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日】我在迫害发生头几年被非法关押于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下面把我知道的里面发生的罪恶曝光于世,让世人看清江泽民流氓集团是怎么迫害好人的。

当时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叫李艳春(音),我们看到她半夜睡觉经常惊醒,是给迫害的吓着了,后来李艳春被劳教所给打坏了,她家里托人追究责任,说不放人就没完,恶警王秀丽是学医的出身,不承认,一口咬定李艳春就是有病,不承认是他们给打坏了,但纸是包不住火的,打伤和病态能一样吗?恶警队长阎立峰承认是给打坏的了,据说答应早点放人,但最终什么结果我就不知道了。

还有位大法弟子叫刘淑兰,五十岁左右,刚来时是个很精神的人,后来被迫害的和七八十岁老太太似的,被电棍电的走不动道。

在劳教所一大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张化云,被迫害的走不动道,后来帮凶的恶人往她手上扎针,用缝衣针扎她的手,被大法弟子项丽杰无意中看到,项丽杰为保护张化云,反迫害,以割腕形式抗议迫害,邪恶怕把事情闹大,才停止对张的迫害。

还有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大法弟子,被放在厕所里放工具的小屋内,潮湿,不点灯,逼迫转化。邪恶之徒开始是说,后来就打,让她觉的异常恐惧,在里面不见天日,不知道多长时间,就那么关着,大概几天时间人就崩溃了。听帮凶的自己说:“那样的地方,正常人进去两秒钟就会觉的压抑、想马上出去!”她们帮凶的说,开始单独迫害大法弟子的环境十分不好,特别恶劣,是个仓库小不点的地方,被转化的还没怎么呢,做转化的人员就受不了了,可见这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有多恶劣。

二零零一年时,恶警迫害电棍都是往脸上、胳膊上电,后来因为外面曝光很厉害,就直接往身上电。有一个青年女大法弟子,是研究生,当时三十岁左右,平时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但是表现不爱吃饭,洗澡时才发现左右胳膊,被半袖盖住的地方,大臂内侧肉嫩的地方,全是斑点,当时问她怎么回事,因为她被专人看管,没法说。大家看到电伤处两边比较对称,肚皮上也是,小队班长(转化的邪悟者),接过话说她那是皮肤病,但谁心里都明白那是电棍电伤的痕迹。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后,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一大队四小队,大法弟子李志玲在干活车间背法《论语》,下午把她单调出去,她坚决不转化,开始时听到里面喊:“管教打人啦!”很长时间后回来时,已经走不了道了,是被人架回来的。大家看到在当时恶徒把她的脸打的很严重了,太吓人了,脸大变形,嘴起泡,肿那么老高,走路已经无法走。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大概叫汤茉荣(音),被强制转化后非常痛苦,就又声明作废,她当时大概三十岁左右,因为作废转化的事,被电棍电的和打的脸肿起来了,没法吃饭,后来又被电棍电的腿不好使了,没有劲,走不动道,后来腿就象瘫了一样,再后来浑身无力,电棍直接损害心脏,后来被逼迫她家人拿钱,说是用电针针灸治疗,但是说是治疗,其实也是变相迫害,我们听到她喊:“你们就害我!”

后来新进来的人,又不隐蔽的打了,往死了下狠手打。我们看到被打的大法弟子眼睛充血,脸上黑,挂伤了,大家想不到这是怎么打的,后来才知道是扫帚头和拖布杆打的,是帮凶(邪悟者)为给自己减期打的。

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用了极其下流卑鄙的手段让许多人做了违心的选择,但是强权压制下的迫害根本不能改变人心,谁的心里都有一杆秤,善恶有报,现在报应都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