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来被迫害概况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来被迫害概况
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来被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截止二零一七年十二月末,吉林省蛟河地区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8人遭迫害离世;2人失踪;36人被非法判刑;52人次被非法劳教;另有被绑架到洗脑班、拘留所、派出所折磨迫害的;被电话监控骚扰、敲门骚扰和骚扰家人等,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遇到过。

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情况没有曝光也无法统计,这些数据只是来自明慧网报道统计。综述中只选了部分案例,真心希望人们通过这冰山一角,认清中共的邪恶,远离中共,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

一、失踪和被迫害致死案例

(一)教师夫妻17年杳无音讯

吉林省蛟河市漂河镇五道沟下崴子村小学夫妻教师,男的叫王乃彬(音),家住下崴子本村;女的姓名不详,娘家在小五道沟。夫妻二人都是法轮功学员,本村人都知道。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上演后,他们在一次外出后失踪,至今杳无音信。王老师妻子与他年龄相仿。他们失踪那年(2001年),也不过25-26岁左右。

(二)好教师刘延龙在迫害中离世,生前控告江泽民

蛟河市一中优秀教师刘延龙,男,生前曾多次被绑架迫害,家中物品被抢,遭到酷刑,非法劳教、关进监狱,被折磨的出现肺结核、一根肋骨被打断,并被开除公职。

刘延龙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去北京上访,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结果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吉林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又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步步升级,为逼迫转化警察指使劳教人员一进屋就用木棒、铺板猛打,不但浑身剧痛,还打断了一根筋骨。


酷刑示意图:用木棒、铺板猛打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刘延龙被送到公主岭监狱,在那里遭到奴工劳役,缠电子线圈,后来又给出口玩具刷漆,味道呛人。后来身体每况愈下,后确诊为肺结核,住在公主岭监狱医院,小腿浮肿、小腹肿胀,直到保外就医回家。

从监狱回来蛟河一中把刘延龙非法开除。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刘延龙在极度的痛苦中离世,年仅四十四岁。刘延龙去世前,于六月二十一日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三)蛟河市松江镇中学教导主任刘江遭七年冤狱迫害致死

蛟河市松江镇中学教导主任刘江: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深受师生尊敬。一九九九年七月末,刘江去北京上访证实法轮大法好,被松江武装部长姜喜才劫持,非法拘留迫害十五天。二零零零年正月,再次进京为法轮功说句真话,被非法劳教,劫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一年,并被松江政府勒索现金七百七十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刘江被松江派出所绑架,大法书籍等物品被抢劫,劫持到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二年。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刘江又被吉林市国安警察和蛟河市警察合伙绑架、非法抄家,法院诬判刘江六年,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到正式解除监狱迫害时,刘江的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含冤离世。

(四)退休老太太常桂云被枉判八年、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常桂云被蛟河市长安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抄家,遭到逼供后被关押在看守所。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病态,警察怕承担责任,警察带着去医院查病,在住院观察时走脱。二零零八年被吉林市国安、长安派出所绑架。常桂云被劫持到防暴警察大队,在这里她遭到上大挂、坐老虎凳刑讯逼供;在蛟河市看守所被迫害的一侧身体不好使、麻木,说话吐字不清,行动不便。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常桂云被蛟河市中共操控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八年刑。在吉林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牙齿全部掉光、嘴歪眼斜、说话口齿不清、满头白发,二零一二年“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被非法判刑案例

(一)插管灌食抻床迫害 关佩霞在黑嘴子女子监狱惨遭六年折磨

关佩霞: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正月,关佩霞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为大法上访,中途在火车上被绑架转到松江会议室关押四十二天,天天被强制洗脑,罚款三千元。二零零二年春天,又被绑架到蛟河市隆升宾馆洗脑班。2003年5月17日参加吉林省蛟河市松江镇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当天被非法绑架,她绝食绝水,完全不配合邪恶,一周后正念走出蛟河市看守所。7月19日关佩霞在家时再一次被绑架,8月3日被非法判刑六年。在黑嘴子女子监狱惨遭酷刑迫害。关佩霞遭受的残忍迫害详见明慧网报道:《关佩霞在黑嘴子女子监狱惨遭六年折磨》

(二)患有严重心脏病,修炼大法后完全康复,又遭迫害重判十年

李振华: 女,五十多岁。没修炼前患有家族史严重心脏病、妇科病、贫血浑身无力,无法正常工作。修炼大法后完全康复。2001年因贴大法真相被人举报。被非法劫持到吉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下午二点五十分去看望同修,被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河南派出所恶警蹲坑绑架、抢劫。非法关押折磨十五天后放回。2008年4月23日,在吉林市九站女儿家,被吉林市九站派出所十多名便衣没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于下午3点半左右强行绑架,当时出动三辆警车。在蛟河市新站派出所,给李振华上大挂。由于三天没有进食,她被迫害致昏死不知多久。被上大挂时她开始脚悬空,后脚尖着地,又昏死多时,才将人放下(此后抽搐、呕吐近20日)。25日下午3点多,又被关进蛟河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在她承受的整个违法迫害过程中,未向邪恶警察屈服,只字未提任何人的信息。被吉林市中级恶党法院和蛟河市恶党法院非法诬判重刑十年,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上大挂”酷刑

