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炼故事 » 《同化法光》 » 卖服装不再用“托”
卖服装不再用“托”

卖服装不再用“托”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我今年三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一个个体户,我在商城搞服装批发兼零售,我们兄妹几个人采用家庭股份制经营。下面从我在学大法之前是怎样经商的谈起。

■ 2006年5月27日,二千多位法轮功学员汇集加拿大

多伦多市中心的登打士广场(Dundas Square),

参加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世界十四周年的集会和大游行;

仙女在花车上演示法轮功功法。


设“托”卖货

到商城地下搞批发以后,我发现商城地下卖货设“托”挺好(注:“托”是方言,指的是雇人假冒顾客买货,造成商品热销的假象,从而带动其他人购买)。据讲商城地下用“托”繁荣经济,在地下上“托”的人,每天早晨有一火车,有本市的、有外地的,人们把上托挣钱已经当成了一种职业。地下好多家卖货时用“托”,货卖的快,挣钱多。比如说正常每天能批发一百件,设托就可以多卖几十件,甚至几百件,每天可以多挣几百元钱,甚至几千元钱。

我很快发现了这个门道儿,这样我专门训练了四五个托,反应都挺快。经过我的训练,他们手把都挺硬,商场的人也说,我训练的是“精兵强将”。这样我每天给托开出的工资就是一~二百元,每当有顾客上货时,叫四、五个托轮番上,采用“车轱辘战”,没有几个能漏网的。我家的货每天都在抢,其实这是我造成的一种气氛。

有一位外地上货的大姐说,上一次我在你家一次上了三十多件大外套,回去后没卖几件。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管那个事,货卖出去,钱挣到手,就和我没有关系了,现得利。同样的货,我家要比别人家的货卖的快,价格要高,我得把托的钱算进去,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不能亏了自己。

我经常对邻居柜台的人说,我是知识型、智能型的,我比你们更适应这个社会,这个环境,我告诉他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伙也都夸我有脑子,不愧是个大学生。如果有人跟我的口(和我卖一样的货),我就和他们斗智,我就用托,采用最低的价格,让他们亏本,在商品经济激烈的竞争中,我真的采用了不择手段的竞争方式。回想起来,用老百姓的话讲,真有点损,用大法的话讲就是造业。

与人为敌

批发市场客流量大,人也复杂,设托卖货,人一多起来抢货的时候,肯定会挡邻居的柜台,他们一撵,我就骂他们,跟他们干仗,完全不考虑别人,只管自己。其实,那些人也不白给,谁也不是省油的灯,所以搞的关系非常紧张,真是人人为近敌,那个时候我的衡量标准是谁影响我挣钱谁就是坏人,我把目标定在一百万,而我自认为是生活中的强者,是全家人的支柱,是孝敬父母的好孩子,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有头脑的创造性人才。我不知道我的思想是在商品经济大潮中滑下来的,别说按照宇宙真、善、忍的标准了,就是按照人的道德标准我都不够。

过去凡是来换货的,不是让他们加钱,就是给他们次货,要不就不给换;对于那些退货的,好惹的,一律不退,还得骂上几句,对于那些惹不起的退货人,也得刁难一下,反正没有太顺利的。这就是我的做人哲学。

“混世难悟之人,为钱而生,为势而毙,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苦苦相斗,造业一生。”(《精進要旨》〈悟〉),师父这话是对我最好的写照。

心灵疲惫

那个时候经商,如果有一天货卖的不好,就闹心,想方设法弄点货,再加上点歪门邪道总得把钱挣到手,挖空心思挣钱。这钱确实没少挣,一年十万二十万是不成问题的,由于种种原因吧,或家人有病,或有灾,或出现其它麻烦事,这钱多多的来、多多的去,来去匆忙,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其实,今天学了法,回过头去看才明白都是业力造成的。这业可以转化成病或灾。

那个时候,我的大脑高度紧张,每天看着每一个猎物--“上货的人”,还得看着托,看不好,他们也混水摸鱼偷货、套钱。全家人也因为钱财勾心斗角,谁出力多,谁花的多,争吵、打仗,简直没好人了。我也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我心里想,上哪能买到一本修心的书呢?(这可能就是师父所说的佛性出来了吧)我太累了,我的心累啊!

