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比黑社会更恐怖的辽宁本溪监狱 从胡国舰被迫害成植物人离世揭开本溪监狱黑幕一角
比黑社会更恐怖的辽宁本溪监狱 从胡国舰被迫害成植物人离世揭开本溪监狱黑幕一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凌晨零点刚过,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本溪市监狱、已经被迫害成植物人、昏迷近两年的胡国舰先生,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这个噩耗不但使胡国舰的所有家人悲痛欲绝,所有亲朋好友为其伤心哀叹;同时也震惊了抚顺市、本溪市、沈阳市众多人!这一天清早,苍天为此低垂、阴沉、愤怒!晨日缓缓露出黯淡神伤的面庞,不愿再看到好人遭难的悲剧。

本溪市监狱,所有被那里押过而活着出来的人,一提起本溪监狱对在押人员的虐待、奴役、勒索、酷刑……都不寒而栗!对所遭遇的、见证的残暴、血腥迫害的描述,让听者思想中不自觉的反映出黑社会、地域、魔窟、生不如死等恐怖字句。

如果把黑社会跟本溪监狱相比较,那真是小巫见大巫!因为黑社会要靠“官方有人”来当保护伞,而本溪监狱却打着“官方”旗号,干着比黑社会更为凶残毫无人性,更为疯狂肆无忌惮,更为无法无天的邪恶勾当!

从本文胡国舰在本溪监狱被迫害成植物人离世的事实,便可以揭开本溪监狱黑幕的一角。

胡国舰入本溪监狱二十二天 被暴虐成植物人

胡国舰先生,一九七零年生,原抚顺矿灯厂职工。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导致胃部大出血的瘤子神奇的没了,胃病彻底痊愈。他聪明能干,和妻子开粮油店,生意兴隆,家庭幸福。他时时处处践行“真善忍”理念,成为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无端发动迫害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至二零一零年,胡国舰被抚顺市公检法司陷入十年冤狱!十年人生的黄金季节,只因为坚持对真理的正信被断送。而家中妻儿老小含冤忍痛,悲苦挣扎。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胡国舰又被抚顺市东洲区阿金沟派出所绑架。九月二十五日东洲区检察院、院法合谋构胡国舰非法庭审。之后七个月家属未得到任何消息。直到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家属费尽周折才打听到胡国舰被枉法冤判四年,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已从沈阳监狱被劫持到本溪市监狱八监区。

二零一六五月二十三日,胡国舰妻子才被监狱首次允许探视。见到丈夫后简直惊呆了!原来一百八十多斤,瘦成一百斤都不到。问他怎么变成这样了?胡国舰不敢诉说本溪监狱对他的种种折磨,只是哽咽,眼泪“唰唰”往下流……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早七点左右,仅仅于首次探视后的第四天,本溪监狱通知胡妻:胡国舰病重,在本溪市中心医院,是突发性脑出血;催促家属速去。医院做脑CT诊断为:脑干大面积出血,脑室积血,中线结构移位。出血约200毫升。医院做开颅手术,从脑中取出瘀血,头骨摘除了一大块,右半边脑袋塌陷。手术后胡国舰一直没有醒过来,成了植物人。

胡国舰住院近八个月,本溪市监狱不顾家属意见,坚持把胡国舰接回本溪监狱卫生所,只靠鼻饲、打点滴维持生命。家属多次要求送到医院救治,被本溪市监狱拒绝。而此时七十多岁卧床不起的老母亲,日夜盼望儿子早一天回家,哭着喊:胡国舰,妈想你啊!快回来吧……没有人敢告知老人家胡国舰已经成了植物人。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早,胡国舰妻子接到本溪监狱教导员、八监区队长左利伟电话,本溪监狱办公室主任孙铁群电话,八监区周世宁发来的短信,都告知胡国舰病危,在本溪市中心医院,让家属速来。医院诊断:小脑出血,压迫脑干,出血10—12毫升,出血点在小脑脑干。处于高危状态,不能再开颅手术,只能用药物升压和打血清。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凌晨零点刚过,胡国舰先生含冤离世,丢下妻儿和重病卧床的老母。

