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举报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李嵋珊
举报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李嵋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李嵋珊(Li,Meishan),出生日期:1967年11月24日,工作单位: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职务: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头目;家庭住址:辽宁省锦州市;目前电话:15698704590 13700068341、15698703071;住宅0416-2135511。

李嵋珊的妻子:彭聪敏(在锦州市劳动局工作);儿子:李澎敏;女儿:李禹默(就读于锦州市古塔区保二小学)。李嵋珊父亲:李深恩


李嵋珊

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支队头目李嵋珊,自二零一一年上任以来,采用跟踪、监控等特务手段绑架法轮功学员二百多人次,绑架过程中,他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每次绑架后,他就吓唬家人说:“某某的问题相当严重,得判几年。”同时暗示家人可以花钱“摆平”。结果恐慌的家人为了让亲人回家,就赶紧掏钱打点,要多少给多少。对于家里没掏钱的学员,李嵋珊就“撕票”了,“人质”很快就被构陷交给检察院、法院判刑。

八年中,李嵋珊事无巨细,处处插手,勒索的钱额不断飙升,从最初的一万元到现在的五万元,甚至十万以上,最多达到了十五万。李嵋珊生怕这些事情败露,吓唬法轮功学员不准曝光,否则他还“撕票”。法轮功学员徐慧萍上网曝光了被李嵋珊和白宁(原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头目,现已离职)勒索巨款的内幕,结果被他们二人四处追捕,最后还是被迫害进了监狱,被勒索的十二万元至今未还。

李嵋珊的这些迫害使无数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到无情的盘剥,有的债台高筑,年纪很大了还得去打工挣钱;那些被非法判刑的学员身陷囹圄,境地更加凄惨。被李嵋珊直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几位已经含冤离世,他们是:刘丽、曲伟、高凤琴、王彦秋、邵眀罡。

下面以时间为序,举报李嵋珊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犯罪事实。

二零一一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锦州市法轮功学员陈立军在家中被锦州反邪教支队李嵋珊等绑架,当晚李嵋珊就给陈立军的丈夫打电话,说陈脑出血在锦州附属医院,当她丈夫急急忙忙闯到医院的护士室,看到李嵋珊正在和护士小声嘀咕着什么,他看到护士手里的针管里有药,这时李嵋珊显现出害怕的神情,急忙给他拽了出去,当时他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陈立军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再次被绑架后,他去派出所询问情况时,一个警察说:你怎么这么尖呢?二零一一年那个事当时你不闯进护士室,今天你就看不到你老婆了。这时他猛然想起当初那一幕,怀疑护士手里的药到底是什么药?李嵋珊在与护士嘀咕什么?!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李嵋珊等人,和义县国保大队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赵桂华家抢劫,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打印纸和一辆轿车等,然后,将赵桂华及家人劫持到锦州公安局,当天送入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将家人放回,赵桂华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保外就医回家。

在此期间,李嵋珊等人勒索赵桂华家人人民币超过十三万元,加上一辆轿车,及其它价值至少三万多的物品。后来,李嵋珊等又将法轮功学员赵桂华绑架,将其诬判七年,送进辽宁女子监狱。后来,赵桂华家人从恶警手中要回人民币四万元,轿车至今还在义县公安局。

