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中医大夫修大法两遭非法劳教、八年冤狱
中医大夫修大法两遭非法劳教、八年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松原市杨伟华,男,四十多岁,中医大夫,毕业于长春中医学院,原居住在吉林省扶余县东九号村,开一家诊所。一九九八年九月八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杨伟华曾经多次遭绑架、非法抓捕和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迫害,遭八年冤狱迫害。

一、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疯狂发动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三岔河公安局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警察绑架了杨伟华,把他劫持到三岔河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扶余县610办公室头目徐树贤用脚踢杨伟华,强制他坐在水泥地上。杨伟华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杨伟华因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扶余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扶余县看守所迫害。在关押期间遭受非人的折磨,特别是扶余县刑警大队的警察和看守所的狱警王存范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手段残暴残忍。三十八天后被扶余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杨伟华被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在劳教所,杨伟华遭到暴力转化,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郑海令,用电棍电杨伟华脖子、前胸、后背,电了一个多小时,身体发出糊焦味儿,杨伟华没有妥协,狱警就强制杨伟华劳动,超负荷做苦役,搬大石头,杨的肩膀压破,手割坏了经常流血。晚上被强制洗脑迫害,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杨伟华从劳教所回来,因不放弃修炼大法,半月后被扶余县公安局强行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警察强迫所有法轮功学员在他们事先就写好的“保证书”上签字。当时杨伟华等拒绝签字,之后有的学员被非法关进拘留所、看守所、教养所,有的被停止工作、没收土地,恶徒们强抢法轮功学员家中的财物作为非法罚款等等。杨伟华被拘留十五天后放回。

二、在扶余县看守所遭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杨伟华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在出门途中遭到绑架,原因是身上没带身份证,被铁路警察关押。警察从杨伟华的驾驶证上查到了住址,而且知道他是法轮功学员,同时与扶余县610办公室头目徐淑贤(现已被调到消防科)联系,几小时后徐淑贤带领一帮警察到铁路派出所对杨伟华大打出手,用皮鞋狠踢杨伟华的脸,造成杨伟华的鼻子不停的流血。杨伟华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倒在地上起不来,直到他们打累了才停手。之后,他们象土匪一样把杨伟华身上的手机和钱财等抢走。


酷刑演示:暴打

杨伟华随后被劫持到扶余县公安局,警察让杨伟华在拘留证上签字,杨伟华当时质问他们凭什么非法关押?警察说因为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杨伟华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

杨伟华无辜被迫害,在看守所里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绝食抗议迫害几天后被强行关进小号,狱警们指使小号里的犯人打他,杨伟华仍以绝食抗议。第五天时,他们强行给杨伟华灌食,杨伟华被五、六个狱警按在死人床上,把头、四肢完全固定住,管子从鼻孔插到胃里。当时杨伟华恶心呕吐不止,灌进去的盐水从鼻孔流出。就是这样警察们强行灌了很长时间,折磨得杨伟华全身疼痛难忍,特别是胃里强烈的烧灼感,一想到灌食就毛骨悚然。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

狱警指使刑事犯刘立殴打杨伟华至肋骨断裂,呼吸困难,晚上疼痛的无法入睡,而且在绝食期间一直腹泻,体重下降到五十多斤,每天杨伟华都在痛苦中度日。在以后的日子里狱警们对杨伟华的迫害手段更加残忍。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杨伟华被扶余县刑警二队(或四队)的古队长等六人非法提审,他们不容分说将杨伟华铐起来,边打边问,你还信不信真、善、忍?杨伟华说:信。暴徒们说杨伟华的事今天必须解决,而且叫杨伟华必须承认有罪,否则,他们就迫害不止。六个喝了酒的警察面目狰狞,把杨伟华绑在老虎凳上,脚放在铁卡子里,手铐上后架在老虎凳的后背上。警察踩住手铐,再用绳索勒住脖子用力卡住喉咙,老虎凳的铁皮穿入手指甲里,而且他们连续不停的打杨伟华的耳光,杨伟华被打的浑身青紫,痛得昏死过去。

