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迫害法轮功 云南九名高官相继遭恶报落马
迫害法轮功 云南九名高官相继遭恶报落马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从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前云南省省长李嘉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到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原中共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云南省先后有两任省委书记(白恩培、秦光荣)、两任省长(李嘉廷、秦光荣)、两任政法委书记(秦光荣、孟苏铁)、宣传部长(张田欣)、两任省会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张田欣)及副省长沈培平、孔垂柱、仇和和秘书长曹建方等九名省级高官被判刑、调查或死亡。

表面上看,这些中共官员大部份都是因贪腐罪在政治权利的争斗中被清除而成阶下囚,实际上真正的原因是他们死心塌地地追随中共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将“发迹”的筹码压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上,成为他们今天被清算的直接原因。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二十年来云南省至少有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千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关押:其中432名被非法判刑,474 名被非法劳教;许多人被致残,许多家庭被拆散破裂等等。上述九名云南省级官员对法轮功犯下了不同的罪恶。

一、李嘉廷

李嘉廷,男,一九九五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一九九八年一月起至二零零一年六月任云南省省长。二零零一年六月辞去省长职务。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李嘉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妻子上吊自杀身亡,儿子因涉案亦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李嘉廷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一年六月辞去省长职务为止,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其眼前利益,积极追随投靠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与云南省委书记令狐安、政法委书记秦光荣(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省委副书记王天玺(云南主管打压法轮功的“六一零”的总头目,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等一起在云南极力迫害法轮功。

二、白恩培

白恩培,男,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十月,任中共青海省委书记。二零零一年十月至二零一一年九月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白恩培是目前为止高官腐败分子中被判处死缓刑,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的第一人。

白恩培于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十月在任中共青海省委书记期间就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造下了许多罪恶;二零零一年十月调任云南省委书记至二零一一年九月主政云南的十年间,省“610”、省公、检、法、司及各级邪党、政府组织对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进行迫害,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期间有上千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无数家庭被拆散,沈跃萍、王莲芝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在云南省历年邪党工作报告和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提到要把打击(迫害)法轮功作为重点,以致全省各州、市、县、区、乡镇都把迫害法轮功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各级邪党组织、政府、各企事业单位、厂矿、学校都把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投入其中。白恩培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国际法规定的罪行。

三、秦光荣

秦光荣,男,一九九九年一月至二零零一年三月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理省长、省长,二零一一年九月起任云南省委书记。根据有关媒体报道:原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因为给周永康家族输送了数百亿元的利益,及上千亿元锡矿资源,目前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时是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告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

秦光荣能从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升迁至省长、省委书记,就是靠卖力迫害法轮功,获得江泽民派系大力支持之故。秦光荣在一九九九年一月到二零一四年任职云南政法委书记,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期间极力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在云南积极参与组织和指挥对法轮功打压的所谓三个战役。第一战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在全省范围内开始利用报纸、电视台、广播电台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进行大肆的造谣、污蔑、栽赃、陷害、欺骗、妖魔化的狂轰滥炸式的宣传,搞人人过关的所谓“揭批”和表态;用开除党籍、公职、学籍、不让当公务员、当老师、当学生等相威胁,逼迫交出大法书(不交者强行抄家),办“洗脑班”等强行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将一群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民众推向政府对立面。秦光荣还亲自主持销毁各部门、各单位非法强行收缴的和公安进行非法抄家得来的三千多册《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李洪志大师的法像和几百盒李洪志大师讲法录音、讲法录像的罪恶勾当。

江泽民妄图“三个月铲除法轮功”无果的情况下,秦光荣主持召开了“各地州、市领导、大专院校党委书记及有关方面负责人共二百多人参加的会议”,布置了对法轮功开展所谓揭批运动的第二战役。随后,云南政法委、610还召开了全省“查禁取缔法轮功”的会议,贯彻所谓全国人大《决定》精神,并部署全省公安、政法系统开展针对法轮功的专项斗争。对所谓继续顽抗的法轮功学员做到“快捕、快诉、快判”决不手软,妄图以非法的法律手段彻底铲除法轮功。此期间云南有数百名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劳教、判刑。仅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的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到北京的、还在路途中或者准备上路的)全部被绑架关押,其中2人被判刑;33人被劳教。到省委上访的68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绑架关押,4人被劳教。公开出来炼功的三十六起436人全部被绑架关押,多人被劳教,在后来举办洗脑班时大部份被再次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嫁祸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云南省委、610立即召开了全省“治安工作会议”,布置了第三战役。对法轮功开始了新一轮更加血腥残酷的迫害。随后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仅昆明市就增加了上万个警察、保安;为了强迫改变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信仰,举办了各种“转化班”、组织了什么“演讲团”、“帮教团”等等;部署所谓转化工作方案,成立常设机构,云南省委、610、公安国保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最邪恶残忍的洗脑迫害。将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列为工作的重中之重,作为各级部门、单位、领导政绩的主要考核指标。从省到州、市、县甚至到乡,层层举办“洗脑班”,凡是有法轮功学员的单位都要出钱,出人到洗脑班对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采用非法手段逼迫“转化”。为了提高转化效果,还两次用重金请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邪恶人员到云南“传经送宝”,从此将马三家邪恶手段应用到云南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