二零一二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末,李嵋珊对一名年过花甲的女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抄家,将家中的电脑、VCD以及存折等抄走,之后李嵋珊不顾该学员年岁已大,并且丈夫患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毫无人性的将她送至锦州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在被关押的期间,李嵋珊威逼利诱该学员的家人变相的出卖其他学员,并向家人勒索数万元的保释金。老人的孩子们都有工作,无法照顾父亲,只好拿钱换回了母亲。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锦州市凌河区法轮功学员高凤琴在工作单位被李嵋珊指使手下人劫持,结果家属被敲诈两万元;人回来后,单位又以她取保候审为由,每年扣发奖金一万五千多元,几年内累计经济损失十万元。高凤琴有两个双胞胎儿子,亟待买房结婚,她不得不外出挣钱,精神压力加上经济负担,再加上劳累过度,她罹患癌症,二零一五年夏,不幸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锦州市康宁派出所与李嵋珊等人联手,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杨志平的家,当时她家里还有两名同修,李光和张志中,李嵋珊等在杨志平家搜出许多私人物品,然后将这些物品全部抢走。恶警还到张志中家,将家中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抢劫。这三名法轮功学员也全部被绑架。在接下来的提审中,李嵋珊等恶警对杨志平软硬兼施,李嵋珊气势汹汹的说:“判你几年到里面你就老实了。”杨志平在被绑架关押二十六天后,被释放。出来后得知李嵋珊等警察还闯到她母亲家,威胁恐吓杨志平的母亲和妹妹,把她母亲家的电脑也给抢走,并敲诈她家人四万元钱,之后才将杨志平放出。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李嵋珊伙同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崔景庸家中抄家,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之后崔景庸被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崔景庸被秘判六年并被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继续迫害。这是崔景庸第三次遭中共绑架迫害,而他的老伴魏书文被中共当局两次劳教迫害,已经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含冤离世。一个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摧毁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早四点半,李嵋珊等带领十几人在女儿河派出所片警配合下,破窗而入,闯入锦州重型住宅区徐慧萍家,绑架了她,把家抄了个底朝天,抢走电脑、钱、银行卡等私人物品(银行卡和电脑后被要回),当时家里上小学的儿子被惊吓。然后把徐慧萍拉到锦州附属医院进行体检,当时其症状是高血压、全身抽搐,李嵋珊却对医生说:“都给她写正常”。提审时威胁恐吓:你要不说你干啥了,最少判你五到七年,并逼迫她写“不学不炼”等保证。十六天后,徐慧萍被勒索巨额钱款后被释放。徐慧萍出来后,在明慧网上曝光了被勒索巨款的内幕,李嵋珊等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预谋对她进行再次迫害,多次到徐慧萍打工单位、到朝阳市她的母亲家、到孩子寄读的学校、到朝阳市公安局等处想找到她,迫使徐慧萍有家不能回。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徐慧萍被李嵋珊等再次绑架。二零一三年九月份,太和区法院通知徐慧平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之后不久,徐慧萍被强行投监入狱。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清早,在李嵋珊的指使下,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恶警私闯民宅,将锦州经济开发区杏山街道四家子村村民、法轮功学员刘金富绑架到锦州市公安局,家里的大量物品被抢,连私家轿车也被开走(后要回)。

二零一二年八月下旬,李嵋珊带领手下对锦州市两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将两人的工资卡劫走,当家属去要人时他还盘问被绑架学员的收入情况,为勒索打下伏笔 ,半个月后家属被勒索几万元后将两人放回。而在这期间李嵋珊还参与了另一起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他自己动手翻找到仓房的钥匙,没经过家属同意,和其他警察把仓房里的私人物品抢走。

