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二名法轮功学员年前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二名法轮功学员年前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名法轮功学员严红梅与胡霞,年前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严红梅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被迫害致死,狱方直接火化后,把骨灰让家属拿回了家;崇州市羊马镇善良妇女胡霞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成都女子监狱的前身叫川西女子监狱,后改名成都滨江监狱,二零零七年更名为成都女子监狱。二零零三年五月从雅安市芦山县洪雅苗溪劳改农场搬迁至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二百号,是四川省关押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毒打、电击、吊铐、背铐、布带捆绑、野蛮灌食、药物迫害、针刺、撞墙、关禁闭、冷冻、曝晒、罚站、罚坐军姿、强制验血、剥夺探视权及生活虐待等等折磨。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七年六月,成都女子监狱前后共计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一百零九人,其中年龄最大的是遂宁市大英县七十六岁的胡延顺;最长刑期为十二年(乐山市的罗芳、西昌市的高德玉)。成都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祝艺芳、陈世康、黎孟书、李玉华、何朝芬等迫害致奄奄一息,导致她们回家不久后含冤离世。

一、成都女教师严红梅被迫害致死

严红梅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在成都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家人接到通知到金堂殡仪馆,监狱方直接火化后,把骨灰让家属拿回了家。

十二月二十五日,严红梅家人到金堂监狱二零一医院见到严红梅,她全身已经浮肿,监狱还是不给予办保外就医,拒绝放人,“理由”是其居住地的社区——成都市金牛区沙河源街道泉水社区及户口所在地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街道大湾社区不接收,说严红梅是政治犯,比杀人还严重。

监狱医院称严红梅死了也只能在监狱就地火化,不能把尸体拉走。

严红梅女士是成都市天回第二实验小学校美术教师,因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法轮功真相、播放《九评》光盘,被学生家长诬告。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天回镇派出所及专案组的人,到严红梅家将她绑架,并抢劫走一些真相资料及神韵光盘。

据悉,金牛国保为了凑“证据”,竟然将严红梅的学生找来,一个一个挨个询问,让七、八岁的孩子指认自己喜爱的老师有罪。那些孩子还小,他们知道严红梅是个好老师,学生都很喜欢她。但是当国保逼这些孩子指认自己的老师有罪时,孩子们一个个只有被动的接受问话、笔录、签字、画押,而孩子们并不清楚他们在干什么。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能作为证人,提供证词。如果特殊情况必须要未成年人作证,必须他的监护人在场。

二零一五年三月七日,金牛区法院对严红梅非法庭审,法官王萍(女)于三月十一日对她宣布判刑四年。严红梅不服,于三月十四日提交了上诉状。严红梅的二审辩护律师多次到成都中院要求阅卷,却被告知,没有这个案子。当律师再次询问时,中院说再查一下,就没有音讯了。律师事后才得知,中院已将该案宣判结案。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严红梅就脱离了修炼环境,二零一一年左右重新走入大法修炼,她与丈夫感情很好,但二零一二年左右丈夫迫于压力与她离婚。严红梅丈夫虽然与她离婚,也到监狱去会见她。

严红梅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据消息,一次严红梅在车间炼功,被人发现,警察知道后,就把她捆绑起来迫害,不准她洗澡,警察田丽发现她洗澡,马上将洗澡盆踢得很远。监狱里的奴工劳动任务很重,早上七点半出工,晚上七点收工,完不成任务,就坐监规,九点半,十点半,十一点半,他们说了算。

严红梅被迫害出现癌症,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就住进监狱医院,地址在金堂监狱二零一医院。家属要求办保外就医,据监狱方声称:严红梅父母居住地(洞子口168号源上金府 3栋2单元405)的社区不接收,后又联系严红梅父母户口居住地(天回镇大湾社区六组)也不接收。严红梅在监狱抵制所谓“转化”,监狱方要求回去后要有单位接受监管。
严红梅病情严重,监狱方却以没有单位接收为由一直拖着不给被办保外就医。而且能见严红梅的只有她父母、女儿、前夫。

二、崇州市羊马镇善良妇女胡霞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五十五岁左右)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遗体已经被火化。据悉,她女儿去把骨灰盒拿回来了。

