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57岁朱淑云女士遭受的种种迫害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省女子监狱 » 长春市57岁朱淑云女士遭受的种种迫害
长春市57岁朱淑云女士遭受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今年57岁的朱淑云女士,一九九九年前因患有严重的风湿病,不能走路,不能上班,到医院检查还有其它多种疾病。修炼后,风湿病等其它病全都好了,骑自行车飞快,超过年轻人,走路一身轻,邻居亲眼看见一个走路缓慢,受病痛折磨的人,完全变成健康人。在单位里,朱淑云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给单位买东西,单位要给她派人、派车,她都不用,自己骑自行车大包小包的运回来,自行车被压坏了,不用单位出一分钱,她自己花钱修。一次,同事在购物时要一支笔,朱淑云自己拿钱买,也不动用公款一分钱。

那个年代,当采购的人都很能挣钱,邻居都说她发财了,其实她没发财,自己还搭钱呢。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朱淑云辞职去北京证实大法,她单位的副总哭着说:“就这一个好人还不干了。”

迫害发生后,朱淑云遭四次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分别是二年和一年,被非法判刑一次三年,在劳教所与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一七年三月出冤狱。

一、进京证实大法遭到两次非法关押迫害 并被非法劳教二年

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九九年七二零,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发动迫害后,为维护合法权益,朱淑云看到师父被冤枉、大法遭到迫害,决定去北京维护大法。在北京,她晚上在火车站睡觉,渴了上厕所里面接水喝,饿了捡饮料瓶卖钱买馒头,芥菜疙瘩长毛了洗洗再吃,一心想着法正过来再回家。

九九年八月份被北京警察绑架后送到长春市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回来后,她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北京看守所,后再次被送到长春大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出来后,长春二道乐东派出所把朱淑云非法关押一天,并找她的家属劝其不要再进京上访,因朱淑云坚持进京上访,就又给她送回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后朱淑云被二道区乐东派出所和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送到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迫害

1、抵制转化遭电击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朱淑云被非法送到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因朱淑云因抵制暴力转化,被当时的刘连英和任峰两个大队长用电棍电她一个人,电了一上午,她的整个脸、脖子都烧焦了、头发上全是血,魏丹对朱淑云拳打脚踢,刘连英多次谩骂朱淑云对她施加压力,并动手打她耳光,还逼迫她写所谓的“思想汇报”,不写就罚站,一站就是四十多天,还让她写,她不写,就把她强行拉到管教室,拿电棍强行电手指头,挨个手指头电,没电充完电继续电,导致朱淑云的脖子、耳朵全电糊了,一洗头全是血,到现在还有伤痕,给她电的拉一裤子大便,瘦的没模样了。

2、抵制奴工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

吃饭只有五分钟时间,吃也吃不饱,还要强迫出工干活,搬家、挖树、折页订书,给她关小号,别人都睡觉了她还得站半宿,剩下的活还让她干,目的就是不让她睡觉,还得给狱警干私活,犯人们在朱淑云的身上看到大法的神奇,人瘦的皮包骨,干的活最多。等来人检查、参观时,还把朱淑云藏在小黑屋里,怕她喊法轮大法好。

一开始头一年进去时朱淑云干活,后来她意识到自己没有犯罪不应该劳动干活,就不干活了。他们就又给她非法关一个屋,朱淑云就炼功,他们不让,就把她绑到死人床上迫害,朱淑云就绝食抗议迫害。一天被强制灌食两次,管子都插到肺子里去了,大小便别人接,后来朱淑云吐血、咳血也没人管。

多次迫害导致她下不了地,也不能漱口、不让刷牙,长期迫害嘴里的血都把牙齿染黑了。朱淑云多次跟他们提过咳血的事,他们也不管,声称他们就是干这个的,用手指头粗的管子从鼻子里强制插入灌食,他们好几个人使劲把着、按着朱淑云的头,胳膊,每次插都出血,陈立大夫每次都是狠狠的对待她,后来他们干脆都不拔管了,把她四肢都绑起来固定到死人床上,就这样24小时插着迫害。

