抗议,不仅被强迫灌食,还遭到医院的威胁:“绝食也没用,单位不接人,你们甭想出去。况且,我们医院里,有各种先进的医疗器械,有一种电疗床能让你马上休克过去。”

已知当年被精神病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孙香淑(女,烟台青少年宫教师);孙明毫(男,烟台市青少年宫美术教师);孙彦胜;王兴英(女,芝罘区);孙玉华(女,芝罘区);李力、姜娇、张云、李颍、王世玲、姜淑苹、腾翠杰、赵慧敏、赵玉芳(莱阳市);季燕;翟绪芬;王克伦(烟台港务局);王维杰(女,芝罘区东口子人);宋辉(女,芝罘区);宁淑芝(烟台市新华书店职工)。

(四)世博会期间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余人

二零零一年六月中旬,在第二届世界博览会期间,烟台市芝罘区六一零恶警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三十几人,几乎全部被送劳教,一个月内竟有三批人被送劳教,只要被抓捕,不需任何理由、程序,可直接被非法劳教。另,邪恶之徒改变了策略,直接送劳教,在当地看守所不押,以防“夜长梦多”。例如法轮功学员刘秋红头一天傍晚被抓直接送看守所,第二天早上就被送劳教。

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烟台市区已知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已有上百人,连劳教所的狱警都说光烟台地区的劳教人数竟然占全省的四分之一,迫害惨烈可见一斑。

(五)典型迫害案例

1、怀孕八月被强行引产 刘秋红被直接送洗脑班迫害

刘秋红女士,烟台芝罘区法轮功学员,女,三十九岁,原中策药业公司职工,在怀孕八个月的情况下,被派出所强行从家中抓走,并被迫做了引产。孩子生下时还活着,会哭,但孩子打下来后被送走,生死不明。刘秋红引产后,不让休息,就被关在凤凰台办事处“转化”班近一个月。不久又被非法劳教。

2、历广强、朱树珍夫妻双双被判重刑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历广强、朱树珍夫妻和另外三位法轮功学员(菊辛、高美凤、姜东生)被烟台市芝罘区公安一科科长于树建带领国保人员和幸福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芝罘区看守所,菊辛家被抄。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芝罘区法院非法对五名法轮功修炼者做出一审判决。历广强、朱树珍夫妻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0年、9年,高美凤被判有期徒刑9年,鞠辛、姜东生均被判有期徒刑7年。同年五月中旬被送山东省监狱和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其中历广强在监狱因拒绝转化,在五监区被两次关入禁闭室,被戴上捧子(用钢筋做的类似手铐的刑具)和脚镣,把手铐和脚镣之间用短铁链连着,使人直不起腰,由于长期不能直腰,腰部受到很大损伤。在十一监区因拒绝转化被狱警李伟、张磊光指使十名犯人殴打,打的全身肿疼,呼吸稍一用力就全身疼的发抖。

3、纪桂兰被迫害致瘫

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纪桂兰,在二零零一年因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绝食26天正念闯出,从此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一日下午,纪桂兰的丈夫发生车祸,尸骨未寒。烟台市公安局六一零与文登市公安局、交警大队相互勾结,趁处理事故之际,将纪桂兰强行绑架,说马上送劳教。绑架一个60岁的老太太至少去了十几个警察。在绑架过程中,纪桂兰始终不配合邪恶,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四、五个恶警抬上车,其余恶警对付其子女。纪桂兰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被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三大队,纪桂兰拒不接受洗脑转化,被迫害成脑梗阻(脑血栓),半身瘫痪,完全失去自理能力,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将纪桂兰放回。

4、宋玉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宋玉,因信仰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与家人几年来遭到了不法人员的迫害。在一九九九年九、十月间,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分局科长于树建、副科长王海亭带领几十个警察、三辆警车把她家包围,私闯民宅抢劫,两个恶警将她的两只胳膊反扭身后,吓得她80多岁的老父亲直哆嗦,老母亲吓得口吐白沫,左邻右舍目睹了这个场面。