二、本溪监狱草菅人命 欺骗家属

本溪监狱的在押人员、警察,都知道胡国舰是被监区管事犯人殴打、用冷水浇头、浇全身、抓住头往墙上撞,导致他昏倒在地的,当晚叫120救护车把胡国舰送到本溪市中心医院,直到第二天早晨才给胡妻打电话。

当胡妻和表妹第二天赶到本溪市中心医院,看到胡国舰昏迷不醒,呼吸急促有痰,好像马上就要窒息一样,脑袋肿胀满脸冒着虚汗,身上插着很多管子,本溪监狱指导员鞠杨、大队长刘争,还有几个狱警都在那里。医生把脑CT诊断结果告诉胡妻,并说如果做开颅手术还有一线生机,不做手术马上准备后事。

胡国舰妻子问狱警,胡国舰怎么会脑出血呢?大队长刘争说:头天(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晚上,胡国舰坐在凳子上发呆,只见他身子向一侧歪、歪、歪……晕倒在地上了。然后就把他送到医院来了。胡妻问,为什么今天才给我打电话?刘争说一直没找到电话号。胡妻又问,从胡国舰被抓被审哪一步法律程序没要家属电话?为什么入监狱后一直不通知家属?胡国舰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我要看胡国舰进本溪监狱的全部录像,要看胡国舰发病时的录像。刘争以监控只能录外面、监狱里面录不上等说辞搪塞。

胡国舰做开颅手术后成了植物人。监狱除雇两个护工外,每天还要派狱警监护队监视胡国舰,并且把胡国舰的一只脚二十四小时铐在病床上,手术前手术后都一直铐着。家属再三要求摘掉也不给摘。

家属每天都要等监狱警察跟主治医生秘密交谈之后,才允许进重症监护室听医生告知病情。期间,狱警一直用执法记录仪全程监视录像,不让家属与医生单独说话,也不许提问。即医生跟家属说的话都必须是经过本溪监狱狱警过滤的。

手术后二十天,不顾家属反对,警察态度极其傲慢、蛮横,强制把胡国舰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单间病房。胡国舰在本溪市中心医院一共住了八个月,一只脚一直被铐在病床上。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本溪监狱队长鞠阳让胡妻来到医院,狱政科长、监狱医院院长、几个狱警已在那等着。鞠杨让主治医生张辉东介绍胡国舰身体各项指标达到出院条件,然后鞠杨告诉家属想保外就医就接回家;不想回家我们接回监狱医院。

胡妻问接回家狱方提供什么条件?监狱人说没什么条件。胡国舰好好一个人被监狱迫害成植物人,接回家怎么办?住院、雇两个护工等等一切费用,胡国舰的妻子如何承担得了?况且胡妻无法工作,儿子上大学的费用、以及家人生活的费用哪来?而回到本溪监狱医院,又没有任何治疗设施,属卫生所资质,也分明是不顾胡国舰死活,草菅人命。胡妻要求留在本溪市中心医院继续给胡国舰治疗未果,胡被接回了本溪监狱卫生所。每天就是靠打滴流、鼻饲维持生命。家属多次要求住院治疗,不能再拖了;这样拖下去会很危险的。监狱没有同意。而狱方一再说胡的病状平稳了,想保外就接回家。

这时的本溪监狱,恨不得早一天让胡国舰回家了之,而面对家属再三要求把胡国舰送到医院救治却根本不理会,只是以鼻饲、输液维持两年,直到胡国舰离世。而过程中监狱方从未告诉家属胡国舰当天昏倒是在监狱被虐待、殴打所致,而是一会儿说胡国舰是旧病复发,一会儿说是突发脑出血;还说监狱抢救及时,仁至义尽等,以此欺骗家属。真是欲盖弥彰!

