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轮功简介 » 译文:欧洲与中国的对峙
译文:欧洲与中国的对峙

曾视习近平为全球问题盟友的国家现在抵制北京的威权主义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据《华尔街日报》二月二十八日报道,就在三年前,在瑞士达沃斯全球精英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赞扬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和应对气候变化的美德的同时,就欧洲的敏感议题老练地做了安抚。对许多欧洲人而言,中国的独裁领导人短暂地似乎比唐纳德·川普总统更具吸引力。川普总统此后将美国从《巴黎气候条约》中撤出,贬低了欧盟并质疑北约的价值。习近平野心勃勃的“一带一路”项目也使欧洲政客们垂涎于中国数百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

然而,面对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崛起并试图驾驭新的国际秩序,这种新秩序越来越受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竞争的影响,欧洲对中国独裁者的痴迷日渐衰落。中国(中共)当局在武汉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初期采取不公开的处理方式,进一步削弱了中国的吸引力。武汉冠状病毒在本周成为意大利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并威胁到其它欧洲经济体。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的党国日益压制国内的批评,现在正试图遏制包括欧洲在内的国外公众的批评。近几个月来,中共这些大手笔的尝试影响甚至是霸凌公众舆论,在欧洲国家引起了强烈反响,人们开始关注于中国(中共)制度与西方民主国家的根本区别。

为德国政府和议会提供咨询服务的智囊团——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所长沃尔克·珀斯(Volker Perthes)表示:“中国正试图将其统治模式输出到包括欧洲在内的整个世界。”“欧洲正开始清醒过来,与中国打交道,不仅是作为客户、市场和大工厂,而且是作为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参与者,在许多方面无疑是合作伙伴,但也是竞争对手和挑战者,包括对我们的价值观的挑战。”

民意调查显示,去年在欧盟大部分地区,对中国的积极看法缩水了很多。在新近与北京出现这种冷淡关系的几个欧洲国家之一的瑞典,最近情况变得非常糟糕,以至于三个主要政党要求驱逐中国驻斯德哥尔摩大使桂从右,理由是他对瑞典官员、媒体和人权组织的公开威胁。

瑞典前驻北京大使拉斯·弗雷登(Lars Freden)表示:“一些瑞典企业现在必须考虑瑞典的公众舆论:‘为什么在中国这样可怕的国家、地区开展业务?’这是很新的(看法)。”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自身经济的放缓,欧洲期待的“一带一路”带来的资金大体上未能实现。这种麻烦早在采取严格措施遏制冠状病毒之前就已经开始。拉脱维亚外交大臣埃德加斯·林凯维克斯(Edgars Rinkevics)说:“浪漫的乐观主义时代已经结束。”“四年前,它只涉及经济、贸易,一带一路和更多投资。现在它变得更加平衡。”

欧盟大国的一位部长在外交上没有那么大声疾呼。他说:“坦率地说,我们没有理由屈服于中国。”“他们没有给我们任何帮助。”

当然,中国对欧洲经济仍然至关重要,并在欧洲大陆上拥有影响力。据欧盟统计数据,2018年,双边贸易额为6040亿欧元(合6650亿美元),其中欧盟对中国的贸易赤字达1850亿欧元(合2030亿美元)。中国公司已在欧洲关键基础设施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例如希腊的主要港口Pireaus和葡萄牙的电力公司,并控制了标志性的欧洲制造商,例如瑞典的沃尔沃汽车和意大利的倍耐力。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11月参观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口,宣布了中国计划在该港口投资10亿美元,以促进中国向欧洲的出口。

尽管如此,去年3月,欧盟委员会首次将中国定义为“促进其它治理模式的系统性竞争对手”——这与以往主要通过有利可图的贸易机会来看待中国的方针有所不同。欧洲领导人正在努力在习近平与27名欧盟领导人将于9月在德国莱比锡举行峰会之前,达成共同立场。

在与美国发生深刻分歧之际,欧洲突然意识到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以及北京方面对其民主价值观的威胁。川普在欧洲国家虽然不受欢迎,部分原因是他威胁要发动贸易战。然而,在国内,川普遏制中国(中共)的愿望得到了两党的支持,这意味着,无论川普是否在11月赢得第二个任期,欧洲要求站队的压力几乎肯定会继续。

“我们现在有两个主要担忧。我们还是美国的盟友吗?中国的专制主义转向又将走向何方?”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兰表示,他为马克龙总统提供非正式建议。“我们紧迫面临的是,我们需要变得足够强大,以至于我们不会变成一个被美国和中国球拍打的乒乓球。”

至少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欺凌态度似乎是事与愿违。

尽管欧洲领导人至少在原则上同意,欧洲对这一挑战的最佳应对措施是提高自身的国防、技术、工业和外交能力,但对于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策略,存在两种主要思想流派。

一种是,不管欧盟与川普先生之间有许多分歧,跨大西洋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欧洲应该坚定地站在美国的立场。拉脱维亚的林克维维奇斯说:“美国不能单枪匹马与中国打交道,欧洲不能单枪匹马与中国打交道。”“如果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即使不是一个容易的伙伴,美国也应该是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第一伙伴。”

但是,对于其他欧洲领导人来说,这种方法植根于一厢情愿。他们认为,美国已经开始在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领导下脱离欧洲,而且欧盟的利益与华盛顿的利益日益矛盾。这意味着欧洲应该远离战斗,继续前进。

法国总统马克龙坚持这一观点,坚持要求欧洲加强“战略自主权”,并主张与俄罗斯重新接触以限制中国的力量。这种想法反映了一个重大转变,在俄罗斯2014年入侵乌克兰后,从将俄罗斯视为欧洲最大的安全威胁,到意识到中国在经济、政治甚至军事上对欧盟都成为更为严峻的挑战。