其实,我也曾经探讨过人生的真谛,总想对人生的贤愚贵贱问个究竟,我经常把一些富有哲理性的话从报刊上,书刊上剪下,保存起来,作为我人生的指南和心灵的慰藉,我也曾经写下了几百万字的日记,那里面写下了我的生活,我的失意,我的苦恼,我的爱和恨,以至我的追求。

有幸得法

一九九六年六月份,我有幸得到了法轮佛法,我的人生观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我把全部的托都撤掉了,当时我顶着全家人的压力,正当经商,走正道,就是明明白白挣不到那么多钱了。家里人说,设托有什么不好,引导消费是做好事。我告诉家人这是做坏事他们不信,他们认为挣钱是好事。

我顶着全家人的压力,磨难也接踵而来。八十多元钱上的男式羊毛衫最后四十元钱卖出去,紧接着又上了一千多件女士大外套,开始销量挺好,中途出现质量降低问题,好多回头客都不拿货了,一千多件衣服卖了几个月。如果以前一千多件衣服算不了什么,弄几个托用不了几天都能卖出去。可是我不能那样做了,因为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了。紧接着又上了几百件弹力衫,最后也没有挣到钱赔钱卖出去了。

四户人家每月正常开支加费用就是七~八千元,加上上货的差旅费,再加上爸爸有病住院,哥哥有病住院,母亲有病住院至去世又花掉几万元,几个月下来只出不进,赔进去近十万元钱。全家人心动摇,各自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出路,我的心也在激烈的斗争着。怎么办呢?照这样赔下去,不就完了吗?这时在我家上过托的人过来问我,用不用上托的?我都拒绝了。有一天,一大早四姐夫真的找了两个上托的,都让我撵走了,我守住了心性。

但是我还是没有死心,心中总是想着用托挣钱时容易,虽然表面形式不用了,嘴上也说我学大法了,不用托了,但是心里并没有真正的放下,还是有着很多苦恼。

师父在《修者自在其中》这篇经文中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其实我就是在过关了。由于那个时候悟性不好,所以拖了几个月。

择善固执

当我的生意走向低谷的时候,在困境中我曾经问过自己,在自己心中的天平上是大法大还是钱大?我回答自己:“法大!”我宁肯舍弃金钱,我选择大法。这是我发自心底的呼声。

生意做不下去了,全家人心散了,我打算把柜台租出去,每天二百元租金维持全家人的开销够了,我也找个地方应聘上班去。每当这时师父的话就会响在耳边:“放下常人之心不是指放下常人的工作;放下名、利,不是脱离常人社会。”(《修炼与工作》)我也悟到了,正当经商,把心摆正,不坑人,不骗人,干什么都一样。

其实,这几个月的磨难,就是师父在扭转我干坏事的心,不让我再造业了。同时在帮我消业,转化业力。师父说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转法轮》)同时也在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

师父说:“人在常人社会中都做了些不好的事情,你的心被污染了,你的思想被污染了,你带有很大的业。你这些东西你不把它去掉,你的心性不变好,你还会产生这些不好的东西,时时刻刻都在产生。所以你必须得把心变好,再把这些物质、不好的东西去掉,也就是说你在常人中修炼的时候,你得吃一些苦,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你才能够升华上来的。”(《转法轮法解》)我对师父所讲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转法轮》)有了更深的认识。师父说:“修就是修人的思想,从思想上变过来,你的思想纯净到什么成度,那就是果位。”(《转法轮法解》)当我把用托挣钱这颗心放下的时候,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过年来,我的生意真是生机勃勃,心也不累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