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告诉未来(7):艰难岁月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视频 » 我们告诉未来 » 我们告诉未来(7):艰难岁月
我们告诉未来(7):艰难岁月

 

敬请收看〝我们告诉未来〞第八集:真相与人心

19991028日,在北京郊外一家宾馆的这间会议室里,一个由中国大陆法轮学员主持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正在秘密举行。在座的是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和《纽约时报》等西方主要媒体的驻京记者。他们是在当天接到通知后,被辗转带到这个地方的。


(程女士,美国法轮功学员)〝9910月份的时候,那时候有消息说呢,人大要开会要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所以学员的这个心情呢就是非常的沉重。这个时候,很多的学员聚集到北京,大家就觉得我们要把这个消息就是让外界知道。〞

19991028日,北京新闻发布会)〝看一下,就是铐着,这样铐,这手在这儿,这样。铐上以后,把你压到地下。〞

(程女士,美国法轮功学员)〝参加记者招待会的30个学员里头,有脱下军装的警察;也有非常朴素的农民,带着自己的孩子,孩子没有办法上学了;然后有的是上访过十几次、二十几次的。他们知道有多危险,在中国做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等来的可能是警察,也可能是记者。但是没有一个人慌张,大家都非常的镇静。这个时候记者来了。〞

当天晚上,美联社和路透社向全世界发布了消息。第二天,纽约时报头版刊登了新闻发布会的照片。这是国际社会第一次有机会了解这场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和这个正在遭受迫害的修炼群体。

对这些率先走出来说明真相的弟子们来说,在成功的背后,是一次永生难忘的艰难历程。对当时的法轮功学员来说,这次艰难的历程彷佛也是一个特别的象征。

在最初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多学员们认为政府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对法轮功还不了解。为此不少人给江泽民和中央领导写信,讲述自己亲身受益的情况。更多的学员则亲自到北京上访。

当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没有地方安身。北京的许多旅馆客栈的大门口都挂着这样的牌子。对市民们来说,法轮功是一个敏感而又危险的话题。

这部由澳大利亚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报导,记录了学员们当时的艰难和困苦。〝我们有的住在外边,就是马路上,有的住在旅店,有的呢,住在就是说更脏的地方都有,什么地方都有,马路上、地下通道里。〞

(孙女士,美国法轮功学员)〝然后我就跟她,终于就到了大法弟子待的那地方。那地方实际上就是还没有盖好的房子,只是窗户有,但是所有的加热设备,所有的那个供暖设备都没有。这个屋,炉子什么的都没有。然后我一进屋的时候就是那种,普通的,大概一室一厅。然后外屋地上铺着席子,墙角整整齐齐地叠着被子,就是男的大法弟子住外屋,里面一样是女的大法弟子住里屋。然后一进门那个地上就是那个报纸,有一个很大的报纸,上面就放着干馒头。还有那种就是我都好久都没见过的,小的时候才吃过的那种大咸菜,放在那儿。后来我知道他们就是说,生活的标准降到最低最低。因为好多人就是流离失所,就是没有钱了,或者是别的大法弟子接济的一点点钱,或者是他自己带出来的所有的积蓄吧,所以他们就想把它用在正处。真正的做到他们想做的事情,就是到天安门或者到信访办去。〞

〝上访〞也被称作〝信访〞。宪法中规定了中国公民对国家机关及国家工作人员,有控告、申诉、举报的权利。80年代初,各级信访机构逐步完善了各项条例。明确规定信访机构的职责是代表政府受理人民来信、接待人民来访、接受群众监督和维护来信、来访人的合法权益。但是19997月以后,当学员们来到北京上访的时候,他们见到的却是这样的情景。

(陈先生,原中央乐团大提琴演奏家)〝中央的两个上访的办公室,它都在一起的。国务院的和中共中央的,这两个都在一起的。但是它们后来不在府佑街了,搬到南边的河边去了。然后在那个胡同口,好几十、一百多这样的便衣,也就是各地的公安派来的。一过去一看,全是公安警察,都是公安局等于接管了一样。一下就等于把我们关在看守所了,关了我们一个月。〞

