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湖北咸宁市黄秋珍被劫入武汉女子监狱 情况堪忧
湖北咸宁市黄秋珍被劫入武汉女子监狱 情况堪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湖北省咸宁市温泉区法轮功学员黄秋珍的儿子满怀希望地带着妻子和幼小的儿子,前往武汉女子监狱探望母亲,没想到被武汉女子监狱冷酷地拒绝,说黄秋珍没达标,就是没有所谓“转化”,而且正在住院。监狱方给了她儿子一张伤病告知书就把他们一家打发走了。

监狱法四十八条规定被监管人都有亲属探视权。黄秋珍的儿子是请假千里迢迢地赶在接见日去探望的。可狱警根本无视监狱法的存在,擅自剥夺黄秋珍家属的探视权。

到目前为止,现年61岁的黄秋珍被劫持入狱还不到四个月,身体就出现这么严重的病症,监狱方又不让家属见,不知是真的病了还是被打的?律师说,“如果是被打成这样也不会让我们见”。

黄秋珍被温泉岔路口派出所绑架时,孙子还没出生,如今孙子已经一岁多了还没见过奶奶黄秋珍,可怜一家人就这么空跑一趟很失望地回去了。

回到家儿子非常担心母亲黄秋珍,于是想请律师前往监狱代为探望,因为他自己不在本地,在外打工,为了母亲和妻儿他很拼,一人打两份工,所以只好拜托姨妈,也就是黄秋珍的姐姐,帮助聘请律师,姨妈在聘请律师时要到社区开个她和黄秋珍关系的证明,于是姨妈想到了岔路口社区,因为一个月前是岔路口社区带着监狱方的警察找到她要钱给黄秋珍治病的,当时被她拒绝了,说:我妹妹好好的一个人被你们弄走的怎么突然病了呢?再说,监狱是国家拨款给监狱医疗费用的。所以黄的姐姐这次想让岔路口社区给开个她和妹妹黄秋珍关系的证明,可社区却不给开。这是什么“政府”?他们需要的时候随便就把人领到你家里,在你需要他们帮助的时候他们就说不能随便开这个证明。

从监狱方给的伤病告知书看,黄秋珍出现的是急性脑梗塞、三级、极高危阻。她姐姐是医生,说很严重,说极有可能瘫痪。她儿子听他姨妈一说更加担心母亲,所以想给母亲办个保外就医,可社区不给开证明,律师就不能代表家属前往探视。

黄秋珍女士,原咸宁市卷烟厂退休职工,居住在温泉建材大院内。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在人们眼里,她就是一个孝顺的、善良的好人。黄秋珍本来有自己的家庭,有丈夫,儿子,公公,婆婆,丈夫不幸患白血病,是她照顾;公公、婆婆患病,也是她悉心照顾,公公先离世,八十多岁的婆婆寿终正寝,都是靠她的照顾。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成人,结婚成家,还是她里外打理。这些在邻里间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在中共对法轮功至今长达二十年的迫害中,黄秋珍女士坚持按照真、善、忍法轮大法的要求修心向善、做好人,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停职停薪三年,七次被绑架,四次被骚扰、二年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多次被非法抄家,直接经济损失数万元,在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二零一七年八月份,咸宁市温泉610扬言要对黄秋珍如何如何,威胁恐吓黄秋珍。

二零一八年三月四日下午,黄秋珍在温泉区沃尔玛商场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曾遭人恶告,被几个人绑架到岔路口派出所。在派出所,黄秋珍不停地给警察讲真相,后于当天走脱,她离家在外几天,回家后就被绑架了。三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多,岔路口派出所原指导员陈迪坚指使一伙人强行撬门,绑架了黄秋珍。这些警察开了一辆面包车、两辆警车,警察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有拿摄像机的,把黄秋珍的家里搞得乱七八糟,木门被砸坏,大法书籍、电脑、手机等物品包括全部抢走。当时黄秋珍一人独住,那时她刚刚给儿子办完婚礼没多久,儿子儿媳在外打工。

黄秋珍被非法关押在咸安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黄秋珍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病重去世,当地610也不允许黄秋珍回家见她母亲最后一面。黄秋珍的儿媳生了孩子,她也不能作为婆婆照料产后的媳妇,不能照顾自己的孙子。

公安警察、检察院和法院相互勾结,枉判黄秋珍四年,她姐姐说黄秋珍上诉书还没批下来,就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被强行送往武汉女子监狱。

没多久,武汉监狱就派两个女警察到咸宁市通过派出所、社区找到黄秋珍的姐姐要钱,开口就要几万,说是给黄秋珍治病。黄秋珍的姐姐说:我妹妹在家好好的,现在你们把她迫害的这样,还来找我们要钱?之后她们又改口说是买生活用品,黄的姐姐说国家不都有拨款吗?后来黄的姐姐追问,我妹妹黄秋珍到底怎样了?她们说黄秋珍的腰椎很严重,直不起腰,还有什么糖尿病也很严重。黄的姐姐说,让我去看看她,她们说不行。

现在黄秋珍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十监区,情况堪忧。请正义善良人士关注!

善恶有报是天理!岔路口派出所原指导员陈迪坚第二年就在他们抓捕黄秋珍的那个时间点被“打黑除恶”扫进了铁笼子。岔路口派出所一直以来是咸宁市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他们每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时都说是在执行上面的命令。真是苍天有眼,这次连他们的上级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陈云华一起被查、更上级董国祥都被查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