(三)刘俊堂一家三口陷冤狱

刘俊堂,(75岁)妻子陆泊凤(71岁)和刘越(女儿)一家三口因实名诉江,于2015年8月27日被警察绑架、抄家,2016年8月被蛟河市法院非法判刑:刘俊堂七年,后劫持到吉林市监狱;陆泊凤四年,女儿刘越八年,母女二人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女子监狱。刘越是第二次被非法判重刑,她于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刘俊堂、陆泊凤夫妇曾经被迫流离失所多年,女儿刘越长期身陷囹圄。一家人长期分离,直到二零零七年女儿出狱。可是,他们才过了几年的团圆日子。一家三口被绑架,竟都被非法判重刑。

三、遭非法劳教案例

(一)遭受非法抓捕迫害坠楼,吉林市国安图谋杀人灭口

李强,男,原是蛟河市法院民事法庭司机,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调离原工作岗位。99年10月、2000年2月两次进京证实大法,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因拒绝放弃信仰,在劳教所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电棍、狼牙棒,恶警对他使尽了招被打得体无完肤,休克过去,后出现腹部积水等各种病状。劳教所被迫于2001年4月同意保外就医。2002年3月因挂大法真相横幅,再次被抓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他继续带头证实大法,拒不接受洗脑,受到酷刑折磨。绝食抗议44天。家人接见时,是别人背出来的。

2005年12月13日晚在吉林市遭受抓捕过程中从7楼坠伤后在肿瘤医院抢救,脑部缝了12针,腰部骨折;医务人员说“他神智清醒,没事儿”。但是16日下午吉林市安全局把他秘密转移,并放风说人已经死了。

2005年12月13日下午4点半,吉林市国安恶警包围了吉林市昌邑区省机厂宅一栋楼2单元7楼右门,图谋破门非法抓人;下午5点半左右,楼下聚集了六辆车, 3、4个便衣在楼门口附近蹲坑伺机抓人;大约在晚上7点半到8点钟左右,恶警破门而入,法轮功学员白鹤被恶警从楼里架出,拖入警车。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潘兆文、王茵。围观群众看到法轮功学员李强从7楼坠下。

李强当晚被送到吉林市第二医院(肿瘤医院)脑颅科,图为李强在肿瘤医院住院的床头卡。据肿瘤医院的医务人员说:“人没事,头部上后面有一处有积水,腿、脚部位有擦伤,脚有损伤。”医务人员还说,“他神智清醒,没事儿,只是不和我们说话,现在不吃东西、不喝水。”医务人员没听他说过一句疼。


注:住院的床头卡上的名字是“李斌”

然而,吉林市安全局、国保大队在医院里就四处散布谣言,说李强人已经死了,并且于16日下午已将李强秘密转移。吉林市安全局这样造谣的实质所在:图谋对李强杀人灭口,借以推卸责任,妄图掩盖其迫害真相,欲盖弥彰!2007年7月李强又秘密失踪,后经多方调查得知,李强约在17~18日被秘密强行送进吉林省舒兰办的洗脑班。

(二)剥光衣服关入铁笼,寒冬站立在风口,冻掉二个脚趾

吴德修,男,吉林省蛟河市松江乡永乡村农民。于96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正月十五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无理抓捕,强制送回蛟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加期3个多月(2000年2月22日开始,2001年6月1日结束)。2002年2月9日向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乡长姜喜财讲真相,被批劳教两年。吴德修在九台劳教所遭受严重的迫害。被关在禁闭室里零下三十度左右,室内没有暖气,管教还故意打开禁闭室的窗户,室里象冰窖一般。只给一个褥子、不给被子。冻的人全身发抖、彻夜难眠。吴德修发觉脚被冻坏了,脚背肿胀,左脚的中指和无名指都起了大水泡。然而,这样每天两次的强迫灌食、打针。几天后看吴德修生命出危险,他们害怕担责任才把他送进医院抢救。医生检查后,认为脚暂时不能截肢,第二次因心律过低(每分钟低于40次)又送进医院。医生说,要把冻伤的脚趾和食指都截掉。吴德修告诉他:“不用截了。”过几天,自己把坏死硬化的无名指头掰断了(根部只有中间一根脆骨相连)。 吴德修遭受的迫害详见明慧网报道:《经历两个劳教所的暴力》。