三、本溪监狱利用流氓暴虐胡国舰的事实真相

本溪监狱表面打着“文明执法”,“教育改造”的幌子,背地里培养黑恶势力,以残暴令在押人员屈从于淫威,再无限度地奴役、压榨,为监狱牟取暴利。各个监区都是利用“管事犯”管理在押人员。管事犯都是挑选心狠手辣的犯人,入狱前大都是社会上最邪恶的流氓。无论新入狱集训,还是日常的吃喝拉撒睡、说话、干奴工,总之在押人员的一举一动,都得听命于管事犯。如果管事犯看谁不顺眼,那就是随意打骂虐待,直到屈服。如果还嫌不够,就向监区的狱警打小报告,那就会更惨。狱警会用更狠毒的暴力杀一儆百,为管事犯撑腰。把人关进小号,电棍电击,用棍棒暴打,各种酷刑后,轻者皮开肉绽,重者被抬出来,多日生活不能自理。

本溪监狱以这种“流氓管理手段”对待所有在押人员,而且对待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更加不择手段。胡国舰被迫害成植物人离世,就是本溪监狱“流氓管理手段”的罪证!当时所有在押人员都知道事实真相,或亲眼见证、或亲耳听闻。

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胡国舰被劫持到本溪监狱分到八监区。八监区规定每天早五点五十分起床,六点三十分出工。休息日极少,有时一个月才能休息一两天(遇上面来检查才能休)。完不成定额,要连续加班三四天,早晨要四点三十分出工,晚上要九点才能收工。

八监区对新入监的集训,用管事犯看管。主要是叠被子、背监规、坐板。每天早上要比其他人早起一个小时,晚上要比别人晚睡两个小时。被子要求叠成有棱角的方块形;监规要求倒背如流;背监规时还要多人码齐坐板(几个人胸背挨着,腿分两边成排挤坐在只有木板的床上不能动)。在规定的几天内,监规背不下来的人、被子叠不好,都要遭到毒打,还不让睡觉。

管事犯人知道胡国舰是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更加肆无忌惮,经常故意找碴儿欺侮他。嫌胡国舰行动慢,要打骂他;嫌他吃饭慢,还要抢饭碗不让吃完;嫌他被子叠的不好,也要打骂他,并让他不停的叠,有时让他叠到后半夜一点两点才允许睡觉。

管事犯王兴刚动辄对胡国舰拳打脚踢,扇嘴巴子、指责、谩骂更是家常便饭。监狱规定吃饭的时间很短,而胡国舰在规定的时间内吃不完,就逼他去干活,每次他都吃不饱,更挤不出时间洗澡。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晚上,管事犯人主要是王兴刚、袁得佳、兆科、高健、于长龙等人,把胡国舰弄到洗漱间,扒光衣服,往他的头上持续浇冷水、拽头往墙上撞。当天晚上八点多钟,胡国舰跌倒在地,管事犯人王兴刚见状,用脚踢他的头,边踢边说:你别装了!见胡国舰人事不省,报告给值班狱警鞠杨。120救护车来了,拉出监狱去医院。

当时在本溪监狱的在押人员都知道,胡国舰的遭遇是在本溪监狱关押期间被体罚虐待所致。本溪监狱哄骗家属说胡国舰旧病复发;监狱及时治疗,花了几十万,以此来掩盖事实真相,推脱责任,还粉饰它自己。

如果说胡国舰是旧病复发,说明胡是带病来到本溪监狱的。那本溪监狱为什么接收?收监后为什么不送监管医院救治,或分到劳动强度较轻的后勤?而是把胡国舰直接分到劳动强度极大的八监区?如果当时胡符合入监条件,为什么到本溪监狱仅二十二天就脑血管破裂、脑干出血,成了植物人?家属要求看入监的监控录像、得病当时的监控录像,监狱为什么搪塞?

监狱人员又说,人在哪里不得病?还说胡国舰在本溪监狱关押期间没被打过,没被电棍击过。事实上,胡国舰住院成植物人了,一只脚还被二十四小时铐在床上八个月,在监狱里得是怎样恶劣对待?还有,同样是在押人员,犯人王兴刚、袁得佳、兆科、高健、于长龙等人,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迫害其他在押人员?还敢于扒光胡国舰的衣服用冷水浇他的头和全身体,拽着胡国舰的头往墙上撞。是哪个狱警指使他们干的?当班警察、八监区负责警察、本溪监狱长都必须为胡国舰承担法律责任!

