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赵立功遭恶报被查
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赵立功遭恶报被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据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云南消息: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原昆明市公安局长赵立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查。

赵立功,一九六二年七月生,长期在中共云南省公安厅工作,曾任刑警总队侦查处处长、刑警总队副总队长等职;二零零零年五月任红河州公安局局长(副厅级);二零零四年一月任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工作负责人(主持工作);二零零五年六月任刑侦总队总队长;二零一零年六月后任中共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昆明市副市长;二零一五年八月起,任中共云南省司法厅党委委员、副厅长。

早在二零一零年前,赵立功任红河州公安局局长三年期间就罪恶累累,积极配合云南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迫害法轮功学员。红河州“610”和公安局先后举办了多期“洗脑班”,臭名昭著的有“个旧茶山果站洗脑班”、“个旧白云山庄洗脑班”,劫持了全州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

赵立功担任昆明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仅两年不到的时间里,昆明市就发生了一百多起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尤其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在他参与策划和指挥下,在曲靖陆良县对昆明到陆良参与当地民众过小年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长期非法关押。

以下是赵立功任昆明市公安局局长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王岚因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由于中共江氏集团的打压迫害,于二零一二年元月一日含冤在家中离世,终年五十八岁。昆明市公安国保警察就到王岚家里进行看守,对来家里进行遗体告别的人员进行盘查,包括王岚亲人进出都被盘问。随后国保警察将王岚的遗体拉到距昆明市几十公里的安宁市殡仪馆停放“守护”。昆明市公安局以及昆明市各区,安宁市公安国保警察、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不法人员,无视宪法和法律,肆意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对参加追悼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阻拦。对准备参加追悼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阻截。盘龙区、官渡区国保不法警察同时将去参加追悼会的王岚的好朋友赵永梅、田云波、左立新等法轮功学员分别非法劫持到玉溪市澄江县抚仙湖,昆明市野鸭湖等地“喝茶”、“就餐”,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才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唐玉,女,四十几岁,昆明市西华园公园内退职工,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早上七点多在昆明市东陆桥云南省卫校附近,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东陆派出所恶警绑架,唐玉不配合,数名恶警当街将唐玉打翻在地,用脚踢,在地上拖拉,衣裤被磨烂,唐玉被强行绑架到东陆派出所后被戴反铐,又再次遭到便衣警察及保安按在地上殴打,浑身被打得青紫,膝盖被打肿,无法蹲下和站立。九月三十日当天,东陆派出所的警察还非法闯入唐玉家抄家,抢劫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电脑一台、大法资料,唐玉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和骑的电动车现在还被扣押在东陆派出所,所有抄走的东西均未给唐玉家人留下任何字据。

法轮功学员毛丹心,男,四十多岁,原昆明钢铁公司机修厂分管生产的副厂长。二零一一 年十一月十一日,流离失所多年的毛丹心被昆明市官渡区“六 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公安国保非法抓捕,从住地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现毛丹心被非法关押在官渡区看守所。毛丹心是厂里的一名技术能手,也是当地的佼佼者。修炼法轮功以后,他更是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他待人和气,乐于助人,工作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受到工人们的好评。在家里孝敬父母,爱护妻儿。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被非法抓捕、抄家、关押、劳教、判刑,后被迫害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父母亲在为儿牵挂的忧伤中先后去世,妻儿陷入困境。

法轮功学员段丽媛,女,五十五岁,自营钢材企业,家住昆明市北市区书香门第小区。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多钟,昆明市官渡区“六一零”伙同国保大队共八人突然闯入段丽媛家中,将她绑架,同时抄走大法书籍、真相光盘、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设备。现段丽媛被非法关押在官渡区看守所。

贺泽英(女,六十六岁,曲靖市供电局退休职工)、黄碧玲(女,六十七岁,供电局退休职工),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两人在曲靖市廖家路口,遭建宁派出所警察庄有龙绑架。庄有龙扭住黄碧玲的手,带到一警署,叫她们掏出身上的东西,她们不答应,就叫来两个女便衣对她二人搜身,在贺泽英身上搜出了四张法轮功真相资料,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庄有龙说:“这就是你的罪证!”然后就用车把黄碧玲、贺泽英二人劫持到建宁派出所。到了半夜十一点钟才把贺泽英放回家,单位书记杨兴年一个季度的近一万元奖金因此都没有了。

赵立功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纵容所管辖的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廖健甫因在华坪县境内粘贴“法轮大法好”标语,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被华坪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八年八月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非法关押在第十一分区迫害。家属曾两次探视,得知他血压高到240,又出现了脑梗症状,生命垂危。家属多次申请保外就医,监狱拒绝放人。廖健甫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九日晚上九点在云南第一监狱第十一分区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罗江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致死后,家属四处奔走多次交涉,要求获知罗江平的具体死因、要求查阅医疗病历和调看监控录像等诉求,均遭监狱拒绝。罗江平家人后在云南一监看到的昆明市二医院出具的罗江平的病情诊断是:罗江平的肝脏有多个黑色包块,并向右肺部转移,是肝硬化晚期,病情特别严重。从二零一五年三月至二零一七年三月,家属聘请律师,先后向云南第一监狱、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提出追责和国家赔偿,最后遭到云南省高级法院及最高法院不予赔偿的判决。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在入监集训监区(九监区)专门设置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在其它九个监区,也设有专职包控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女二监的党政头目、教育科负责人,各监区的负责人和专管队的狱警们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转化”、“攻坚”任务,成为610机构操控下的最前沿的行恶者。女二监虐待被监管人员,体罚虐待法轮功学员,臭名昭著。她们采用各种或赤裸裸或隐晦的方式对坚持信仰、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从而逼迫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作为主管监狱的司法厅副厅长赵立功纵容、推动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责难逃。中共江泽民集团为了镇压法轮功不择手段,也不计后果,导演“天安门自焚”等各种骗局,将污蔑抹黑法轮功的谎言灌输给了中国人,并用荣华富贵诱导各级官员积极实施迫害,制造了这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也为中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动用了其历史上一切整人经验,也把它的“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邪恶基因曝光无遗。赵立功为中共迫害立功,到头来反被中共抛弃,成了牺牲品。中共这架绞肉机就是要泯灭人仅存的一点善念,这也是赵立功当初选择为中共卖命得到的必然的天理报应,现如今面临被投入监狱,还有天谴并殃及子孙 等着他。


赵立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