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河北高官落马 彰显善恶有报
河北高官落马 彰显善恶有报

文: 紫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梁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被调查。
河北省委秘书长景春华,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被免职。
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被调查。
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被调查。

作为河北人,对以上四个人物都不陌生,是的,大部分人都会从电视上看到过他们,也有的人会近距离接触过他们。在他们落马之前,每个人或者在镜头中道貌岸然,或者在下属面前衣冠楚楚。他们的落马表面上看起来都是腐败,或者权斗造成的,但是,在中国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各级官员,谁都知道腐败已经是中国的普遍现象。在河北,各级腐败的官员有多少,象以上四个人物一样级别的腐败的也不少,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落马了,而他们四个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迫害法轮功,这才是他们被抓的症结之所在。

笔者的朋友里高层、中层的官员都有,据笔者所了解的信息,贪污腐败现象都有,但是人家对法轮功都还保持着一种理解与支持的态度,所以并没有在当局的反腐中落马。当然这里不是说腐败没问题,只是在迫害好人这种大是大非面前,能够守住一点良知,天理昭彰,下场就有区别了。如果您不信老天有眼,就请看看下面的详情,看看这几个人对修炼人所做的一切。以前常听老人讲:欺负好人有罪。是的,正因为他们对好人的迫害,才会自食其果。

一、梁滨

梁滨,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被调查;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梁滨长期在山西任职,二零零八年从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长位置调任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掌管河北组织系统。梁滨是中共江派人物,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二、景春华

景春华,男,汉族,一九五六年二月生,山东广饶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七月任中共承德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主导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承德市成为迫害的重灾区。特别是在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十月任中共衡水市委书记时,更是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临近,中共以所谓的“保奥运”为借口,对一些法轮功修炼者非法抓捕、绑架、抄家,用谣言和欺骗来迷惑民众,企图掩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衡水市市委书记景春华召集各单位的一把手,布置各单位要加强对法轮功学员的监视,并提出,如哪个单位出现在奥运期间到北京和秦皇岛去的法轮功学员,单位一把手就地免职。

当时衡水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用机密文件的形式下发到各县、市、区和市直部门,各县、市、区同样下发到各乡、镇及县直部门,要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排查”、“监控”,甚至非法抓捕等迫害,并要求一把手签字。随之,衡水市恶徒紧随邪恶命令,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和绑架,并重新举办臭名昭著的洗脑班,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和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衡水市开发区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孙素梅女士绑架到市看守所,向家人勒索一万五千元后,于九月中旬放回家,十月二十三日又把她传唤去公安局。因中共警察的非法关押、骚扰、恐吓,孙素梅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含冤离世。

三、周本顺

周本顺,男,汉族,一九五三年二月生,湖南怀化溆浦人,周本顺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是周永康的喽罗。

周本顺蹿升至中央政法委后,作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一直参与推动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二零一三年三月任河北省委书记后,重回地方第一线,迫不及待地制造红色恐怖。

二零一三年十月初,河北省委所谓“防范和处理×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610”办公室)给各单位发出通知,要求各单位积极参加,浏览谎言网站,登陆所谓的“知识竞赛系统”。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中旬,河北卫视公然播放诬蔑法轮大法的节目。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周本顺直接策划了石家庄“11.15”抓捕事件。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早晨五点,河北省石家庄市的警察、610人员统一行动,隐藏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专等法轮功学员开门,立即冲进去绑架、抄家。顿时,二十多个家庭陷入劫难中,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此后,石家庄市公安局继续作恶,成立所谓“专案组”,动用大批警力,以法轮功学员制作真相台历为借口,在石家庄市区及周边正定、高邑、行唐、赵县、平山等地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共计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重点迫害,恶警图谋做成所谓“大案”。

据悉此次大抓捕针对法轮功学员制作新年台历免费送给当地民众。河北省公安厅和610的头目签署的命令,河北省书记、周永康的打手周本顺一手策划,拿石家庄做试点,动用刑警大队,利用所谓的侦查手段,采取蹲坑、跟踪和监听窃听手机通话、入室踩点等流氓手段,还画了网络分析图,被跟踪的法轮功学员去过的地方,就成为图中的一个节点,按图上门绑架、抄家,统一配备录像机和微型摄像头,带着逮捕证、搜查证,要求抓人、抄家、做笔录等全程录像。

周永康落马前后,曾有人统计过,他的几任秘书都落马了,但是秘书之一的周本顺还坐在河北省一把手的座位上,据说当时周本顺在官场上很低调,开会结束时,都会说听当时省长的意见。或许上天有好生之德,给了周本顺一个机会,如果他及时反省自己,不再迫害法轮功学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随着二零一五年五月兴起的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周本顺在河北又发起一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截留法轮功学员的控告信件,指使不明真相的基层警察和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的工作人员,骚扰和绑架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劫持到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黑监狱)。据说当时周本顺曾经扬言:要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前把河北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化”。但是天理昭彰,已经不允许他再做恶了,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周本顺被调查。