本溪监狱明知道监狱医院只有卫生所资质,不具备治疗胡国舰病患的任何条件,却对家属说,本溪监狱医院条件也很好,不顾家属反对把胡国舰接回监狱医院。实则监方不想继续花钱为胡国舰治疗,接回监狱医院只能靠鼻饲输液维持存活,等于放弃治疗,导致胡国舰离世。所有参与把胡国舰接回监狱,放弃治疗的监狱领导都要负法律责任。

胡国舰本来就是好人被构陷入狱的,本溪黑监狱却利用坏人暴力“转化”好人,这是什么流氓逻辑?把原本身心健康的人折磨致植物人、致死,本溪监狱是黑社会吗?

四、本溪监狱骇人听闻的黑社会管理模式

如果说本溪监狱是执法单位,其恶行跟“执法”如何能联系在一起?如果以“犯法”论处,本溪监狱监管人员倒是触犯诸多法律法规。这样一帮无法无天的公职人员,所作所为全都在违法,这不是黑社会是什么?!

当看到、听到一桩桩、一件件被本溪监狱直接迫害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致死、致自杀等各种离奇案例,真实令人发指,甚至毛骨悚然。看到从本溪黑监狱活着出来的人,一提本溪监狱就象再次堕入地狱般惊悚的表情!

1、“杀威棒”

前面提到,本溪监狱以“叠被子”、“背监规”、“码齐坐板”、“坐小尖凳(凳高约十公分,凳面宽约八公分,面呈九十度三角形,棱朝上)对新入监的人集训,唆使“管事犯”刁难他们,找各种借口对其打骂。几天下来臀部坐烂,痛苦不堪。

所谓集训,就是以各种方式找碴儿给新入监的人吃“杀威棒”。以达到令其屈服于淫威,在今后超时超强度奴役下拼死也得干奴工为监狱赚钱。法轮功学员不配合迫害、不背监规,狱警就亲自动手把学员关进小号酷刑。人是走进去的,但被抬出来的,大多很长时间生活不能自理。

2、超强奴役

本溪监狱奴役在押人员到了疯狂的程度。监狱从上到下都被利益驱使,无偿榨取在押人员的血汗,甚至不惜累死逼死在押人员。每天要求干十二个小时奴工,每月规定休息一、两天,还得遇到上面来检查才让休息。定额都是超负荷的,在承受已经达到极限的情况下,还给增加定额。完不成就加班加点,每天要干十五、六个小时奴工。吃饭也在车间里,只给十五分钟。为了使所有人顺从强奴,常常以杀一儆百的手段迫害完不成奴工任务的在押人员,把人逼的生不如死,或逼死。

以下是几个服刑人员(非大法弟子)被暴虐的案例。

凉金平,男,30多岁,丹东人。因他干活完不成任务量,被八监区队长石淼殴打、电棍电击、体罚虐待。凉金平不堪殴打、虐待,精神崩溃,上吊并割腕自杀。被及时救下送到监狱医院治疗。病情平稳后,监区把他关进集训队小号继续迫害。因其家里无人探视,本溪监狱对其任意折磨。

田春彪,男,42岁,辽阳人,二零一六年三月的一天,干一天活晚上饿了泡方便面,被值班警察罚站,第二天又被该警察当众殴打。田说要向住检控告。狱警大队长陈耿拉掉车间工作电闸,用广播喊所有在押人员集合站队,陈耿当众劈头盖脸拳打脚踢,用鞋底抽打田春彪的脸,打得田春彪的脸伤挺重。陈耿还一边歇斯底里的狂喊乱叫:“你不是要控告吗?我就打你了,你控告啊,告啊!”在场人员鸦雀无声、慑慑发抖;其用意是使大家都恐惧、屈服,顺从的被超强奴役、为他们赚钱。田春彪不堪殴打、体罚虐待,产生自杀心理,用头撞墙,地上有一瓶强水,他拿起来就喝了。陈耿无奈向上级汇报,打了120,把田春彪送去医院检查。田春彪妻子看到丈夫脸被打得严重,就给田春彪拍了像片。后来听说狱警想与其家属私了。

