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迫害综述 » 2019年广东深圳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简述
2019年广东深圳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九年,深圳市法轮功学员持续遭到中共迫害,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深圳边检非法扣押后,遭大连法院冤判;遭非法判刑者年龄最大的七十四岁,刑期最长的八年。至少十五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十一人遭非法起诉,一人遭非法庭审。二零一九年,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以上消息基本来自明慧网,因中共信息封锁,以上统计从人数和程度上都只是冰山一角。

一、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1. 法轮功学员杨波遭冤判八年 被劫持到韶关北江监狱

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深圳法轮功学员杨波、肖颖夫妇在家中,遭深圳南山区国保和高新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并非法抄家,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遭深圳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九年秋冬间,杨波被冤判八年,他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十二月十四日左右,杨波被劫持到韶关北江监狱。杨波的妻子肖颖则遭冤判两年,已到期回家。

杨波在深圳南山看守所期间,遭数次“转化”迫害,韶关北江监狱也以他不“转化”为由拒绝家属探视。

2. 法轮功学员傅秀芳被冤判三年三个月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深圳莲花北地铁站出口,潮汕籍法轮功学员傅秀芳被便衣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搜家,被抄走真相服务器和法轮大法书籍等。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傅秀芳被深圳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九年秋冬间,傅秀芳被冤判三年三个月后上诉,二审维持原判。傅秀芳可能已被劫持到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

3. 法轮功学员张可辉和刘佩钦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深圳市南山区法院非法宣判:七十四岁的张可辉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六十七岁的刘佩钦老人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七个月,刘佩钦十二月二十九日到期回家。二人已上诉。

张可辉和刘佩钦,先后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三十日被福田区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后被构陷到南山区检察院,检察院曾两次退侦。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两位老人被第二次非法庭审。然而在非法开庭前,深圳市南山区公检法人员又上演了一出闹剧:绑架旁听者。刘佩钦的女儿与一朋友被劫持至南山区高新派出所,直至七点庭审结束,两人才获释。

张可辉是湖南衡阳人,约七十三岁,老伴儿去世后来深圳与打工的儿子相依为命。出事时警察闯入母子俩的住处,几个警察掐住张可辉老人的脖子,按住她强行铐上手铐。一警察还用手枪指着张可辉的儿子恐吓:不许动,动就打死你!

张可辉被重判的所谓依据,是二零一六年对她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但证据材料指明张可辉并没有实际受到过行政处罚,当天回家。还有其它违法判决证据。

刘佩钦是湖北人,六十六岁,于二零一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来深圳仅一周。在得知张可辉被绑架后,于次日去天安派出所问情况,结果也遭绑架。随后十多个警察闯到刘佩钦女儿的住所,刘的女儿拒绝开门,警察遂撬开房门,殴打、绑架刘的女儿。在派出所,刘佩钦母女遭疲劳审讯至凌晨三点,刘的女儿才得以获释。

4. 澳洲居民、法轮功学员尹森被劫持、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澳洲居民、法轮功学员尹森女士回辽宁大连探亲,在深圳机场被深圳边检非法扣押,临时拘留。二月十三日,她被大连国保劫持回大连看守所,当月即被非法批捕,后被大连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开庭,七月被非法判一年。九月中旬,被劫入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二、法轮功学员豆君被撤诉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深圳法轮功学员豆君的所谓案子被撤诉。同日上午,被剥夺近两年自由的豆君,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深圳南山区看守所的大门。

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上写道(大意):经过几次退侦,补充侦查,南山区检察院认为,深圳南山区公安分局认定的豆君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豆君不起诉。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也出示了《刑事裁定书》,准许南山区检察院撤回该起诉。

时年六十五岁的豆君,原籍甘肃兰州,于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被深圳南山公安非法抓捕。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杨波、肖颖、豆君被同堂非法庭审。

三、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遭绑架的深圳法轮功学员至少十五人,其中四人已回家,其他十一人均遭检察院非法起诉,一人遭非法庭审,至少五人被构陷到法院。

1、易伟军等四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可能已被开庭)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下午,深圳南山区法轮功学员五人被绑架。易伟军、和昭含、周小倩以及蓝姓学员(可能叫蓝海萍)、孙姓学员在易伟军、和昭含夫妇家中学法时,被招商派出所警察集体绑架。他们遭非法抄家后,被关押在深圳南山区看守所。孙姓学员已回家,其他四位学员面临非法庭审。

2、史佩苓遭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史佩苓在南山区法院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史佩苓在家中被绑架并抄家,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抢走。深圳福田区国保警察指挥梅林派出所和景田派出所警察协同作恶。当年七月她被构陷到深圳南山区检察院。因构陷证据不足曾退侦。十月份她遭非法起诉。

史佩苓原籍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曾患严重的心脏病和眩晕症,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不翼而飞,医保卡里积累了很多钱,一位亲戚想用,史佩苓拒绝说:“我不生病,为国家省了钱,但不能不诚实的让别人花。”

四、遭绑架、构陷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董大妈与刘韶(绍)珍遭绑架

深圳市福田区下梅林两位七旬老人董大妈(四川籍)与刘韶(绍)珍(江西籍),都是来深圳市帮助女儿带孩子的,两人在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晚上去超市买东西时,向两个超市员工讲述法轮大法好,被员工诬告,后被梅林派出所抄家、绑架。董大妈因严重的高血压被释放回家。刘韶珍被关押三十七天后被释放。

