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黑龙江省海林市七旬刘运祥自述被迫害经过
黑龙江省海林市七旬刘运祥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刘运祥,男,今年七十二岁。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全身疾病痊愈,获得身心健康。在过去二十年里,多次遭中共迫害,曾于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牡丹江监狱遭受折磨。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原来在单位技术科搞新产品开发,一九九五年,我的工作单位被当官的“捞黄”了。我还得挣钱供两个孩子上学,没办法我就买个“倒骑驴”(人力车)挣点钱维持生活。长年累月的在户外干活,患了多种疾病:颈椎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气管炎、风湿性关节炎,同时还有个不定期的浑身发烧,脑血栓等等,住医院花了不少钱也不好。还得挣钱维持生活,还得忍受疾病的煎熬,活的真是艰难!一次去医院看病,医院有个炼法轮功的大夫看到我的身体状况,说:“你炼炼法轮功怎么样”?我听大夫介绍的法轮功祛病健身挺好的,就想炼 。可不知道怎么炼,大夫没细说。后来在书店我看到了《法轮功》这本书。我在书店里站着一气看了几个小时,爱不释手,觉得这书和一般的气功书不一样,很神奇。最大的区别就是让人重德,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按着真、善、忍修炼,是个高德大法,这肯定是本天书。当时我就想,我怎么能找到炼功点,向他们学呢。就这样我蹬着“倒骑驴”,边干活,边打听哪有炼法轮功的。

一九九七年三月份,我那时正好是五十岁,我骑着“倒骑驴”在马路上走,那几天,天天早上看有一帮人,从一个单位的二楼下来,也觉得挺奇怪,是跳舞的?还是干什么的?一次有两个人从楼里走出来,我问:“上哪去?坐车吗?”那两个人说:“上火车站。”我说:“上来吧。”我就拉着他们俩往火车站走。这时天放亮了,我就看到他们俩的书包里有几本书,我说:“能叫我看看吗?”他俩说:“是《转法轮》。”说着就把书递给了我。我一看书的目录和《法轮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有“真、善、忍”这三个字,只不过是更厚一些。到车站后我跟着他们边走边看着书,不自觉的跟他们进了站台。我就说:“现在的人心都钻到钱眼里去了,还能有多少人能按真、善、忍做好人哪?”他俩一听,说:“你还是挺有缘份的,那这本书就送给你吧。”我说:“那哪行啊,哪里卖这样的书我去买。”他俩说:“晚上那楼里有人炼功,那楼上就有。”

晚上我按时去了那个楼里,有幸请到了法轮大法书,有辅导员义务教功。辅导员告诉我说:“师父告诉了,炼功是一方面,主要是以法为师,按真、善、忍向内找,提高心性。”我那天白天干活时,两只脚都崴了,可是炼功的时候,脚不自觉的都好了,也不疼了。尤其炼“神通加持法”时,两条腿都能轻松的双盘,而且一打坐就坐了半个多小时。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天天骑着“倒骑驴”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现在回想起来真象回家的感觉,每天就觉的自己怎么这么幸运、这么幸福。真是其乐融融。不知不觉全身的病全好了。身体健康了,心情愉快了,没有了对生活的抱怨,每天乐呵呵的。

然而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对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发动了残酷的迫害。我认为在法轮大法中受益就要替大法讲清被迫害的真相,可江泽民集团却对我进行多次绑架、迫害,下面是我的二十年来被迫害的经历。

一、进京上访遭迫害

我认为法轮大法蒙难,师父被诽谤是中央当权不了解法轮功真相,才下达了错误的命令,而下级都是盲目执行,要想结束迫害就得找上级。因此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想找个能讲明真相的地方,还师父清白。没想到我北京没去成,还被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第二派出所警察截回。从那以后,海林市第二派出所崔所长,片警薛勇峰多次到我家抄家、骚扰。

二、为讲清真相屡遭迫害

既然没地方说话,我就想办法让当地的世人明白真相。二零零六年我到海林市公安局家属楼贴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不干胶,发真相册子。被刑警队的李明伟、第三派出所的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海林市国保大队队长宋玉敏,郭永刚等到我非法抄家。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海林市国保队长丁玉华,王威,关景伟等海浪社区主任刘某某,第三派出所警察翻墙强行入室到我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我。抢走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刻录塔、打印机、dvd机、过塑机、切纸刀等私人物品,很多光盘,大法书,甚至把儿子给买的铁观音茶叶都给抢走了,他们私分掉了。

三、在监狱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海林市检察长马进群、检察员曾洪艳诬告我“破坏法律实施罪”,批捕我。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海林市法院院长李寿根,审判长毕旭,审判员刘利军,代理审判员姜新昆,书记员刘芳,冤判我四年冤狱。在法庭开庭那天,我问他们我犯什么法?工厂被你们当官的“捞黄”了,欠我的工资也不给。我浑身是病,修炼法轮功很快我的病完全好了,在海林租房子,自食其力蹬三轮车,维持生活,供孩子上高中、大学何罪之有?你们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天理何在?

法院的一帮人根本就不讲理?不让人说话,把事先打印好的材料简单一念,匆匆就收场了,结束庭审。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牡丹江国保大队政委杨丹蓓来海林看守所逼迫我指认其他法轮大法弟子。我说不认识,杨丹蓓恶狠狠的说:告诉你这个老顽固,等你到牡丹江监狱好好收拾你!!

我对判决不服,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为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才是真正的犯法,真正在犯罪。我上诉到牡丹江中级法院。牡丹江中级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定为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我被海林市看守所绑架到牡丹江监狱。在牡丹江监狱我被牡丹江监狱的警察和犯人毒打不知多少次。折磨了不知多少天。那些犯人打手多数是杀人犯,为了减刑(他们可以由死刑减至死缓或无期,无期减至有期以至释放),拼命毒打大法弟子,有好几个犯人因毒打我有立功表现而评为“监狱年终标兵”并获减刑。我孩子给我邮的棉被褥、棉衣、棉裤、棉鞋都被监狱警察扣下,把其他犯人生满虱子的棉被褥、棉衣、棉裤给我穿,每天晚上我都被虱子咬得睡不着觉。因为不放弃修炼,我被体罚不知站了多少天,还不让睡觉。站的腿肿的上下一般粗。用冷水浇,冬天开窗户冻,说不上什么时候就被痛打一顿,强迫吃药。我被迫害的浑身疼痛难忍。后来监狱医院大夫确诊:右半身血管全部闭塞。尽管这样,还是迫害不停。至今下肢还发黑,说话费劲。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因诉江被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我因控告江泽民,被海林市公安局局张平,国保大队长丁玉华、国保警察关景伟、第二派出所所长李树华、教导员任传双、第三派出所所长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所长金鲁宏、警察侯革、刘吉军、郑昆绑架,在海林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我现在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就因为了做个好人屡遭迫害。二十年来,法轮大法遭受千古奇冤,师父被诽谤,大法弟子被判刑、关押、酷刑,中共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贩卖,牟取暴利。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我所经历的只是冰山一角,写出我的经历,只是希望还有良知善念的人们了解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不要被中共的谎言迷惑,善恶必报,所有参与迫害者必将受到正义的制裁。美国国务院发出通知,对迫害宗教团体及个人的者拒发签证,已有绿卡的也可能拒绝入境,甚至拒绝迫害者的亲属及子女。希望看到此文章的朋友在这场浩劫中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发出你正义的声音,一起抵制这场迫害,尽早结束迫害,你将功德无量,上天会给你最好的回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