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 »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综述(图)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综述(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中共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所谓的法制学校等)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为达到所谓“转化率”使上级满意,除了动用了各种酷刑外,还利用药物残害法轮功学员,使法轮功学员精神及身体上遭受极大痛苦与伤害。中共在其下发的《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注: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地宣称,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发表《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统计了3653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在3653个案例中,有74例记录到其生前曾经被中共关押在精神病院迫害。下面是在吉林省吉林市发生的以及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的部份情况。

吉林监狱阴毒的药物虐杀

吉林监狱位于吉林市市郊,在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的十八年中,对非法判重刑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要用酷刑迫害致伤、致残之后,他们就把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到监狱医院加重迫害,注射不明药物,导致的症状是腹水,象怀孕七、八个月的样子,全身消瘦,脑袋耷拉着,全身无力。医院往往诊断为中毒性肺结核、肺空洞、腹水,五脏六腑腐烂。

案例1、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报道,白山市江源县地税局副局长、法轮功学员刘兆健二零零一年底被绑架、遭残忍折磨后,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医,近日获悉,已经离世好几年。刘兆健在出狱后说在牢狱里面给坚定的大法弟子注射了一种药物,五~七年后肺部就会慢慢烂掉,当时本人是不知道的。这是别人告诉他的,因为当时他也被注射一种药,没有任何反应,说是给他“治疗”。刘兆健当时出狱时一个肺上烂个洞,后来他到外地自己租房住,咳血而死,几天后被同修发现,血都冻了。

案例2、白山市江源区法轮功学员徐会建出狱四年也是咳血而死。徐会建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吉林监狱、长春铁北监狱、公主岭监狱,历经十年冤狱折磨,人瘦得皮包骨,出现严重肺结核病,狱医给他注射了药物,说是“治疗”。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狱回家后,时常咳血,后来胸腔严重变形,只能左侧卧,每天只能在凌晨睡一小会儿,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经历一阵很严重的咳血后,停止了呼吸,年仅四十一岁。

案例3、辽源市法轮功学员何元慧四十一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枉判十年徒刑。不知监狱医院给他用了什么药,他意识越来越不清醒,不穿衣服,也不吃饭,骨瘦如柴,整天咳脓痰,呼吸困难,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离世前表现症状为双侧肺结核。

案例4、崔卫东,男,二零零四年九月在吉林监狱被迫害离世,表现状态为肺结核症状。

案例5、郝英强,男,四十九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保外就医回家。回家两个月后,六月八日含冤离世,离世时肝腹水。

案例6、吉林辽源法轮功学员刘端胜,男,二零零五年一月保外就医,二零零六年再次被绑架之后,同年监外执行。二零一零年一月离世,离世前现肺结核症状。

以上六名法轮功学员几乎是同一症状离世,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此仅举几例。

案例7、辛延俊被注射了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

注射不明药物破坏大脑或中枢神经、或被传染上性病症状,或被染上肺结核病,导致肺空洞、浮肿、咳嗽等重症,身心俱痛,苦不堪言案例。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辛延俊在吉林监狱时被注射了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所以他神智不清,一会认识人,一会儿不认识人。

案例8、药物迷昏并性侵犯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晚,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三监区三小队五楼509号监舍的法轮功学员张文丰,在晚饭时遭犯人下药迷昏。张文丰早晨起床时,发现臀部下面有粘连的脏物流出,并感觉颈椎很难受,怀疑自己被监舍内的犯人谢国臣、张辉用药物迷昏后遭殴打和性侵犯。因事情发生之前,犯人谢国臣、张辉曾分别扬言:“不听话,干脆下点药把他干了”;“干脆下点药让他睡觉睡死得了”。于是张文丰把事情反映到三小队狱警柴洪军处,要求检查。当时犯人谢国臣还对张辉说:“管教要问我,我就说是你让我下的药。”狱警柴洪军并没有处理此事,反而在当天以张文丰劝阻恶警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史文卓为由,将张文丰严管迫害一个半月。

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一天早晨起床后,张文丰感到脑袋发胀、眼睛发直,全身无力。张把衣服袖子撸起来,发现右手腕静脉血管处有一个针眼的痕迹。张立即想到是自己睡熟时被犯人注射了不明药物,才出现以上不正常状态。