警察看到杨伟华的生命有危险才松了一下手,反复多次松开再勒,使得杨伟华大脑严重缺氧,意识模糊,警察们仍不罢手,用子弹头和枪托狠划杨伟华的肋骨。杨伟华疼痛难忍发出惨叫声,警察怕被别人听到,用脏布把杨伟华的嘴堵上,警察用塑料袋套在杨伟华头上,闷的杨伟华晕过去,再用凉水浇醒,继续用塑料袋闷,反复折磨,痛苦使杨伟华用头猛撞铁筋。这时警察问他你还信真善忍吗?杨伟华说,信!你支持法轮功吗?杨伟华说,支持!你支持某某市的法轮功吗?杨伟华说,哪里的法轮功我都支持!警察把杨伟华拖回了监舍。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十天后,再次刑讯逼供杨伟华,又把他吊在审讯室的铁栅栏上而且脚上戴着三十八斤重的脚镣,象荡秋千一样来回悠荡,瞬间手铐就铐到手骨,当时是皮肉开花,白茬茬的筋骨头露在外面,来回游荡一个多小时,刺心的疼痛,晚上无法入睡。双手几乎致残,一年多才恢复正常。


酷刑示意图:吊起来晃荡

在非法关押期间,狱警王纯范为了发泄私愤,唆使犯人在监舍内强行按住戴着脚镣的杨伟华,把杨的一只手拉出铁门上的一个小孔,狱警王纯范用三角带做的鞭子,猛抽杨伟华拉出去的一只手,打了三十多鞭子,杨的手被打烂,在监舍不让出去,狱警又唆使犯人暴打杨伟华,用凉水浇身。后来杨伟华被诬判三年,他被劫持到长春苇子沟劳教所继续迫害。

三、在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长春苇子沟劳教所,杨伟华遭到暴力转化,狱警用电棍电,拳脚相加,狱警指使犯人严管,一种酷刑叫“熬鹰”,二十四小时犯人倒班看管不让杨睡觉,稍稍一迷糊,就遭到犯人毒打,九天九夜,痛苦万分,就这样,杨伟华没有向邪恶妥协,但被迫害的身体消瘦。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杨伟华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继续迫害,刚刚进朝阳沟劳教所,狱警唆使犯人往杨伟华身上浇凉水,一次就浇了几十盆凉水,杨被浇的浑身彻骨寒冷,哆嗦不止,上下牙磕碰咯咯响,两个多小时停不下来。杨伟华没有屈服,坚信师父的正念越来越强。劳教所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狱警指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半夜不让睡觉,强迫学员站一排,犯人站一排手里拿着床板,暴打学员,直到把学员打倒为止。学员身体被打得青紫,睡觉躺下都困难。不转化,十天八天就一次这样的暴打。暴力、血腥、阴森恐怖的气氛,让许多学员心理和精神几乎承受到极限。杨没有屈服转化,邪恶迫害升级,狱警逼迫杨伟华干苦役,致使杨伟华身体极度虚弱,心衰、血压高、几乎不能起床,每天由两名犯人拖着出去吃饭,拖到食堂,杨伟华已经气喘吁吁,没等吃饱饭,又被犯人拖回监舍,狱警看到杨奄奄一息,就假抢救。残酷迫害没有摧毁杨伟华信师信法的坚定意志。

二零零四年一月底,他绝食抗议迫害,在绝食期间,被警察多次野蛮灌食,杨伟华坚决抵制迫害,在挣扎中,副所长王延伟毫无人性的冲上前大打出手,当杨伟华大声质问警察:你们为什么打人?王延伟恼羞成怒,一面指使警察取电棍,一面指挥一群警察一齐殴打杨伟华,警察们对杨伟华拳打脚踢,杨伟华遭到一顿毒打后,遍体鳞伤,头部、脸部多处瘀血、红肿、脸部极度变形,满嘴是血,被打得无法行走。