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前,三个警察到宋玉家企图绑架,她家人极力抵制,阻止他们绑架宋玉。不久后,宋玉哥哥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三被派出所非法抓捕,刑事拘留一个月;正月十四她姐姐又被绑架,非法判刑一年。宋玉丈夫、儿子及嫂子都被强行带到幸福派出所,她嫂子遭到不法分子的拳打脚踢。宋玉丈夫遭到多次绑架,不法人员李保刚用电棍电击他,致使他口吐鲜血。为了抓捕宋玉,不法人员们将她丈夫戴上手铐,并给他穿上棉大衣以掩盖迫害罪恶。后来,不法人员连宋玉姐夫和外甥也非法抓捕,当时给她姐夫戴上姊妹铐(即手指上的那种、双拇指铐在一块儿),身上1000元钱也被搜走了,外甥身上600元钱也同样被抢走了。甚至邻居都受到牵连,谁到她家串门,不法人员就抓谁。原幸福派出所姓李的所长曾说:“为了抓宋玉,花掉13万人民币”,最远跑到黑龙江抓捕她。在长期的迫害骚扰下,宋玉的老父亲去世了,老母亲因受惊吓至今精神恍惚。几年来的迫害给宋玉和她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创伤和损失。

5、李泽刚被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二零零零年九月,李泽刚的私人工厂“烟台启明节能保温有限公司”被烟台公安六一零查抄。抄走了大量财物、公章、首饰、电脑、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驱散了工人,将两名负责人抓到派出所非法审查,厂子倒闭,造成巨大损失。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李泽刚被烟台芝罘区六一零伙同向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烟台南郊看守所。在看守所警察叫他签名,他不签,遭到两个警察的拳打脚踢,往死里打,直到他们打累了才住手。李泽刚被打后大口大口的吐血,打成内伤,在监号里痛苦难忍,不能吃饭,吐血拉血。第四天,看守所可能是所长叫来狱医给他看伤,狱医竟将他拖到卫生室门口,与另一狱警将他暴打昏死过去,再用水泼醒,李泽刚痛的浑身抽搐。直到第七天,六一零才把奄奄一息的李泽刚送到烟台407海军医院,用手铐、脚镣一头扣住手脚,一头扣在病床上。十几天后李泽刚身体略有好转,六一零又把他送到海阳市洗脑班。李泽刚绝食抵制转化,第四天被当地洗脑班用绳子紧紧把他绑在担架上送往医院,李泽刚被勒的喘不上气来,差点被勒死。第六天烟台六一零来车把他再次送到407医院,几天后被判劳教三年,送淄博王村劳教所迫害。

6、展功成、张淑贤夫妻双双遭劳教、判刑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芝罘区法轮功学员展功成在烟台海边贴真相不干胶被抓捕。芝罘区六一零的申克国人及二马路派出所恶警对展功成大打出手,二马路派出所所长把他胳膊反扣手铐,用力踢并拉住手铐拖出很远,加重折磨。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而后四次抄家,家中电器等私人财产被抢劫一空。之后非法刑拘一个月。同年又遭芝罘区六一零及二马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双手被铐在铁窗上,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不让睡觉,百般折磨。展功成趁警察睡觉从二楼跳下,脚踝骨摔断,被好心出租司机救走。六一零的人及二马路派出所恶警去家搜,没找到,把他的女婿带到派出所刑讯逼供,女婿因承受不住说出了他的下落,又被抓回,勒索了一万一千元才放回家。等伤好点了,又被抓去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展功成再次被福山公安绑架,后被芝罘区法院冤判五年。

展功成的妻子张淑贤,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与丈夫在海边贴真相不干胶同时被抓捕,警察狠踢她的前胸,把锁骨踢断,刑拘一个月,后又遭非法劳教两年。


焉荣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