徐作宝,男,30多岁,因交通肇事罪判刑三年。二零一五至二零一六年,在本溪监狱七监区服刑。七监区早6:30出工,晚6:30收工,长期超时、超强度劳动。狱警还嫌不够,唆使心狠手辣、急功近利的管事犯人监督、逼迫在押人员多干活,为狱警榨取更大的经济利益。管线犯人张德志嫌徐作宝手笨干活较慢,动辄对其扇耳光、打脑袋、拳脚相加。劳累一天回到寝室,管房犯人陈军亮、戴明明常拿徐作宝取乐,把他当拳击靶子,让他打扫卫生,无故不让他睡觉,让他坐板;还让徐作宝拿家里存的钱给他们买东西。七监区狱警、警察对徐作宝的遭遇视而不见,放纵管事犯对他的折磨。徐作宝于2016年10月8日被折磨致死。而本溪监狱告诉家人是心脏病而死。

二零一六年张宏君(音)被本溪监狱迫害致死。二零一七年三月,王静环被本溪监狱迫害致死。

还有一个犯人也是因为干活无法完成定额,手腕、脚踝被打、被踩碾骨折后,还强迫其继续干奴工,导致残疾。可想而知,在本溪监狱,任何原因都不可能成为不干奴工的条件!对监狱来说,在押人员的死活无所谓;监狱人员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在押人员成了公职人员谋取额外暴力的工具。

3、敲诈勒索 典型黑社会性质

都知道,黑社会之所以黑,是因其以暴力黑恶的手段来敲诈勒索他人钱财。如果说黑社会也有软肋的话,那么黑社会应该害怕正义的社会力量——国家严明的执法!而本溪监狱“执法”的保护伞下,运作黑社会。

本溪监狱监管人员除了靠奴役在押人员榨取利益,还直接、间接向在押人员敲诈勒索钱财;以虐待直接逼迫家属送钱送礼;以减轻一点劳动强度为诱饵间接向在押人员家属索要财物;以减刑为幌子欺骗家属送钱送礼;以剥夺会见权为筹码要挟家属送钱送礼;以给在押人员看病为由向家属索要医药费等各种手段敲诈勒索。

六监区的管事犯陈力,在2017年过年的时候给当时还是六监区管教大队长的陈耿三千元钱。还有八监区的管事犯王兴刚,每个月要给八监区几个主要领导拿“好处”,而这些好处都是他在其他在押人员身上盘剥来的,他自己留下一部份,大部份钱财要上交给八监区警察。等等,敲诈勒索的是不胜枚举。

本溪监狱以恶养黑,所有监管人员上下一致,系统地运作谋财害命之道。监狱长真可谓黑社会老大们的老板!

4、以黑恶打击良善 是本溪监狱的看家本领

中共迫害法轮功近十九年,本溪监狱追随中共越来越穷凶极恶。在那里被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都有着被暴力“转化”的苦难遭遇:关小号、暴打,电击,用几根电棍连续电击全身,持续电击心脏部位,身体敏感部位。两警察一人把电线固定在电棍头上,另一个拿电线另一头点击受害人生殖器,还嘲笑说,让你断子绝孙!用胶皮警棍毒打后背,用PPR建筑塑料管子毒打后背,然后再扒掉衣裤绑在凳子上,大冬天放到窗口冷冻。浇凉水,坐老虎凳,绑抻床;用针扎手指甲缝、扎全身等多种酷刑折磨。有的被关小号酷刑三天三夜后,生活不能自理。

这听来只是一连串的词汇,可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是怎样惊心动魄的惨痛经历?每年年末本溪监狱搞暴力转化“专项行动”,都是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暴虐。在明慧网上搜索“本溪监狱”,都是一篇篇血写的事实。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路远峰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路远峰,男,63岁。在本溪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各种酷刑折磨逼迫放弃信仰。二监区管教大队长贾长海伙同二监区二分队队长邹博文,把路远峰带到车间仓库,指使犯人朴平、赵义忠、陈延庆等按住陆远峰,贾、邹二人对其边骂边踹,用三根电棍反复电击,电了40多分钟。路远峰被电得满地打滚,痛苦的叫声二、三监区全体犯人都听得到。电击导致陆远峰头、颈、手、脚腕处大片皮肤破裂(后来结痂)。电击后还用胶带把路远峰捆绑在凳子上三天三夜,并且大冬天打开窗子让冷风吹他。