几天后,杨伟华的妻子接到长春市劳教所一大队的通知,说杨伟华现在绝食,让家属去劝说,杨妻和杨伟华的父亲接到通知后,匆匆的来到劳教所,看到的是:杨伟华全身是伤,脸部变形了,当时嘴角还挂着血块,而且由两个犯人架着行走。

杨伟华妻当时质问一大队长李中杰(此人是打法轮功学员的凶手):你们警察为什么打好人?杨伟华只不过是做个好人,而且他有心脏病,你们还把他打的这样?李中杰说:就是知道他有心脏病,否则打死他。并且扬言说:给杨伟华加刑八个月,同时让杨妻劝说杨伟华放弃修炼,遭到杨妻的断然拒绝,杨妻对警察们说:杨伟华是好人!他没有做错什么!你们打人是犯法的!并要求见所长,警察当时推脱说所长不在,第三天杨妻和父亲再次来到劳教所要求见所长,可是警察们都躲起来了,在无奈的情况下,杨妻和父亲决定拿起宪法赋予的权利到相关的法律部门去为杨伟华讨回公道,严惩那些混进公安队伍里的警察和践踏法律的恶棍。

在劳教所,因为不转化,杨伟华遭到加期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二日,杨伟华才回到家中。这时的家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杨伟华和妻子来到松原,开了一家私人诊所以维持生计。

四、在吉林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多,松原市宁江区工农派出所所长付平和伙同其他警察非法闯入位于宁江区四百货附近杨伟华大夫的私人诊所,非法抄家,劫掠私人财物有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上千元。现金两万四千多元,并绑架了杨伟华大夫和他妻子王大夫以及十三岁的女儿。当时参与绑架迫害的还有宁江区“610”头子孙丙仁。杨伟华的妻子与女儿在被非法拘押两天后才重获自由。


酷刑演示:老虎凳

杨伟华这次被非法抓捕后,被迫害的异常严重,在宁江公安一分局遭到酷刑折磨,警察把杨伟华双手反背用手铐铐在老虎凳上用塑料带套脑袋,昏过去用凉水浇醒,警察用胳膊使劲挤压心脏,几乎窒息。不给吃喝,不让上厕所,铐在老虎凳上,折磨两天两夜,在这期间油田派出所警察王大国暴打杨伟华,打得杨肋骨骨折,痛不欲生,杨被折磨得心脏衰竭,被劫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以后,非法开庭,诬判八年,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他被劫持到吉林监狱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倒挂”

在吉林监狱,狱警指使帮教、包夹严加看管,不许跟任何人说话,整天强制灌输诽谤大法的录像,杨正念抵制。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狱警指使犯人强制把杨伟华抬到所谓的教育队,强制洗脑,暴力转化,强迫杨伟华和其他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坐在光板床上,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十点钟,吃饭不让下地,限制上厕所时间,膀大腰圆的犯人严克辉经常打骂,把杨伟华大头朝下倒控,用袜子堵嘴。(严克辉遭到报应,死在监狱里)因为不转化不让下床,导致杨伟华肌肉萎缩,大便干燥,身体消瘦,吃不进饭,高烧不退,迫害成严重的肺结核症状,狱警又把杨劫持到监狱的老残队继续迫害。

在老残队,因为杨伟华给其他法轮功学员念大法师父经文,狱警王元春强迫杨睡在潮湿的床上,被褥都长毛了,导致杨腰疼,双腿走路困难,强迫杨伟华干苦役,在阴冷的菜窖干活,因为杨腰疼不能干活,王元春强迫杨在菜窖的一张桌子上撅着、趴着折磨,侮辱杨的人格。挑拨杨和学员之间的关系。致使杨伟华身体更加虚弱,杨伟华在老残队继续遭受非法关押迫害,因为杨伟华一直坚定信仰,不配合邪恶,不转化就不给减刑。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一日,杨伟华结束八年冤狱迫害回到家中。此时的家已经不存在了,杨的妻子因为承受不住邪恶迫害带来的恐怖压力,和杨离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