二零一二年九月下旬,李嵋珊带领手下一行多人对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 ,由于该学员极力反抗并据理力争,李嵋珊就叫来多名身强力壮男警察,将她强行按倒在地上铐上手铐、强行拽到楼下,之后李嵋珊不顾她患脑血栓的婆婆被惊吓,大肆抄家,将其家里的私人财产——笔记本电脑、手机、MP3、MP4等抄走。由于该学员不肯配合,他大打出手,据目击者称:他对该法轮功学员殴打辱骂很久。他提审时拽着该学员的头发进行殴打辱骂,并说:“我今天就打你了,你去告我呀,我就绑架你了你怎么着?”并威胁说:“你就等着判刑吧,不用想放你出去。”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锦州法轮功学员吴宝贵与妻子去学校接孙女,在路上被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了一些私人物品。这起绑架案是在李嵋珊的指使下发生的。后吴宝贵因左脑有五公分的囊肿,右侧肢体瘫痪,办理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之后,古塔区法院通知吴宝贵回去开庭审判。吴宝贵没有顺从恶人的安排,没有到庭,现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晚,李嵋珊纠集了很多警察,开着五辆车,去锦州铁合金住宅小区,闯入法轮功学员白铭芳的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当时正赶上白铭芳在邻居家,警察为了绑架白铭芳,就整个单元楼挨家搜查,最后警察从邻居家二楼厕所窗户爬了进去,绑架了白铭芳和不修炼的邻居。之后,白铭芳被太和区法院诬判七年。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刘丽遭绑架,恶警非法抄走了许多私人财物。在锦州看守所关押一段时间后,因刘丽糖尿病症状严重,双目视物模糊,身体浮肿,行动困难,办理了取保候审。之后,古塔区法院对刘丽非法判处缓刑,后来,刘丽被迫害离世。这起迫害案例也是在李嵋珊的指使下发生的。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锦州凌海法轮功学员卢素平及其儿子江楠、弟媳李亚杰、大姐卢素英、和另一法轮功学员王红丽一行五人开车去锦州,据悉,他们五人开车去锦州途中,刚进锦州城就被监控到车牌号,回来将要出锦州城时就被李嵋珊等人拦截、绑架。因王红丽当时身体不适,恶警让其回家,但当晚在家中又被李嵋珊绑架。之后,卢素平的弟媳、卢素英和王红丽被勒索了二十多万元才被放回家;卢素平和姜楠后来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晚十一时三十分左右,锦州市太和区铁合金法轮功学员王少兵在家中被李嵋珊等人策划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锦州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牛伟功(副支队长)等四个警察非法闯入在锦州幸福家园小区居住的法轮功学员王庆龙家中,绑架了王庆龙,并强行抄走电脑、大法书等物品。王庆龙的妻子和几个月大的婴儿均受到惊吓。李嵋珊参与了策划。

二零一二年某月某日(具体日期记不清了),居住在古塔区二零五医院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胡平被李嵋珊等人勒索四万元(单位出的钱),这之前胡平也被两次勒索,分别是两万和三万,总计九万元。

二零一三年

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早晨,锦州法轮功学员刘德庆在锦州市内的租住房内被李嵋珊等警察绑架,家被抢劫。

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锦州经济开发区法轮功学员王金生被以李嵋珊为首的恶警绑架到锦州市看守所,之后,锦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非法对法轮功学员王金生宣判三年。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多,锦州法轮功学员何涛(女)陪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王彦秋的儿子去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给李嵋珊等人送劝善信,希望他能释放王彦秋。李嵋珊不但听不进良言相劝,反而将何涛扣押一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晚,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曲伟、周玉珍和王彦秋在锦州市儿童公园南门附近讲真相时,被以李嵋珊为首的锦州市公安局“610”警察绑架、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当年十月,李嵋珊在看守所扇了周玉祯两个耳光。曲伟在看守所被迫害成糖尿病,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被迫害离世;周玉祯和王彦秋分别被诬判四年,王彦秋在狱中被狱警和犯人多次毒打、关小号等迫害,被摧残致脑出血,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六岁。

二零一三年八月,辽宁工业大学讲师苗晓坤因在网络上讲真相,被李嵋珊等恶警绑架,李嵋珊问苗晓坤:你什么学历?苗回答:研究生。李嵋珊下流地挖苦说:“研究生,你也没生出来(孩子)呀?”(注:苗晓坤没有孩子)当时李嵋珊身边一个警察立即顺着李的淫劲儿对苗说:我给你介绍对象吧。他们将苗晓坤送到了拘留所。就在拘留期限将结束时,为了勒索钱财,李嵋珊等又将苗晓坤转入锦州市看守所。然后李嵋珊恐吓其姐姐:“你妹妹得判十年。”苗晓坤的家人只得找熟人向李嵋珊“通融”。贪得无厌的李嵋珊要价十二万,苗晓坤的家人没有给钱。后锦州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不予批捕。这样,苗晓坤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被放出。苗晓坤所在的学校也以单位的名义保她。

