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女子监狱暴力洗脑的罪恶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揭露吉林女子监狱暴力洗脑的罪恶
揭露吉林女子监狱暴力洗脑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女子监狱下设的所谓“教育监区”,是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洗脑建立的邪恶黑窝。

其迫害手段明慧网曾多次曝光,主要是利用“犹大”和包夹对刚被非法押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然后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蹲小号、上绳、上抻床、上大挂等酷刑手段继续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用酷刑和暴力屈服,再采用精神手段灌输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或精神失常。


酷刑示意图:四肢上绳

二零零四年吉林女子监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的暴力洗脑“转化”,那时还没把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教育监区,只是在各大队进行“洗脑”迫害。当时迫害法轮轮学员最严重的是监狱八大队,当时倪笑红是八大队的一个普通的小警察,每天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由于“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当时的监狱长武泽云看中,倪笑红被调到教育监区直接参与迫害。倪笑红又向监狱长武泽云和监区长曹红建议把八大队她“转化”的三个最邪恶的帮教王丽、陈艳梅、董桂玲调入教育监区,她们在一起密谋出一套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和方法。

在教育监区,每个法轮功学员几乎都经历这一套迫害程序。 精神折磨,加上抻床酷刑等极其邪恶残忍。当年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孙立红被陈艳梅在三楼单间扒光吊起,裤头塞在嘴里,脸被陈艳梅挠的落下一条条伤痕;三十几岁的法轮功学员罗希玲被王丽折磨迫害的就象六十几岁的人,走路就象踩云彩一样。

吉林黑嘴子女监为让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彻底脱离大法直至魔变,不但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迫害系统,而且还精细的渗透到每一个环节当中,采取种种卑劣、残酷的手段强制洗脑。

一、邪恶的“扒皮法”

所谓的“扒皮法”,就是对着刚被绑架到教育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用粗俗的语言一顿攻击,用恶毒的语言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歪曲大法的法理,处处刁难学员,所谓的“扒去好人的面子”,给学员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制造障碍。当他们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再由犹大帮教赵桂凤、马也驰、刘亚谦等,以伪善面孔进行所谓的“讲道理”洗脑,灌输歪理邪说,因为这些人看过大法书籍,篡改大法师父的话,有很大的欺骗性。

二、邪恶的“沉淀法”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所谓“沉淀法”就是学员遭受“扒皮法”的迫害后被所谓“转化”,每天被强迫坐在板凳上,或被体罚站着,帮教监视学员的一言一行,继续采用“扒皮”迫害或者是各种酷刑迫害,然后再继续坐小板凳或体罚,逼迫符合他们魔变的标准。所谓“沉淀”法轮功学员思想,就是通过多次暴力酷刑、体罚和洗脑迫害,并且这样循环往复的从精神摧残到肉体折磨,达到魔变的要求。法轮功学员王娟芳就被王丽用此手段在五楼单间迫害近十个月之久。

三、反复强化操控行为

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抠被型,进管教室要喊报告,点名时要报数,走队列、做广播体操等,每天潜移默化的强化行为让法轮功学员接受邪恶的控制和安排。

四、利用变异传统文化及书和光盘灌输洗脑迫害

在监区,平时每隔一周还要用监规或盗用传统文化如《咏鹅》、《游子吟》、《二十四孝》编节目演一次,过年时每个监舍还要演出,而且监狱还要检查。

为强迫给学员“洗脑”,犹大刘喆、陈艳梅还花钱买书往监狱里拿,警察还买所谓的传统文化的碟,犯人家属还可以随便的往里面送各种电视剧的光碟,甚至色情的光碟及所谓佛教经书等等。

五、定期举办所谓“演讲”进行洗脑

利用彻底邪悟的犹大在监区的活动室里,散布魔变的经历,却把迫害造成的后果全部强加因炼法轮功造成的,过程中还声泪俱下,丑态百出,迷惑那些法理不清的学员。

六、利用歌曲和舞蹈等各种活动洗脑迫害

二零零五年,中共“610”到黑嘴子女监检查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情况,女监监区长武泽云、监区长曹红逼迫法轮功学员提前一年的时间排练节目,当时带着法轮功学员排练的队长叫周园,每逢邪党十一、五一、七一、或八一还要强迫学员参加大型的广场节目,节目内容都是邪党文化的东西。比如:在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会期间,监狱每天强迫学员练所谓的节目,唱邪党歌,每天还强迫学员为节目的需要做大量的所谓道具。奥运会结束后,监区还美其名曰让学员“活动活动”把所有被他们迫害的老弱病残的学员都带出监舍,一些犹大为讨好警察、丑化学员,把这些老弱病残的学员打扮的奇形怪状,在监狱的院子里坐在小板凳上排成一排,每个人前面还扣一个学员们平时洗衣用的蓝色塑料盆当鼓,给这些老学员头上别上碗那么大的花,手里拿着矿泉水瓶里面还装上石头子,当时再由一个叫胡杰的犹大阴阳怪气的领唱“北京欢迎你”,边唱还用装着石头子的矿泉水瓶边敲击蓝塑料盆。除了这些,每逢年、节还要演出。

