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公主岭市七十岁王胜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吉林公主岭市七十岁王胜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吉林省公主岭市今年七十岁的王胜老人,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去掉了吃、喝、嫖、赌、抽等恶习,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家庭变得和睦、幸福。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就开始遭受骚扰、迫害,多年流离失所,亲友也被骚扰;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在侄女家被警察包围、绑架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再次被绑架、折磨,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一、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遭受多次骚扰、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后,有便衣混进炼功点调查情况。有一天全市有七八百人集体炼功,随后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和辅导员突然被找去公安局进行所谓谈话,实际就是不让随便炼了。公安局局长孙立影告诉王胜,以后法轮功有什么情况要告诉他。

六月份法轮功学员分批上吉林省信访局上访,要求给一个正常修炼环境,合理出版法轮功书籍。大家同时讲了修大法做好人,对社会、对家庭、对人身体健康有好处。第二天派出所来两个人,非法把王胜带走,带到公安局政保科(现在的国保大队)。政保科的四五个人把王胜围住,非法询问王胜这几天都干什么了,王胜当时不知道他们的用意,没有回答他们,这时局长从外面进来,怒气冲冲用手指着王胜,让王胜站起来,王胜没有动,局长就上来拽他的衣领,把他拉起来,怒问王胜,为什么有情况不告诉他,还带头去上访。王胜正告他,上访是公民的权利,法律没有规定上访要经过公安局批准,上访没有违法,局长说不出什么来,最后告诉科长今天不让王胜回去,转身就走了。下午一点多,又把王胜带到副局长办公室,副局长又告诉王胜不要炼了,手里拿着一个文件朝王胜晃了晃,说上级下达命令再炼就违法,还诋毁法轮功师父,王胜当时就制止他,不要胡说,那个副局长气得拍桌子,把王胜赶走,这样王胜才被放回家。

六月份王胜同二十多同修要去北京反映情况,在公主岭火车站就被警察拦截、绑架到公安局,折腾了一夜,有的被打,有的被用手铐铐住,一个一个的被非法审问。最后这件事情惊动了四平市公安局,他们最怕这么多人去北京。由于王胜是先去的,他们认为是王胜组织的,就到王胜家里去绑架他,由于王胜不在,他们就多次到王胜家里骚扰。有一天他们绑架王胜到公主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几个人把王胜围住,询问王胜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炼法轮功。王胜正告他们,不要违背良心做坏事,这样对他们将来不好,这时局长进来,把王胜带到另一个办公室,房间里有两个四平市公安局的人,威逼、利诱王胜给他们做内线,王胜没有屈服,最后把王胜放回家。

还有一天,王胜家里来了两个人,自称是信访局的,他们说关于法轮功事情来的,法轮功有什么好处,王胜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对个人、家庭、社会的好处。其实这两个人是四平市安全局的,他们是有目的来的,后来公主岭公安局又把王胜找去,欲栽赃陷害王胜,王胜没有上当。派出所也先后几次找王胜,想要王胜放弃修炼。王胜都智慧的避开他们的陷阱,制止了他们的迫害。

二、五年流离失所、亲友被骚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胜去长春证实大法,目睹了部队军官下令驱散上访人群,警察便衣殴打同修,便衣用拳头打同修的胸部,用膝盖顶胸部,打耳光,同修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王胜上前制止便衣行恶。后来把王胜和很多法轮功学员强行拽上大客车,拉到郊区的学校,教室里装满了人,每个教室门口站三、四个警察看着,院子里还有很多警察。

二零零零年十月末,王胜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遭到了警察暴力殴打,脸上、嘴角都被打出血。王胜从北京回家后得知,公安局白天、夜里,几次来要绑架他,公安局安排人非法监视他家,王胜被迫流离失所。那几天当地二三十法轮功学员在家中被绑架,后劫持到看守所、拘留所,非法关押,搞株连威胁家属,有工作的要开除公职,孩子不能考学,不能当兵,停发工资等等。本应该发给王胜的钱被非法扣发,连王胜家属的钱都不给。

有一次冬天深夜十一点多,零下二十多度,王胜还没有住处,有家不敢回,旅店不敢住,就在大街上走动,看见汽车灯光还得躲开,为了做好人被迫害到如此地步。有时王胜偶尔回家,警察刚刚来过,不得不又离开家,冬天顶风冒雪,离开城市去农村,一天没能吃东西,身上没有御寒的衣服,帽子,亲属收留一晚上,王胜把真相告诉他们,王胜担心亲属害怕,第二天早上就得离开,那时亲属都不敢收留。