李嵋珊见敲诈勒索不成,便恶狠狠地说:“该批捕的怎么不批捕呢?”不久,他和支队长白宁将此诬陷案塞给古塔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又指使古塔法院非法庭审。李嵋珊还跟到庭审现场“督战”,他阴损地看着苗晓坤说:“苗晓坤,你气色很好啊。你的事,我没办好。”锦州市古塔法院原定判苗晓坤缓刑,可李嵋珊从中作梗,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苗晓坤再次被恶警白宁、李嵋珊绑架至锦州看守所,进看守所的第三天,李嵋珊就指使古塔法院给苗晓坤送来了判决书,苗晓坤被判三年,一个月后,苗晓坤被投监入狱。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晚上,李嵋珊等恶警绑架了锦州市八名法轮功学员——王林、朱颖、王桂霞、秦杰兰、杨玉范、娄梦丽、曹玉环和孙丽君,午夜十二点,这些恶警去八名学员家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无数。秦杰兰家属当时被勒索两千元,从她家里抢走五百元现金,一千多元真相币。第二天,这八名学员被送进锦州市看守所。秦杰兰在非法送看守所时被李嵋珊狠狠扇了两个耳光。之后,以李嵋珊为首的恶警就开始恐吓、敲诈家属。结果,王桂霞和曹玉环的家属分别被敲诈五万元;杨玉范的家属被敲诈三万五千元;秦杰兰、娄梦丽和孙丽君家属均被敲诈三万元。在勒索巨款后,李嵋珊等将其中的七名学员放出,却将未被勒索成功的王林交到了检察院非法起诉,之后王林被诬判四年,被劫持到沈阳第一监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左右,在锦州市国税局凌河分局工作的法轮功学员薛蕾,在家中被李嵋珊等警察绑架。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左右,家住锦州市凌河区铁新西里东松坡园的法轮功学员曹桂香,被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在家中绑架,直接送进锦州市看守所。这起迫害是在李嵋珊的指使下发生的。

二零一四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锦州法轮功学员王丽阁被李嵋珊等人绑架,送进拘留所关押。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锦州法轮功学员陈桂英乘火车到儿子家,因钱包丢在火车站安检处,她到锦州火车站派出所取钱包,因钱包里有一个MP4,里面有法轮功的歌舞节目,一个警察让她写保证,她不写,警察不让走。随后,李嵋珊等人来后,把陈桂英钱包里的钥匙抢走,到陈桂英家没有任何家人或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把其家翻的面目皆非,最后把她家里的台式电脑中偷着输进了法轮功的东西,然后就抢走了。晚上,警察带陈到公安医院检查身体,查出心脏有问题,跟李嵋珊商量,李嵋珊却因此打了陈桂英三、四个嘴巴子,还说:“没事,送看守所。”在进入看守所里层大门时,看守所的一个警察威胁她说:“你再坚持,就给你活摘器官。”之后,陈桂英被枉判三年,在监狱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晚,锦州法轮功学员赵玉珍在家中被李嵋珊等警察绑架,关进锦州拘留所。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锦州市法轮功学员肖铭,在发传单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警察绑架。李嵋珊也插手了此事。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辽宁省锦州法轮功学员邵明刚、张春苓、赵玉芹、孙秀杰、范灵秀、杨玉霞和她父亲遭到李嵋珊等人的绑架,被送往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邵明刚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九年二月含冤离世。其余法轮功学员均被勒索三万至六万不等,才被放出。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李嵋珊等人指挥恶警早上四点半钟闯入民宅,将太和区温家屯法轮功学员刘玉玲从家中拖走;六点钟后,又先后绑架了王军和朱彩云(夫妻)、王玉清、裴玉凤、彭英、高伟涵、刘某;当天下午,石油六厂退休职工皮殿芬也被绑架,警察抢走其家中的一些私人物品。这些学员多数也被勒索三万至十五万不等,才被放出。其中,葫芦岛法轮功学员刘某被勒索十五万,现在这位学员还负债累累。

二零一五年

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早上,锦州法轮功学员王颖在上班途中被锦州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绑架,接着被非法抄家,后又被勒索五万元放回家。李嵋珊参与了这次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上旬,锦州太和区法轮功学员马超被锦州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绑架,后被勒索五万元放回家。李嵋珊参与了这次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锦州法轮功学员冷玉琴在锦州基督教堂附近居民楼粘贴真相不干胶时,被事先蹲坑的受雇人员构陷,随后被锦州市公安局“610”支队警察绑架,冷玉琴当天就被送到看守所迫害。七月八日中午,市公安局“610”支队三个警察来到冷玉琴家中非法搜查,抢走私人物品。李嵋珊参与了这次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早晨七点,锦州法轮功学员小陆在家中被李嵋珊指使警察绑架,李嵋珊等人向家属勒索三万元后,下午将人放回。

