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2019年辽宁省91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445人被绑架
2019年辽宁省91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445人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二月,辽宁省有9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年龄最大者81岁,刑期最长者达八年,共被勒索罚金二十二万七千元;至少有445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年龄最大者83岁;有12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由于中共信息封锁,有些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消息不能及时得以曝光。

一、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案例一、入狱第十四天,锦州市李艳秋被摧残致死

李艳秋女士,原锦州市凌西宾馆的退休职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锦州太和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李艳秋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看守所强制灌食。


李艳秋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身体极度虚弱的李艳秋被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在看守所秘密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李艳秋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矫治监区”,即第十二监区。这个监区多年来一直使用高压洗脑和酷刑折磨的手段来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迫使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为了抵制强制“转化”迫害,李艳秋绝食抗议;她被弄到监狱医院被强制灌食。当时,身体非常虚弱的李艳秋与家人有了唯一的一次会见,她靠着物体的支撑(类似轮椅)才能移步。家属提出“保外就医”被监狱拒绝。几天后,李艳秋被扒光衣服,关到 “小号”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入狱第十四天,李艳秋被摧残致死,年仅52岁。

案例二、丹东凤城市赫荣珍被非法关押三十四天,回家五天离世

赫荣珍女士,家住丹东凤城市刘家河镇。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赫荣珍在凤城市通远堡镇林家台村发真相台历时,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通远堡镇派出所张中华等绑架;当晚,她被劫持到丹东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赫荣珍出现身体不适,被输液十天左右。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赫荣珍被“取保候审”回家,一月十六日凌晨离世。

案例三、多次遭迫害,锦州市邵明罡在迫害中离世

邵明罡先生,锦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邵明罡被锦州市“610”和锦州市凌河区公安分局绑架;血压高达240毫米汞柱的邵明罡被强行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邵明罡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锦州市凌河区法院在看守所对邵明罡非法开庭;三月二十八日,邵明罡被枉判六年;之后,邵明罡被劫入沈阳东陵监狱继续迫害。

在东陵监狱二监区,邵明罡被迫害的血压居高不下,行动困难,每天昏睡,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至五日,邵明罡大口吐血,监狱没有采取任何救治办法;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见状向监区提出并抗议。一月五日晚,邵明罡吐血后被送到监狱医院,狱医仅测了血压和做了心电图,没采取任何治疗措施;一月二十九日晚,邵明罡被押回监区,晚间上厕所时,跌倒在地;二月二日,邵明罡在车间再次跌倒,三日早晨出工时,邵明罡坐在轮椅上,轮椅被犯人推翻,人和车扣翻在地;进到车间后,邵明罡又跌倒,被搀扶起来;下午邵明罡又跌坐在厕所里,问怎么跌倒的自己都不知道。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邵明罡被“保外就医”的手续费尽周折终于办理完毕;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邵明罡回到家中。回家后,邵明罡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逐渐好转,自己能够短距离行走,头脑清醒,语言表达接近正常,食量正常。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至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沈阳东陵监狱、锦州市政法委、司法局、街道等部门一帮人员多次到邵明罡家来骚扰、恐吓,并说邵明罡是装病,逼迫家属带邵明罡到医院开检查证明,将结果给监狱,否则把人抓走。家属还频繁接到他们的骚扰、恐吓电话。

在不断的骚扰、恐吓下,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邵明罡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案例四、瘫痪卧床被诬“破坏法律实施”判刑一年半,营口市谈银珍在迫害中离世

谈银珍女士,营口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原营口市西市区、西市场派出所所长李成金为首,副所长王学利、片警吴立仁、王一震等人先后三次到谈银珍打工单位实施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审讯;之后,西市场派出所警察、西市场街道主任不断到谈银珍家骚扰。


谈银珍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晚八点,谈银珍被得胜派出所所长曲毅、张宝乾等警察绑架、抄家,二百多元钱也被张宝乾抢走;谈银珍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抚顺洗脑班迫害了十七天才回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营口市公安局的统一行动,七、八个人闯到谈银珍家中实施绑架、抄家;谈银珍被绑架到五台子派出所;下午四点来钟,西市区国保队长蒋明夫、五台子派出所警察把严重高血压的谈银珍(血压:210毫米汞柱/130毫米汞柱)劫持到看守所,看守所拒收;谈银珍被放回家。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警察欲构陷谈银珍,她被迫流离失所。