二、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药物迫害案例

案例1、于立新:十七岁时考入了吉林农业大学经济系,生前是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三十六岁。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被派出所在她租的住房内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对身体瘦弱的于立新用尽了种种残酷的刑罚,坐老虎凳、上大挂,恶警们用火烧于立新被插满钢针的手。


于立新

三月八日,于立新被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监狱,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后来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当时她的血压为零,但他们仍不放人,公安医院给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四月五日她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抽搐得没知觉。公安医院把她的血管割开,往里打不明药物。于立新在绝食绝水六十六天后的五月十三日上午十点二十分,经历了两个月的痛苦折磨,二零零二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案例2、宋艳群,女,四十多岁,家住舒兰市,大专学历,原是一名品学兼优的英语教师,在舒兰市两次考公务员成绩都是第一,这样一个智慧善良的好人却因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二年在宋艳群被酷刑迫害致生命垂危时送公安医院继续迫害。十二月中旬强制灌食后,连续呕吐、昏迷。几个人坐在她的身上按着头不让动弹,阎某硬插管子,野蛮灌食,鼻子、喉咙被插破,出血、泻肚……灌食时放入不明药物,导致四肢麻木,思维记忆几乎丧失。

                        
迫害前照片                                        迫害后刚出狱照片

宋艳群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被监狱释放后接回家时,已生命垂危,体重47斤,大脑失去记忆,几乎没有思维。连电话号码都记不住,大小便失禁,精神抑郁、面目皆非……”

三、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药物迫害案例

案例1、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英在劳教所迫害,因不写五书,到期不放人,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从此以后她一直小腹疼痛,李英回家后被迫害离世,年仅46岁 。

李英2002年2月在自家洗衣店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二年到期后,就因李英不放弃信仰不写五书,被非法加期二十四天。李英绝食抗议非法加期关押,恶警强行灌食,李英拒绝灌食。后来劳教所强行打了不明药物的针,谎称营养药。

后在李英和家人共同抵制下,她终于回到了家,此时她的身体已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血压30多,非常虚弱,回家半个多月后,李英身体突然出现了不良状态,恶心呕吐,不能吃一点东西,全身疼痛,尤其是五脏六腑,小肚子疼痛难忍,从床上滚到地上,再从地上爬到床上,折腾的死去活来。李英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样疼过。从此后李英小腹经常疼痛,后在家中离世。

回忆李英的身体疼痛过程与死亡,证实与打不明药物有直接关系。也有其他法轮功修炼者在迫害时被打过不明药物,还有的被灌白药粉,回家后没多久都先后离世。还有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当时很多人拉肚子。恶警谎称给治拉肚子或感冒等等谎言,逼着大法弟子喝药水,喝了药水的人反而起不来了,这位法轮功修炼者抵制硬是没喝,结果她啥事没有,这说明恶警给法轮功修炼者打的是毒针,灌不明药物,这是一种药物迫害,过了一段时间(药物潜伏期)药物就会发作,从而起到了迷惑家属和世人的作用,并嫁祸大法,实质上是掩盖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阴谋。

案例2、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郑薇被非法劳教,送到黑嘴子劳教所六大队一小队,因不放弃信仰,管教经常打她、骂她,还给她打针、灌药,折磨她。有一次把她叫到了管教室,过来一帮管教把她按倒在地就给她灌药,打针,灌完药,打完针,她们说:“这回你的功废了。”还说:“你不放弃修炼,天天折磨你,叫你生不如死。”

案例3、王秀芬遭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劳教所所长范友兰的命令下,狱警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百分之百“转化”。吉林市王秀芬被单独关进强化班,遭受了种种非人的酷刑迫害,用七根电棍全身电击,王秀芬疼的几次昏死过去。第二天,狱警又逼她写五书”即:决裂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王秀芬不从,狱警在王秀芬的饮水、饭中下药,导致她精神失常。