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早上八点多,锦州法轮功学员沈丹出门上班,被李嵋珊指使几个警察截回,逼迫她用钥匙打开家门,家中大法书籍、电脑等大量私人物品被抢走,沈丹被绑架到锦州市南站附近的锦州市“610”支队。

二零一五年某月某日,锦州凌河区法轮功学员藏瑾在上班途中被锦州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绑架,后被抄家,又被勒索四万元放回家。李嵋珊参与了这次迫害。

二零一五年某月某日,锦州太和区法轮功学员徐清被锦州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绑架,后被勒索四万元放回家。李嵋珊参与了这次迫害。

二零一六年

二零一六年二月末的一个周六早晨,大约在七点四十五分左右,锦州公安局反邪教支队的李嵋珊带四个便衣守在法轮功学员腾秀洁家楼下,待腾秀洁回家开门时借机闯入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写字台、电视柜、电脑桌都翻个遍,连床垫子都掀了。抢走许多私人物品。然后将腾秀劫持到公安局二号院。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锦州法轮功学员程莹、谢成玉、王素荣、李明四人被李嵋珊等人绑架,她们家中的私人物品被劫走。之后,程莹回家,三人被送至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二日,68岁的锦州法轮功学员黄素琴被李嵋珊等人绑架,家中的私人物品被劫走。人被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早晨八点左右,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宝东被李嵋珊和锦州市凌河区国保大队警察黄健等人在位于铁北的住处被绑架,后被送到锦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李嵋珊等人敲诈家人数万元,才将人放出。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上午,在李嵋珊的指挥下,锦州公安局反邪教支队出动两台警车五个便衣,由义县地丈市乡派出所警察周廷志带领,到张角沟小学把小学校长关艳平绑架,又到关艳平家里非法抄家,抢走一些私人物品,又将关艳平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上午,李嵋珊策划绑架了义县中医院法轮功学员李智辉,将其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六月的一天,家住锦州二零五医院附近的法轮功学员白小军,在下班途中被四,五个便衣绑架,几个恶人把白小军押到她自己家里,并抄了家。抄了好多东西。把白小军送到看守所。几天后从家属勒索三万元钱放回家。李嵋珊参与了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晚,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愿玲外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李愿玲被非法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恶警李嵋珊积极参与迫害,他还疯狂叫嚣说:拿六万块钱,再咬出两个人,就放人。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锦州法轮功学员段慧敏、曹玉华在给世人讲自己炼功受益和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锦州市凌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黄健等人绑架,段慧敏被非法抄家。李嵋珊参与了此事。

二零一六年义县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包括在义县县医院工作的法轮功学员王红,这些学员都遭到巨额罚款,都是李嵋珊为首迫害的。

二零一七年

由于锦州市内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对李嵋珊积的犯罪行为曝光,二零一七年,他把迫害的触角伸到了各县,而且主要绑架有经济实力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勒索迫害。