这个时候,在中央610办公室的策动和压力下,各省、市、县,甚至街道委员会都设立了由专人负责的610分支机搆。他们被授权超越地方政府和司法部门的管辖范围,直接听命于中央。8月,各地都接到了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否则当地领导将负全部责任的所谓〝死命令〞。一场波及全国的大规模残酷迫害开始了。

在北京,房山区城关镇政府将52名上访学员强行送进周口店精神病院。在吉林长春,曾经手为李洪志先生更正出生日期的户籍警察,因为向海外媒体证实李先生的出生日期,被长春市公安局辞退。辽宁省的一个煤矿公司在职工工资晋升条件中规定,参加法轮功练习者,经教育不悔改的不在晋级之列。在山东,潍坊市的一个村委会,不但把上访学员的私人房屋抢劫一空,还把他们开的理发店也堵了起来。两位四川山区的民办教师,因为赴京上访,被遣返后立即遭到拘捕,并处以4万元罚款,他们所在学校因未能防止职工赴京上访,被取消政府发给的3万元奖金。

更多的学员遭到了残酷的殴打和虐待。19991010日,从山东招远传来凶讯,一位名叫赵金华的42岁妇女,在去地里干活时,被招远市张星镇派出所抓走。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在经过10天警棍、胶皮棒和手摇电话机过电的折磨之后,赵金华于107日去世。这是镇压开始后传出的第一个迫害致死案例。

听到这个消息,海外的学员们坐不住了。

(袁峰,时为法轮功发言人)〝当时学员就非常非常的着急,想怎么能够帮助国内的学员呢?就想,我们要去联合国总部。所以呢,很多学员从美国各个地方就到了纽约来。〞

(集会现场发言)〝采取了极端压制的行为。如果事件继续恶化,可以想像发生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袁峰,时为法轮功发言人)〝当时大家也并不知道怎么做,想就是开开记者招待会呀,甚至于有学员想,我们是不是要绝食啊?或者有些行动真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大家也是一个摸索的过程。当时我就记得,有这么一个联合国工作人员就问我们说:你知道安南的工资是谁发的吗?还不是中国政府吗?你们说这些能有用吗?所以就是说,当然这可能说的比较过激,但是那时就是当时的这么一种事实,没有人能够听你的,或者真的能够做些什么。〞

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的发展开始从东、西两大阵营不同社会体制的对峙,演变成以经济利益起主导作用的全球市场化。作为拥有十几亿人口巨大潜在市场的中国,其国际影响日益升高。

这是1999年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公共电视台播出的中国新闻。此时,中央电视台已经可以通过卫星和当地有线电视网向公众公开进行宣传。与此同时,以所谓〝揭批法轮功〞为主题的讨论会和记者会,也在中国驻各国的使领馆主持下时常进行。

这一年9月,在纽西兰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第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APEC)期间,江泽民亲自将一本诋毁法轮功的宣传小册子,赠送给美国总统柯林顿和其他19个成员国的元首。1025日,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记者的书面采访时,江泽民首次公开将法轮功定义为〝邪教〞。

按照中国《宪法》规定,国家主席是没有权力擅自做这样的宣布的。对此《华盛顿邮报》在1112日的报导中,引述来自中共内部的消息说:中央政治局并没有一致同意对法轮功的镇压,给法轮功定性〝邪教〞是江泽民下达的命令,这是江的个人意志。

(刘宾雁,原人民日报特约记者)〝这个事情应该说是江泽民这13年执政期间所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江泽民干了这么一件事,等于制造了一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冤案。那么法轮功的弟子究竟有几千万?现在说法不一,我们就说他有一千万吧,那就把一千万人都打成了敌人。除非你反悔,是不是,你改过自新,所谓的。〞

