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为什么不能随便发毒誓?
为什么不能随便发毒誓?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中共把为它而死叫“牺牲”,就是让人成为它的祭品,退出中共组织就能解除毒誓。。。

清朝咸丰年间,遵化直隶州的一位刺史是个大贪官,他将一副对联挂在大堂中:“我如枉法脑涂地,尔莫欺心头有天”,以把自己装扮成清官。因当时官场腐败,这位刺史平安退休,未曾想一日出游,登山途中失足坠落,头碰巨石,顿时头破脑裂当场死亡,脑浆都出来了。真的应验了对联中所说的“我如枉法脑涂地”。

这位刺史和当今的贪官好有一比,很多贪官都信誓旦旦地宣称自己如何为人民服务,但却暗藏黄金。中共官员的腐败日益严重,一位体制内官员称:“与其念八荣八耻,还不如让他们念天打五雷轰,还是中国的老话更厉害。”

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起誓是庄严神圣的事情。夫妻成婚之时会拜天发誓永结百年之好,朋友义结金兰时会摆酒水或设案焚香跪地起誓。古人发誓的对象一般是神明、上天和祖宗,因为他们能赏善罚恶。

古人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有报,如影随形。”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国古代确有作恶遭雷击的记载,毒誓会应验,此言不虚。

陷害岳飞 奸臣张俊死于万人之口

在《说岳全传》中,张俊是个恶贯满盈的大奸臣。他任右军都督时曾是武状元选拔的四大主考官之一。开考当天,宗泽、张邦昌、王铎三人先后对天起誓后,张俊跪在香案前,立了一个颇为奇怪的誓言。他说道:“下官张俊,南直隶顺州人。如有欺瞒主公、徇私枉法之举,必死于万人之口。”

武试期间,张俊不遗余力地与张邦昌等人合力打压岳飞,却弄巧成拙,使小梁王柴桂命丧校场。事后几人禀告朝廷,将罪责全部推到宗泽身上。幸好宗泽位高权重,又是功勋老臣,没有性命之忧,只落得个罢官闲居的处罚。

张俊肩负重任却视朝廷的开科取士为儿戏,与张邦昌狼狈为奸,合力打压岳飞,陷害宗泽。高宗继位后,张俊官至后军都督,再次与张邦昌合谋陷害岳飞,期间被闻讯赶至金陵的牛皋打得狼狈逃窜。张邦昌被罢黜为民后,张俊又与奸臣秦桧沆瀣一气,致使岳飞含冤遇害。

不过,张俊最终也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的大儿子张国乾在昭庆寺摆擂期间,被愤怒的岳家小将们打死。其他子嗣也在流放途中,被占据九龙山落草的岳家小将们取出心肝,祭奠先烈。而朝廷将张俊的恶行审明定罪后,宋孝宗亲下旨意,将其押往栖霞岭岳飞坟前处决。又亲赐岳家五百斤生铁,将张俊等人铸成形象,跪在坟前。张俊被押到栖霞岭后,经岳夫人首肯,愤怒的百姓们一拥而上,将其咬得血肉淋漓,当场殒命,自己当初立下的誓言终于得到了应验。

这原本是一句戏谑之言,可神奇的是,它最后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

陷害岳飞的五大奸臣跪像,左一为张俊

沾染一钱 身首分离

清朝咸丰年间,青浦县(今上海市青浦区)有位县令,要加收漕运费用为自己牟利,遭到民众反对。他召集百姓,率领与漕运相关的胥吏二十人,到城隍庙中对神发毒誓说:“所加公费出于不得已,非以肥私囊也,办漕加费,涓滴归公。有沾染一钱者,官不能保首领以没(意思是:官员死时不能保住脑袋,身首分离),胥吏等皆立受显罚。”

钱收上来后,县令和胥吏们一起中饱私囊,把钱瓜分了。不到一年,二十位胥吏相继死亡,无一存活。县令脖子溃烂生了一个大疮,病情日益危急。一天县衙的守门人,恍惚间看见一个城隍神模样的人进来后,提着县令的脑袋,缓步离开。他急忙向后院跑去,刚跑几步,就听见后院传来家属的痛哭声,原来县令刚刚过世,死时“颈烂头落而死”,真的应验了他“官不能保首领以没”的毒誓。当地民众都知道县令和胥吏们因贪污违背毒誓遭到了报应。

来世犬马相报

明人冯梦龙《警世通言》中讲到《桂员外穷途忏悔》的故事:桂迁生意失败,负债很多,准备投水自尽。好友施济相助赠,给他三百两银子还债度日。桂迁在观音大士前磕头发誓:“某受施君活命之恩,今生尚不得补答,来世亦做犬马相报。”

桂迁还完欠债已无处可去,施济又让桂迁搬到自家桑枣园里住,园内有一棵银杏树。桂迁在银杏树下挖出一千五百两银子。他悄悄用这些银子在浙江会稽置办田产,瞒住施家悄悄经营五年,已买下房产等。

施济过世后,家道败落,欠了很多债。桂迁搬到浙江会稽,施济的儿子施还与母亲找桂迁讨还三百两银子,桂迁否认。施家卖房还债,拆卸祖父卧室时,发现了一个账本上记着什么地方埋着多少银子。施还将这些银子挖出后,赎回田产等。

后来,桂迁带着几千两银子去买官,被人骗了,二儿子嫖赌输了田产病死,大儿子不知田产已卖出去收租,与对方争执被打死,桂妻忧郁而亡。桂妻临终前告诉桂迁,自己和两个儿子都转生到施家为犬,桂迁还有一年之命,明年八月也要到桂家为犬。只有小女儿与施还有夫妻缘份,免去了这份灾难。

