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2019年被迫害综述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2019年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19年1月至12月31日,有3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其中:3人被非法判刑,17人被绑架,10人被骚扰,2人失联。仅4月16、17两日内,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就有1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抄家、抢劫财物。

2019年1~12月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图:2019年1~12月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2019年1-12月份3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况统计

迫害类别 姓名 地区 迫害日期 非法关押地点 迫害情况
被骚扰 于桂敏 富拉尔基区 2019年12月9日
李红 2019年9月22日
温淑荣 2019年8月27日
杨秀花 2019年2月9日
张效玲 齐市区 2019年12月上旬
李惠丰 2019年10月1日前 离世
徐家玉 2019年11月5日
廖文艳 依安县 2019年12月31日
王连宝和张守华 龙江县 2019年9月18日
遭绑架 徐秋红 克山农场 2019年4月19日 已回家
鲍桂琴 富拉尔基区 2019年4月27日 齐齐哈尔看守所 不详
刘淑荣 齐市区 2019年9月3日 齐齐哈尔看守所 已回家
薛桂兰 齐市区 2019年5月20日 已回家
吴秀兰、夏义、范丽娟、范晶涛、姚爱英、潘冬华、李士、小红、刘春娥、王殿民、夏老六(小名)张秀梅、曾凤莲,张秀梅(两人同名同姓) 富裕县 2019年4月17日 范晶涛、王殿民、李士仍被非法关押在富裕县看守所 不详
曾凤莲、范丽娟、夏义、潘冬华、小红仍关押在齐齐哈尔市看守所。 不详
吴秀兰、姚爱英、刘春娥、张秀梅、夏老六(小名) 已回家
非法判刑 白世忠、徐基营 克山农场 2019年10月25日 齐齐哈尔监狱 三年
宫有成 富裕县 2019年11月 不详 一年
失联 李惠丰、张淑哲夫妇 齐齐哈尔市 2019年2月10日后失联

以下是根据明慧网截至2020年1月曝光的资料及不完全统计信息整理的部份迫害事实:

一、非法判刑案例

1、克山县白世忠、徐继营在监狱被迫害,狱方不准家人接见

2019年4月19日,克山县克山农场法轮功学员白世忠在路上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到公安局,警察抄家抢走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2000多元人民币。

当晚半夜12点多,一群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徐继营家,绑架了徐继营、徐秋红父女,警察象一帮土匪一样,人都没穿外衣就从4楼连拖带捞带抬,鞋都没让穿就给抬上车绑架到公安局,随即就抄家,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讲法光盘一套,大法书两本,播放器两个,手机一部,现金6300-1万元左右。

10月25日,齐齐哈尔市九三农垦法院对克山农场法轮功学员徐基营、白世忠非法开庭,两人被冤判三年,关押在齐齐哈尔监狱。徐基营的家人接见,监狱给出的理由是不写“四书”,集训队不让会见。

2、宫有成被非法判刑一年

2019年4月16日,宫有成被齐齐哈尔市富裕县新华派出所警察绑架。2019年11月初,宫有成被富裕县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二、绑架案例

二零一九年一至九月,齐齐哈尔市至少有1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部分案例如下:

1、齐齐哈尔市国保伙同富裕县派出所警察按名单抓人

2019年4月17日从早上七点开始,黑龙江省富裕县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吴秀兰、夏义、范丽娟、范晶涛、曾凤莲、姚爱英、潘冬华、李士、小红、刘春娥、夏老六(小名)、王建民、另一张秀梅(两个学员同名同姓),都是在家中被绑架。

2、鲍桂琴向世人讲真相被构陷

2019年4月27日,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鲍桂琴在向世人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富拉尔基区红岸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到齐齐哈尔拘留所要拘留15天。

3、刘淑荣在火车站过安检被拦截

2019年9月3号晚8点,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刘淑荣和爱人坐火车到沈阳弟弟家,因身带大法资料,在火车站被拦截,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看守所。

三、部份骚扰案例

1、李惠丰遭12年冤狱残害和当地警察长期骚扰 含冤离世

李惠丰,男,生于1972年6月12日,家住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景新小区。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逾二十年的迫害中,他遭12年冤狱,被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包括上大挂,电击生殖器、关小号等等,一度被迫害致濒临死亡,于2020年1月20日突发脑出血,28日含冤离世。

2013年一月,李惠丰冤狱期满,回家后的李惠丰经常遭齐齐哈尔市公安骚扰,不得已背井离乡。就是这样,当地警察也没有放过他,每当到所谓敏感日,就骚扰其家人。

2019年十一前,齐齐哈尔公安以“维稳”为由,找到李惠丰所在地派出所警察,到李惠丰工作单位骚扰,给其造成很大压力。2020年1月20日,身心遭受重创的李惠丰突发脑出血,经抢救无效,于2020年1月28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

