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金福晚在长沙女子监狱遭约束衣、挂吊折磨
金福晚在长沙女子监狱遭约束衣、挂吊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怀化市今年四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金福晚被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被劫持到长沙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四次被穿“约束衣”折磨,三次被挂吊在窗户上的栏杆上,仅脚尖沾地;她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被特警往上拗将指骨折断,使受伤的手指再次受伤,至今还没好。才四十来岁的人,头发已白了一半……。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金福晚女士仅因修法轮功,坚持对大法的信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受过邪党人员迫害,多次遭当地610,国安大队绑架,二零零零年曾被非法送往株洲白马垅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又被非法加期半年,仍不放人,后因绝食反迫害才被放回。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金福晚和同修到张家界向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恶人诬告,遭当地派出所绑架,送到当地看守所关押。后被枉判三年,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被送到长沙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在送往高度戒备监区一分监区去的路上,金福晚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被一名叫李雷的女警察不停地打她的耳光,然后带到办公室,将“约束衣”强行穿在她身上。这是金福晚第一次被穿约束衣折磨。

“约束衣”是长沙女子监狱专门整人的一种刑具,它非常牢实,人一般挣不破,没有袖口。约束衣里自带有绳索,可对受刑者肢体进行捆绑,金福晚当时双手就被关叉捆绑在后脑勺上,以后被穿约束衣都是用这一方式进行迫害,这一次金福晚被穿约束衣半天。

长沙女子监狱的高度戒备监区,又称第六监区,就是集中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这个监区有一排房子,十二个单间,共一条走廊,两头分别是电视房(也是整人的地方)和狱警办公室,常年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此迫害。夹控犯人在这些房间可随意走动,甚至于可以和其它房间的夹控合伙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次监区狱警队长唐影到监室查房,点名,金福晚没答到,当时就被唐影用点名本打脸,用脚踢,后又带到狱警办公室被穿约束衣约四个小时。这是金福晚第二次被穿约束衣迫害。

金福晚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共被穿约束衣折磨四次。一次监狱要法轮功学员背监规,金福晚觉得自己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是被冤枉的进来的,就不背,结果被狱警带到办公室,又被唐影用硬笔记本打脸,用脚踢,叫一帮夹控犯人来给金福晚穿上约束衣,再用床单捆住双臂,吊在窗户上的栏杆上,仅脚尖沾地。前面用高柜挡住,怕别人看见,这次金福晚没被吊多久。

一段时间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背《三字经》、《弟子规》等一些传统文化的东西,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当狱警唐影巡房时,金福晚对她说:“你们叫我们背这些传统文化的东西,而你们的所作所为都与传统文化却完全相反!”唐影听后恼羞成怒,叫五、六个夹控犯人(以经济犯邓涛为首)将金福晚穿上约束衣,再用床单捆住两臂吊地窗户上,仅脚尖沾地,金福晚从一开始吊起不一会儿就疼痛难忍,后来感到双臂钻心的痛,这样从早上八点吊到晚上九点,金福晚感到实在受不了了,就向她们违心地说自己刚才太激动,不应该这么说。

狱警见金福晚有所妥协,才把金福晚放下,放下后金福晚才看到双臂被吊得呈青紫色,肿得像碗口粗,手肿得透亮,感到又痛,又麻,又发紧,右手筋拉抻得变形了。夹控犯人在这时还要金福晚说不利于大法的话,被金福晚严词拒绝了,她们又把金福晚吊了起来。金福晚感到承受到了极限……一小时后,一狱警担心可能会导致金福晚手臂致残,才将金福晚放下来。

放下来几天后金福晚的手臂才消肿,但发现右手手指,除拇指外已无法正常弯曲,在金福晚一再要求下,两个月后,狱方才将金福晚送到市中心医院治疗(因监狱医院条件有限)。每次金福晚到医院去都要五名狱警陪同,还要给金福晚戴上脚链手铐。听说金福晚要控告她们,狱警就叫夹控犯人写伪证,叫医生做假病例。前后治疗了两个多月,金福晚的伤势才有所好转。

为了达到“转化”金福晚的目的, 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也就是在金福晚冤狱期满前几个月,狱警将金福晚一个人调到最后一间房里,由几个夹控陪同,在金福晚手伤还没全好的情况下,停止她的一切洗漱,不让上厕所,不断减少她的睡眠时间(由每天六小时,减到三小时)。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为了抵制这种迫害,金福晚决定绝食反迫害。几天后,狱警对金福晚采取野蛮灌食。野蛮灌食是由几个特警采取擒拿术,将金福晚双手拗住,再将膝盖压在她身上,然后再灌食。一次灌食中,金福晚已受伤的右手的食指与中指被特警往上拗将指骨折断,使受伤的手指再次受伤(至今还没好)。有时特警用双脚踩在金福晚腿上,再用电棒电金福晚的腿。

在金福晚绝食抗议期间,狱警仍然采取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的方式迫害她, 金福晚一天经常是灌食时上身衣服和头发被米汤打湿,而由于不让上厕所,尿屎只能拉在裤子里,裤子整天是湿漉漉的,在这种情况下,夹控还将金福晚的被子和床垫取掉,床上只留木板,四~五月份晚上长沙的天气还是比较冷的,特别夜晚被冷风一吹,金福晚被冻得发抖,根本睡不着……

在对金福晚强行灌食十几天后,狱警将她带到监狱医务室,对她采用插胃管强行灌食,期间胃管被金福晚拔了三次,她们就将金福晚手和脚扣在床上,每天灌一次。由于管子经常从鼻子插进去,金福晚的一只鼻孔都被擦伤了,现在还留有伤迹。

在金福晚绝食抗议近两个月时,监狱长罗友田来找金福晚谈话,问金福晚有什么要求,金福晚说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罗说,如果他这么做,他这身衣服就穿不住了。后狱警多次找金福晚谈,在金福晚据理力争下,狱方才终止对她的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的这种迫害,并答应给金福晚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此后金福晚才停止绝食。

此时金福晚人瘦得不象样子,四十岁的人,头发已白了一半,自己都不敢看镜子。狱警图文利(音)参与对金福晚灌食的迫害。

在长沙女子监狱,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也很严重。嘉禾县法轮功学员李菊梅,一次被夹控打得全身发青。怀化市法轮功学员唐开菊一次脚被打伤,是背到医院去的;还有一次为了逼迫唐开菊写所谓的四书,狱警指使犯人毒打唐开菊,并把唐开菊的衣服扒光,将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的法像往唐的下身塞。湖北通城县法轮功学员胡关霞被穿约束衣三天三夜,晚上睡觉也不让脱下,期间犯人宋风翔(音)用手掐胡关霞,不让她睡觉。

经济犯邓涛是犯人中的所谓“队长”,常德人,四十多岁,一直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狱警唐影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几次怀孕都流产了。

相关责任人:
监狱长:罗友田
第六监区长:黄精英
副监区长:李军
何姓教导员
狱警队长:唐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