(盖尔洛克琳,时为法轮功发言人)〝我当时去拜访一位人权组织的创始人。他是一位70多岁的稳重绅士,正是我们期待见到的人。我跟他谈了半个小时之后,他问: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我告诉他我们在一个听证会上所遇到的不公正对待。他说:坦率的告诉你,我们在人权方面非常同情你们,因为那是我们的工作。但是就我个人来讲,像我这样的人,认为你们是一群‘kooks’。在美国‘kooks’一词意谓着怪异不正常的人。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但是他听说了很多事情。最后他说;你们走吧,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从来也没有就这样被撵出一个人的办公室。尤其令我震惊的是想到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人权机构之一。〞

面对着一个由个人意志操控、利用全部国家机器组成的庞大镇压势力,许许多多的学员都表现出了正法修炼者在逆境中的状态。从当时拍摄的这些画面里可以看出,此刻他们每一个人脸上都流露出祥和与坚定。

我们从镜头里看到的这个人名叫王潺,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1999年迫害一开始,王潺立即把法轮大法的真相材料寄给全国各省、市政府部门,引起强烈反响。他还写信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江泽民,告诫它停止犯罪。却被江泽民亲自批示关押3个月。此后,王潺被迫离开单位,长期流离失所。即使是在那样的逆境中,他仍旧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他曾对同修说:〝无论怎么迫害,我们照样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谁也动不了。〞在此后3年的时间里,他的足迹遍及全国十多个省市,开创了许多地区与《明慧网》的信息管道,让无数海内外人士了解到国内迫害的真实情况。2002821日下午,王潺在山东梁山县汽车站被非法抓捕。7天后,在济宁市看守所被殴打致死,年仅39岁。

在法轮大法的学员中,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的何止是一个王潺?19991129日,在中央610办公室举办的所谓〝法轮功形式报告会〞上透露,从720日以来,北京各级信访部门没有一天没拘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已有35千多名学员被关押。

就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们承受着巨大痛苦和压力,逐渐改变着周围的环境和人心的时候,海外的学员们也在抓紧一切机会,让更多的人们了解迫害真相。19991129日,世界贸易组织第三届部长会议在美国举行。来自世界135个会员国家的5千多名代表

和新闻人员云集美国西北部城市西雅图。在众多情绪激动和喧闹的抗议人群中,人们看到了这样一个平静祥和的队伍。与其他团体还有的一个不同是,他们全部是利用自己的假期,自费来参加这个活动的。

(聂太太,美国法轮功学员)〝我们工作的话,每一年都有年假嘛,我们就省着那个假期。有的时候碰到那个耶诞节呀、感恩节呀,有些假期我们就合在一起。〞

(聂先生,美国法轮功学员)〝我们出去的时候是在当地如果有认识的人,就住在他们家里头,大家将就将就。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找一个便宜点的旅馆,大家也是挤一挤。〞

迟先生,美国法轮功学员)〝学员自己出的钱哪,在国内发资料啊。出国以后,我们去过加拿大,又去过欧洲瑞士、瑞典,美国国内去过很多城市,旧金山、洛杉矶、休士顿、芝加哥、波士顿等等地方。哪里是需要讲真相,我们就到哪里去讲。〞

在当时,学员们的这些行动被一些人看成是〝傻〞,是〝鸡蛋碰石头〞,甚至被一些人说成是〝搞政治〞、〝闹事〞。但是,经历过那段艰难岁月的人们都知道,如果没有对真、善、忍的正信,如果不是真正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些事情是做不出来的,也绝对坚持不下去的。

(袁峰,时为法轮功发言人)〝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就是说,国内学员他们不管受到什么样的迫害,他们的声音没有办法被听到。我们在这里说什么,至少有人会听到。不管他们作为一个生命他们打算要怎么做,但是至少呢他们会听到。那我有时候觉得我是个很害羞,有时候不愿意在公众场合露面的人,但是我有时候我觉得必须自己要去。因为我想,想想一亿的在国内的学员,我为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脊梁就硬起来了,就可以站出去讲了。〞