在云南政法委、610、公安厅的直接操控指挥下,公安部门不仅将迫害法轮功与其他刑事罪犯一样同等对待,而且每遇节假日、邪党会议、重大活动等“敏感日”期间都要进行所谓的“严打”,或者开展所谓的“专项斗争”,最为突出的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99’昆明世博会”闭幕式,中共610头目李岚清到云南期间、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期间、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二零一一年五月,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周永康秘密窜到云南期间,二零一二年“大法洪传二十周年”等敏感日子,全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打压,每一次都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抄家、关押,数十人被非法劳教或判刑。云南迫害法轮功每一桩血案都与秦光荣相关。

四、仇和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任邪党江苏省宿迁市委常委、副市长、沭阳县委书记;江苏省宿迁市委副书记、宿迁市代市长、市长;邪党江苏省宿迁市委书记、宿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江苏省政府副省长。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邪党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任云南省委副书记、昆明市委书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五年三月任云南省委副书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

仇和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六年任邪党江苏省沭阳县委书记、宿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期间,就极力追随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迫害到北京依法上访、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根据明慧网的大量报道: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有数十人被劳教、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办“洗脑班”妄图从精神上摧垮和改变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正信,在江苏省沭阳县、宿迁市对法轮功犯下了不可推脱的罪责。

仇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调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四年期间,追随前任书记在昆明所属市、县、区掀起了一轮接一轮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又犯下了新的罪恶:二零零九年十月,仇和到东川区视察进入市区时,看见人行天桥上挂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好!”等横幅(此横幅已经挂了一段时间都没有人管),十分恼怒,立即责成东川公安调查破案。在“610”的操控下,公安非法搜查了张美蓝、刘蓉、彭素芬等当地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导致二零一零年五月张美兰、彭素芬、刘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

仇和曾在其任内较早推行网络评论员制度,为邪党进行舆论控制而被网民讽为“五毛鼻祖”。

仇和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是有目共睹的,在其任邪党昆明市委书记期间、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足以构成了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国际法规定的罪行。

五、孔垂柱

孔垂柱,云南省副省长、党组成员,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有媒体揭露孔垂柱是因患上了“艾滋病”三次自杀,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第三次自杀身亡。

孔垂柱在担任云南省保山地委书记和云南省水利厅厅长、党组书记期间积极跟随邪党云南省委、政法委、“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特别是效仿举办“洗脑转化班” 在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绑架、关押向世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保山施甸县油望乡永福村农民、法轮功学员杨光菊及哥哥杨开文,在向当地民众邮寄真相资料讲真相,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被保山地区“六一零”及公安局绑架并各判刑三年。

六、张田欣

张田欣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任中共文山州委书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任中共邪党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至二零一四年七月任中共邪党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因涉嫌违纪,被免去其中共邪党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张田欣任中共邪党文山州委书记期间,正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期,他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紧跟云南邪党、“六一零”在文山举办了两期“洗脑班”,迫害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的先后多次被“六一零”、公安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其中文山州邱北县教师法轮功学员赵跃被判重刑九年。

张田欣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任中共邪党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期间,掌管云南宣传大权,积极贯彻执行中共邪党云南省委、云南省政府印发的《云南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规划纲要(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零年)》中将迫害法轮功作为一项工作内容的纲要精神,密切配合省“610”将迫害法轮功的这场邪恶延伸至农村乡镇。在企事业单位、机关、厂矿、学校、街道、甚至劳教所、监狱,不惜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制作大肆恶毒攻击、造谣、诬陷、诽谤法轮功的展板、编排文艺节目,毒害青少年学生和广大民众,挑起不明真相的民众仇视、诬告法轮功学员,使他们无知的对大法犯罪,把广大民众推向危险的境地。

张田欣二零一一年十二月至二零一四年七月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期间,继续追随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又造下了新的罪恶。

七、曹建方

曹建方曾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兼云南省委省直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中共邪党云南省委下发文件,免去曹建方云南省委秘书长兼省委省直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委员职务。曹建方因严重违纪,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

曹建方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二零零八年一月担任邪党云南省委常委、楚雄邪党州委书记。楚雄地区是云南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曹建方虽然在楚雄主持工作时间不长,但是他继续了上届邪党书记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上任不久,“610”就在所属县市举办“洗脑班”强迫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写所谓认识和保证,非法抄家、威胁家属及子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发退休金。二零零六年八月,“610”骚扰法轮功学员刘枝萍,要其参加学习班被拒绝,刘枝萍就被开除公职,就连失业救济金也不让领。轰动全球的《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对《九评共产党》的惧怕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邪党重点旨在压制《九评》的扩散和传播,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非法判刑。

