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省女子监狱 » 退休教师在吉林女子监狱遭受的残忍迫害
退休教师在吉林女子监狱遭受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磐石市第四中学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刘霞,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遭警察绑架、电击、坐老虎凳等酷刑,二零零九年九月份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致严重伤残,呼吸困难,不能独立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原本一米六五的个头,现在还不到一米五,骨髓天天疼,腿也抽筋,怕冷怕热。

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监区”里,监区队长张淑玲等怂恿刑事犯人(包夹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时间、长年的折磨,如罚坐小凳子,罚蹲(同时也有双手上举)罚站,限制大小便、憋屎憋尿等毒招。暴力手段随时进行,用棒打、水杯子打头部、用洗衣板立起来压切大腿,用扫床的塑料制品打人的头部,用拖布打,用脚随时踢或踹,用厚厚的书立起来砸人的额头、砸出大包,掐拧大腿的肉,多次长时间的掐拽耳朵,有时拽出血或掐坏刘霞的耳骨,等等等许多迫害手段,这些酷刑折磨也是长期的、甚至是多年的,同时还根据气候温度的变化,在采用多种多样的酷刑手段的同时,又在秋冬春的三个季节里,采用冷冻加结合着酷刑:“绑、吊、压”的多种酷刑,夏季采用“捂、闷、压”的酷刑。

恶警郭霞在二零一一年的一年时间里指使包夹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不同程度的昼夜二十四小时迫害,随心所欲的采取多种多样的迫害手段:体罚、暴力、酷刑、不让上厕所,不说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就不许大小便,还有在春、秋、冬的寒冷季节里采用多种冷冻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之事。二零一一年二月法轮功学员陈淑琴被迫害死于郭霞的四小队三零五监舍包夹人马岩、李雪娜(长春人);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孙秀霞死于郭霞的包夹人韩丽丽(白山人)和田桂萍(长春人)手里,黑嘴子监狱教育监区三楼三零七监舍。

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零一一年里,监区队长张淑玲等怂恿刑事犯韩丽杰、汪秀芳等人加重迫害刘霞。张淑玲不断的调恶警郭霞小队的凶狠包夹人到二小队强制刘霞转化。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上午,包夹人韩丽杰每天都使用木棒长时间的毒打刘霞,张淑玲队长把刘霞弄五楼小号,在韩丽杰的谎言说骗下又将原四小队包夹人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打手)钱莉调五楼配合韩丽杰转化刘霞。钱莉手段非常狠毒,可是在郭霞的四小队里还有比韩丽杰、钱莉更恶之人汪秀芳(编号2877),此人凶恶在教育监区里也是无人不晓,汪宣称“在我(汪)的手里没有不转化的,最长时间也就是两个月保证转化”。在郭霞的四小队里被汪秀芳、姜凤英、韩丽杰、钱莉等恶人教出来的包夹人物都是非常的狠恶,如韩丽丽、张帆、李新琴、赵丽英等等的一些人。

以下概括的简介一下郭霞的四小队对法轮功学员刘霞的迫害手段,每一种酷刑一般都是实施多日,有的酷刑甚至实施了三个月的时间。

(一)四肢吊起折磨

在黑嘴子女子监狱(吉林女子监狱)教育监区五楼小号里,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上午,由韩丽杰、钱莉、田淑艳三个包夹人对刘霞进行酷刑迫害,她们把刘霞的四肢分别用床单撕成的四条布,把刘霞的两个手脖子、两个脚脖子全绑上,然后先把刘霞的双脚的脚脖子绑在床的左右两个柱子的高处。然后把刘霞身体抬起来,把双臂的手脖子绑在人的头上左右两个柱子上,使人的身体悬空在床的上面。请看图(1)、图(2),而且每隔十多分钟钱莉就要用棒子敲打被迫害的法轮功人的四肢,增加人的更大疼痛。韩丽杰还在实施此酷刑时往法轮功学员的嘴里灌辣椒面。

除了上述的迫害方式以外,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在这五天里,包夹人韩丽杰连续的每天都要长时间的用棒子打刘霞的臀部、大腿、小腿、脚,少数打在刘霞的双臂上,还有时用棒子往刘霞的胸部搥,打的刘霞疼的在地下乱动,有一次疼的刘霞一下蹲在地上,此时田淑艳又恶狠狠的往刘霞的胸部猛踢一脚。这一脚踢在刘霞被打断的左胸下部的肋骨上,此时肋骨再一次的被踢断,田淑艳穿的鞋的鞋尖进入刘霞的胸腔内,疼的刘霞大声的惨叫。