正是在修炼人坚韧不拔的付出和努力之下,形势开始出现了转机。19991118日是个星期四,二天后是美国国会开始休会的日子。接下来的两个月,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将离开华盛顿,回到各自的州县。就在这天的下午,一项由新泽西州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起草,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的218号参众两院共同决议案,就在这里被全体表决通过。学员们是在第二天得知这个消息的。

(盖尔洛克琳,时为法轮功发言人)〝我们刚开完一个新闻发布会,突然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进来了,抱着一大骡文件。他把文件放在桌子上说:我想让你们第一个知道,关于法轮功的决议案通过了。每个人一下站了起来,我们互相看着有些不敢相信,感到就像是奇迹发生了。〞

根据美国联邦法律,一项决议案由国会议员起草,经过征集其他共同起草人,再交付相关的国会委员会讨论。通过之后,才最终提交全体议员表决。按照通常的惯例,整个过程需要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决议案还有被否决的可能。然而218号决议案从提出到通过,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共同起草人有72位。学员们付出了怎样的艰辛和代价,才创造了这样的奇迹。

当时的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这样告诉我们。

(张尔平,时为法轮功发言人)〝通常在国会里头要想跟议员见面,跟助手见面,按正常程序要事先预约,而且穿得都是西装革履的。一般做游说工作的人都是大公司,或者是智囊团,或者就是一些利益集团。那么在这个国会山里头一次看到了是由民间自愿发起的,是一种群众基层的老百姓,妇女、老年人和青年人、还有学生。所以他们(议员)的助手,我记得有一次跟我讲,他说:我们从来也没见过这样游说的群体。它不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一颗私心,而是为了遥远的地球对面的无数的老百姓,为他们争取人权,为他们争取道义支持,而且呢这件事情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对国会来讲也是从来没见过的。〞

218号参众两院共同决议案的全体通过,标志著作为全体美国人民代表的国家立法机构对中国镇压法轮功的正式表态,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在国际社会上引起更强烈反响的,是这时在天安门广场爆发的特大新闻。这里是每一个中国人都熟悉的地方。20世纪以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中广场和中华民族一起经历了百年沧桑。49年后,这里成了政治和权力的象征,也成了老百姓心目中表达意愿的地方。

在新千年来临的那段日子里,古老的广场每天都会见到这样的情景。

在这些被警察和便衣当众殴打但却从不还手的人们中间,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教授,也有从未出过远门的农村妇女,有收入百万的公司经理,也有生活困难的下岗职工。年龄小的只有几个月,年龄大的已是年过古稀。每一个有机会见到这种场面的人,都会在刹那间被震撼。

(郭女士,北京法轮功学员)〝大家横幅没弄出来的吧,到派出所里以后一张,冲着天。抢啊抢啊,抢半天,这警察抢半天抢不走的。老实弟子什么都不说,就拽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真的,他们怎么打,怎么打,就是不松手。最后实在不行弄走一个,弟子又拽出一个来。就是在天安门没拽出来的,在警察那个院里头,那叫壮观,那弟子们真叫齐心。反正就是说不是一个两个,就这横幅就拉冲天上。〞

这位郭女士谈到的学员对着天打开横幅的细节,不经意间让我们看到了这些修炼者真正的内心世界。那就是法轮功学员没有把这场镇压看作是仅仅发生在人间、一个政府对普通百姓的迫害。事实上,他们把这看作是宇宙中正义与邪恶之战。这正是大法弟子为此能付出生命的动力所在。

(贺宾,时事评论员)〝在中国历史上,每当政府和人民之间出现矛盾的时候,人民不是屈服就是暴力的反抗。而法轮功学员在面对这场严酷的迫害时,他们既没有屈服也没有使用暴力的手段,而是始终如一的、坚定的、用和平的方式来维护他们的基本权利。这证明李洪志先生的真善忍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正从本质上改变了这些修炼的人,而且是任何外在的力量都不能使他们再改变的了。〞