长期的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谈银珍生活不能自理、吃饭都需要喂、一侧身体失去知觉,尽管如此,西市区法院于二零一七年十月还以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66岁的她一年半徒刑(监外执行)。即使这样,西市区国保大队,及她家所在街道派出所还用电话长期监控、骚扰她,逼迫她放弃修炼(其实她早已不是修炼状态了)。后来,谈银珍被家人送进养老院照护了几个月。

二零一八年,谈银珍又被接回到了新家,吃喝拉撒都靠丈夫护理;但她所在的新社区还对她骚扰,要她签字;当她丈夫让进来的人看到她时,想让她签字的人吓得扭头就走。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谈银珍含冤离世,终年68岁。

案例五、曾遭五年冤狱摧残,大连市黄桂英在迫害中离世

黄桂英女士,原大连市白云小学教师。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黄桂英被大连市庄河蓉花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大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女所三大队,被拽到东岗(刑房)三次上抻刑,受尽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图:“抻刑”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傍晚,黄桂英被大连市中山区桃源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劫持到大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被中山区法院非法庭审,被枉判四年;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

在“矫治监区”,黄桂英被狱警和犯人施用各种手段迫害。如:夏天五十五天不准洗漱、不准沾一点水;两宿一天不准上厕所;不准有手纸,也不准借,大便后只能用裤头擦;不给饭吃,饿得在垃圾袋里拣吃的,瘦得皮包骨一样;每天早上从六点罚站到晚上十点,双腿高度肿胀,一按一个坑;被扇嘴巴子;冬天从脖领子往身上倒冷水,睡光秃秃的床板,不给被盖,往睡觉的床上倒水;还往饭里下药等等等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二零一七年九月,黄桂英出狱后,丈夫又下岗(失业),生活无经济来源。她多次向学校、教育局提出要求正常办理退休无果。

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黄桂英含冤离世,终年57岁。

案例六、被枉判十一年重刑,朝阳市李翠华在迫害中离世

李翠华女士,朝阳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她身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李翠华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遭到中共邪党人员抄家、罚款、绑架,不定时来家骚扰、威胁家人。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李翠华被朝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赵立极伙同光明警务大队李广文等警察绑架,被枉判十一年重刑,被劫入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月从监狱传出李翠华被摧残成“重度昏迷”;之后监狱以“保外就医”形式把她推给了家人,自此李翠华生活一直不能自理。

在经历近五年的病痛折磨后,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李翠华含冤离世,终年64岁。


李翠华离世前照片

案例七、大连市周玉叶被摧残致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周玉叶女士,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周玉叶进京上访请愿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她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一年五月底,周玉叶再被绑架、强制失踪,后被劫到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

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周玉叶在精神、肉体上被残酷摧残。二零一二年三月,周玉叶出劳教所后,遭残酷摧残的阴影始终无法摆脱,精神失常。

精神失常的周玉叶把自己锁在屋里,不吃不喝。二零一九年,周玉叶含冤离世,年50岁左右。

案例八、一年两次被警察抄家、抢劫,大连市八旬老人孙玉英含冤离世

孙玉英女士,80多岁,家住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山村53楼17号门3楼。一年内两次遭沙河口区国保大队及派出所警察抄家、抢劫,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被抢走,一万元现金也被大连市公安局警察抢走,就连老人六千来元的助听器也被抢走,老人一气之下于二零一九年八月含冤离世。

三年前,孙玉英老人也曾遭警察绑架、抄家。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五点左右,孙玉英老人正在睡梦中,十多个穿着便衣的人破门而入,将老人强行带到沙河口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了十二个多小时,期间问她做了多少资料,让她签什么字,老人没签;当天下午五点多被送回,老人回到家中,发现自己的全套大法书和大法师父法像、法轮图、一台电脑、二台打印机及许多真相资料等都被警察抢走。

