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长春理工大学教师张玉芬遭迫害经历
长春理工大学教师张玉芬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理工大学教师张玉芬,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群体灭绝性的迫害后,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屡遭中共迫害,家庭破裂,在黑嘴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更遭酷刑迫害。

张玉芬,一九七三年生于内蒙古赤峰,一九九五年七月至一九九八年五月在长春理工大学(原长春光机学院)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在读研期间,张玉芬对人生感到迷茫,心里经常有烦恼解不开,郁郁寡欢,还得了肺结核病。

身边几个炼法轮功的同学向张玉芬介绍法轮大法,看到这几个同学为人善良、遇事宽容大度,每天都很快乐,原本对神佛半信半疑的她,也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毕业前夕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心情豁然开朗,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提升思想境界,修炼五套功法,身心受益,人生有了希望和目标。

一、长春理工大学部份人员参与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十月起,长春理工大学光电工程系书记张文选,保卫处陈玉文在校书记王国忠的指示下多次施压张玉芬,让她放弃修炼。张文选还几次将张玉芬远在千里之外老家的父母找来,利用亲情施压,给张玉芬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痛苦。

二零零一年张玉芬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本校的博士,但由于她坚修大法,而被研究生处的胡凤雏给偷偷拿下,并谎称成绩不够,后事情败露。

二零零二年三零五长春电视插播事件后,江泽民下令“杀无赦”,长春理工大学也加重了对校内修炼法轮功师生的迫害。先是全面停发六名退休法轮功学员的工资;扣发了三名在职教师的岗位津贴,其中就有张玉芬。面对这种无理迫害,这三位在校教师本着法轮功学员的善念向校里的各级领导讲清事实真相,希望他们能收回错误的决定,但王国忠等人为了自己的前途,利令智昏,反而变本加厉进行迫害。

张文选、陈玉文等人连续数月施压,逼迫张玉芬放弃修炼。他们利诱张玉芬丈夫,许诺说只要把张玉芬送去洗脑班就把扣发的岗位津贴全部发给家属,在洗脑班期间工资照发。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六日,校保卫处杨柳等人强行将正在参加毕业生答辩工作中的张玉芬绑架至兴隆山洗脑班,在绑架过程中,张玉芬穿的牛仔裤好几处都被撕破了。过了几天后,长春理工大学几个领导到洗脑班假意探望,张玉芬质问他们凭什么把她送到这里,有一个领导说你丈夫(铁北监狱警察高航)同意的,张玉芬说他能代表我吗?几个领导无话可说。

二、在兴隆山洗脑班遭受灌食、长时间剥夺睡眠等迫害

在兴隆山洗脑班两个月的非法关押迫害中,以陈闻专为首的恶徒们利用各种手段向张玉芬施压。张玉芬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失去自由,恶人不许她与外人交流,强迫她听、看污蔑大法的材料,连吃饭都不许出屋,开始张玉芬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洗脑班的恶徒对她进行了野蛮残忍的强制灌食。过了几天,洗脑班将张玉芬母亲(当时已年过六十)找来陪住,给张玉芬施加压力,也给老人造成了严重的身心伤害。

有一次,洗脑班组织诽谤法轮功活动,张玉芬抵制反迫害,恶人强行把她抬到会场。在此期间,张玉芬还被长时间剥夺睡眠,时间大概为三天二夜,只要一打瞌睡,轮番上阵的恶徒就把她捅醒,最后张玉芬思维断续,头脑中的念头转眼就忘。

同意把自己的妻子送进洗脑班迫害的铁北监狱警察高航在张玉芬被迫害期间,提出与她离婚,并通过法院正式离婚。为了施压,洗脑班的恶人还将张玉芬的父亲、哥姐、甚至年幼的侄子、外甥女等一大家人找来施压。

在两个月的关押快到期限时,恶人以不转化就送到劳教所威胁恐吓。张玉芬坚决抵制所谓转化,于二零零八年月二十四日早晨从洗脑班四楼跳下,下巴被磕裂一条又深又长的口子,当时昏死过去,伤口流着鲜血,被洗脑班警察抬到医院,伤口缝合三层,一百多针,现下巴处仍有明显疤痕,左半身麻木动不了,脑出血,好长时间天旋地转。洗脑班推卸责任,将张玉芬送到医院后就跑掉了,长春理工大学也毫不讲理,随即停发了她的工资。医疗费用七千多元都是张玉芬自己支付的。