后来,一位中国网民听说了法轮功学员的故事之后,在网际网路的论坛上写下了这样的字句:〝经过50年的高压,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已经成了我们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们违心的表态,我们违心的撒谎,违心的请客送礼,违心的行贿受贿。但是,从这些法轮功学员身上,我看到了中国人心中还存有的良心,看到了中国人心中还保留着的骨气,看到了我们这些被强权和暴力压断了脊梁骨的中国人能够重新站起来,有尊严的活着的希望。〞

那是一段新旧世纪交替的岁月,也是一段正邪势力激烈较量的岁月。119日,《明慧网》首页刊登了李洪志先生在19997月离开纽约后,在山中静观学员与世人的照片。与此同时,江泽民和罗干就〝法轮功问题〞在北京进行了一次秘密谈话。江泽民说:〝对他们要狠点,特别是上访、发真相什么的,抓住就打,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穷)、肉体上消灭〞,〝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就可以了嘛。〞

(胡平,《北京之春》主编)〝我想他最初这么做(决定镇压)的时候,肯定是想得比较简单。以为只要这么整一整,抓几个人,这事情就散了,就完了,树倒糊孙散嘛。但是他没想到法轮功的抵抗是这么顽强,所以他就是骑虎难下,就采取一些更恶劣的镇压办法,所以他这个事情就越走越远。而整个法轮功的抵抗又如此之顽强,而且采取这么平和的方式,所以就使他在镇压上,就把他那种残酷就更是暴露得淋漓尽致。〞

2000年初,罗干带着江泽民的密令,开始到全国各地口头传达。江泽民本人也在2月亲自到所谓〝镇压不利〞的广东等地区检查工作。与此同时,由地方政府和公安部门共同举办的各种所谓〝教育转化学习班〞,也相继在各地的教养院、精神病院或养老院成立。拘留所、看守所和劳教所也都接到了限期转化学员的命令。

〝脚后跟抬起,这里放图钉。〞一位原中国大陆学员向我们演示了她在看守所因拒绝转化而遭受的体罚。〝手这样端平,手上挂东西,或者鞋,或者一些重物,让你累得慌。这个耳朵还要挂东西,脑袋还顶着东西。就这样,你要是一不稳的时候,一哆嗦的时候,他就用电棍打你。〞

2000年117日,暨南大学生物讲师高献民,在广州市天河区拘留所因被强迫灌浓盐水窒息死亡。221日,退休工人陈子秀在山东潍坊城关街办事处被殴打致死。325日,银行职工张正刚在江苏淮安看守所被殴打致死。根据当时传出的消息统计,仅在20003月,人大、政协两会期间,全国有4万多人被拘留,5千多人被劳教,上百人被判刑。到这一年年底,经详细核实的就有121位学员被迫害致死。

即使在那样残酷的迫害面前,法轮功学员们依旧坚守着真、善、忍的原则,在最恶劣的环境中改变着人心。

(陈刚,北京法轮功学员,曾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那我还有一个朋友,他也是被关到劳教所里去了。有一次,警察就是为了迫使他放弃信仰:你还不转化,不转化那你等着吧。结果有一天把他一个人弄到一个房间里面去,大概10个警察围着他,把他的衣服扒光,泼上水,然后用大概就是10多根电棍,充足了电去电他。你说那个电棍,一根电棍电在身上,就不说电在身上了,就对一般的犯人,啪啪啪一响,一看那蓝光,因为它那个是放电的嘛。一看那光,一般的犯人都求饶了,算了算了算了,我错了我错了,就赶紧就投降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在最痛苦的时候,他还大声的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背诵李洪志老师写的那个学员叫做经文,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着,坦荡正法路。大声的背,全楼道的人都听见了。简直是,当时所有的人都被震撼,包括那些警察。到最后所有电棍没电了,警察也服了。〞

