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四川泸县奇峰镇政府、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川泸县奇峰镇政府、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泸县奇峰镇善良妇女易群仁遭受四年冤狱迫害,于2017年11月回家后,家庭、家人都不断受到骚扰。2018年4月17日镇政府群工办、派出所,继续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指令,要挟易群仁到派出所报到,并声称每个季度要报到一次。

易群仁女士,五十一岁,四川泸县奇峰镇大江村村民。1998年修炼法轮功全身顽疾不治而愈,本人解脱了病痛的长期折磨,家庭、家人解脱了经济、精神的重负。法轮大法带给易群仁身心健康的神奇与美好当地家喻户晓。

2013年11月1日上午十点左右,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泸县国保、奇峰派出所警察、及大江村村委人员十几人,闯进易群仁家,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把在山头上干活的易群仁抓走,关进泸州纳溪看守所。2014年11月4日,泸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及中级法院相互勾结,合伙将易群仁非法判刑四年。

历经四年冤狱迫害,易群仁于2017年11月回家后,家庭、家人,连家中老人都不断受到骚扰,家无宁日。

被逼迫到派出所报到

2018年4月17日,易群仁的女儿接到电话,对方问她母亲在哪里,要她母亲到奇峰镇派出所去一趟。女儿说明,弟弟马上就要中考了,母亲在离家几十里的学校陪弟弟读书,给弟弟煮饭。问周六去行不行?对方口气强硬,说:“不行。必须今、明两天去。”还说:“如果我们去学校去找你弟弟,恐怕不好。”

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孩子遭到迫害的太多了。执行江泽民恶法的人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

2014年6月24日,泸县法院曾对易群仁非法庭审。法庭上,易群仁当庭揭露办案恶警威胁、利诱、逼供的违法事实。她说,在刚被关进看守所几日后,泸县国保大队队长邓基祥与警察朱林来提讯,向她出示一个样本,说:“照着这个说,我好交差。你不写?你这么大年纪了,早写早取保。”易群仁不按他们的要求做,邓基祥就大骂了两、三个小时,还说:“你不说,你那个十岁的小儿子,我天天去吠他(骚扰、恐吓),让你那儿子读不了书,把你的儿给你废了。”

易群仁被冤判入狱,儿子才十岁,年幼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失去母亲的照顾和呵护,情绪、心理、生活、学习都难以正常。从冤狱回家不久的易群仁在孩子中考前到学校租房住陪伴孩子。

派出所要挟易群仁的女儿,硬逼着她非得要她母亲近两天之内去派出所不可。易群仁的女儿怕弟弟正值中考临近遭到警察的恐吓、骚扰;易群仁想到未成年的儿子承受不了、也面对不了这无耻的迫害。为了避免孩子身心再次受到伤害,她们母女决定到派出所去。

4月18日下午,易群仁等女儿值班下班后坐车到乡镇的学校来接她,在女儿陪同下又乘车几十里回到奇峰镇。

派出所称是“高头”定的

她们到了奇峰派出所大厅,警察易和梅一听是易群仁来了,从办公室叫出两个人,一个是派出所警察(戴眼镜) 警号FJ0600575 ,一个是奇峰镇政府群工办主任周大兵。易和梅二话不说,举起相机就对着易群仁拍照。易群仁也叫女儿把手机拿出来给他们照相,照他们的警号、工作证。他们急了,气势汹汹地吼:干啥子,干啥子?

易群仁的女儿平静地说,照相。易群仁说,是我叫她照的。知道你们卑鄙得很,使出的手段都是见不得人的。我从成都冤狱回来前两个月你们就到我家照相,从成都监狱回来你们三天两头跑到我家里来骚扰,一来就照相。我婆婆在山上、田里干活儿你们都去照。还说找不到你儿媳妇就照你。我婆婆那么大年纪了,经不起恐吓,已经吓出病了。你们骚扰我的女儿。我女儿怀孕大肚的,是个高龄孕妇,昨晚值班通宵,又是高风险工作,天气这么热,你们打电话逼着她要我到派出所。我体谅女儿的难处,我今天随女儿来了,我还要赶回学校去给儿子做晚饭。要照相嘛,我们大家照。不是你才能上网,大家都可以上网,让全世界的老百姓都来评说,看看你们的工作到底在干些什么。你们每天就骚扰这个,骚扰那个。我吸毒贩毒吗?卖淫嫖娼吗?贪污受贿了吗?我犯了那一条?我做好人错在哪里?错的是你们。

他们说,(照相)不关事,走个形式,大家都要照的。每个季度你都要来报道。这是“高头”规定的。

问他们是谁定的?他们不吭声。这个“高头”能代表法律吗?依照“依法治国”的原则,依照国家宪法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法律法规,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抛弃法律,一直以“高头”的指令作为行为的依据,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为非作歹、违法犯罪十九年。易群仁被非法判刑坐牢四年,已经很冤了,现在还搞什么“报到”,在监外限制、侵犯她的人身自由,继续迫害。

易群仁见这些人到今天还在执迷不悟的跟着江泽民干,就说:你听清楚,你们栽赃我、陷害我、迫害我,这四年的牢我不会白坐。我在监狱里就在申诉,现在继续申诉。如果你们继续迫害我,我不在乎再多几张稿纸,多告几个人。终身追责这个法规好。既然你们要参与,就得承担责任。

易群仁还说:“你们欺负我是农村妇女不懂得法律?宪法、刑法,各种法律没有定法轮功为×教我知道;国家的文件(两高 ‘解释’关于邪教问题没有法轮功三个字;公安部文件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国务院公告的新闻出版署50号令,取消了禁止法轮功类出版物出版的禁令)我都看了,全是你们在故意犯法,我没有错。当前国家政府大力实施依法治国,大力宣传人民有信仰、国家……你们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今天是看在我女儿的情况下我才被迫来的。以后我不会来的,百分之百不得来。我没电话,就是有电话也不会给你们。凭什么嘛?街上那么多犯法的你们不管,你们的工作,你们吃了饭就是迫害好人,干这些的吗? ”

4月19号星期六,易群仁带上相关的法律文书到奇峰派出所,准备给易和梅、周大兵讲真相,劝他们依法执法,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周大兵与易和梅都不在,大厅里有十几个居民在办事。值班警察凶巴巴地接连追问易群仁:“找谁,找他们干什么?跟我说一样。”易群仁请值班警察把法律文书转交易和梅、周大兵。并告诉他实情说,他们这些人一直来骚扰我,骚扰我的家庭,我婆婆都吓出病了。我女儿怀孕大肚的,值了通宵夜班还陪我到奇峰来;我儿子马上中考,我儿子还小,不能受到惊扰。宪法是全国人民的法律,大家都得遵守。可能他们很忙,法律学的少。麻烦你把这个转交给他们,让他们有空了慢慢学。不料这位值班警察对易群仁说:“拿起走,给我拿起走。你不拿起走,我跟你甩了!”警察拿着人民的钱靠人民供养,一心为民是他们应尽的义务,值班警察接待群众是他的工作职责。

随着法律的逐步健全,法治的力量会越来越强。而且人不治天必治。追随迫害者若还不愿了解真相,不醒悟,不停止迫害,法网就会降临头上,灾难就会降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二十年来一直给参与迫害的人讲真相,劝善、警醒、忠告,都是为了挽救他们,唤醒他们。只有停止迫害,金盆洗手不干了,才能免遭为江泽民陪葬的下场。


四川泸县奇峰镇政府群工办主任周大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