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河南省开封市杞县王赞美自述被迫害经历
河南省开封市杞县王赞美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一日】73岁的河南省开封市杞县王赞美女士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健康。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她遭到11次绑架。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王赞美,女,现年73岁,汉族,家住河南省开封市杞县。 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大法之前,我有一身病。我从小患小儿麻痹症,是残疾人,两腿一条粗、一条细;左腿丧失活动能力,走路全靠身子带动,一瘸一拐很吃力,每天都要摔倒五、六次;两个膝盖上常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磕碰伤痕。

一九九一年,我又出了次车祸,这条残疾腿被摔成粉碎性骨折,到医院动了两次大手术,打上一年的钢板,到第二年才取出钢板,这条残疾腿就变成了一条像木棍一样不会伸曲打弯的僵直腿了。从此开始拄双拐生活、行走,心情沮丧,痛苦至极。

后来又陆续得了心脏病、脑血管供血不足,半身麻木症。到医院做脑彩超,医生说是脑血栓前兆。左腿麻痹不能动,右侧半边身子又是血栓将要偏瘫;加上严重的心脏病,我对现实的一切绝望啦!面对度日如年的生活,我感到走投无路,数次产生轻生不想活下去的念头。

就在我痛苦绝望之际,别人给我一本《转法轮》厚书,还说该书太好了,还能治病。当时我根本不相信看书能治病,可在那种情况下,我也没别的办法,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那就看看书上是咋说的吧!

我看了一遍,觉得《转法轮》这本书确实是宝书,太好啦!我就如饥似渴的一遍又一遍的读、看,里面的法理,逐渐解开了我的心结,驱散了我心中的痛苦,使我懂得了人生存在的真谛,让我明白了人世间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的根源,知道了做人的真正道理。原来这是一部天书啊!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啊!

我就按照大法的要求看书学法、做人做事去生活,再加上每天坚持炼功,不知不觉中,我身上的病全好了!我那条不会伸曲打弯的残疾腿,现在能双盘坐两小时,走路也不那么歪了,也不摔倒了。

我身心巨大变化的事实证明:法轮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如真修,能给人一个健康的好身体,能给人带来幸福;大法能救度众生。能让修炼者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着想,有矛盾找自己的不足,而不去指责别人,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二十多年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做好人,遭受了十一次绑架、七次被抄家、入冤狱六年半、送劳教三次、刑事拘留七次、行政拘留两次。前十次被绑架经过已在《十次遭绑架折磨 残疾老太控告恶首江泽民》中叙述过,这里说的是第十一次被绑架的遭遇。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左右,我在开封市大梁门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当时的开封市国保大队头子刘跃进绑架。他们把我拉到开封市公安局,四个人摁住我抽血,并拽住我的手按指纹。我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你们不讲理,是无理迫害。”刘跃进说:我就是不讲理,就是迫害你,看你能咋着。结果硬是把我冤判三年徒刑,还罚我五千元钱。

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九监区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很严重: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中午也不让休息,晚上十一点才让睡。每天端坐在小凳子上十八个小时,同时还得进行所谓的“学习”,也就是强行转化。每时每刻都在承受人身侮辱、谩骂和威胁,逼着写五书等,不写五书就关小号(小号是一个多种形式的酷刑折磨),有很多人经不住小号里的折磨而违心转化。

我在“学习”中发现,国务院、公安部三十九号文件的十四种邪教变成了十五种。我一看是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四川大学出版的,是监狱管理局司法部编制、专门为监狱用的“监狱罪犯系列教材”。这些司法部门竟敢冒充国务院、公安部编造他们自己的东西。我要求写申诉,把他们这些骗人的东西揭露出来,要求了好几次才给我纸和笔让我写。二零一九年三月五日,我交给九监区队长石慧一份申诉,之后又继续写。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监狱干事代露带五、六个全副武装的防暴队的年轻人,手里拿着电棒进了我们学习的房间,当时我正在写申诉,看见他们来了,我赶快站起来。一个防暴队的年轻人张福伸手把我手中的眼镜打掉,一脚把凳子踢翻,我写的东西散落了一地。他手中的电棒滋滋拉拉的响,放着蓝色的火花对着我,逼我蹲下并抱头,当时我没抱,问他“为什么抱头?”他说“不抱头有暴力倾向。”由于我没有暴力倾向就把头抱上了,我一个残疾老太太手无缚鸡之力,却被扣上有暴力倾向的帽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我被调到出监队,到出监队我继续写申诉。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我交给出监队队长马可一份申诉,当时马可说:我看一看,如果行,我给你交上去,如果不行,会退还给你。后来一直没退回来。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全出监队大搜查,所有人的纸和笔全部收走,也就是不准任何人写申诉了。再后来全监狱把所有的学习资料全部收走。

现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还在受迫害,我知道的有科芳华每天都被本屋犯人辛庭利和其他人打骂,狱警知道也不管。还有76岁的梁云英在二零一九年九月份被本屋的杀人犯耿妙喜和李秋玲打的顺脸流血,当时就昏倒在地,狱警不但没处理两个打人的犯人还把梁云英关进小号酷刑折磨一个月。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梁云英又被弄到老虎凳上坐一天,后来再也没见过她,有人说调到八队了,也不知到底怎么样了。希望梁云英的家人或熟识的人关注梁云英的情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