抛家舍命擎天柱,
仰空长笑金刚尊。
天地失色神鬼泣,
万众屹立真善忍。

——大法学员

2000年3月,来自世界各地的500多名法轮功学员汇聚在瑞士首都日内瓦,向前来参加第56届联合国人权大会的各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呼吁帮助制止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迫害。会议开幕第一天的320日,法轮功学员在国际新闻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会,中国《新华社》也派记者前往。这是学员们第一次与中国政府官员面对面的同时在世界媒体面前出现。

(张尔平,时为法轮功发言人)〝当时中共派了几个记者到会场上来破坏。他们不但不问问题,而且用法语,我们反正也听不懂,因为我们当时都是用英文来讲的。当时这个记者很可笑,因为我们想把这个迫害情况讲出来,真相讲出来,他们不让讲,这恰恰说明他们害怕真相让国际社会知道。那么很多这个国际媒体呢,对这个事情非常感兴趣。所以呢不但把这件事报导出去了,而且在日内瓦的这个当地的一个最大的一个新闻报纸上,他们还登了这个照片,而且讲到中国政府的这个记者啊是自编自演,就是出了很大的一个丑。〞

在为期一个月的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学员们走访了所有成员国在日内瓦的联络机构,3次在大会上发言,并举办了2次记者会和1次听证会。

这个时候,中国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的和平抗议活动还在每天不断地进行着。从现场收录的旁观群众的议论来看,这场持续了整整9个月的暴力镇压已经越来越遭到有正义感的群众的谴责。

5月4日,欧、亚、澳和北美等洲的17个法轮佛学会联合发表公告,决定将五月十三日订为〝世界法轮大法日〞。

这是新千年的第一个春天。法轮功学员在面对最严重的迫害中所表现出的坚定和信念,永远的浓缩在了这一刻。9天后,《明慧网》首页刊登了李洪志先生自镇压后发表的第一篇经文《心自明》。随后,又接连发表了《走向圆满》、《预言参考》、《理性》等一系列指导学员修炼与正法的文章。形势的快速变化使学员们意识到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困难在渐渐消退,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和修炼故事却留了下来,留在了宇宙历史抹不去的记忆之中。今天的《明慧网》已经成为世界了解迫害真相的窗口,可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不会忘记那些默默开创、维护和扩大网站信息渠道的中国学员们。今天的各国政府已经知道了法轮功的和平与理性,可是他们的值勤警察不会忘记那些风雨无阻、每天出现在中国使领馆前白发苍苍的身影。今天的法轮功真相资料正在传遍中国大地,可是参与制作的学员们不会忘记那些无偿的资助和奉献。

2000年1021日,美国西部地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旧金山举行。19997月,就是在前往旧金山参加法会的路途上,李洪志先生听到了镇压的消息,中途取消了那次行程。此刻,参加会议的学员们没有想到,他们有幸见证了这段被中止了整整15个月的行程的最终延续。

〝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尊敬的李洪志老师。〞

(孟女士,美国法轮功学员)〝当时(师父)出来以后,那就是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不是能够用语言一下子能表达出来的。当时我记得就是全场起立,长时间地鼓掌。真的是非常的高兴,非常的难得啊。而且师父出来一讲,一开口,我们觉得师父,虽然这段时间,最艰难的时候没办法跟师父在一起,但是师父完全完全了解我们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李洪志先生,在2000年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久违了!〞〝大家已经知道,当时那真是铺天盖地的邪恶势力,相当大,这些东西已经被销毁掉了。(鼓掌)只剩下邪恶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们学员,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来反对这件事情。是因为过去的邪恶抑制了人,这个邪恶清除掉之后,人们都清醒了,在从新审定这一切,看待这一切。谎言、假相都将被一个个的揭穿。(鼓掌)〞

历经魔难,久别重逢。李洪志先生的再次出现和讲法,使学员们意识到他们的修炼与正法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

敬请收看〝我们告诉未来〞第八集:真相与人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