中国在吉布提的军事基地出人意料的迅速扩张(吉布提曾经是非洲之角的法国殖民地)使中国能够在欧洲自己的邻里投射力量。对于法国来说,这一点在2017年7月就很清楚了,当时中国军舰在地中海的航行短时超过了法国海军。

中国官员在与欧洲人会晤时坚持说,北京的意图不过是良性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二月份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当今世界需要中欧之间的团结与合作。” “中欧合作变得更加重要,特别是在当今世界上,某个主要国家放弃了国际合作并奉行单边主义。中国始终认为,对于中国和欧盟,我们的共识领域胜于分歧。”

但是,这种保证受到越来越多的怀疑,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代表采取了新的行为方式。在欧洲,这些天来,公众对诸如新疆维吾尔族人的遭遇,香港抗议或中国当局最初对武汉冠状病毒的处理不当等问题的讨论,经常引起中国外交官愤怒的公共干预。从斯德哥尔摩到布拉格再到罗马,中国的信息是:保持安静,否则您的经济将遭受损失。

在捷克共和国,针对布拉格市长计划与台湾加强合作,中国取消了原定于去年秋天举行的布拉格爱乐乐团(在中国)14个城市的巡回演出,并阻止了该市其它几家文化机构的后续访问。

尽管中国(中共)频繁的威胁,北京停止采取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部分原因是对任何一个欧盟国家采取这样的措施都可能引起整个欧盟的报复。

中国的压力,使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对电信巨头华为的相对温和态度遭到了来自自己政党的反对。

至少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新欺凌方式似乎事与愿违。在当前对北京最为重要的问题上,即:是否允许华为电信巨头在建立欧洲5G网络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美国正在努力游说,以将华为的廉价设备排除在欧洲网络之外。国务卿迈克·庞培在慕尼黑说:“华为和其它由(中共)国家支持的中国公司是中国情报人员的特洛伊木马。”

华为坚称自己独立于中共,去年对法国研究人员提起诉讼。然而,与此同时,如果欧洲5G网络不用华为,中国驻柏林大使则发出了针对德国汽车业的隐含威胁。

中国的这种压力,使得默克尔总理对华为采取相对温和的态度遭到来自自己的基民盟党内的反对。本月发表的代表基民盟党立场的一篇文章呼吁限制外国的“不可信”供货商参与5G,政府和反对派立法者的跨党派联盟现在希望禁止象华为这样的公司进入德国的5G系统。关于5G的最终立法仍在起草中。

“这可以告诉您另一个国家的官方代表是否敢于干涉议会的立法程序,”德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负责人诺伯特·罗特根(Norbert Rottgen)说,他即将接任默克尔女士在基民盟党的掌舵职位。“这要求我们发出强烈的信号,表示我们要做出自己的决定。”

在法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Orange已于1月宣布将不再使用华为设备。

在去年3月成为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西方大国的意大利,对中国的情绪也有所恶化,部分原因是北京方面进行了类似的欺凌尝试。十一月,少数意大利议员决定与香港示威者领袖黄Jo(Joshua Wong)举行电视会议。中国驻罗马大使馆将该计划指责为“支持暴力和犯罪”的“严重失误和不负责任的行为”。

(中共)破坏议会活动的企图促使所有主要政党以及意大利外交部谴责中国(中共)的干预。几天后,意大利国会下议院一致通过了一项支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决议。

在欧洲,瑞典对中国的反弹最为强烈。但是,据皮尤统计,去年,对中国持好态度的人数在法国下降了8个百分点,降至33%,在荷兰下降了11个百分点,降至36%,在德国下降了5个百分点至34%。在瑞典,中国的有利评级从前一年的42%下降至2019年的25%。

瑞典与中国之间的麻烦始于2015年,当时中国出生的瑞典公民桂敏海在泰国旅行中失踪了。桂先生曾经是香港的一家出版商,他写了有关习近平的家族中涉嫌腐败以及北京其它被视为禁忌话题的文章,从而激怒了中国(中共)当局。

瑞典官员说,桂先生被中国特工绑架。北京说,该出版商自愿向中国警察自首,以接受2003年酒后驾驶导致一名年轻女子死亡的案件的审判,两年后获释后,桂先生又因“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和情报”而被捕。

去年11月,当瑞典笔会(PEN Center)通过授予桂敏海享有声望的
图科尔斯基(Tucholsky)文学奖(通常由该国文化部长颁发)以引起人们关注桂敏海的困境时,这场争议变成了危机。这项决定引起了中国驻斯德哥尔摩大使桂从右的剧烈反应,桂从右的爆发使他在该国家喻户晓。他警告说:如果瑞典官员参加授奖典礼,“正常的交流与合作将受到严重的阻碍。”“瑞典的一些人在伤害了中国人的感情之后不应该感到放松。”

瑞典政府无视警告,文化部长还是在颁奖仪式上授予奖品,仪式上有一张空椅子留给被监禁的出版商桂先生。周二,中国宁波市一家法院表示,桂先生已被判处十年徒刑。

瑞典笔会中心主席杰斯珀·本格森(Jesper Bengtsson)表示,这种越来越不宽容和充满自负的争吵,让新中国为所有西方民主国家提供了一个清醒的教训。班格森说:“我们一直以来都在谈论传播民主和普遍价值观念,以及我们如何能够从实力上影响中国等国家的变革。”“我们现在意识到,我们不一定是这里的强者。世界上已经发生了权力转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