胡霞是一位贤妻良母,她勤持家务,无微不至的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一家人过着平稳的生活。胡霞于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生意也越加红火。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疯狂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胡霞的亲人反目,家破碎。胡霞一个人过着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马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新津洗脑班的中共人员还不放过她,不但多次到胡霞住处进行威胁、录像等骚扰,并且还将其前夫叫来,威胁、殴打胡霞。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胡霞在自家开的铺面,被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抄走了打印机一台、电脑一台、大法的书还有真相资料。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五月左右,胡霞被劫持到四川龙泉女子监狱,不为高压、恐吓所动,拒绝在“四书”上签字“转化”。杀人犯、牢头姜利(音)在恶警指使下,在监室里将胡霞闷水。姜利命几个被监管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头发、胳膊,把她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闷。然后又推倒在厕所里暴力殴打(那时厕所还没有摄像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水缸闷水

胡霞全身是伤,被打得已经站不起来了,姜利还照胡霞的腿一阵猛踢。胡霞高喊“法轮大法好”,姜利与在其他犯人就用内裤野蛮的塞进胡霞的嘴里,胡霞的门牙被弄掉一颗。胡霞被弄到监室门口淋水,从头淋到脚,全身湿透,说是“灌顶”,等衣服稍干又淋。五月份天气还很凉,湿淋淋的胡霞被强迫坐在小凳上,坐在四楼过道当风处挨冷受冻。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左右,胡霞狱中反迫害,抵制参加每周集体洗脑,不写揭批,监室在押犯奉命找茬说她立掌发正念,狱警冲进监室,大嚷:马上报材料,加刑。胡霞被弄到办公室铐在没人看得见的窗户护栏上,外面有人听到里面发出噼噼叭叭的声音,随后胡霞被弄到六楼严管折磨。

二监区六楼是严管区,更惨烈更严酷的折磨是在那里秘密进行的。被弄到六楼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什么很难有人知道,能知道一点情况很不容易。当晚胡霞被弄到六楼后,一个刑事犯到监室原胡霞睡的床上拿了一床垫絮、被子到六楼。六楼没有床,只能睡地上。第二天,刑事犯又到监室里来从胡霞的床上拿走一床垫絮,还从监室其他人那里拿走棉衣,秋裤。

有人猜测,棉被、垫絮及衣服一定全湿了,或者血迹斑斑。那么冷的天,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胡霞转到六监区,躺着不能动了。有曾接近过胡霞的人悄悄透露说,胡霞身上穿的那件黑色的毛衣,领口、胸口全是血,小臂,手背,挠出很多血痕,自己挠的。不知胡霞是否被注射了有毒药物。二监区一狱警就曾对一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硬是要给你打不明药物的哟,你考虑一下吧。后来有人到医院看见胡霞躺在医院里,戴着眼罩。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胡霞进行长期灭绝人性的迫害,致使胡霞身心严重受损,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点被死于龙泉医院。

四川成都女子监狱: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邮编:610109

成都女子监狱 监狱长:毛新(女)、政委:石伦

教育科科长:廖群芳

二监区电话:028—84898101

狱警:卢巧霞、周桂芳

四监区电话:028—84898283

五监区副监区长:曹玉蓉

成都市天回第二实验小学校地址:成都市金牛区天回街道土门社区9组

邮编:610083   电话/传真:028-83573969  邮箱:[email protected]

校长:代华、老师:王小冬、杨唐平、吴秀华、贺志刚、李莉平、段起燕,陆明菊,朱仲莉,刘先龙、李小燕,罗昊,将燕。

天回镇街道大湾社区联系方式:028-83571722 大湾建材市场B区三号门旁  邮编: 610036

姓名 职务 电话 姓名 职务 电话

邓启根 党总支书记 13183857380

周邦贵 居委会主任 13693407998

兰书勇 副书记:党建 13882002848

何友维 两委成员:消防安全 13678193363

周桂芝 两委会成员:信访、维稳 13551848913

何全军 居委委员:国土、调解 13541325599

黄贵蓉 居委委员:计生、妇女 13688110783

沙河源街道泉水社区 邮编:610081 联系方式:028-83116831

刘正彬 党总支部书记 83119110, 18081107218

周元贵 治保、统战 83137909

姚光龙 社区主任、综治 83150244, 13981870365

蹇 平 经济、劳保 83137909, 13882282261

彭 红 副书记,分管党务 83116831, 13880525135

陆开永 社区安全员 83116831

姚 娟 纪检委员、公共服务平台 83116831, 13881950809

陆开灿 社区综治办主任工作 83116831, 13808170610

肖 君 妇幼保健 83116831, 15114029623

戴克刚 社区综合服务队成员:治安、综合治理、信访 83116831

胡一雄 社区综合服务队成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