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曹操(7) 讨袁子 征乌桓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千古英雄人物】曹操(7) 讨袁子 征乌桓
【千古英雄人物】曹操(7) 讨袁子 征乌桓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


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大纪元制图)

袁绍有三子,谭、熙、尚。绍后妻刘氏爱尚,数称于绍,绍欲以为后,出长子谭为青州,沮授谏绍,绍不听,曰:“吾欲令诸子各据一州,以视其能。”于是以中子熙为幽州刺史,外甥高干为并州刺史。秋,九月,曹操渡河攻谭。谭告急于尚,尚留审配守邺,自将助谭,与操相拒。连战,谭、尚数败,退而固守。

建安八年(公元203年)二月,曹操攻黎阳,与袁谭、袁尚战于城下,谭、尚败走,还邺。夏,四月,操追至邺,收其麦。诸将欲乘胜遂攻之,郭嘉曰:“袁绍爱此二子,莫适立也。今权力相侔,各有党与,急之则相保,缓之则争心生。不如南向荆州以待其变,变成而后击之,可一举定也。”操曰:“善!”五月,操还许,留其将贾信屯黎阳。使袁谭、袁尚自相攻击。

八月,曹操征刘表,军西平。袁尚自将攻袁谭,大破之。袁谭奔平原、婴城固守。袁尚围攻之急,袁谭遣辛毗诣曹操乞降请救。诸将皆疑,群下多以为刘表强,宜先平之,袁谭、袁尚不足忧也。荀攸劝曹操许之,荀攸曰:“天下方有事,而刘表坐保江、汉之间,其无四方之志可知矣。袁氏据四州之地,带甲数十万,绍以宽厚得众心;使二子和睦以守其成业,则天下之难未息也。今兄弟遘恶,其势不两全,若有所并则力专,力专则难图也。及其乱而取之,天下定矣,此时不可失也。”操然之,亦云:“我攻吕布,表不为寇,官渡之役,不救袁绍,此自守之贼也,宜为后图。谭、尚狡猾,当乘其乱。纵谭挟诈,不终束手,使我破尚,偏收其地,利自多矣。”曹操决定救袁谭。

辛毗亦进言:“以明公之威,应困穷之敌,击疲敝之寇,无异迅风之振秋叶矣。今因其请救而抚之,利莫大焉。且四方之寇,莫大于河北,河北平,则六军盛而天下震矣。”操曰:“善!”乃许之。

冬十月,曹操引兵到黎阳,为其子曹整与袁谭女结婚约。袁尚闻之,乃离开平原还邺。东平吕旷、吕翔反叛袁尚,屯阳平,率其众投降曹操,被封为列侯。袁谭之围解,其复阴刻将军印送以吕旷、吕翔。旷受印后送至曹操,曹操说:“我固知谭之有小计也。欲使我攻尚,得以其闲略民聚众,尚之破,可得自强以乘我弊也。尚破我盛,何弊之乘乎?”曹操明察袁谭之伎俩。

建安九年(公元204年),战事频仍,二月,曹操进军洹水,攻邺;夏四月,破之,又拔邯郸;五月,回攻邺,毁土山、地道,凿堑围城,周回四十里,初令浅,示若可越。申配望见,笑之,不出争利。操一夜浚之,广深二丈,引漳水以灌之;秋七月,袁尚还兵救邺,诸将皆以为“此归师,人自为战,不如避之”。曹操说:“尚从大道来,当避之;若循西山来者,此成禽耳。”袁尚果循西山来,临滏水为营。夜遣兵犯围,曹操迎而破之,遂围其营。未合,袁尚惧,遣故豫州刺史阴夔及陈琳乞降,曹操不许,为围益急。袁尚夜遁,保祁山,曹操追击之。尽获其辎重,得尚印绶节钺,城中崩沮;八月,审配兄子荣夜开所守城东门。审配战败,被生擒,曹操斩之,邺定。

曹操在年少时就与袁绍有交往,此后,他们一起讨董卓、攻袁术,此时旧友阴阳两隔,曹操于是亲自到袁绍的墓祭奠这位宿敌旧友,他一边祭一边痛哭流涕,情感天地。慰劳绍妻,还其家人宝物,赐杂缯絮,廪食之。“义”字当头,非为个人恩怨,乃顺天演义之使然也。