路远峰被迫害的股骨头受伤致断裂、异位,身体瘫痪,还身患重病,说话口齿不清,出现脑血栓症状。就这样也不让在监舍休息,不能干活坐轮椅也得被弄到奴工厂房去。狱方不但不给予救治,还一直向家属隐瞒并剥夺家属探视权,直至拖到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冤狱期满。致使路远峰出狱回家后仅二十一天便含冤离世。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程元龙,被本溪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于二零零七年八 月二十日,被狱方悄悄抬回家,半年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八岁。

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展大军,被本溪监狱迫害身体虚弱脑子迷糊,二零零九年出狱后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法轮功学员刘德服被本溪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超强奴役,同时遭受残酷的暴力转化。先是抻床酷刑,警察宋群安指使多名犯人对他进行暴力毒打,把头打破缝了二十一针。然后又关小号锁地环。刘德服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头疼晕眩,腿不灵便,被医院检查出脑梗、心梗、脑血肿、高血压,坐不了,还被犯人监视强制做长时间奴工。刘德福被迫害致高血压260,低压140, 还在老残队遭受绑铁椅子、老虎凳的酷刑。

法轮功学员刘家泽,六十多岁,沈阳空军教官。因诉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本溪监狱二监区关押期间,身体每况愈下,出现严重脱肛病状,不能干活。狱警邹博文(二分队队长)、左立伟(教导员)为了让他放弃信仰,给他戴背铐,电棍电他,还逼他奴工。

本溪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尽邪恶、毫无人性。但愿胡国舰的离世,能使本溪监狱、辽宁省监管局、司法局、纪检委、政法委等有关部门公职人员警醒,依法正确处理胡国舰等所有被冤死之案,依法惩处责任人,严惩凶手。呼吁各有关部门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请有关部门应该尽快调查本溪监狱,多年来的黑社会管理模式所造成的众多冤案。查清本溪监狱监狱长姑息、纵容本溪监狱黑恶势力的普遍存在与横行的渎职行为;查清本溪监狱各监区狱警普遍利用和唆使管事犯人,打骂虐待在押人员的违犯监狱法的行为;查清本溪监狱残酷奴役在押人员榨取的巨额收入的去向。

以上只是揭开本溪监狱黑幕一角,更多黑暗内幕有待继续曝光,直至迫害结束。曝光邪恶的目的还是为了救度那里的公职人员。因为无论你依仗的黑恶势力看起来多么强大,都是靠不住的。因为邪不胜正!

五、迫害法轮功 无路可逃

二零一一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令50号:法轮功出版物两条禁令被废止;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公安部两次公告:现已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信仰法轮功完全合法,是天赋人权;迫害违法!

国家的法律法规不断修改完善。对多年来给法轮功制造冤案的公职人员,量身制定多项法律条款。对过去参与违法迫害的,包括执行违法决定或命令的公检法司人员、公务员,以办案终身负责制、责任倒查制、追责制等新规,共同斩断了这些人的逃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旨在授权美国政府制裁全球违反人权者和贪腐者,主要制裁措施包括:取消领取美国签证的资格,撤销已有美国签证,冻结在美国境内的资产,禁止其资产在美国境内交易。

因为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只有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迫害元凶江泽民被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实名控告到高检高法,面临大审判。其帮凶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等高官已经恶报加身。善良使我们不愿看到公检法司人员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跟日暮途穷的江泽民血债帮捆绑在一起,不愿看到更多的世人给元凶首恶当陪葬。现在落马高官无论表面冠以何种罪名,其实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都是上了追查国际通告的。是谁在“按图索骥”,是人还是上天?只有能走向未来的人才有机会明白。

在本溪监狱,不要说在押人员是受害者,每个监管人员长期在这种邪恶的环境里,灵魂被扭曲,面目变狰狞,行为越来越残暴,其实这些人才最可悲,最可怜,最危险!

纵观历史,正义虽然迟到,但从不缺席。现在全国各地出现善待法轮功学员的善举。公安不绑架,检察院不起诉,法院不受理,法轮功学员被无罪释放的案例与日俱增。这些公检法人员明智的选择是在给自己的前程铺平道路,也给同行们做了一个正确的导向!

奉劝本溪监狱监管人员,公检法司公职人员,赶快醒悟吧!千万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别被眼前的假相和蝇头小利断送前程!将功赎罪,选择自救吧!弃恶向善才能有神助!