2、依安县大队干部伙同610人员骚扰廖文艳

2019年12月31日,齐齐哈尔市依安县中心公社兴顺大队的干部领着两个镇上的人,其中一个是管司法的,另一个是610的,到四千里地之外来找依安县的法轮功学员廖文艳,逼迫她在“三书”上签字、摁手印,还向她要了身份证号码,但廖文艳不签字。他们就逼迫她的丈夫在“三书”上签上了廖文艳的名字,还让他拽着妻子的手要让她摁手印,不法人员的行为给廖文艳和家人造成很大的家庭矛盾。

3、富拉尔基区法轮功学员杨秀花被骚扰

2019年2月9日下午3时许,铁北社区郑姓女士,带着片警和四、五个人到杨秀花家骚扰,当时家中无人,就给其丈夫打电话,问其情况。

4、社区人员上门骚扰于桂敏

2019年12月9日下午2点10分,于桂敏所在辖区社区人员一男一女,不停的、急速的敲于桂敏家门,她没给开门,4点左右又来敲门。开门后,他们拿着手机在屋里照了几张相走了。

12月10日上午8点左右,他们又来骚扰,说是社区的,人事部让来登记的。他们还给其在外地工作的女儿打电话骚扰,说找他母亲,让她在转化书上签字,扬言签了字就不再找她了等等。

四、监狱迫害案例

1、张福海在齐齐哈尔监狱遭电击、喷辣椒水、毒打、关禁闭

拜泉县富强乡张福海,青少年时期身体虚弱患严重肾病等症,多年医治无效,在对人生绝望之时,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一个多月所有病症不治而愈。自此他身心健康,真诚,乐观向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他被迫流离失所十一年。

因向世人澄清法轮功遭迫害事实,张福海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被文化路派出所李洋、张建和北大街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在文化路派出所,李、张对张福海三天三夜酷刑折磨:把其双手反铐后,体重二百多斤的李洋上去踩手铐,用膝盖猛顶张福海的前胸小腹。还叫嚣:你不说我就打死你!张福海疼晕过去之后他们就用水浇醒。致使张福海喘息困难、痰中带血丝、至今手腕处有伤痕、胳膊抬不起来。二十三日下午四点被劫持到看守所。

张福海非法判刑两年零十个月,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将其劫持到齐齐哈尔监狱继续迫害。家人和律师至今未接到判决书以及任何通知。

张福海是否被判刑、判几年、去了哪里?家人一概不知。老父亲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到齐齐哈尔监狱才得知儿子被非法判刑两年十个月,可是被推说“军训期不能接见”,为其存钱也不行。后来多次风尘仆仆去监狱见儿子,皆被种种借口阻挡不让接见。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九至十点,因办案单位把张福海胳膊扭伤致残,张福海拒绝奴役干活。二监区包夹张福海的两个狱警李艳伟和岳晓威,在大队部北侧的管教室内残酷迫害张福海:李艳伟指使犯人把张福海领到管教室,令其脱掉衣服后用电棍电击十分钟;岳晓威往其脸上喷辣椒水;大队长王力上去打其十几个嘴巴子,然后又用电棍电其头部和颈部几次,李艳伟接过电棍又电击了几分钟,逼其干活,不然天天电击。之后,又迫使张福海罚站四个小时。教导员侯彦斌下午逼张福海干零活,补绒线衣服。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张福海的表妹接到一个电话说:“你哥张福海,四月三十号上午九点多,被二监区狱警侯彦斌百般凌辱后,打昏送医院了,现在不知怎样了。”打电话的人又说:“我叫某某,你哥让我给你捎话,你快去看看你哥吧!我可以给你家做证明人!你哥确实被打了。”

张福海父亲得知儿子境况,五月十日赶到监狱,急切要求见儿子。可监狱负责人员以种种借口推脱不让见。十一、十二日是周末,五月十三日,张福海的父亲再度到监狱要求见儿子,且张父带来了证明人的录音,录音中曝光了张福海被迫害的详细过程,还有监狱怎样虐待服刑人员和克扣服刑人员的钱等等犯罪事实。

副监狱长李明听完录音,竟说:“你怎么能信他的呢?”张父义愤的说:“不信他的,那我信你们的啊!我今天活要见到我的儿子,死也要见我儿子的尸,你们不让我见,我就不走了,就住这儿了。”

李明这才指使侯彦斌将张福海带到监狱卫生间,让张父看监控录像。张父见儿子刚一进厕所的门就踉跄的扶住门框,这时候彦斌竟有意用半个身体遮挡,使其父看不见;李让张福海再走两步,侯彦斌继续挡;李叫侯闪开往后点儿,让其再走两步。只见张福海摇摇晃晃挪了两步,身体一下子栽倒扑到墙壁上了。

张父在录像中看到儿子行走艰难、手扶着腰,靠着墙站不直。张父急了,强烈要求一定见儿子的面:“难道这还没打吗?你儿子被打你报不报警?你推卸不了责任。如果你不让我见儿子的面,我今天不走!”李明这才准许张父见儿子。

