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丈夫被害死 女儿被劳教 女婿遭十三年冤狱致残 吉林省通化市张丽琴控告元凶江泽民
丈夫被害死 女儿被劳教 女婿遭十三年冤狱致残 吉林省通化市张丽琴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张丽琴一家人因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她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女儿被非法劳教三年,女婿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并在狱中被迫害致残。

现年六十七岁的张丽琴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以下是张丽琴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绑架、勒索、拘禁、骚扰不断

二零零零年七月四日,我们全家五口——我、老伴宋文华、女儿、女婿、小外孙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被通化驻北京办事处的梁平带回老家。因外孙才一周岁多,她们娘俩被老站派出所关了一夜,要两千元没有,勒索两百元放回来,孩子身体被咬的浑身是包。我们三口被拉到长流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之久。在看守所里,我们被逼坐板、干奴工活、背监规。老站派出所勒索我家人两千元(没给任何证据或收据),才把我们三口放了回来。

从此以后,我们家就没有安宁的时候。女婿单位的派出所(通钢派出所)、丈夫单位的派出所(铁路派出所)、社区、片警经常到我们家骚扰,一帮一帮的,不分白天黑夜,来了就使劲砸门,让邻居听着都跟着担惊受怕的。

丈夫宋文华被迫害致死

我丈夫宋文华三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秋季快冷的时候,晚上九点半来了一大帮警察,到我们家来抄家。未出示任何手续开始翻,一个警察问宋文华:“炼不炼?痛快说!”另一些人动手翻。片警张成因经常到我家,连给外孙擦屎的纸都翻出来看看,啥也没翻着,最后片警张成在我装碎布的包里翻出一块黄布。布已千疮百孔,是以前我供佛像用过的,但警察如获至宝,认为这下可找着证据了,就不算完了,非要把我丈夫宋文华带到派出所说明原因不可。到派出所还被一个蹲点的副所长打了一拳。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丈夫宋文华因到葫芦套发了点真相资料,被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警察于济生开车到二密桥时恐吓我丈夫:“你不说资料来源就把你从桥上扔到江里。”到了国保大队,一帮警察扒光宋文华的衣服,拳打脚踢,毒打了一顿,并且用烟头往他的身上、阴部烫,打了一小时之久。然后把他关进看守所,晚上又到家来抄家。

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宋文华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那里,刚到就给了他个下马威。警察问:“你炼不炼?炼就给你弄到地下室。用凉水水管浇你一顿。”老实巴交的他在朝阳沟劳教所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干活,坐板得直直的,稍动一点就招来打骂,那是不分老少的。在长期被迫害中,有不少人得了肺结核。宋文华也被感染上。胸部腹水,整天发烧、咳嗽。劳教所把这些得病的都圈在一个屋子里,让他们互相感染,也不给治疗。我们家属听到后,焦急万分,找劳教所要求放人,怕耽误了治疗时间。他们说:“我们管不了,你们找司法局去。”到司法局后,有个张处长说:“不能放,剩一口气再放。”结果给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宋文华的病情恶化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六日晚七时许,劳教所打来电话,说让明天去接宋文华,我问:“是不是人不行了?”他说:“没事,挺好的,拿三千元押金。”我不太相信。等第二天到朝阳沟劳教所,接待室主任要三千元押金,我说:“没有,那么晚了上哪去借?”被逼着交了一千元,又让写保证。为接人心切,亲属给写了,当时好多警察在现场。这时,劳教所的面包车把丈夫宋文华拉了出来。我一看,惊呆了,他瘦得皮包骨,脱相了,和他说话听不着,行动迟缓,整个人像傻子一样。亲属哭了,找警察一个也没有了,都跑了。面包车一直把我们送到汽车站。回家后宋文华和我说:“你不去接,他们怕担责任也要把我送回来了。我已三天没有吃一点东西。出狱时狱医给打了一支药,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宋文华回家不到十天,于十月十七日晚六时许含冤离开了人世。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丈夫被迫害致死,使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我们有冤无处伸啊。想起宋文华原来身体不好,通过炼法轮功都好了,身体非常健康,无病一身轻。而且他脾气特好,邻里单位谁不知道?都说宋文华是个好人。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只因为用良心说了句要炼功,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给世人,合法行使宪法赋予他的言论自由,就被这么无法无天的给迫害死了。遗体送火葬场时,国保大队心虚,老开着警车,至少有两辆,一直跟踪监视,火化完毕后,警车全无。

女婿被判重刑 女儿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我的女婿张宏伟在北京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就在我丈夫宋文华离世不长时间,吉林监狱传来消息说,张宏伟被迫害得了严重的肺结核。我一听简直晴天霹雳。一个被迫害得了肺结核离世,又一个亲人得这个病,怎么办啊?小外孙还小不懂事。小女儿就经常来往于吉林和通化间要求放人。一要紧了,监狱就往通化警方打电话,片警刘铁山就到家敲门,那哪是敲门啊,就是砸门,砸了几次,我告诉他女儿不在,不给开门,他扔下话说,见不着我姑娘,就上网全国通缉你们!我们犯了什么罪?宪法不是说有信仰自由吗?女儿为了救她丈夫去说句话有错吗?

因为被列入“重点”家庭,女儿这些年也饱受迫害之苦,她曾被非法劳教和判刑,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一次被非法判刑监外执行三年,为救丈夫她还被非法拘留一个半月。

女婿结束十三年冤狱回家了,但他的身体已被酷刑迫害的不成样子,失去了劳动能力。现在我们一家靠我们娘俩儿一点工资维持生活。

我家的悲剧都是江泽民造成的。我希望检察院、法院能依法立案,追究江泽民的所有罪责,还我家一个公道,还老百姓一个不受恐怖威胁的正常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