九月,曹操下令曰:“河北罹袁氏之难,其令无出今年租赋!”重豪强兼并之法,百姓喜悦。天子以曹操领冀州牧,曹操让还兖州。郭嘉说操多辟青、冀、幽、并名士以为掾属,使人心归附,操从之。

建安十年(公元205年)春正月,曹操攻袁谭,激战从早至午仍不能胜;曹操乃自执桴鼓,士卒咸奋,应时破陷,斩袁谭及其妻子,冀州从此平定。


曹操决水淹冀州,曹操引兵取壶关,清初刊本《三国志》(大魁堂藏版)插图。(公有领域)

曹操下令曰:“其与袁氏同恶者,与之更始。”给予过去与袁氏一起行恶者改过之机会。令民不得复私仇,禁厚葬,皆一之于法。是月,袁熙大将焦触、张南等叛攻袁熙、袁尚,熙、尚逃奔三郡乌丸。

建安十一年(公元206年)春正月,曹操征高干(袁绍之外甥,领并州牧,曹操之拔邺,高干降,曹操遂以为刺史。高干闻曹操讨乌丸,乃以州叛)。高干闻之,乃留其别将守城,走入匈奴,求救于单于,单于不受。曹操围壶关三月,拔之。此征程极艰辛,曹操作诗《苦寒行》记之。

《苦寒行》: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
羊肠阪诘屈,车轮为之摧。
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
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
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
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
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
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
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
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
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
悲彼《东山》诗,悠悠令我哀。

诗句质朴无华,描述了萦曲如肠阪道、风雪交加之征途、食宿无依之困境,是艰难征程实录,格调沉郁,颇含悲凉。

建安十二年春(公元207年)二月,曹操自淳于还邺,令曰:“吾起义兵诛暴乱,于今十九年,所征必克,岂吾功哉?乃贤士大夫之力也。天下虽未悉定,吾当要与贤士大夫共定之;而专飨其劳,吾何以安焉!其促定功行封。”于是大封功臣二十余人,皆为列侯,其余各以次受封,及复死事之孤,轻重各有差。因表万岁亭侯荀彧功状;三月,增封荀彧千户。

曹操决意北征乌桓,诸将皆曰:“袁尚,亡虏耳,夷狄贪而无亲,岂能为尚用?今深入征之,刘备必说刘表以袭许都。万一为变,事不可悔。”惟有郭嘉策算刘表必不能任用刘备,劝曹操行之,不用担忧。嘉曰:“公虽威震天下,胡恃其远,必不设备。因其无备,卒然击之,可破灭也。且袁绍有恩于民夷,而尚兄弟生存。今四州之民,徒以威附,德施未加,舍而南征,尚因乌丸之资,招其死主之臣,胡人一动,民夷惧应,以生蹋顿之心,成觊觎之计,恐青、冀非己之有也。表,坐谈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虽虚国远征,公无忧矣。”曹操遂从郭嘉计,虚国远征乌桓。

胡者,天之骄子也。原是轩辕黄帝后裔,亦属华夏子民,走出中原,成为游牧民族。其与中土神州有着千丝万缕之关联,与其他中原周边原华夏子民们一样,备受千古英雄人物青睐眷顾。历朝历代,特别是千古英雄人物总是或者通过战争将文化带给他们,或者通过贸易、文化交流、宗教传播等各种方式,念念不忘用中华神传文化教化他们。

中原之北胡人叫匈奴,匈奴之东族群被称为东胡。秦末汉初冒顿单于击败东胡。东胡人北迁至鲜卑山和乌桓山,各以山名为族号,形成鲜卑人和乌桓人。汉武帝元狩年间汉大破匈奴,迁乌桓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东、辽西五郡。乌桓人擅骑射,逐水草而居,以穹庐为宅,生病以艾灸、烧石治疗,或者以刀放血之后向天地山川之神祝祷。因为没有文字,一切由口头传递,对言行十分看重,言出必行,说一不二。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五月,曹操亲率大军北上,进军无终(今天津蓟县)。至易(水),郭嘉又进言:“兵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趣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曹操纳之。

秋七月,大水,傍海道不通,田畴请为乡导,曹操从之。

初,袁绍数遣使召田畴于无终,又即绶将军印,使安辑所统,畴皆拒之。畴忿乌桓多杀其本郡冠盖,意欲讨之而力未能。操遣使辟畴,畴让其门下好好招待操使。门人曰:“昔袁公慕君,礼命五至,君义不屈。今曹公使一来而君若恐弗及者,何也?”畴笑曰:“此非君所识也。”