 

附: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本溪监狱监狱长鲍杰青、政委韩兆友,第八监区监区长章和,指导员鞠杨,大队长刘争;
本溪监狱教导员、八监区队长左利伟,电话13700141537;
本溪监狱办公室主任孙铁群,电话13941408778;
本溪监狱八监区周世宁,电话15841476655
辽宁省抚顺市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杨维;
东洲区政法委书记赵玉申;
东洲区阿金沟派出所所长王大广,派出所夏建英(办案人);
东洲区公安分局局长刘欣,国保大队队长严光义、副队长曲义,教导员彭忠;
东洲区检察院检察长郭伟,公诉人王媛、周子琪;
东洲区法院院长郭赋,主审法官刘晖;
抚顺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金顶伟,代理审判员车亮,代理审判员梁馨月,书记员陈昊;
本溪市司法局局长范大明;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南沟看守所)所长阚凯,副所长张鑫、于贵德,教导员张敬会,狱警郎旭明;
辽宁省沈阳大北监狱监狱长王斌,管理大队长李建国;
顺城区法院审判长唐铁军;将军派出所。

相关信息与电话:
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党组书记,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兼):林志敏
辽宁省司法厅党组副书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姚喜双
辽宁省司法厅纪检组组长、党组成员:郝集体
辽宁省司法厅党组成员,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政委,党委副书记:孙建国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 局长 姚喜双。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姚喜双,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孙建国,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单启新,
宁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董雪飞,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周春山(负责刑罚执行、信访、事业人员管理工作)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张代书,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李正良(负责纪检监察工作)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会计师:于兆洋,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沙首伟
本溪市司法局
本溪市司法局地址:本溪市明山区程家街75号 邮编:117020
电话:024-43665811、024-43665858、024-43665859、024-43665832、024-43665831、024-43665821.
本溪市司法局局长、党委书记:范大明
本溪市司法局副局长 杨继英
本溪市司法局党委委员 政治部主任 王列群
本溪市司法局党委委员 副局长 王宏伟
本溪市司法局基层工作管理处处长 :韩智泉
本溪市司法局法规教育处 代启伟:18104049984
本溪市司法局监所处党支部 侯佳辰
本溪市司法局政治部 李浩鹏
本溪司法局调研室:李炬
本溪司法局信访接待室:(电话024-43665812)李飞鸿
本溪监狱
本溪监狱地址:辽宁省本溪市明山区牛心台镇红脸村 邮编:117009
监狱警察名单(可能会有变化)
原本溪监狱监狱长:鲍杰青 024-47130666、13304141588、15641419001
原本溪监狱政委:陈忠维 15641419002、13332147866、13841407866
现本溪监狱监狱长:韩兆友 024-47130001、15641419009、13322140500
现本溪监狱政委:潘东泽 15641419006、15304148755
副监狱长\纪委书记:张廷跃 13304141157、15641419005、024-47130003
副监狱长:白羽 024-47130002、13304141126、15641419003
副监狱长或工会主席 赵波:13604149595、15641419008
纪委书记:田登峰 024-47130005、13386702066、15641419007
教育科科长:赵学增 13352159006
教育科副科长:张春业、张新东
教育科教导员:孙(姓)13941048778
教育科内勤:朱力、魏征
办公室主任:兰仁强 13500447311、15641418899
副大队长:田勇 13941409595
狱政科科长:高伟
狱政科副科长:王滨、贺飞、宋辉
刑罚执行科科长:马秀波
接见室副主任:(个头不高,经常在接见室里) 13942432126
接见接待室:黄丽芬、姜小滨、王树发
宋金福 024-47130006
高伟 024-47130007
王勇 024-47130009
张力军 024-47130010
老残队负责人:屠应成 15641419070
三监区大队长:王得亮 15641419110
七监区大队长:吴党 15641400731
七监区:陈队长13742420553或13942420553
八监区大队长:范洪义15641419103