据与王秀芬认识的人讲,二十多天后,王秀芬被从转化班送回劳教所四大队,一起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看到她的头发都白了,身体瘦瘦的,两只大眼睛呆呆的,说话语无伦次,精神失常,经常一个人嘀咕。从劳教所回家后,精神恍惚,时而明白,时而糊涂,不吃饭,不睡觉,不说话。她回家第三天,派出所警察说逼她马上离开吉林市,警察一直押她送到车站,第二天又到家中查看人走没走,接着非法把她户口注销了。她丈夫看她精神不正常了,就和她离了婚。一直到现在她还是精神失常。

案例4、永吉县大法弟子曹静云被绑架时,因拒绝搜身和非法审讯而被大队恶人陆青春毒打,之后就被押送到黑嘴子劳教所七大队二小队。在这人间魔窟,中共恶警竭尽他们邪恶的能事,利用各种虚假宣传“优待活动”,集体操练,两名邪悟的“帮教”,企图“转化”曹静云,但均被曹拒绝,她也因此多次惨遭毒打。有一天她到管教处找水喝,无端遭到邪恶管教的殴打,不但不给她水喝,反而给她灌下一种不明的药物,从此曹静云精神错乱。一次她到食堂打饭竟误认某管教是自己的姐姐。她因惨遭药物迫害,导致精神失常。

四、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药物迫害案例

案例1、吉林市武龙波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武龙波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带回吉林市办的非法学习班,逼迫写不炼功、不进京的保证书,被武龙波拒绝,然后又送进了拘留所,之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于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在此期间被劳教所两次强行送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致使武龙波神志不清,行动迟缓,生活不能自理。


武龙波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武龙波被非法加期九个月。在这期间,恶警管教用七个电警棍一起电他多次。拳打脚踢的次数更多, 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用尿水往嘴里灌,致使武龙波迫害成精神失常。这些不法警察还不罢休,又把他强迫送入精神病院,不到一个月又把他强迫要回劳教所继续他们的恶毒迫害,人被折磨得惨不忍睹。

案例2、李世杰被迫害致残,至今不会说话,不能自理

吉林市大法弟子李世杰、男 、三十岁。 二零零一年因修炼法轮功被吉林市龙潭区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劳教。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因不转化被打裂脑骨,造成脑淤血。恶警怕恶行暴露,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打不知名药物,致使李世杰不能说话,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时常抽搐,十六年来都是年近七旬的老母亲护理,抚养,李世杰至今不会说话,当时迫害的情景,用了多么残暴的手段我们无从知晓。这些只是知情人看到的一二。

五、王海田在吉林市沙河子晓光村洗脑班疑被注射有毒药物致死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王海田                                                     王海田遗像

王海田,男,45岁,吉林市一家熟食店老板。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从洗脑班回家后,先是身体消瘦,脸色发黄;接着腹部肿胀,呼吸困难,喘不上来气,进食很少;后来不能躺着,只能坐着;再后来躺、坐都不能,只能跪着,无法大便,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王海田去世后第三天,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他的家人根据王海田生前讲述警察残害他的手段,强烈质疑在洗脑班他被注射了有毒品。

王海田十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晚上七点多,遭吉林市国保大队和刑警大队的恶警酷刑折磨,遭双手反铐、戴脚镣子、戴黑头套、鼻子抽烟、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恐吓摘眼角膜,刑警大队恶警还威胁说:“清朝的八大刑都是小儿科,你知道现在的高级刑罚是什么吗?别人外表看不出来任何伤痕,但内脏里却残废了,你要不老实交待,就把电源通过导线接在你的生殖器上,另一头通上电,你就变成废人了,医院还检查不出来。” 家人回忆,王海田回来后讲述被迫害经过时说:给他打辣椒水、抹芥末油时他没感觉怎么难受,现在看来当时给打的不是辣椒水、抹芥末油,是一种破坏身体的慢性毒药。

六、去北京上访被药物迫害案例

案例1、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刘明克、女、46岁,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去北京上访时被抓捕,在北京的一个看守所内被一名三十多岁李姓“大夫”灌食时被灌毒药,当时姓李的“大夫”在所灌的食物中添加了一种黄色药粉,灌完后刘明克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十多分钟后她感到呼吸困难、头晕、大量的冒汗、全身剧烈的疼痛之后处于半昏迷状态。