时方雨水丰沛,而滨海洿下,泞滞不通,乌桓军士亦坚守要道,曹操大军不得进。操患之,以问田畴。畴曰:“此道,秋夏每常有水,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船,为难久矣。旧北平郡治在平冈,道出卢龙,达于柳城。自建武以来,陷坏断绝,垂二百载,而尚有微径可从。今虏将以大军当由无终,不得进而退,懈弛无备。若回军,从卢龙口越白檀之险,出空虚之地,路近而便,掩其不备,蹋顿可不战而禽也。”操曰:“善!”乃引军还,而署大木表于水侧路傍曰:“方今夏暑,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复进军。”乌桓军士候骑见之,确以为曹操大军已去。

田畴引军出卢龙塞,塞外道绝不通,乃堑山堙谷五百余里,经白檀,历平冈,涉鲜卑庭,东指柳城。袁尚、袁熙与蹋顿、辽西单于楼班、右北平单于能臣抵之等将数万骑抵御曹军。八月,登白狼山,猝然与虏遇,敌方众甚盛。曹操车重在后,被甲者少,左右皆惧。曹操登高,望虏阵不整,乃下令纵兵击之,使张辽为先锋,乌桓军士大崩,斩蹋顿及名王已下,胡、汉降者二十余万口。

袁尚、袁熙率数千骑奔辽东。起初,辽东太守公孙康恃远不服。及曹操破乌丸,左右谏言曹操接着征讨辽东,擒袁尚兄弟。曹操曰:“吾方使(公孙)康斩送尚、熙首,不烦兵矣。”九月,曹操引兵自柳城还,公孙康即斩尚、熙及速仆丸等,传其首级与曹操。诸将或问:“公还而(公孙)康斩送尚、熙,何也?”曹操曰:“彼素畏(袁)尚等,吾急之则并力,缓之则自相图,其势然也。”益显曹操料敌如神,指挥若定,大军事家霸气之威风,凛然世间。

郭嘉年三十八,自柳城还,病重,曹操问疾者交错。及薨,曹操临其丧,哀甚,谓荀攸等曰:“诸君年皆孤辈也,唯奉孝最少。天下事竟,欲以后事属之,而中年天折,命也夫!”曹操痛失知音,哀伤之情溢于言表:“且奉孝乃知孤者也,天下人相知者少,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

既还,曹操查问征乌桓前进谏者,众莫知其故,人人皆惧。操皆厚赏之,曰:“孤前行,乘危以徼幸。虽得之,天所佐也,故不可以为常。诸君之谏,万安之计,是以相赏,后勿难言之。”

师还,曹操论功行赏,以五百户封田畴为亭侯。畴曰:“吾始为刘公报仇,率众遁逃,志义不立,反以为利,非本志也。”固让不受。操知其至心,许而不夺。


田畴像,清顾沅辑、道光十年刻本《古圣贤像传略》。(公有领域)

曹操率军凯旋而归。十一月,易水河岸,代郡乌桓单于普富卢、上郡乌桓单于那楼来见曹操,表示归服。三郡乌桓被集体迁至内地。曹操名诗《龟虽寿》即为此时所作。

《龟虽寿》

神龟虽寿,猷有竟时。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寿长千年之神龟,乘云驾雾之腾蛇,难逃生死。伏枥之老马,胸怀驰骋千里之豪情,迟暮之英雄,对生命意义之寻求永不停息。生命之周期,不仅仅是天定,修身养德,返本归真,生命可得永远。《龟虽寿》畅吐曹操老当益壮心志,为公认之千古绝唱。接连用“神龟”、“腾蛇”和“老骥”,引出“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主题,情怀慷慨,真气回荡。宋敖器之《诗评》说:“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

班师之时,曹操东临碣石山,观海吊古。碣石山(今河北昌黎北),临渤海湾,秦始皇东巡刻石记功,“皇帝奋威,德并诸侯,初一泰平”(《碣石门辞》),汉武帝亦曾登临碣石观海。经多年征战,北方终于完全平定,曹操感慨万千,留下千古名篇《步出夏门行‧观沧海》。《观沧海》寥寥数笔,展海天日月浑然一体,现灿烂星汉点缀于浩瀚宇宙之中,诗人吞吐宇宙之博大胸襟尽显其中。

《观沧海》: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