五年的流离失所,想不到的苦王胜都吃了,过年过节不能回家团圆,不能和家里联系。家里惦记王胜有没有意外事情,王胜也不知道家里情况。有一次半夜,杨大城子乡、610、派出所、协警,二十多人非法闯进王胜亲属家,前后门都堵住,突然来这么多人把孩子、大人都吓坏了,问他们也不说,把女孩吓得直哭。第二天亲属找到派出所,告诉他们把孩子吓出病了,派出所把亲属打了出来。

有时王胜刚离开家,警察就来了,有时刚到亲属家,警察又找上门。因为家里电话都被监控,家属为王胜提心吊胆,不能正常生活。警察经常骚扰王胜家,白天、黑夜、半夜二三点也去,把王胜妻子吓出心脏病,一听见打门声,心跳就加速,两条腿直突突,站不住。妻子和孩子都吃了很多苦,精神压力都很大,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有的亲属指责她们,说什么的都有,妻子和孩子什么都跟着承受。

三、被迫害致命危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王胜在侄女家。下午一点多钟,来了三辆警车,把整个楼房围住,大门口也有二三十警察、便衣,四平市也来了警察,由公主岭市公安局长带队,局长下令带枪,这是派出所所长和王胜讲的,他们从外面把门撬开,进来十几个人把王胜围住,上来五六个人强行把王胜按住了,非法戴上手铐,把裤腰带拿下去,把王胜推出楼房,他们把王胜侄女家翻得乱七八糟,非法抢走王胜侄女一张四千元存折、全部金银首饰,抢走王胜手机一部、八百元现金。外面警察和看热闹的有一百人左右。

王胜被强行推上车,一个警察勒住王胜的脖子,使他脸全红,喘不过气,腿卡住,手也被扣上,根本动不了。晚上七八点钟被劫持到拘留所,单独一个屋,也是被扣在铁凳子上,三天三夜不让吃饭喝水,不让睡觉,一个叫王海波的警察带头。当时在拘留所有二三十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王胜为了反迫害,开始绝食,到了第十三天,王胜感到头昏得不行,还便血,旁边的犯人发现王胜已经不行了,脉都不跳动了,就叫来警察,这时才把王胜用救护车送到公主岭市医院,在检查身体时,警察楼上楼下的拖着王胜,王胜感觉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经过多方面检查,又把王胜带 回拘留所。第二天又把王胜拉到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拘留所找了一个医生,那时王胜便血,这个医生检查完胡说没事,是痔疮。王胜拉住医生说,你要良心摆正,我根本没有得痔疮,你要负责的。最后做肠镜检查出来是肠癌,这时又有一个医生过来,用手扒开王胜的眼睛,告诉警察,这个人随时都有危险,又把王胜拉回拘留所,那个说王胜得痔疮的医生,到车前扒开王胜的眼睛看了看,告诉警察这人真不行了。

第二天,警察把王胜家属找来,家属一看王胜已经这样了,质问警察人抓来时身体好好的,现在给搞成这样?谁也不回答,和王胜家属一起把王胜送到公主岭中心医院,警察怕担责任,就把王胜放到医院就不管了,医院告诉王胜家属准备后事吧,家属不甘心,又把王胜送到长春中日联医院做了全面检查,肝病、肾病、糖尿病、胆囊炎、直肠癌,根本治不了,让回家准备后事。王胜原来体重一百六十斤,当时不到一百斤。

即使这样还非法判王胜三年劳动教养,王胜不签字,背着王胜,威胁王胜家属签字,在王胜家中最困难时,又花了二万给王胜看病。

四、王胜在看守所、劳改医院、公主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王胜参加完亲属孩子的婚礼,从长春回来,刚下客车,从后面来了几个人,突然从背后把王胜架住,前面的人伸手就打,是什么人,没人回答,就是打,用脚踹,在光天化日下,在公路旁众多人围观下,将王胜这个六十岁老人的腿踹断,还不住手。

王胜当时疼的眼冒金星,昏了过去,后强行给王胜戴上手铐,抬到车上,拉到公安局。到公安局两个特警把王胜拽下车,折了的腿在地上拖着,疼得撕心裂肺,没法形容,后把王胜拖到铁笼子里,往地上一摔,骂着说王胜装。打王胜是公主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建奇,特警大队长杨威派的特警,手铐都扣到肉里,加上腿疼,让他们给松一松,他们却让王胜在地上爬,不爬就不给松,他们四五个人在那大笑,也没给松就扬长而去。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王胜冻得浑身发抖,发着高烧,一夜没给饭吃,没给水喝,尿也只能尿在裤子里,疼得王胜一夜没睡,动都疼得不敢动。