案例九、曾遭七年冤狱摧残,大连市朱本富含冤离世

朱本富先生,在部队工作十多年的紧张工作中得了多种疾病:十二指肠的球部溃疡、心脏病、胃病、风湿痛;经部队和地方医院及采用偏方多次医治无好转,回地方工作。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各种疾病全好了。


朱本富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朱本富一家人二十年来遭中共邪党人员惨烈的迫害。朱本富和妻子孙敬美同时被非法判刑七年,均遭非人的酷刑折磨。朱本富在监狱被迫害的满头白发,身上都长出来黑斑,出狱后,胸前还时常难受伴随咳嗽等症状,并不断地被骚扰等迫害,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妻子孙敬美从监狱回家后不时恶心呕吐,进食困难,已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大连法轮功学员吕开利等在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插播《九评共产党》一个半小时。在中共邪党前政法委头目罗干直接授意下,大连法轮功学员张伟、杨本亮、吕开利、杨春玲、赵雪、曹玉珍(曹玉枝)、朱本富、孙敬美等先后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朱本富被大连国保一帮警察绑架,随身带的皮包内一万七千元现金被抢走,当天劫持到姚家看守所迫害;一月二十三日被转送辽阳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朱本富被打的全身是伤,胃被打出血,出血过多,整天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担责任,送往辽阳二零一医院抢救。之后朱本富、孙敬美、杨春玲被诬判七年,曹玉珍(曹玉枝)被诬判九年,吕开利、张伟被诬判十年,杨本亮被诬判十一年。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二日,朱本富被劫入营口监狱迫害。朱本富坚持信仰,拒不“转化”,被关进营口监狱最残忍的集训大队,一进集训队,教育科长周亮问他还炼吧,朱本富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炼!”周亮破口大骂,立即叫来四个犯人,把朱本富拖到刑房,绑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宿,折磨、毒打;十二月天气寒冷,把朱本富身穿的衣服被扒光,打开窗户冻,拳打胸口脚踢小腿;朱本富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酷刑演示:铐在铁椅子上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朱本富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从营口监狱劫持到本溪监狱继续迫害。三大队狱警副大队长赵冶明指使七、八个犯人对朱本富拳打脚踢,十分钟后,朱本富全身是伤;过了一个星期,赵冶明又指使十二个重犯把朱本富拖到一楼图书馆里,扒掉他身穿的外衣,强迫他坐水泥地上,十二个人分三组,每组四人,轮流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每天凌晨十二至两点,有三个专职打手,王卓、杜新、付才轮流打朱本富,一个打累了另一个上。开始用装满水的大雪碧瓶往头上打,一连砸几十下,伤内不伤外;用三个手指头抠两个眼珠子,穿着旅游鞋跺胸口,用旅游鞋的两个后跟跺两条腿;把针夹在筷子里露出大约一厘米往头顶、手背、手指尖扎;用打火机烧脖子、前胸。三天三宿,朱本富被摧残的两条腿被跺得十多天不能行走,不能蹲下,大小便全都站着。


酷刑演示图:十指插针

几年的迫害导致朱本富满头的白发,身上都长出了黑斑;二零一三年,朱本富出狱后胸前还时常难受。

二零一九年,年满60周岁的朱本富去办理退休手续,被告知因为判刑档案被清空,十七年的军龄和十四年的工龄全都“作废”,不予发放退休金。二零一九年八月份,当地凌水派出所和街道再次上门骚扰朱本富。

多重的打击,加上在监狱被毒打的内伤,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朱本富的身体健康状态每况愈下,以至于到医院检查被告知身体多种器官出现衰竭。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中午,朱本富在大连铁路医院含冤离世,留下年迈的父母和两个可怜的姑娘。