为让法轮功学员彻底脱离大法修炼,曹红指使最邪恶的刑事犯包夹刘春洋(死缓),强迫学员跳模特操,强迫学员参加文体活动:比如拔河、跳肚皮舞等。

七、伪善欺骗

为了迷惑学员,一些警察还伪善的给学员买花,比如老残队的狱警李海燕经常给所谓转化的刘秀娥买鲜花,从家里拿吃的用的给被 “转化”的学员,致使一些学员被迷惑认贼作父,刘亚谦被转化后就给教育监区送过锦旗。

刘秀娥被所谓的转化后,她的单位领导(当时的吉林省交通厅厅长:刘克志)给监狱出资修路、建医院想以此条件把刘秀娥买出监狱,并答应给刘秀娥出转化汇编,还强迫每个学员写魔变心路历程,然后装订成书存档。

狱警倪笑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转化,用酷刑上绳等迫害,极为残忍,只要是被所谓“转化”的,她的态度马上就变,伪善的所谓关心、照顾。倪笑红曾被调出过教育监区,据悉吉林省女子监狱监狱长武泽云调到监狱管理局后,倪笑红又回到女子监狱参与迫害犯罪。

八、强迫做犹大帮教、助纣为虐

利用学员互相认识的关系迫害,例如董桂玲在三大队时和法轮功学员景凤云的关系很好,董桂玲被倪笑红“转化”后,帮教“转化”景凤云,过程中董不断逼着景凤云骂师父,骂大法,不骂就无数次的打景凤云的嘴巴子,企图让董桂玲彻底转化,与邪恶一样残酷迫害学员。

强迫被转化的人参与教育监区的所谓“学习”,做犹大帮教参与邪恶的强制转化迫害,直接参与和安排唱歌、跳舞、其它洗脑活动,潜移默化的做助纣为虐的事,默认邪恶的控制与安排,毁人害己。这也是对所谓被转化的学员,进一步的魔变迫害。

吉林女子监狱种种邪恶强制洗脑转化手段,都是建立在中共“假、恶、斗”基础上,黑白颠倒,用暴力和谎言与诱惑,让人出卖灵魂,参与犯罪。近期吉林女子监狱所谓大战100天的暴力转化迫害,只是邪恶最后的垂死挣扎,任何的邪恶手段只是为行恶者将来被追查提供罪证,人不治天治。

自古邪不压正,善恶有报。经查在吉林女子监狱被利用参与迫害的刑事犯恶报连连。如:刑事犯赵扬帆(女,30多岁),给学员绑死人床,积极参与迫害,二零零六年为假释出狱,检查身体时吃大量含糖东西,结果假释批下来,还剩几天回家,却死在公安医院;刑事犯包夹刘平(女,40多岁),在监狱期间专门参与给法轮功学员酷刑上绳,因迫害积极,减刑回家不久,在自家的小区里被别人在倒车时撞死;刑事犯杨波,(女,30多岁),经常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背后向警察恶告法轮功学员,出狱回家后因吸毒而死;包夹孙连红(女,40多岁),还有二十几天回家,不听劝善,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刘香卓酷刑上绳,同时得知她丈夫在家突然暴病而死。 原监狱长贾秉新遭恶报被判刑十四年。

吉林省女子监狱: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郭家村(吉林省女子监狱已从黑嘴子搬到兰家)
通讯地址:吉林省长春市1048信箱(邮信时建议写此地址),邮编130114
总机:85375038
总值班室:85375099
现任监狱长安彤宇0431-85375001
副监狱长魏丽慧 85375006、15312692195
副监狱长王立军 13424483338、85375004,副监狱长王某(男)85375005、刘铁海 18751778168
高明雅 15065919887、金宇菲 18686465320 吉林省女子监狱党委
狱政科:0431-85375021科长朱晓艳0431-81234733
狱政男值班室:85375029、狱政女值班室:85375017
政委王某 85375002
总经理刘某85375003
纪委书记张某85375007
办公室主任周某 85375008
监控室 85375061

八监区:
电话:0431-85375045、0431-85375107
副监区长倪笑虹13943036094
三楼狱警室:85375089
四楼狱警室:85375098
监舍2号楼
3楼:85375048
4楼:85375049
狱警张树玲
狱警刘明华15252297762
狱警高扬
狱警张莹:八监区二小队311监室
狱警沙丽
狱警屠强:八监区一楼严管队, 姓陈的小队长

大楼收发室 85375099
大门收发室85375011考核办 85375109
卫生科 85375039
刑罚科 85375031
刑罚科院内值班室 85375050
驻监检察室 85375087
狱侦科 85375032
狱侦科院内值班室 85375091
教育科 305 ,303 85375035
教育科狱警室 85375036
心理咨询室 85375037
教育科长室 85375038
十监区
管教室:85375085
入监监区: 监舍1号1楼:85375025
出监监区: 监舍1号2楼:85375086
监舍1号楼
1楼:8537501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