暴行从十二月二十九日午饭后开始,一直打到晚上天黑,刘霞支撑不住了,呼吸也困难了,感觉床也晃,墙也晃,眼前一黑倒在地上,韩丽杰还继续手持棒子打,此时棒子几乎落在脚上、脚心处,少数落在小腿上,打得刘霞在地上翻来翻去。韩丽杰说:“你哭你嚎没有用,人死了只是填一个自然死亡的表。” 三十一号晚上,刘霞被打得不行了,大口大口的喘气,钱莉(刑事犯)蹲下来摸刘霞的脉搏对韩丽杰说:“人不行了,别打了”,韩丽杰才停手。

在这连续五天的毒打中,邪恶的包夹人一边打一边问:“你转不转化?”刘霞不回答。韩丽杰越打越来气,边打边问。每天毒打都在不停的逼问,转不转化之事。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下午至三日,包夹人扒去刘霞身上的棉衣,把刘霞塞在寒冷的五楼小号最冷的地方桌子底下冻着、冰着,而且靠墙一面都是霜和雪。

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至十一日这几天,钱莉在夜晚与李新琴,还有一个犯人扒去刘霞全身上下的棉衣,打开五楼的窗户和门通风,把刘霞按在打开的窗户处进行通风冷冻,并强迫刘霞写转化保证。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队长张淑玲又把刘霞调到四队在郭霞监管下,强迫刘霞转化。一月十二日晚,郭霞对刘霞进行训话,首先说清她郭霞与二小队的杨羲不同,郭霞威胁说:“你这青那紫的别告,告也不管,而且我(郭)也不会去看你(刘霞),你流氓我比你还流氓。你什么时候不青不紫了,我(郭霞)再去看你(意思是你告我也没有证据)。”包夹人是用什么手段,弄到什么程度,什么青了紫了,在她郭霞的那里都可以。

恶警郭霞的邪恶态度使四小队的包夹人放心大胆的随便折磨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陈淑琴和孙秀霞两个人死于郭霞的包夹人手里,迫害致疯的有何华,还有一位不知姓名。刘霞也是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多次呼吸困难和出现严重心慌。

(二) 坐小凳折磨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吉林省女子监狱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真相实情,这里简单介绍的是刘霞个人所经历过的迫害手段。狱警恶徒们的迫害手段花样太多,真是罄竹难书,以下是恶警郭霞的四小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开始,刘霞被四小队包夹人汪秀芳进行迫害。开始的一些天,汪秀芳对刘霞实施的是坐一个特小的红色小凳子(这个小凳子是汪特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用工具此凳子四寸来高,平面五寸长、四寸宽),强制坐在这个小凳子上,双脚要放在两个高凳子叠放在一起的凳子上,人的身体呈现,如图(3)一头高一头矮的状态,人的腿上要压放上沉重的箱子,数量也是随着时间每天都在增多,重量是越来越沉,双手还要上举。迫害持续两天的时间后,又强制人双手举着箱子,这种坐姿人很难坐住,双腿上又压放沉重的箱子,数量一天比一天多,双腿的疼痛和包夹人的加重迫害(从早五点到晚上十一点)疼的人整日泪流满面。包夹人在每天的迫害时间里,常常是每当双腿疼的受不了的时候,邪恶之人马上过来防止箱子掉下,而且又踏上一只脚,使劲的一下一下的踩,让人疼的更厉害,此时强迫人说诬陷大法和师父的话。日子多了沉重箱子也放不下了,就用绳子绑在人的腿上,人疼痛的受不了时,发出的一声声惨痛的叫声,那也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声,立刻又被另一个包夹拿起的毛巾、枕巾之类的东西立刻把嘴和鼻子捂住、闷上,反复的捂、闷,多次置人于死亡的边缘。如图(4)。

(三)绑、捂、闷

图(5)展示的酷刑,是把法轮功学员的双臂弄到后背去,把双臂的小臂在后背上紧紧地绑在一起,叠在一起,用绳子绑上另一端从床的高处串过来,使劲的猛的一拉、拽,这边人疼的疯了似的挣扎乱动,此时的汪秀芳早就骑在人双腿上放的箱子上,捂住箱子,夹住箱子,同时还在一下一下的使劲下压,让人更疼更受不了。人发出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声,钱莉的速度特快,系紧上边,马上抓起毛巾捂住法轮功学员的鼻子和嘴,禁止声音传出,汪秀芳在此时不断的一下一下的下压,同时强迫法轮功学员按照她的要求说诬陷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不说就这样折磨法轮功学员,反复的多次捂、闷使人时刻处于死亡的边缘了。可是她又不让人死,就是天天这样折磨坚持大法的学员。