案例十、遭冤狱十二年摧残,大连市张伟含冤离世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伟先生,一九九九年九月依法到北京上访,被绑架,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被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迫害,关在大连市看守所二十六天。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又因在外炼功被大连市公安局迫害、非法关押于大连市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张伟因到大连市星海广场正常炼功被大连市公安局关在戒毒所迫害二十天,又被强行转至大连市看守所,被非法劳教后,先后被劫持送大连市教养院、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日,张伟去吉林省正常办事,又被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绑架,被劫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同年八月五日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张伟与两位法轮功学员外出办事时被大连市国家安全局非法秘密绑架,十月二十二日被秘密转移到辽阳市看守所。在辽阳市看守所,张伟绝食抵制无理迫害,几度陷入昏迷被抢救,生命垂危。家属去公安局要人,遭拒绝,警察说,国家安全局、辽宁省公安厅一号发的指令,拒绝放人,就是死在监狱也不让放人。

张伟被辽阳县法院诬判十年,二零零六年五月被劫持到营口监狱。在营口监狱,张伟被迫害的无力行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张伟被秘密转到盘锦监狱。在盘锦监狱,张伟不放弃信仰,被关监狱禁闭室迫害。

在盘锦监狱,张伟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双臂不能抬起和运动,十个手指的第一指节竟是黑紫色。张伟染上了肺结核。

二零一二年七月,张伟被秘密转移至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在监狱医院传染病单间。此时的张伟身体极度虚弱,肺部出现严重空洞,呼吸困难,还被监狱强制“转化”迫害。二零一二年九、十月间,张伟被秘密转移至铁岭监狱医院。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张伟冤狱期满回家时,已经被迫害得患有重度肺结核,呼吸困难,身体极度虚弱。

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下午,历经四年身心痛苦的煎熬,张伟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

案例十一、大连市刘俊玲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晚,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刘俊玲女士在家中被大连市甘井子区分局小平岛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家中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手机等物品被抄走,随后被劫持到大连看守所迫害;期间,又被劫持到洗脑班,遭强制“转化”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刘俊玲被甘井子区法院枉判三年。刘俊玲不服非法判决,向大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但仍被维持原判。

长期的非法关押迫害导致刘俊玲身体每况愈下,乳腺出现肿块、逐渐增大。二零一六年四月,刘俊玲被劫往辽宁省女子监狱,体检查出患乳腺癌,被监狱拒收。

刘俊玲病情逐渐加重,办案部门仍拒绝本人及家属要求放人的申请,依旧把她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身患重病的刘俊玲才被“取保”回家。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刘俊玲含冤离世,年仅47岁。

案例十二、被警察殴打致双耳失聪,大连庄河市84岁郑德财在迫害中离世

郑德财先生,家住大连庄河市光明山镇小营村下窑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郑德财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警察殴打致双耳失聪。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晚上,郑德财在路上被大郑派出所蹲坑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庄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

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八十二岁的郑德财老人被光明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七点被劫持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身体出现不适,被“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庄河市检察院人员到郑德财家中所谓“了解情况”;三月十四日,庄河市法院打电话给郑德财老人家人,叫郑德财到法院去;三月二十七日,庄河市光明山派出所办案警察朱文文开警车到郑德财家门口,要郑德财到法院签字,写“不炼的保证”,要是炼,就判刑;四月十二日,郑德财老人被庄河市法院非法庭审,后被秘密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六月十四日被庄河看守所劫入辽南新入监监狱;八月六日又被劫入大连监狱;九月十三日,家属去探监,被告知不“转化”不让见。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郑德财老人出狱回家,身体被迫害严重,腿基本不能走路,吃饭困难,并伴有厌食症状。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郑德财老人含冤离世,终年84岁。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二月,辽宁省有9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年龄最大者81岁,刑期最长者达八年,被勒索罚金共二十二万七千元;其中包括一名澳大利亚籍法轮功学员。

表1:2019年1-12月辽宁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人数分布表

城市 判刑人数 城市 判刑人数 城市 判刑人数
大连市 20 朝阳市 5 海城市 2
抚顺市 16 葫芦岛市 5 盘锦市 2
沈阳市 13 阜新市 4 鞍山市 2
锦州市 9 本溪市 4 铁岭市 1
丹东市 5 营口市 3