后来他们把朱淑云送三看去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肺内感染,说不行了,又把朱淑云送到吉林省劳改医院住院迫害。

三、信仰自由却和家属遭派出所多次骚扰

从长春女子劳教所出来,乐东派出所就在朱淑云家蹲坑,她回家取衣服时遇上,朱淑云就义正词严的正告他们:不许迫害法轮功学员,自己不归他们管。他们还多次骚扰,一天晚上,他们未经许可就私闯民宅,拿大手电去朱淑云家照,朱淑云的母亲自己在家,当时把老人都吓坏了。他们还多次打电话无理骚扰朱淑云的妹妹,还多次去朱淑云的大爷大娘家骚扰,给他们造成压力和精神负担。

朝阳区清和派出所与乐东派出所违反工作规定,互相推诿不给朱淑云落户口。

四、参加聚会遭绑架酷刑,再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上午,朱淑云在去开法轮功学员心得交流会时被绑架,她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阻止迫害,很多百姓围观。朱淑云看到警察打法轮功学员,她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却被多个警察暴打。

她被绑架到二道分局,他们拳打脚踢朱淑云,拽头发、打耳光,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朱淑云被打的嘴出血,脸都变形了,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但她不停的大喊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还把白毛巾系在朱淑云的嘴上,把她按倒趴在地上,双手反铐在背后,给她蒙上大被,大被上放着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人踩着朱淑云的腰,多个警察一起拿大竹板猛烈殴打朱淑云,直到朱淑云被打的奄奄一息,他们把被拿下来一看,她嘴上的白毛巾上全是血,鼻子、嘴、脸上、衣服上、地上、墙上全是血,指甲打掉了,腿也肿了,全打坏了。后来恶警怕留下证据把血衣都给洗了。

因朱淑云不配合他们,不说姓名,不报地址,各地派出所很多人排成队的、轮番的一个一个去认她,看看是哪个派出所管辖的,后来朱淑云被两个警察强行架到警车上,送到八里堡派出所,在那里朱淑云又被所长冷长学与办案恶警王正茂、孟岩他们暴打、殴打,直到把她打倒趴在地上,整晚都不让朱淑云睡觉,八里堡派出所窗户帘不敢 开,开她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朱淑云不配合他们,冷长学给朱淑云拿出所谓的送大广的拘留票子让她签字,朱淑云一把撕掉,冷长学气急败坏的脱掉皮鞋,用皮鞋底猛打朱淑云的耳光,用手使劲掐朱淑云的脖子,致使她上不来气,昏死过去。

朱淑云被绑架后,手机和钱落在恶警手里。当朱的弟弟打电话给姐姐时,恶警接的电话。恶警从朱的弟弟的口中套出了朱的姓名。他们给朱照了一张照片,到农安县让朱淑云家人确认是否是朱。朱年近八十的母亲看着照片上的朱已被打的面目全非,几乎认不出来,伤痕清清楚楚,脸被打的变形,亲人好久才勉强辨认出来。朱的老母亲本来身体不好,看到女儿短短几天被迫害的如此凄惨,老母亲病情加重。

朱淑云被八里堡派出所劫持了三天后,把朱淑云送三看了,朱的姐姐、妹妹到双阳第三看守所时没有见到朱, 又到二道分局查询,二道分局的人又让她们到八里堡派出所,遭到办案恶警孟岩的刁难。6月9日朱淑云的妹妹来到双阳第三看守所,但朱淑云已经被八里堡派出所恶警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6月10日朱的妹妹只好又到八里堡派出所查询,但没有找到“办案”恶警孟岩。6月11日星期一,朱的姐姐、妹妹、妹夫来到派出所,总算找到恶警孟岩,可是该恶警竟然无耻的说:“你们家属咋才来呢?”朱的家人质问该恶警为何非法劳教朱淑云,该恶警气急败坏的叫嚣:“劳教了,愿意哪告哪告。” 派出所所长冷长学也一副流氓嘴脸的叫嚣:“判劳教是市局法制处判的,你去找吧。”