李福田(或 代庆杰):18641495411
高队长:15641418667
后勤监区:
樊洪义 15641419013
杨立文 15041488166
李伟东 18640181923
张大中 15641412875
郭永利 13942410768
其他警察:
赵冶明、宋群安、章和、张鸿军、吴广杰、赵雨、李广廷、房志友、李轩、章和、鞠杨、陈耿、郭涛、郭继若、付景顺、赵斯文、曹宇光、程龙、郭浏溪、刘明浩、孙方亮、李楠、王彤、周岩、高健、高平安、宁天亮、胡丹、回旺、李泽坤、侯佳辰、董岩、刘斯桐、康锐、许晓博、赵厚伟、石淼、李伟东、李雹、张思浓、陈华荣、庞浩淼、宋鹏、孙进瑶、王浩、姜海龙、曲世俊、曲圣、白尽含、李鹍、冯志友、李强、李世颖、于智承、刘旭、马洪文、姜铁民、刘岩、王盟。
本溪监狱各部门电话
办公室
主任:024-47130055
办公室(一):024-47130057
办公室(二):024-47130058
打字室:024-47130056
档案室:024-47130059
楼门卫:024- 47130567
监察室
主任:024-47130064
监察室:024-47130065
政治处
主任:024-47130085
政治处(一):024-47130083
政治处(二):024-47130084
狱政科
科长:024-47130077
狱政科(一):024-47130078
狱政科(二):024-47130500
狱政科(三):024-47130036
狱政科(四):024-47130037
资料室:024-47130510
枪库:024-47130039
刑罚执行科
科长:024-47130069
刑罚科(一):024-47130070
刑罚科(二):024-47130045
狱侦科
科长:024-47130067
狱侦科(一):024-47130543
狱侦科(二):024-47130547
办公室:024-47130678
监控大队:024-47130091
教育科(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部门)
科长:024-47130071
教育科(一):024-47130076
教育科(二):024-47130038
教育科(三):024-47130039
行政科
科长:024-47130066
行政科:024-47130060
车队长:024-47130068
财务科
科长:024-47130099
财务科(一):024-47130095
财务科(二):024-47130096
财务科(三):024-47130097
财务科(四):024-47130098
结算中心:024-47130088
生活科
犯人食堂:024-47130043
狱管楼:024-47130044
监控大队
大队长:024-47130093
指挥中心:024-47138100
监控指挥(一):024-47130092
监控指挥(二):024-47130094
监控指挥(三):024-47130046
禁闭室
主任:024-47130518
监控台:024-47130086
值班室:024-47130519
警卫大队
大队长:024-47130087
内勤:024-47130532
车行通道:024-47130533
值班室:024-47130536
人行通道A门:024-47130537
人行通道B门:024-47130535
一号岗楼:024-47130501
二号岗楼:024-47130502
三号岗楼:024-47130503
四号岗楼:024-47130504
五号岗楼:024-47130505
六号岗楼:024-47130506
七号岗楼:024-47130507
八号岗楼:024-47130508
九号岗楼:024-47130509
会见中心
主任:024-47130089
副主任:024-47130090
教导员:024-47130061
会见中心(一):024-47130547
会见中心(二):024-47130548
超市:024-47130549
医院
医院(一):024-47130079
医院(二):024-47130545
值班室:024-47130546
后勤监区
后勤(一):024-47130048
后勤(二):024-47130050
监舍:024-47130049
企业公司
基建科:024-47130073
市场营销:024-47130512
驻监检查室
检察院(一):024-47130052
检察院(二):024-47130053
检察院(三):024-47130054
监所管理处
办公室:024-47130051
一监区
机关办:024-47130521
监区长 车间:024-47130011
教导员 车间:024-47130012
警务台 车间:024-47130013
监舍:024-47130014
二监区
机关办:024-47130522
监区长 车间:024-47130020
教导员 车间:024-47130021
警务台 车间:024-47130074
监舍:024-47130034
三监区
机关办:024-47130523
监区长 车间:024-47130032
教导员 车间:024-47130033
警务台 车间:024-47130031
监舍:024-47130022
六监区
机关办:024-47130526
监区长 车间:024-47130025
教导员 车间:024-47130023
警务台 车间:024-47130024
监舍:024-47130026
七监区
机关办:024-47130527
监区长 车间:024-47130030
教导员 车间:024-47130029
警务台 车间:024-47130028
监舍:024-47130027
八监区
机关办:024-47130528
监区长 车间:024-47130018
内勤 车间:024-47130017
警务台 车间:024-47130019
监舍(一):024-47130015
监舍(二):024-471300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