表2:2019年1-12月辽宁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概况统计

姓名 年龄 城市 绑架日期 法院 非法判决日期 非法刑期 法庭非法罚金
李钢 76岁 大连市 2018.03.22 一审被沙河口区法院诬判七年;大连市中级法院二审最终判决三年六个月。 不详 三年六个月
廖杰 50岁 大连市 2018.08.02 庄河市法院 不详 四年
于春香 大连市 2018.04.24 西岗区法院 2019.02.22 四年
王素绵 70岁 大连市 2018.05.24 旅顺区法院 2019.06.21 三年
周鸿旭 47岁 大连市 2018.06.15 沙河口区法院 2019.04.25 三年六个月 一万元
陈桂荣 50岁 大连市 2018.07.29 瓦房店市法院 不详 三年
陈利荣 49岁 大连市 2018.07.29 瓦房店市法院 不详 二年
王永生 大连市 2018.07.29 瓦房店市法院 不详 不详
张亚丽 67岁 大连市 2018.08.10 不详 不详 三年六个月
朱伟君 61岁 大连市 2018.08.22 沙河口区法院 2019.06.28 四年 一万元
王钊 大连市 2018.08.28 金州区法院 不详 三年
杨丽华 大连市 2018.08.28 金州区法院 不详 三年七个月
许丽 大连市 2018.10.28 高新园区法院 2019.06下旬 四年
程玉荣 71岁 大连市 2018.11.12 甘井子区法院 不详 四年
宋学存 69岁 大连市 2018.11.12 沙河口区法院 2019.12 八年
蒋连香 66岁 大连市 2018.11.12 西岗区法院 不详 三年六个月
宋淑春 70岁 大连市 2018.11.12 沙河口区法院 2019.12.1回到家中。 判三年缓四年
宋彩屏 70多岁 大连市 不详 不详 2019.12. 不详
尹森 65岁 大连市 2019.02.04 沙河口区法院 2019.07 一年
李剑美 59岁 大连市 2019.07.02 沙河口区法院 不详 一年六个月
徐桂荣 抚顺市 2016.07.22 不详 2019.10 四年
洪淑云 81岁 抚顺市 2017.09.20 望花区法院 2019.06.25 二年 五千元
丁国柱 抚顺市 2018.06.21 抚顺市中级法院 2019.08 三年三个月 五千元
王海超 抚顺市 2018.06.21 抚顺市中级法院 2019.08 三年 三千元
张传文 抚顺市 2018.06.21 抚顺市中级法院 2019.08 三年 二千元
徐俊英 抚顺市 2018.06.21 抚顺市中级法院 2019.08 三年 二千元
杨秀芳 抚顺市 2018.06.21 抚顺市中级法院 2019.08 三年 一千元
苏敏 抚顺市 2018.11.01 顺城区法院 2019.07.23 一年 五千元
高桂兰 67岁 抚顺市 2018.11.13 清原县法院 不详 三年六个月
黄克芹 55岁 抚顺市 2019.04.25 东洲区法院 不详 一年 四千元
吴丽贤 62岁 抚顺市 2019.07.26 不详 不详 四年
贾秀花 58岁 抚顺市 2019.04.19 东洲区法院 2019.10.31 九个月 三千元
王维菊 抚顺市 2019.04.19 东洲区法院 2019.10.31 八个月 三千元
张丽娟 抚顺市 2019.04.18 望花区法院 不详 一年
贾乃芝 70岁 抚顺市 2019.04.18 东洲区法院 2019.12.23 五年 二万元
邓惠中 71岁 抚顺市 2019.05.10 望花区法院 2019.12 一年
尚晓云 沈阳市 2018.02 不详 不详 三年
田丽丽 沈阳市 2018.08.23 沈河区法院 2019.07.30 一年六个月 一万元
陈敏 沈阳市 2018.09.04 辽中区法院 不详 四年
沈忠勤 64岁 沈阳市 2018.09.12 沈北新区法院 2019.02.27 三年六个月
兰丽华 48岁 沈阳市 2018.11.06 苏家屯区法院 2019.05.06 三年十个月
闫守礼 70岁 沈阳市 2018.11.12 康平县法院 不详 一年六个月 五千元
胡林 46岁 沈阳市 2019.05.23 法库县法院 2019.06.20 二年
单琴淑 沈阳市 2018.12.18 苏家屯区法院 不详 一年六个月