第二天早上,王胜要求检查腿,李建奇不但不给检查,还威胁王胜不好好配合提审,要给严重惩罚,叫两个特警,把王胜拖到另一个屋里,拖到铁椅子上,疼得王胜根本坐不了,王胜说坐不了,李建奇却说,坐不了也得坐,从早晨八点到下午二点多,王胜疼得受不了要求下地躺着,看着王胜的一个矮胖警察大声说,坐着别动。

二十七日晚上八点多,来了四五个人,把王胜从铁笼子里拖出来,折的腿在地上拖着,疼得王胜直叫,拉到阳光医院做送看守所前的检查,王胜要求拍片,他们说没钱,坚持半天才给拍片,结果是左侧坐骨骨折,把王胜留在医院里,扣在走廊的床上,因为在铁椅子上坐了一天,骨头刺到肉里,致使大腿、屁股、小便都充血肿的很大很粗,护士、警察还不让叫。

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多,警察把王胜用担架抬到救护车上,送到长春公安医院,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不能动,在床上吃、拉、尿,二个多月不能洗脸、刷牙,都是犯人护理。每天拉屎尿尿都在骂声中进行,大便还规定时间,不到时间拉在床上还不行。犯人一个叫王明,公主岭大岭乡三合大队四队的,一个姓张,榆树市的,一个姓韩,松原市的,王明带头迫害。当时王胜住院时,要求国保大队李建奇存生活费,用来买手纸、牙膏、等日用品,存了三百元,这三百元王胜就得到一个裤头,剩下的钱都让三个犯人买东西吃了,后来还让王胜叫家里存钱,王胜不叫存,他们就开始刁难、迫害王胜,王明说,你头上有监控,要不就折磨死你。

三个月后王胜一百六十斤瘦到一百斤,王胜拄着双拐试着下地,那条伤腿还是不能着地,看王胜能下地,王明就叫王胜拄单拐,后来让王胜不能拄拐站着,犯人怕摔倒负责任,才放过王胜。

有一次王胜上厕所,没有手纸,王明不让犯人给,让王胜用水洗,王胜说手纸都在医疗费里,王明就让王胜站到半夜。在律师接见王胜时,一个姓韩的犯人在旁边一直让王胜家存钱,王胜没让,韩回来就迫害王胜,往王胜肚子上扎针,王不让家属存钱,韩就不给他饭吃,不给水喝,王被扎完针后肚子疼了好几天,喘气都疼。在医院期间每次非法审问时,王胜都是被担架抬去,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得王胜浑身发抖。后王胜家属打听到他被打坏送到公安医院,家属告到检察院,李建奇威胁王胜,你们告我,那就等着瞧吧。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来了一男一女,自称是检察院的,也不给证件看,问王胜什么,王胜都拒绝回答,女的就自己写,写完让王胜签字,王胜拒绝签字,女的就大发雷霆,走到外面骂王胜。六月二十二日律师来见王胜,说他的案卷还在公安局,检察院怎么能来提审。因为他们想向检察院非法起诉王胜,得有看守所或医院的提审材料,后来公安局就做了一个在看守所的假材料。上面日期是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十一点多。后来检察院拿这份假材料非法提审王胜时,王胜不承认这份材料,王胜说,我是二十八日十点多从阳光医院被送到公安医院的,根本就没进看守所,最后经过检察院核实材料是国保大队编造的。

后来检察院事故科长,姓张,因为王胜家属起诉李建奇打伤王胜,又拿出那份假材料,恐吓、威胁王胜承认是真的,王胜正告他如果是真的你可以调监控,他们不说话,拿着材料就走了。后来王胜被非法判三年六个月,王胜上诉,被四平中法非法维持枉判。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王胜被送到公主岭监狱迫害,送到监狱前,看守所教导员王大伟还从王胜家属那里索要二千元钱,说是去公主岭监狱的人情钱。

王胜在公主岭监狱入监队被迫害了五个月,整天强迫坐板,从早上坐到晚上八点,监察科强迫背监规背不下来就叫靠墙站着,在教育科整天洗脑,教育科王姓科长,领着邪悟的犹大,利用各种方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严管迫害,每天坐五寸宽板凳,有的把屁股坐烂了,坐不直要被打被骂,每顿一小碗玉米糊,一点点水,有的被迫害死。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王胜才出狱回到家中。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被中共利用的公检法司和警察迫害的几乎奄奄一息,十八年来,王胜的经历事实也只是中共迫害的冰山一角。天理昭昭,善恶必报。九九年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和恶人不断恶报连连,希望那些被中共利用的警察能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给自己留个退路,善待大法与法轮功学员才会有光明和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