刘明克

此时刘明克感觉情况严重,就在心里求:师父,救我!过了一会感觉好了一点就挣扎着站起来,费了好大劲站起来之后忍着痛苦坚持着炼功,当时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湿透。 这时李“大夫”在观察口偷偷的看,当看到刘明克在炼功吓的“妈呀”一声就要跑,刘明克当时大喝一声把他叫住。李“大夫”吓的语无伦次脱口就问:“你还没死啊?你是人是鬼啊?”刘明克说:“你看我是人是鬼啊!李大夫你身为大夫应该救死扶伤,你怎么能给我们灌毒药呢?要是换个别人就没命了。今天如果你是被迫这样做的也许还有救,如果是你自己的所为那么上天是饶不过你的。”这时李“大夫”“扑通”一声跪下了,叫喊着:“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干了!”后来刘明克的腿很长时间不是很灵活。回来后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于二零零二被迫害致死。

案例2、吉林市法轮功学员赵秋梅,女,二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依法到北京上访时被绑架,多名警察对她拳打脚踢,猛踢她的阴部,用狼牙棒把她打得口吐鲜血,右眼被打的冒出来。把她撞到墙上晕死过去,她昏死过去后,便衣警察们给她打了不知名的毒针。赵秋梅醒来后,全身动不了,整个头全是包,大包上有小包,颜色是紫黑色,嘴角被打的直流血,两个手臂被撅的不敢动,左边从臀部到膝盖整个被打成紫黑色,从头到脚没有好地方。赵秋梅昏死后被打毒针是身边的人亲眼目赌的。

七、看守所、派出所等药物迫害案例

案例1、谢贵臣在舒兰市看守所腿被打残并被灌毒药。舒兰市森林村三社法轮功学员谢贵臣于2003年7月4日被绑架,身上的12,000元现金被舒兰市公安局警察抢走。谢贵臣在看守所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被狱警强行灌高浓度的盐水,两颗门牙被撬掉。看守所赵所长曾唆使狱医给其打毒针,狱医说打毒针毒性太大,给他灌毒性药物,药物发作时他的前胸痛痒,胸口都被抓破了。目前谢贵臣的一条腿已被警察打残。谢贵臣遭非法判10年徒刑,因身体因素,长春铁北监狱拒收,现关押在吉林监狱迫害。

案例2、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刘玉成,男,二十四岁岁,吉林化工学院一九九九在校学生。二零零二年六月非法绑架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期间因不配合邪恶被诬陷为精神病,被绑架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坏大脑的药物。

案例3、舒兰市法轮功学员谭雨玲及其家人被绑架,用粉剂喷射药。六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多,舒兰市白旗镇派出所所长付文忠带领三名恶警闯入保安村四社法轮功学员姜乙红家中,欲强行绑架姜乙红。姜乙红在家人极力阻挡中走脱,但其母谭雨铃(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恶警在绑架过程中,使用一种粉剂往人脸上喷射,也不知加了什么药物。使人睁不开眼,流泪,喘不出气来。

案例4、曹阳、男,二十八岁。二零零五年,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法轮功学员朱艳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绑架,强行非法劳教一年半。剩下两个孩子曹阳、曹月,没有经济来源,无依无靠。被逼无奈的孩子到公安要妈妈,被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等几个警察当街殴打,致男孩重伤;女孩被打,头发被拽掉,衣服被撕破。后导致曹阳精神失常。两次强行送进精神病院,注射破坏神经药物。

            
所长陈新柱等当街殴打(演示图)              精神病院捆绑(演示图)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五点多钟曹阳去舅妈家再次被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绑架,刑警大队警察把曹阳带进一房间后,一顿拳打脚踢,逼迫曹阳骂法轮功,曹阳不依,他们就用白酒加辣根往鼻子里灌,曹阳当时险些窒息。他们又拿来刑具,钢针,竹签,又牵来一只狼狗,说让狗含睾丸,由于迫害惊吓,曹阳精神分裂,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绑在床上强行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曹阳曾两次送进精神病院注射破坏神经药物,现精神尚未完全恢复。

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手段阴险毒辣,明着说给法轮功学员治病,实质上是偷下毒药,暗中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有的使身体出现病态,慢性致死,中共邪党又造谣说法轮功学员炼功炼疯了傻了等等,继续煽动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惨无人性的药物虐杀是中共迫害异议人士使用的一贯手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