高敬群 沈阳市 2018.10.12 沈河区法院 不详 四年
杨亚杰 71岁 沈阳市 2019.04.22 不详 不详 二年 二千元
牟乐 沈阳市 2019.07.10 和平区法院 2019.12 四年 二万元
赵吉元 65岁 沈阳市 2019.07.10 和平区法院 2019.12 七年六个月
刘元胜 沈阳市 2019.07.02 沈河区法院 2019.12 六年
徐桂贤 60多岁 锦州市 2018.07.19 凌河区法院 不详 四年
邓慧玲 锦州市 2018.08.23 太和区法院 不详 三年
华艳茹 锦州市 2018.11.01 滨海新区法院 2019.04.24 二年
李艳秋 52岁 锦州市 2018.12.14 太和区法院 2019.01.21 五年
周玉祯 锦州市 2019.04 古塔区法院 2019.07 四年
武秀兰 74岁 锦州市 2019.07.05 凌河区法院 不详 三年
刘文环 锦州市 2019.08.07 太和区法院 不详 一年六个月
冯丽霞 锦州市 2019.08.07 太和区法院 不详 一年六个月
韦福珍 锦州市 2019.08.21 太和区法院 不详 一年六个月
万桂荣 丹东市 2019.06.27 振安区法院 2019.11.04 二年
张明 60多岁 丹东市 2018.06.29 振安区法院 2019.03.27 一年 二千元
李全臣 丹东市 2018.06.29 振安区法院 2019.03.27 三年 五千元
邵长华 丹东市 2018.08.17 振安区法院 2019.05.30 三年六个月
莫雅琴 73岁 丹东市 2018.12.11 振安区法院 2019.03.28 一年
姜维珍 朝阳市 2017.06.27 龙城区法院 不详 六年 一万元
赵长福 48岁 朝阳市 2018.08.22 凌源市法院 不详 四年六个月
王孝芝 72岁 朝阳市 2018.05.10 龙城区法院 不详 五年
李振洋 朝阳市 2018.08.22 龙城区法院 不详 四年
张晓艳 朝阳市 2019.02.15 朝阳县法院 不详 三年 五千元
赵红梅 葫芦岛市 2018.11.26 兴城市法院 2019.06.24 二年 一万元
胡绍伟 葫芦岛市 2019.03.24 朝阳县法院 2019.09.16 五年 一万元
刘颖 葫芦岛市 2019.03.24 朝阳县法院 2019.09.16 五年 一万元
张东清 葫芦岛市 2019.03.24 朝阳县法院 2019.09.16 五年 一万元
沈文伶 葫芦岛市 2019.03.28 建昌县法院 不详 一年六个月
王敏 阜新市 2017.06.30 不详 不详 三年
张艳辉 43岁 阜新市 2017.06.30 不详 不详 三年
杜桂芝 阜新市 2018.10.14 细河区法院 不详 三年
张玉红 阜新市 2018.11.07 太平区法院 2019.07 四年
于贵香 50多岁 本溪市 2018.08.28 桓仁县法院 不详 二年 二万元
耿淑芬 71岁 本溪市 2019.06.25 不详 不详 一年六个月
周玉兰 66岁 本溪市 2019.07.08 桓仁县法院 2019.11.21 八个月
张秀英 64岁 本溪市 2019.11.21 桓仁县法院 不详 四年
梅书丰 营口市 2019.05.08 大石桥市法院 不详 一年 一万元
陈桂莲 营口市 2019.05.08 大石桥市法院 不详 一年 一万元
郭金荣 营口市 2019.08.01 盖州市法院 2019.09.21 三年六个月
王宏柱 43岁 海城市 2018.08.22 立山区法院 2019.07.23 三年六个月 五千元
王秀芹 海城市 2018.09.24 辽阳县法院 2019.05.16 三年六个月 一万元
滕莲香 60多岁 盘锦市 2017.08.15 不详 不详 二年
葛玲仁 75岁 盘锦市 2018.04.24 兴隆台区法院 不详 九个月
赫克清 70多岁 鞍山市 2018.11.10 立山区法院 不详 二年
许慧 鞍山市 2018.11.16 立山区法院 2019.08.20 一年六个月
王春杰 铁岭市 2018.09.08 不详 不详 六个月
共计:有九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被勒索罚金共二十二万七千元。