三、在长春市公安局、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长春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非法入室强行绑架了张玉芬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抢走了笔记本电脑、手机、几千元现金等个人财产。在长春市公安局,张玉芬被国保警察暴力扇耳光,遭到夹指酷刑逼供,几个手指间被夹上笔,然后警察用力攥手,疼痛难忍,手指立即变得红肿,化脓,形成伤疤。

张玉芬被非法超期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时间一年零五个月,当时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房屋阴暗潮湿,洗衣服不干,洗澡用凉水。人多时睡觉要一颠一倒“立刀鱼”睡(立着身子),夜间去一次卫生间就没地方了,吃苞米面发糕。张玉芬身体得了疥疮,奇痒难忍,根本睡不着觉。张玉芬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坚持学法,炼功,证实大法。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张玉芬绝食半个月。看守所经常查号,法轮功学员的经文经常被抢走。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张玉芬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八年,张玉芬抵制并上诉,后仍被长春市中级法院维持枉判。

四、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上绳酷刑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日,张玉芬被非法送入吉林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监区继续迫害。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监区专门迫害、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监狱四楼主要用于长期强化洗脑,三楼则是针对一部份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单独的、见不得人的更残酷的折磨。警察利用指使所谓的“帮教”和“包夹”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时刻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心理状态,软硬兼施,采取各种手段实施迫害。

张玉芬被非法关押在教育监区第三小队,狱警倪笑虹,主要帮教李雪微。迫害手段是用已转化人员以阴险伪善面孔进行所谓的“讲道理”洗脑,因为这些人看过大法书籍,篡改师父的话,加上自己邪说,加大欺骗性。主要参照王志刚几本关于污蔑法轮功的书,还有“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王进东、薛红军、刘云芳所写的书以及李昌、姚杰访谈,还有陈斌、石华讲座等污蔑材料。从央视中编造的诋毁法轮功的谎言。还有帮教们这其间也会夹杂一些威胁恐吓,如果不所谓转化就会被送到三楼进一步迫害。“帮教们”会研究法轮功学员的个性、心理状态,轮番上阵,唯一的目的就是动摇迷惑法轮功学员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

监狱认定她们基本上被所谓转化的人员,被集中在四楼进一步巩固学习,每天灌输洗脑,包括《阿含解脱道次第》、《楞严经》、《心经》、《金刚经》、《坛经》、《道德经》等,以《阿含解脱道次第》为主,邪恶的犹大牵强附会的搞她们称之的所谓正邪对比,随意的歪曲大法。其间,还夹杂着一些所谓科学探索方面的片子,目的还是巩固邪党的无神论。根据所谓的学习内容要求每周写一份思想汇报,主要内容是污蔑师父、污蔑大法为主。警察和帮教们就是要大法弟子背离师父,背离大法。一旦有不所谓转化的学员,警察、帮教、包夹就会一改伪善的面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超出人所能承受极限的各种体罚、人身攻击、不让接见、不准买生活物品等迫害手段。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

张玉芬没被迷惑,依然坚信大法,而且在监区传经文。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法轮功学员传看经文,被监区警察强行将张玉芬、李海红、赵健、何风波、王琳带到隔离单间疯狂迫害。张玉芬被逼问传经文过程,不配合就罚站一整夜,然后强行上绳迫害。在四肢绑上布条做成的绳子拴到单人床四根床柱上抻拉。绳子抻紧,身体悬空,浑身大汗,疼痛难忍。绳索晚上也不解开,睡觉时无法翻身。张玉芬坚信师父,背法,发正念,强忍剧痛,一声不吭,包夹们都很佩服。看张玉芬不所谓转化,包夹们在狱警的授意下加大力度,加长抻拉时间,每一秒都撕心裂肺,疼痛难忍,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包夹们逼迫张玉芬辱骂师父,才放下绳。大约二个月的时间才解除绳索。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张玉芬走出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这个黑窝,公职被开除,专业荒废,家庭破碎,父亲因长期的生气抑郁患了严重肝病。然而,十年的残酷迫害,一切高压迫害手段都是徒劳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道德败坏的疯狂邪恶表现,只能让大法弟子更加认清邪恶。

在此奉劝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的警察,善恶必报是天理,善恶如此分明,不要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堕入无间地狱!找回心底的良知善念,悬崖勒马,为自己的生命负责,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行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