二零一七年,自从一月份至五月份,李楣珊勾结义县国保大队队长姜成,绑架了四名义县法轮功学员,这些学员被敲诈现金总计十一万元,后被放回家。

自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至四月十九日,仅二十多天,锦州凌海市法轮功学员被李嵋珊和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跃直接勒索现金数额为四、五十万元。总计经济迫害达七、八十万元。被他们有预谋绑架和经济勒索的凌海市法轮功学员有:贾永梅、刘建、王玉红、戴云琴、付国艳、刘学敏、李秀云、张桂杰、李冬梅、张国云、赵月十一人。其中,贾永梅绑架到锦州,向她家人勒索了七万元后,晚间将她放回。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至十日,李嵋珊等人伙同黑山县公安局在黑山地区先后绑架了四名大法弟子:宋艳娟、马晓慧、战志刚、崔雨。把这四名法轮功学员关押到锦州看守所后,李嵋珊等人提示家人托关系找人花钱,后来四人被非法关押半个月与一个月不等后陆续放回。四人中最少被勒索六万,最多被勒索二十万。总计被李嵋珊等人勒索人民币达四十多万元。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家住辽宁省锦州市凌河区天兴花苑的七十多岁的王姓法轮功学员从家中被警察绑架,李嵋珊向其家人要五万放人,其家人不给,李嵋珊又要三万元,家人还是不配合。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晚上,锦州市公安局恶警和锦州市康宁派出所出动警力20多人,非法闯进锦州法轮功学员高亚会家,非法抄家。抢走全部大法书和真相光盘。警察让高亚会签字,她签的是“法轮大法好”。警察一看,当时咆哮起来,嚷着把人带走。当时高亚会丈夫对警察说,“她刚做完股骨头手术,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人照顾。”警察根本不听,打120救护车把人带走了。李嵋珊参与了这次迫害。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八日早,锦州市凌河区六四一华兴小区法轮功学员陈萍在家被绑架,关押在锦州市看守所。参与绑架的是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凌河分局、马家派出所和街道。李嵋珊参与了迫害。

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上午,锦州法轮功学员陈立军(女,六十一岁)、裴瑞芬(女,七十八岁)、张凤云(女,八十岁)在锦州气象台附近发真相资料时,由于不明真相者恶意举报,遭到警察绑架, 李嵋珊等人得知后,立即将裴瑞芬老人身上的钥匙抢走,闯入裴瑞芬家进行非法搜查,抢走许多私人物品。他们还企图强行进入张凤云老人家,当时张凤云家属坚决抵制,没让他们进家门。然后将三位老人和裴瑞芬的女儿袁泉拉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关押。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锦州义县电视台公开在剧场诋毁大法,向民众发放诋毁大法的小册子,毒害众生。据悉这是李嵋珊一手策划的。

二零一八年、二零一九年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傍晚,锦州市公安局反邪教支队警察协同龙江派出所十多个警察闯入锦州市凌河区法轮功学员姜凤敏家中非法抄家,还将姜凤敏劫持到锦州市看守所。李嵋珊参与了迫害。

二零一九年四月中旬,周玉祯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锦州市古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先是被关押在拘留所,等拘留期满时,又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现在周玉珍已经被古塔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据了解,周玉祯被批捕是因为李嵋珊参与了迫害。

下面是被李嵋珊等人勒索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的金额:

二零一一年:赵桂华10万元、石峰5万元、吴桂云5万元;姚素秋8千元、李忠云8千元、马玉莲8千元、李桂如8千元、王金生8千元,合计24万元。

二零一二年:徐慧萍12万元、刘金富8万、李光7万、曹立明7万、曹的妹妹(未修炼法轮功)7万元、董文祥4万元、尹淑萍2万5千元、韩志高2万元、尹淑荣1万5千元、薛润秋1万5千元、赵桂华5万元、高凤琴2万元、杨志平4万、卢秀珍大女儿2万、韩玉霞1万、胡平4万元,合计70万5千元。

二零一三年:卢素平的弟媳、卢素英和王红丽共20多万元、王桂霞5万元、秦杰兰3万元、杨玉范3万5千元、娄梦丽3万元、曹玉环5万元、孙立新(丽君)3万元、李小兰7万元; 合计49.5万元

二零一四年:刘某15万(其余人员有待核实)。

二零一五年:徐清4(或5)万元、马超5万元、王颖5万元、藏瑾4万元、小陆3万,合计21万元。

二零一六年:高晓明12万元、李红新5万元、段慧敏4万元、陈佑斌5万元、王鸿3(5)万元、白小军3万,合计32万元。

二零一七年:贾永梅7万元、景学良2万元(几万元)、四名义县法轮功学员十一万元; 黑山县宋艳娟、马晓慧、战志刚、崔雨4人共计40多万元,合计60多万元。

时间不详:刘志刚 3万元、尹淑萍2万元、徐弘2万元、李维琴1万;陈亚霞7千元、合计8万7千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