部份迫害案例

案例一、主动让好地的好人李振洋被朝阳市龙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李振洋先生是朝阳市八里堡村出了名的老实人,自从信仰真、善、忍后,心地更加善良,当年村上分地时他默默的把好地让给了别人,自己要了一块谁都不愿种已长满了杂草的边角地(村里干部都知道这事)。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李振洋先生被光明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朝阳市看守所。光明分局牛猛等人将李振洋构陷到双塔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又从双塔区检察院转回光明分局所谓侦查后,再将李振洋的冤案转到龙城区检察院,十二月二十八日,龙城区检察院胡超等人将构陷李振洋的材料递交到了龙城区法院刑庭。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李振洋被龙城区法院非法开庭。龙城区法院法警给李振洋这样一心向善的好人戴上了重刑犯戴的脚镣手铐,中间还连着短链子,使李振洋无法直身行走。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龙城区法院法官刘明镝等人在明知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的情况下,枉判李振洋四年刑。

案例二、81岁洪淑云被抚顺市区望花区法院非法判两年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抚顺市望花区法院人员到81岁法轮功学员洪淑云女士家,对老人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五千元钱。当日,洪淑云老人被送抚顺南沟看守所,到那检查完了身体,又回家。来人说,他们第二天领洪淑云到抚顺二院去检查身体,欲继续迫害。

案例三、50岁华艳茹被锦州市滨海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

华艳茹女士,50岁,家住锦州市滨海新区杏山乡安子山村,七年前丈夫离世后,毅然担起了照顾公公婆婆的担子。她一边打工供儿子读书,一边协助公婆干农活,同时孝敬自己年迈的父母。二零一八年,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定下婚期,准备回家举办婚礼。

正当华艳茹为儿子准备结婚忙里忙外时,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下午三点钟左右,锦州市滨海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李刚领着警察,开着警车到华艳茹的工作单位将她绑架,随后又非法抄了她的家;当晚华艳茹被劫持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

据说华艳茹已被警察监控很久,滨海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就选在这个时候下手的。乡亲们都气愤了:中共的警察做事太损了,无冤无仇的怎么这样祸害人家!乡亲们见她家庭出现如此变故,有两百人签名按手印证明华艳茹是好人。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华艳茹被滨海新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十二月末被构陷到滨海新区法院;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被滨海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六月二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案例四、65岁尹森(从澳大利亚回国探亲)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尹森女士,65岁,原住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锦绣小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受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流离异域到澳大利亚,同年得到澳大利亚政府的人道保护。

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回国探亲,在深圳海关被非法扣押,在深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天后,又被大连国保劫回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枉判一年;九月中旬被劫入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

案例五、65岁赵吉元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

赵吉元先生,65岁,原沈阳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职工。一九九八年七月,赵吉元被诊断患胃癌晚期,进食困难,就连喝水都会引起呕吐,身体消瘦,体重只有八十来斤。十二月的一天,他听了一盘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完后奇迹般的可以吃东西了,第二天一早就可以扫院子,并能正常上班了。

患了绝症的赵吉元一夜之间变成了健康人,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他高兴的逢人就说:“大法救了我的命!”家人、同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赵吉元先后两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而遭中共绑架。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被劫回,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龙山教养院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赵吉元挂条幅、发真相资料被大东区珠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和平区法院枉判七年,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被劫入沈阳第二监狱迫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冤狱期满被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借口“七十年大庆”维稳,沈阳市政法委统一部署、沈阳市出动多个警察绑架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七月十日晚六点左右,赵吉元、李秀杰夫妇被沈阳市和平区国保警察跨区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抢走。李秀杰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八月二日被放回家;赵吉元现被劫持到沈阳市和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并遭毒打。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九点三十分,赵吉元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赵吉元的儿子也来到了法庭旁听。在非法庭审过程中,赵吉元对非法指控、欲加之罪,不认罪、不签字。法官庭后让赵吉元的儿子劝父认罪,并扬言“认罪判三年,不认罪判七年到十年。”赵吉元被枉判七年半。