示意图:关铁笼子

四:遭非法关押酷刑案例

(一)任红霞被灌浓辣根水折磨十小时

任红霞, 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4年10月26日上午9点多钟,在家洗衣服,恶警马金科、张亚双等多名警察,在没有搜查证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从二楼窗户闯入家中,强行绑架只穿着线衣线裤并且光着脚的任红霞到永安派出所,灌浓辣根水折磨十小时,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劫持到蛟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以下是任红霞遭非法酷刑迫害自诉:

10月28日下午2点多,警察们把我从看守所带回永安派出所迫害。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双脚扣在椅子腿上,用毛巾接起来的绳子把我的腰捆在椅子上,双手一上一下反扣在后背。一个恶警用毛巾用力把我的头勒住,一个恶警用毛巾使劲堵住我的嘴,另一个恶警则把装在矿泉水瓶里的浓辣根水 (比辣椒辣很多倍)用尽办法往我的鼻子里灌。

当时我被折磨得真是生不如死,那种呛心辣肺的痛苦无以言表。即使这样,那四个恶警仍每隔十五分钟便折磨我一次,他们把我的双手上下使劲抻来抻去的折磨,其中两个恶警用力抓住我的手,另一个恶警则使劲反复不停的往我的鼻子和嘴里灌辣根水。我的毛衣、毛裤、秋衣、秋裤全被汗水和辛辣的辣根水湿透了。

警察们共用了四盒辣根,一直折磨我,持续到深夜十二点多,我整个人已被他们折磨得不像人样。这时,恶警白明库过来狠狠的踹我胸口一脚。后半夜我一直在痛苦的呻吟中熬到天亮,胃里象火在里面燃烧一样,特别难受想喝水,可他们不给,一直到下午,他们才又把我非法绑架到看守所。

在酷刑折磨的极度痛苦中,我的神智逐渐变得恍惚,后来据关在同屋的人说我当时简直被折磨成傻子一样,已不成人样,鼻子里还不停的流黄水。后来孙淑杰给我洗衣服时,洒在衣服上的辣根水都把她的手辣得够呛、火烧火燎的疼!灌在人的鼻子里,人怎么能受得了呢?!

第二天,我已起不来了,我的脸开始变黑,胸部也开始变黑,被辣根水烧起了很多大泡小泡,和我同室的人都不忍目睹,看到我被迫害的惨状而簌簌落泪。直到十多天后方见好转。胸和脸的下部被辣掉了一层皮,至今鼻子都难受,嗅觉不灵敏,直流鼻涕。


示意图:行恶用的辣根


示意图:野蛮灌浓辣根水

结语: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或法轮佛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13日传出的佛家上乘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教人向善,从做好人做起,提升道德,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

前中共头子江泽民为一己之私,出于妒忌,非要除之而后快,和共产党互相利用,颠倒黑白,扣上一顶“政治帽子”,煽动仇恨,栽赃陷害,绑架所有的中国人参与迫害,人人过关,体制内的官员更是被绑架参与迫害的对象,给社会带来无尽的灾难,道德沦丧,败坏着本来就不健全的法治。

十九年来,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被迫害的致死致残,更甚者被活摘器官,有的有家不能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只县级市的蛟河,一桩桩,一件件的迫害案例触目惊心。

然而天理是公正的,善恶有报,谁来为这场惨无人道的罪恶买单?“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苍天早已借人间的各种恶报方式逐一清算。任何人的侥幸心理都是徒劳的,谁迫害佛弟子都得偿还的,报应说来就突如其来!发生在蛟河市的恶报已经很多,李德昌,原610办公室头目,自二零零零年以来,把多名法轮功学员拘留、关进洗脑班、劳教、判刑,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遭恶报,在肺癌的折磨中丧命,成了中共的殉葬品。

郝壮,蛟河市中共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据吉林省蛟河市中共政府官方网站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点四十分左右,在公安局六楼办公室擦玻璃时意外从窗台坠落,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郝壮死心塌地的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三年,蛟河市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蛟河市一中教师刘延龙,蛟河市松江镇中学教导主任刘江,退休职工常桂云女士,是在郝壮任职期间被迫害死的。

狱医张有成多次对绝食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强行撬牙,粗暴插管,造成口鼻损伤流血,把带有盐粒的玉米面粥强制灌下,给法轮功学员造成极大痛苦。法轮功学员善意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张有成不仅不收敛,反而辱骂,扬言:我就不信遭报应。二零零一年末,再次诬陷大法时,张有成当场昏倒,经诊断,肺部患了恶疾。其亲人说得了肺癌。张有成承认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了。

人做了什么,都要负责,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法轮功问题已经成了检验人性的大考核,善恶自选。尤其是公检法人员,理智清醒的衡量一下法轮功的问题,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毁了自己的生命永远。中共是拉人为他做陪葬。每个人生命都同样可贵,没有了命,什么金钱和财富都是没有意义的。

如今,天象异常,灾祸遍地。有智慧者,纷纷退出中共邪党,远离灾难。目前,已经有三亿中国人声明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历史的巨变就在眼前,这是上天给世人的一次生机啊,希望你抓住这个机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