2、吴锐、李瑞华、谢万猛遭绑架并非法起诉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深圳法轮功学员吴锐、李瑞华被罗湖警察闯入家中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谢万猛。十一月二十九日,三人均遭深圳盐田区检察院非法起诉。三人现被非法关押在深圳盐田区看守所。

吴锐,男,在深圳工作,老家江西;李瑞华,女,原在北京工作,老家内蒙,刚刚结婚来深圳;谢万猛,湖北随州人,三十五岁。

3、管怡博被绑架并被起诉、构陷到法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法轮功学员管怡博上班途中,在竹子林地铁站被福田区公交派出所警察绑架,据说他被便衣警察跟踪多日。六月一日,管怡博被劫持到深圳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九日,南山检察院对他下了非法逮捕令。八月二十九日,其卷宗被送到南山检察院,管怡博已被非法起诉构陷到法院。九月十六日管怡博被劫持到南山看守所非法关押。

管怡博,男,四十九岁,因身体不好走入大法修炼,身心得到很大改善,爱发脾气的毛病改了,人变得平和、宽容。他曾被原籍当地洗脑迫害。来深圳后,在单位他工作认真负责,在家里他是顶梁柱,有年迈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儿女要养活,他被迫害给妻子和家人带来巨大经济和精神压力。

4、闫湘丽在家中被跨省绑架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深圳法轮功学员闫湘丽在家中被绑架带走。这是一宗跨省绑架,绑架人员是河南省马店市公安局雪松派出所一帮警察。她被非法拘留十天。

5、田碧清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福田区园东社区工作站站长胡向上和何小丽两次电话骚扰田碧清,第二次联合沙头角派出所上家里骚扰,给她和家人带来很大的困扰。她出于善心给两位社区人员讲真相,遭恶告,被通心岭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时她丈夫刚动手术,无人照顾。十月三日,田碧清被南山检察院非法批捕。疫情期间所谓案情进展到哪一步,不得而知。

时年六十八岁的田碧清退休前任深圳某大型国企审计师,修炼后身体健康,近七十岁的人看上去只有五十来岁。她遵循“真、善、忍”,工作认真负责,多次获评年度优秀员工,即使在迫害最严重的那两年,年度优秀员工的荣誉大家都选给她。她善良祥和,真诚关心别人,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

6、罗植尹被绑架并非法起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深圳法轮功学员罗植尹在单位遭深圳福田区华强北派出所警察骚扰,当晚在住所被绑架,九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梅林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被非法起诉到南山检察院,并劫持到南山区看守所羁押,被南山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曾被两次退侦。

警察怀疑罗植尹粘贴真相资料,但视频并未拍到所谓证据,华强北派出所警察队长夏羽及手下采用刑讯逼供,把罗植尹摁倒在胯下,打耳光、戴黑头套,恐吓他。罗植尹是一位二十多岁的潮汕籍法轮功学员,单纯善良,一度有些崩溃,后理智正念回升,坚称自己修炼大法无罪。其姐为罗植尹请了律师,家属经常去华强北派出所讲理要人。她们的善良和坚持感动了警察,警察没那么凶了。

五、遭骚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众所周知,中共经常“敏感”,尤其二零一九年所谓“十月一日”七十周年前后,从四月就开始胁迫警察和街道人员疯狂骚扰法轮功学员, 绝大多数的深圳法轮功学员,包括外地来深圳暂住的学员都被以各种形式骚扰,只是很多人没有上网曝光。如宝安区就发生多起电话骚扰、跟踪、拍照,非法搜查法轮功学员家等迫害事件。

举例如下:

1、高淑华被跟踪骚扰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宝安区新安街道工作人员吴智博约谈法轮功学员高淑华和王利林,未果,当晚,高淑华家人和车辆出入都有人跟踪,经询问是新安街道的工作人员。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中秋节)到十月八日,宝安区新安街道,安乐工作站,新乐派出所在物业配合下,二十四小时三班倒跟踪高淑华及其家人和车辆出入。每次换班期间对准人、车拍照。

二、深圳英语培训教师王利林被骚扰近半年。法轮功学员王利林租住宝安区新安街道洪浪社区工作站云涛大厦,多次被非法跟踪骚扰,拍照,闯入搜查,问询等等,王的培训中心被迫强制退租,损失数千元。

2、韩雪娇被骚扰

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韩雪娇是个善良纯真、做事为着别人想的年轻女孩,二零一八年底开始,龙华区民治街道主任关伟雄多次找其谈话,要其放弃信仰写“四书”。四月二十四日,民治街道办与民新派出所警察又电话恐吓、威胁韩雪娇,不写 “四书”,就要继续干扰她的正常生活与工作,甚至更严重。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韩雪娇发现单位门口有派出所的人盯着她,后单位楼下几辆车接应,跟踪者至少十人。龙华派出所警察找韩雪娇的领导,胁迫迫害她,领导表示很有压力。

当晚派出所警察向韩雪娇原住处的房东拿钥匙,强行开门、非法侵入住宅,原住址的住户当晚不在家。房东受龙华区民治街道办的及派出所警察胁迫。让原住处的人月底马上搬家,自从四月十八日开始,原住址晚上经常被人骚扰,敲门。

九月十四日上午九点,韩雪娇去外地,在深圳机场过安检时被拦截,被劫持到某派出所非法审问、搜身,后被释放。韩雪娇被迫离开深圳。

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人不但害人,更是害己,如今若及时醒悟,还有将功抵罪的机会;如不能及时醒悟,等待自己的将是随邪党而亡的结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