朱淑云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之后,一个姓任的大队长打了朱淑云三个大嘴巴子,恶警强迫她干了四天活,她的腿都累肿了。

五、是第四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早七点多,长春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高军,伙同绿园区公安分局、西安广场派出所所长等七、八个便衣警察,闯进朱淑云的家门,一个小个子警察殴打朱淑云的下巴和胳膊。国保恶警高军竟骑到朱淑云的妹妹身上,强行铐上手铐,并故意将手铐捏紧,还扯过被子,叫嚣道:“今天我就捂死你!”邻居也听到施暴声音。

警察在朱淑云的家里施暴三个多小时后,最后用布捆绑上朱淑云的腿,并由几个警察强行抬到楼下。朱淑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据居民讲:每层楼站着两个便衣,不让居民看。直到朱淑云被绑架到便衣的轿车里面,便衣警察一直都没有停止对朱淑云施暴。

当天十一点多,朱淑云被绑架到市公安局。高军和五、六个警察一起对朱淑云拳打脚踢,并把她的头往墙上撞,还上“老虎凳”酷刑,朱淑云被折磨一天,使劲打朱淑云耳光,抓头发,穿着皮鞋使劲踩朱淑云的脚尖,掰她的手腕,还强行给朱淑云照像,最后把朱淑云送到中日联谊医院检查身体后送到长春第三看守所,第三看守所一看体检不合格拒收,他们就又把朱淑云送回中日联谊医院检查,做了手脚后,又把朱淑云强行送回三看。

在看守所时,因朱淑云不配合,不穿马夹,看守所队长说要给她戴手铐,她说现在是江氏犯罪集团坏人寻退路的时候,你还往前赶啥呀?他一声不吱,后来朱淑云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还跟队长和监狱都说了,告诉他们人间的理是反理,不能按反理行事,他们说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朱淑云说她不能逆来顺受,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六、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1、被绑死人床迫害

朱淑云被非法押送监狱的当天晚上就遭强制绑到死人床迫害,入监队当时就把她打坏了,到那他们让朱淑云换囚服,她坚信信仰无罪,拒不配合,他们几个人强行把朱淑云衣服扒光,换上监狱的囚服,搜查东西时,朱淑云兜里揣着他们所谓的判决书,在判决书的背后朱淑云写满师父的诗《洪吟》,他们收拾东西时就扔了,朱淑云就赶紧去要回来,他们就打她,当时把她推到窗户角上了,磕了一个大包。

家人去接见时朱淑云也告诉家人,如果不让接见就是他们把她打坏了,此后他们就一度停止朱淑云接见,还给她非法关小号关押迫害,家人上午来接见,一看不让见也没走,就立即找监狱长,当时的王监狱长称就让见五分钟,还不让她说迫害的事,下午家人一见到朱淑云就问是不是打她了,朱淑云说打了。当时家人就不干了,说把他警号记下来上明慧网,当时沙队长害怕就把警号撕下来了,朱淑云就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扯着沙队长的衣服大襟告诉家人,就是他掰朱淑云胳膊,在开会时让犯人掰朱淑云胳膊,狱警张盈看监控时,犯人还掐、打、杵朱淑云,两个人还一起摇胳膊,各种折磨,那朱淑云也不服他们,就是要证实法。

从那以后沙队长就调走了,老人都被调走都换新人了。家人给存的钱不让朱淑云花,荣狱警让买卡,买完就换人,换人就不让使卡了,因为朱淑云跟家人通话时说中共邪党,都给她按电话按断了好几次,不让说。