案例六、69岁宋学存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大连市政法委防范办(610)与大连市国保大队及中山区公安分局相互勾结,采用监听、监视、跟踪等手段,绑架了二十三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宋淑春、宋学存、陈国艳、陈国丽、陈国华、孙明佳、孙玉芝、王绪凤、徐彦霞、蒋连香、党丽、刘丽华、张敏、徐彦玲、程玉荣、陈跃荣、曹丽梅、张克鑫、刘姓男法轮功学员、王俊英、邹秀颜及郭姓法轮功学员和孙自立。当天晚七点左右,69岁宋学存女士在家中被大连市沙河口区黑石礁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

其中八位学员宋淑春、宋学存、徐彦霞、蒋连香、程玉荣、陈跃荣、王俊英、张克鑫被非法批捕、构陷。二零一九年五月,宋学存、张克鑫、宋淑春被构陷到沙河口区法院。蒋连香被西岗法院枉判三年三个月,程玉荣被甘井子区法院枉判四年。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蒋连香、程玉荣被劫入辽宁女子监狱。宋淑春被沙河口区法院判三年缓四年,宋学存被沙河口区法院枉判八年。

案例七、70岁贾乃芝被抚顺市东洲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贾乃芝女士,70岁,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她身患绝症——大面积肌肉萎缩。得法修炼后生命得以延续。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逾二十年的迫害中,贾乃芝坚持修炼法轮功,八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累计刑期多达十二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夜间十一点,贾乃芝与79岁的赵玉兰刚走出家门,被守在家门口蹲坑的两个警察绑架、抄家。随后,来三辆警车,将两位老人绑架到新抚派出所。贾乃芝问警察:“你们是哪的?”警察回答说刑警队的。两位老人被分别提审后,第二天晚上被劫持到抚顺市看守所。第九天,赵玉兰老人被释放,贾乃芝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抚顺东洲区法院在抚顺市看守所对贾乃芝非法开庭。贾乃芝五年,勒索罚金两万元。

三、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一至十二月,辽宁省至少有445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年龄最大者83岁;31人被非法判刑(二人被监外执行),一人被关精神病院,一人被关洗脑班,190人已回家。

表3:2019年1~12月辽宁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分布表

城市 绑架人数 非法判刑 其它 已回家 关押
沈阳市 87 5 40 47
抚顺市 68 7 29 39
大连市 57 3 27 30
丹东市 41 1 21 20
锦州市 38 5 2人被监外执行 24 12
朝阳市 35 1 21 14
辽阳市 22 4 18
葫芦岛市 21 4 1人被精神病院、1人被洗脑班 1 18
铁岭市 20 10 10
本溪市 14 3 4 10
盘锦市 12 5 7
阜新市 10 1 9
营口市 10 3 3 7
鞍山市 8 8
海城市 2 2
合计 445 31 4 190 251

结语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惩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接受历史的审判。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使二万多参与迫害的恶人遭恶报,明慧网报道《迫害法轮佛法 辽宁各地恶人遭恶报概述》,二十年来,辽宁省参与迫害法轮佛法而遭恶报的人数:遭恶报总数为1804人;祸及家人总数为303人,二者之和为2107人。其中恶报死亡总人数695人,患恶疾的恶报人数为209人,祸及的家人死亡人数为153人,三者之和为1057人;公安系统恶报总人数为673人。

中共这个西来幽灵,一直血雨腥风,运动不断,自暴力篡权以来,杀地主、杀资本家、杀中共自己队伍中还有良知的人、杀知识分子、杀学生,杀的都是精英,中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传统的儒释道文化、珍贵的历史文物都被毁掉,空气、水等自然环境被毁坏,现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们心中的道德、是非彻底破坏、颠倒,假、恶、斗横行中华大地。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现在天灭中共,中共已经是穷途末路,与中共为伍继续作恶只能是死路一条。只有退出中共恶党组织,停止迫害,真心悔过,才能保命,保平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