刘霞说:“由于我被长期的天天使用坐着的酷刑折磨,四十多天后,我的身体就不能直立了,就是在有的时候离开那个小凳时,我的身体依然呈现坐着的姿势,怎么也不能直立,如图(6)。”包夹人汪秀芳又根据刘霞身体情况采用床上的酷刑迫害手段。

(四)强制躺在床上捂、闷、压

这些是躺着实施的酷刑,天天二十四小时躺在床板上,双腿要叉开,放在左右两边的床边上,双脚不许往里去,如有时脚离开床边,被汪秀芳或钱莉发现,就是恶狠狠的踹上一脚和砸上一脚后跟。五楼小号里,钱莉一脚把刘霞的左脸踹出血,汪秀芳马上过来擦掉刘霞脸上的血,每被踹上一脚或突然的砸上一脚,都是一个剧痛和一次的惊吓,心要跳一阵子。时间长了,心慌心痛的症状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后来出现每次被惊吓后,心慌心跳得全身都散了架子,开始要十分钟后才能缓过来,可是后来越来越严重,到刘霞出监的二零一五年的时候,这种散架的症状要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能缓过来。

刘霞被强制躺在床上,双脚之间有时汪秀芳在刘霞的双脚之间放上整理箱的盖支着双脚,身上胸部被压放上沉重的一个个冰凉的箱子,同时还强迫刘霞双手上举,举箱子,时间是天天的,长期的举,如图(7)。双手举箱子时间一长,人的双臂也是累的、痛的到后来怎么也举不了了,两手臂软软的,无力支撑。汪秀芳此时强迫刘霞趴着,如图(8),把刘霞按趴下后,把刘的双臂紧紧的臂叠放一起,绑在后背上、缠上,再把绳子的另一头从头前拉过来,用力一拽,此时疼刘霞的乱动,一人按着、一人系好绳子,接着又往刘霞的后背上压放沉重的一个个箱子。箱子不准弄掉了,掉了就马上增加箱子的数量,或者是换上大的。此酷刑压的人呼吸困难,双臂又特别的疼痛,都交织在一起,汗水从头上流下来,时间一长刘霞胃里的食物常常被压下来,双脚还是要放在床的左右边上。如果被包夹日发现有动的现象,就立刻遭到被踹、被狠狠的砸上一脚,这当时又是一个剧烈的疼痛和一个惊吓、一阵心跳。

到了二零一一年的四月中旬至八月立秋前,这段时间的夏季里,包夹人汪秀芳对刘霞采用捂、闷、压的酷刑迫害。

在汪秀芳开始采用此酷刑时,刘霞难受的不行,就抽出来手一点一点的推掉沉重的被和其它的褥子。汪和其他三、四个人一齐上来,将刘的双手绑在床板左右两边的铁栏上,然后又重新在刘的身上(必须是平躺的身子),压上那些有二百多斤重的沉重褥子两个和一个大被,如图(9)。有时包夹人张帆还要往被褥里放上装满水的大瓶子,增加重量。那日刘霞的左脚脚脖子被压的疼痛难忍,叫声不断,脚的脚骨好像压碎了的疼痛。在刘霞的身体下边又是光光的床板,脚骨的疼痛劲、人身体胸部压的呼吸困难,身体下也被床板咯的骨头疼。而且室内闷、不透风,难受的人头上、脸上的汗水一条条的流下来,此时的汪又强迫她说法轮功如何,不说就加重迫害。那日刘霞左脚脚骨被压坏,整个脚脖子悠荡着,脚不能走,有时去厕所都是一瘸一拐的忍受着脚骨的疼痛。

从二零一一年四月末脚骨被压坏,到二零一三年后,刘霞的脚还常有一瘸一拐的症状。还有在汪秀芳的包夹期间,一脚踹塌刘霞的右侧胸部下方肋骨好几根,胸部前面肋骨塌陷,后面肋骨支出来了。

到五月二十多号了,汪秀芳走了。李雪娜、韩丽丽、姜凤英等继续采用此酷刑一直迫害到八月立秋后,又改换绑吊压的酷刑继续迫害。在被姜凤英迫害期间,姜说“你让我不高兴,我就让你没好日子过。”