在那里每天都有人值岗看着朱淑云,屋里屋外都有人看着,不让炼功、打坐,晚上看她起来就给按下,还有打朱淑云的,各式各样的折磨。

2、遭戴手铐、脚镣 抵制死人床迫害

在被非法关押的三年中,朱淑云每天早晚六点都立掌发正念,他们每次都不让立,两个人扯着她不让发,后来是一个人扯着她,一天都不放过。他们对朱淑云进行各种殴打、各种方式折磨迫害她,朱淑云都不配合他们,他们让朱淑云站着,她就坐着,让朱淑云坐着她就站着,他们把板凳拿走朱淑云就坐床上,反正就是不配合他们。监狱给朱淑云吃小号饭、咸菜都冻冰,吃的她腿都肿了,预政科朱小艳还说那里吃的好,朱淑云说天天吃饺子迫害,她说这时候的菜多贵呀,还都吃青菜呢,朱淑云说这都是秋天储存的,不可能这时候给她们买青菜吃,糊弄不了她,朱小艳一声不吱。

一次他们强行给朱淑云戴手铐、脚镣,想把她放到死人床上抻,朱淑云拒不配合,全力挣脱,把手腕全拉坏了,他们看手铐戴不上又给朱淑云戴脚镣,好几个人按着、踩着她,压的她都上不来气,差点按死。农安的张盈用大腿按着朱淑云的脑袋,要给她戴手铐,还有三个人踩着她的腰,朱淑云想要不是师父救她,她都死好几回了。后来他们迫害朱淑云不让发正念,还放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录像让她看,她就使劲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声音特别洪亮,都是师父给的力量。他们就把窗户、门都关起来,把楼上住的法轮功学员也都转移到别处去了。

有一次家人接见他们不让见,家人就找监狱长,当时正给朱淑云绑在床上戴上脚镣子,就没让她接见。晚上看到王监狱长朱淑云说:“这能说明什么,这能让我看清邪党的邪恶本质,今天家人见不到我就得上火。”他问为什么,朱淑云说:“我跟家人都说了,见不着我就是给我打坏了,我这手脖上都是伤疤吗?”他一声不吱。跟王监狱长一同来的姓张的狱警问朱淑云说:“怎么不让你师父来救你来呢?”朱淑云说:“我师父就是来救我的。”第二天早上,他们就把脚镣解下来了。

3、和家属抵制迫害 证实大法

二零一六年近年末,最后一次接见时,监狱停止朱淑云接见,当她走到大门口时就把她关回来了。不让接见,朱淑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往回拽朱淑云,她就一直喊,他们就来捂朱淑云的嘴,朱淑云就连挣扎带喊。狱警在后边提着电棍,朱淑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好人,不让接见。”然后他们就把朱淑云下排门牙牙齿打掉一颗,朱淑云就跟他们说让镶上,他们说给你镶上。狱警李文听说把朱淑云牙打掉了他掉头就走了。

朱淑云当时就把掉的牙安上了,有人劝她说别安了,看咽肚子里扎肠子怎么办,她就把掉牙放柜里了,躺那想起了明慧上的一篇文章,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牙被打掉了自己就给安上了,朱淑云当时就从柜里拿出掉牙,牙都粘纸上了,洗洗又给安上了。她想得让这牙活,证实大法的神奇。

下午,他们就让接见了,家人见到朱淑云后,知道了这件事,都急眼了,说宁可工作都不干了,一定要打这场官司,必须给镶上好牙,家人说要把这颗牙拿家去,朱淑云不让往家拿,她要让这颗牙栽活了长上。晚上,张洪武大队来给朱淑云照像,她就把牙摘下来了,后来她悟到,想让这颗牙活证实大法,就不能往下摘了。后来朱淑云就跟狱警、大队长和预政科的朱小艳他们说,就让你们看看大法的神奇,让这颗牙长上。

后来牙一直在朱淑云嘴里长着,他们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尽管他们对朱淑云这么迫害,朱淑云依然求师父帮助救他们,发自内心的想救他们,最后他们给朱淑云竖起了大拇指,还给她拿一个苹果回来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