桂迁听后,追悔莫及,随即卖掉剩余田产,带着女儿到施家赎罪。桂迁建了一座佛堂,天天诵经持斋,诚心忏悔,劝人行好事。桂女每夜烧香为母兄忏悔,一年后,桂妻托梦前来告辞,说因为桂迁诚心向佛,已为三人摆脱了罪业,当夜三犬同时死去,桂迁因及时忏悔而高寿。

天打雷劈 一一应验

2008年8月,大陆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福建福清东瀚一许姓男子为赖账,手持铁棍时不惜对天发誓,称如确实欠钱就遭天打雷劈,结果一分钟后就遭雷击,最终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事后,许姓男子将五百元钱还给了朋友。

老天有眼,善恶有报,毒誓也会应验

几年前,网络上还登载了这样一件事。乡下一家铁厂要过中秋节,节前员工集体放假回家,给留守厂里的看门人买了五斤猪肉,让其过节时食用。当时,做饭的师傅与看门人都在场。不久,五斤猪肉不翼而飞,看门的说是做饭的拿了,做饭的人不承认,两人为此争吵不休。为了证明各自的清白,两个人在厂区的中心院子里烧香发下毒誓,谁拿了肉,就死在八月十五。结果那年的中秋节,做饭的师傅真的死了。正是:三尺头上有神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人为一己之利伤害别人会造业,而迫害神佛会造下大罪。1999年,中共对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镇压。21年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有很多遭到恶报,有被车撞死的,有翻车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击死的,有被电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无缘无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杀的,有因其他罪行败露畏罪自杀的等等。

黑龙江省哈尔滨阿城市涤纶厂的刘明学曾诬蔑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六月在深圳的一个游泳池中游泳时,被雷劈死。山东省莱西市姜山镇财政所负责人李忠德,二零零零年春在《姜山月报》上发表诗歌攻击法轮功,夏天在地里干活时遭雷击死亡。

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堡村六八中学美术教师张同兴曾经组织学生在诽谤”法轮功”征签活动中签名,且画漫画攻击谩骂。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张同兴在钓鱼时天空突降大雨,遭雷击身亡,死者头部有大洞,后脑流血,头发焦糊。

他们中的很多人跟着中共迫害好人,受中共无神论影响不怕报应,最终遭到天谴。

油画《震撼》 邪不压正,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内心是恐惧的

中共让人发的是毒誓

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曾发过一个毒誓,即加入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时,发誓要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它,为它的事业奋斗终生。

你可知道,中共并不是中国,中国古代讲“天人合一”、“天时、地利、人和”,而中共讲“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它还不是一个违背天理的恶魔吗?它就是毁灭中华传统文化恶魔。

中共是西来幽灵,它的精神来源是共产主义的鼻祖马克思,而马克思就是一位痛恨上帝的撒旦教徒。共产主义被历史证明是失败的,被世人所摒弃,只有中共和朝鲜还死抱着共产主义不放,它就是撒旦在人间的代言人。当你举起拳头向中共宣誓的时候,实质上是把一个毒誓发给了撒旦,说要把生命献给它。那么,撒旦就有权给你打下印记,表明它是你的主宰。这不是发了一个最大的毒誓吗?

清算共产主义 拆除马克思塑像

撒旦恶魔的形象,在历史上有不同的描绘,比较多见的,通常是一个“古蛇”形象。这个形象,是一个奇形怪状的兽。《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指出,共产主义的本质是“由恨及底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是一条蛇,在人们肉眼看不见的低层空间存在。

为什么中共把为它而死的人叫“牺牲”呢?祭祀用的牲口,就叫“牺牲”,这就是中共“牺牲”的本意——成为中共的祭品而死。

人在宣誓时,那个蛇就在你的额头上或者举起的右手上打上了它的印记。这个印记不在你的肉眼可见范围之内,它在另外的空间。只有特异功能的人能看到。比如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能够识别披着人皮的白骨精,《封神演义》中姜子牙能够识别妲己被狐狸精附体。

大家知道,狐狸精能上人身,附体后吸取人的生命能量。撒旦魔更能,它会附体吸取其组织成员的能量。可不可怕?它的目的就是魔变人性、毁灭人类。

撒旦操控它的人间代理人党、团、队成员为祸人间。《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说:“它屠杀了一亿人,破坏了几千年的辉煌文明,出于恨,它肆无忌惮的败坏人类道德,引诱人远离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中共的所有这些罪恶,它的组成部份党、团、队成员都要无辜地替它承担。你可能没有直接参与或者没有做这些事,或者不交党费了,以为超过年龄就不是团员、队员了,其实并非如此。因为在你入党、团、队的时候已经和中共以及它背后的邪灵签订了卖身契,证据就是你额头上的印记。

现在全球都在围剿邪恶中共,人间正义力量正在清算中共,美国已经宣布禁止党员入境,这些都是天象的变化。谁都知道杀人偿命,中共历次运动造成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中共病毒导致全球107万人死亡,那些死去的冤魂也要找中共索命偿还。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谁愿意成为中共无辜的陪葬品呢?目前已超过3.6亿人抹去毒誓言,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

孟子曰:“顺天者存,逆天者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神佛慈悲给善良的人一次救赎的机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神佛就会帮你解除与邪灵蛇签订的卖身契。当恶魔在宇宙中被铲除的时候,你就会得到神佛的护佑,就会平安。


3.6亿人抹去毒誓,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3.6亿人抹去毒誓,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