(五)绑吊压

二零一一年的八月立秋之后,因天气的温度越来越低,包夹人在前段时间(四个来月)里采用的“捂闷压”的酷刑不用了,变成了绑吊压的酷刑措施,如图(10),这种“绑吊压”的酷刑,首先是把人按趴在光光的床板上,一般都是三个人上来一起动手,通常是两个包夹和一个帮教,按着把刘霞的双手,把手脖绑在人体的后背上,再用线裤的两个腿分别绑在法轮功坚持者的两个脚脖上。绑好这头再把线裤的另一端从上床的床栏上串过来,用力一拉一拽,把法轮功学员的腿和腹部胸部都不同程度的提起来了。此时也只有人的脸能挨着床板时,就系好上边,接着搬来沉重的褥形压在刘霞的身上(后腰上),此时立刻疼痛难忍,惨痛的叫声出来,又立刻被捂、闷上人的鼻子和嘴,反反复复的捂、闷使声音发不出去,同时强制人说诬陷大法和师父的话。此酷刑的主谋是姜凤英,还有积极配合者韩丽丽、帮教俞雪微。

每一种酷刑一般都要实施一段时间后,又换一种酷刑继续苦苦的折磨法轮功坚持者。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法轮功,按照中共江泽民团伙的谎言去说去写诬陷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话。

二零一一年九月初,姜凤英又实施一种酷刑,如图(11)。

此酷刑也是把人首先按趴下,趴在光光的床板上,把刘霞的双脚的脚脖子用线裤分别绑好。把线裤的另一头还是从上床的床栏上串过来。用力一拉一拽把刘的双腿、腹部、胸部都不同程度的提起来了,也是只有脸能挨着床板,姜凤英(包夹人)系好上面。(这种酷刑没有把双臂绑在后背上,但强迫刘用双臂的肘子,把头和胸部支撑起来,再用双手在头下床板的本子上,写姜凤英要求写的诬陷大法的话。

这种酷刑她们强迫刘霞好长时间,让肘子支撑身体,抬起头和胸部写字,包夹人姜凤英拿来本子和笔,可这种酷刑刘霞怎么也不行,肘子支撑不了,剧烈的肘子的疼痛无法忍受,而且刘霞的双臂早已被她们折磨迫害的无力。每当她们强迫刘霞支撑时,肘子的剧烈疼痛,疼的她撕心裂肺的嚎叫。姜凤英几次的折磨刘霞,强迫她都是不行的,撑不了。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里,狱警利用的包夹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那真是罄竹难书,无论是哪一种体罚,哪一种暴力手段、酷刑手段、憋屎憋尿的毒招,还有那春、秋、冬的季节里二十四小时不断地、长期的、多年的,还有同时的进行冷冻手段,所有的迫害都是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必须按照中共编造的诬陷去说去写。二零一一年三月,包夹人汪秀芳自己对刘霞说:“在我(汪)的手里没有不转化的,最长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都转化。”后来汪秀芳在包夹刘霞期间,对刘说:“我汪秀芳才不象韩丽杰那样傻,用棒子打你,把你打的全身紫紫的,让人看出来,你等我用四根绳把你抻起来(束缚),让你更疼、更苦,时间更长,你更受不了,让你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

二零一一年六月至十一月,刘霞在郭霞的四小队被包夹人姜凤英折磨期间,姜凤英曾说:“你(刘霞)让我(姜凤英)不高兴,我就让你(刘霞)没好日子过。”在恶警郭霞的四小队包夹人眼里和心里,就是谁不转化都不好使,就是整死、整疯了也得转化。

在监狱的残酷迫害时,刘霞立刻想到法轮大法“真、善、忍”三个字,“真、善、忍”。刘霞坚决不转化,什么都没写。

在黑嘴子女子监狱,教育转化法轮功的监区楼里,三楼西侧八个监舍还有一个活动室,都是专门强制转化的监舍,如果在三楼里长期不转化者就弄到五楼(整个楼层只有一个小层)小号里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手段。三楼的各个监舍和五楼小号,专职转化法轮功的禁区内的所有门上都是用双层的白布蒙上,用不干胶贴上四边,防止迫害手段被人看见,也防止被迫害的人在被迫害时惨痛的叫声传出,所以在迫害严重时门窗都是关上的,也禁止外舍人进入。姜凤英对刘霞采用的冷冻手段,那是昼夜开门、开窗通风还不准刘霞添加衣服,夜间十一点以后允许躺下时,也是天天躺在光光的床板上,不允许动,必须是一直保持平躺,两腿叉开,双脚依然放在床的两边,两腿之间放上凳子支上,如果发现有动的现象,姜凤英就叫值岗的刑事犯们狠狠的踹刘霞。当时刘霞被踹时都是突然的一惊一吓一个巨痛,而且心跳很长时间,还有每天早四点四十五起床时,汪秀芳和张帆都是恶狠狠的用脚踹刘霞等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

这篇文章只记述了刘霞在二零一零年的十二月到二零一一年的十一月,十个多月的时间在吉林女子监狱转化监区遭受的非人折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