张福海的父亲饿着肚子立在监狱门外等到下午一点半,又在接见室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钟,才见儿子一步步扶着墙由车间蹒跚着挪到接见室。张福海胳膊抬不起来,脸青紫肿大,头上有包,头晕目眩,膝盖冰凉,腰痛直不起来。其父见状心如刀绞,问其因何被打?得知因其做操时手臂抬不起来(被文化路派出所李洋张建致残),且知其从医院出来,还被关了一周“禁闭”。张父气愤的问:“关你‘禁闭’是谁批的?”儿子说:“李狱长批的。”

张父返回狱长室,指着李明问:“我儿子被打的死去活来,当天竟被关七天‘禁闭’!你有没有人性啊?!人打死了你也签字批条吗?是不是你批的条?”李明说:“是。”张父:我要告你。张父气急,过去抓李狱长的衣领子,李狱长急忙躲开推说:“别激动,别激动,这事我不知道。”张父说:“你批的,你签的字,你敢说不知道?”李狱长赶紧说:“好在你儿子还有四个月就到期了,从今以后不让他出操了,不让他干活了,让他好好养着,你可以随时来看他。”张父不同意,要求今天就带儿子回家治疗,放这我不放心,我信不着你们。李狱长说:“我保证给你儿子治疗好,你随时来看他,若治不好,就到市医院去治。” 张父:“人在你们手下,如果你们指使牢头狱霸将我儿子致残你能负的起责任吗?李说:“那不可能。” 张父:“你能签字保证吗?”李说:“不能。”

张父将儿子被打的情况反映给监狱纪委负责人陈爱国,陈搪塞:“什么事到我这儿都能给你解决,你就等着听信儿吧。”张父:“不行,你得把此事记录在案。”打字员将打人经过打了三页,张父身份证号码,电话都做了记录。陈假惺惺的:“我们会处理的。”(至今未听到信儿,也未做处理)

十五日早张父给侯彦斌打电话,要求见儿子。见到侯时张父说:你们这里的药放没放毒我也不知道,我给儿子买了二百多元的药,侯将药放到自己车里。这时张父将自己代侯写的不再虐待张福海的保证书交给侯彦斌,侯将后两条撕掉,添加“本人自杀除外”后,在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

随后张父二次见到儿子对其说:我砸锅卖铁也要告他们!待走出接见室,侯提出要用自己的车将张父送回家,张父回说不必。侯又提出:“我拉着你到行政大楼去纪委陈爱国那里,你把起诉撤了。”张父未同意。

自此,监狱以各种理由没让张父再见到生死未卜的儿子;再也未听到有关部门任何音信和任何处理决定。只知道儿子不知因何于六月十七日再次被送入医院。

2、王爱华在黑龙江女监遭迫害情况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王爱华二零一七年三月被绑架,后被铁锋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晚她被迫码坐一宿,不让睡觉。第二天继续码坐,每天晚上十一点才让睡觉。

十二月二日晚上八点前点名,王爱华告诉狱警,包夹于凤霞用针(违禁品)扎她,狱警不予理睬。

十二月五日晚八点十五分,包夹犯人于凤霞不停责骂威胁王爱华,用双腿夹王爱华的双膝迫使她不能动,又用书打王爱华,王爱华的手被扎破。王爱华问:你书中有啥?扎我了。说着去抢于凤霞手中的书,于凤霞喊犯人张学莹快把书拿走。

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多,犯人张雪莹又开始折磨王爱华。王爱华说:你管不着我。张雪莹说:偏要管,你能怎样。并开始对王爱华拳脚相加。这时犯人孙伟也上来把王爱华打倒。此时犯人组长曹凤萍在门外将门扣上。很快犯人白冰也来了,大喊:反了,看我怎么治你。白冰对王爱华大打出手,并把王爱华拽到门口角落离监控很远的地方,向她身上泼水。

有一天,犯人于凤霞当班,把洗拖布的桶拿来接了大半桶水,并连拖布头一起放桶里,用拖布头往王爱华身上淋水。

因王爱华到女监一个多月也没“转化”,犯人曹凤萍在狱警撑腰下,训斥王爱华:我看你就是要让大家群殴了。暗示犯人袁婷婷动手。

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五、六点,犯人曹凤萍谩骂王爱华:你给我从这里爬出去。重复多次。当晚犯人袁婷婷监控王爱华,不让她码坐,逼她蹲着。晚上十点,袁婷婷噼里啪啦狠命对王爱华连踢带打,又把鞋脱了,往王爱华脸上拍打不停,王爱华不停地用手挡着,之后手瘀血数日。

王爱华刚入狱时,法轮功学员赵熙茹给了她一些红糖,还有一个水杯。后来都被犯人袁婷婷、张雪莹、白冰等给扔摔了,王爱华的棉鞋衣物也被她们扔掉了。

结语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群体灭绝性的迫害。几十万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已经核实的至少数千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残;数千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家破人亡,家破人散。

江泽民先后在全球30个城市和地区,被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等多项罪名,在50多个刑事和民事诉讼案中被起诉。江泽民的罪恶激起全世界的公愤,遭到全球正义力量的声讨与追究。

希望齐齐哈尔市公检法人员,看清时局走向,做出明智的选择。不要将来站在被告席上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当替罪羊,不再枉法办案,坚守自己的良知善念,不给自己及家人带来遗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