八、沈培平

沈培平一九九八年一月至二零一四年八月历任云南省保山地区腾冲邪党县委书记、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云南省思茅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云南省普洱市委书记、云南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二零一四年八月邪党中共中央纪委对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沈培平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沈培平有期徒刑十二年。

沈培平一九九八年一月至二零一三年二月先后担任中共腾冲县委书记、思茅市政府市长、普洱市政府市长、中共邪党普洱市委书记。尤其任中共邪党普洱市委书记职务期间,在所辖思茅、普洱、墨江、景东、镇沅、景谷、江城、澜沧、孟连、西盟十市县,积极贯彻执行云南中共邪党省委、“610”迫害法轮功的指示,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和向世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办“洗脑班”、监视、骚扰、绑架、关押、劳教、判刑。

二零零四年末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大肆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早七时十分,云南省思茅市“610”和澜沧县“610”及国保大队几十个警察一齐出动,分别突然闯入八名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抄走了大法经书、师父的法像、电脑、打印机、录音机等物品,同时绑架了胡秉清、李先泽、张玲、王艳红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几年来有胡秉清、李先泽、何景春、强辉、吕荣芳、王应辉、陆金玲、卢开惠、王燕辉、李朝荣、唐家读、赵华琼、陆桂华、谢宏宇、张凤琼(琴)、吴明才(财)、杨丕芝、王艳红、张玲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判刑。

九、孟苏铁

孟苏铁一九八二年一月大学毕业后即在云南省检察院工作,二十年间升至副检察长。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转任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代厅长,一年半后升任厅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换届时升任中共邪党云南省委常委,后任政法委书记至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孟苏铁从二零零四年至落马,当了近十年邪党政法委书记、十二年邪党公安厅党委书记、八年厅长。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突然被查落马。有消息称,孟苏铁与前中共政法书记周永康案,以及前中共邪党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案有关。

有云南“政法王”之称的孟苏铁,自二零零四年任云南省公安厅长,二零零六年起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十多年掌管云南司法大权,与周永康、白恩培相互勾结,投靠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得到了邪党党魁江泽民的赏识。同时孟苏铁也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被追查国际组织追查。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追查国际发布通告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云南省公、检、法、司和“六一零”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司法系统作为执法机构,公然剥夺公民的信仰权利,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包括云南省监狱管理局邪党党委书记、局长马林,以及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孟苏铁等。

孟苏铁在任云南省公安厅长、政法委书记十多年间直接指使和参与了对云南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的非法执法,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禁闭、严管、侮辱、体罚、酷刑等非人道的折磨迫害,尤其是女二监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与希特勒法西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从精神肉体上粗暴毫无人性的手段折磨女性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一入女二监不转化就被关“禁闭”四个月(有的被反复禁闭达数年,有的一直被禁闭到出狱)。在禁闭室每天从早上六点半至晚上十一点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不准动,双手必须放在膝盖上,若有移动,轻则辱骂,重则拳脚相加,或者电棍电击等;不准洗脸和刷牙,不准卫生用水、不准洗澡、不准换洗衣服,每天只允许上四次厕所,更无人性的是月经期也不准用卫生纸,不让换洗血迹、污渍内裤的,每天只给一点食物,不能吃饱,每人每天一瓶水(500ml),冬天只能穿两件单衣、单裤,不准穿袜子,只准穿拖鞋,夏天不准穿内衣,只能穿一件外衣。除有电视监控外,还有两个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看守。而且每天强迫听声音放到最大诽谤法轮功的录音,出来后又继续每天罚坐小凳子(有的只是8x20cm大小的小小凳子),从早上六点半起床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每天十六小时,每天只给一瓶水(500ml),三次卫生间,这种杀人不见血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别说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就是一个健康人都很难以承受。有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坐到出狱,臀部坐烂了、裤子也坐烂了,有的血压升高、四肢浮肿,有的甚至全身浮肿,身心备受摧残。对许多法轮功学员非法使用破坏神经中枢药物。导致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而离世。

孟苏铁在任云南省公安厅长、政法委书记十多年间直接指使和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足以构成其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大量国际法规定的罪行。孟苏铁欠下的血债逃脱不了应负的历史罪责,必定受到清算和应得的恶果!

在此善劝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朝着地狱之路狂奔的各级官员们,你们该清醒清醒了,看清当前国内外的趋势:目前已有三亿多民众已经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天灭中共之时已到,你们现在只有悬崖勒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将功补过,以减轻罪恶,以得到神对你的宽恕处理。否则,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