四、张越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中纪委官网消息,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被调查。天理昭昭,这个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发迹,又紧紧依附周永康积极迫害法轮功捞取“资本”而上位,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血迹的恶徒,在天理之网中遭报落马。

张越,山东广饶人,现年五十五岁,曾一直在中共公安的国保系统任职。九九年以后,任北京市公安局一处处长,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国内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副厅级)、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零三年,周永康任中共的公安部长时,张越升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反邪教局,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局长,成为江泽民、周永康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他可谓借迫害法轮功的政绩“一路高升”。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调到河北省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河北省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等职。

在二零零七年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行

公安部二十六局即公安部的“610”办公室,是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类似中共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和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这个组织凌驾于一切中共法律之上,所有迫害法轮功的残酷政策都是由“610”办公室直接传达江泽民的口令,通过政法委控制中国的公安、法院、检察院、国安、武警系统执行,还可以随时调动中国外交、教育、司法、国务院、军队、卫生等资源,并向国外派遣特工、发展人员、收集情报、干扰破坏。张越作为二十六局局长,负有直接责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日七年期间,中共和江氏集团动用古今中外最邪恶残忍的手段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人性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施用的酷刑至少达四十种以上,包括长期剥夺睡眠;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口腔、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地牢、水牢、背铐、吊铐、老虎凳、抻床、性摧残等;用皮制的、铜丝拧成的、钢筋条、荆条、全竹竿(带刺)的鞭子抽打;惩罚性灌食、用普通塑料管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强行注射和服用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等。

七年中,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残、致死的恶性事件在中国频频发生。即使在中共严密封锁迫害真相的情况下,仍有二千九百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其中女性法轮功学员占54.47%;五十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占56.96%;平均每月被迫害死亡人数达三十四人。到二零一五年六月,已有至少有三千八百六十四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许多人身上都有严重的殴打和/或酷刑的痕迹。

迫害中,女性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施暴程度令人发指,据“法轮功人权报告”记载:数十万遭到羁押的法轮功女学员中,没有几个能逃过被剥光衣物的羞辱(有时是长期的),不准使用卫生棉,遭受性侵犯或强暴威胁,或是胸部及外阴部遭拳打脚踢等等。更邪恶的是,警察不仅指使在押犯人对女学员进行性迫害,甚至警察也兽性大发,强暴或轮奸法轮功女学员、用电棍电击阴道、用硬毛刷插入阴道刮搔、将女学员扒光衣服丢入男牢……一位死里逃生的法轮功女学员说:“那里面的邪恶外界是无法想象的。”

遇害者中有法官、工程师、工会主席、农民、工厂职工、信贷员、退休老人、年轻的母亲和普通居民;年纪最轻的是齐齐哈尔市徐宏梅和辽宁省鞍山市王洪楠,年仅三十七岁。他们仅仅因为坚持按法轮大法真善忍原则做好人,坚持讲真话,而被中共摧残折磨致死。

在此期间还发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早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就有关于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道。二零零六年三月,三位证人先后作证,中共的集中营、监狱、劳教所、医院等场所,在进行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然后焚尸灭迹的惊天罪恶。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媒体公开了“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确认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实存在,并指称: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据中共内部消息显示,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包括活体摘取器官后被焚尸)的暴行一直在中国各大省市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中发生,当地公安医院(包括武警医院)勾结劳教所的不法分子和社会上贩卖器官的中介机构等共同参与犯罪。中国各个省份的劳教所都有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发生。许多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体,内脏都被掏空,许多遗体有明显缝合的痕迹。

多方材料证明,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六年里有至少三万无辜的普通中国公民被中共杀害,被活体摘取的肾脏器官就有六万例。如果按照中国的肾脏配型比1.2%(要满足配型要求,要在将近百个供体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源)那么实际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人数至少百倍于这个数字。

以上法轮功遭到如此残酷迫害的事实资料表明,张越作为公安部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负有严重的责任,有逃脱不了的罪责。

张越在河北省制造冤案

在二零零七年后,张越到河北省任河北省公安厅党委书记、河北省公安厅厅长、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但他已经利欲熏心,丧尽天良。极度膨胀的野心和积极追随江泽民、周永康迫害集团捞取利益使河北省很快成为全国遭迫害的重灾区。河北省政法委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根源,张越、河北省610头子李剑方等人是高层迫害命令的下达者。截止到二零一二年底,河北省仍是法轮功被严重迫害的地区之一,被迫害致死的学员人数排全国第二。仅举几次大的事件:

借奥运会、两会迫害法轮功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周永康窜至保定市的涿州市,河北省恶党在保定市的涿州市召开全省奥运安全保卫会,河北省恶党副书记车俊、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张越以及河北各地市的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参加。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仅石家庄地市近二百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而二零一一年中共两会期间被绑架的石家庄法轮功学员有近四十名。

张越是河北2·25冤案的幕后黑手

用金钱开路,借口“维稳”挑起迫害。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河北省石家庄、唐山、保定、沧州、泊头、宣化等地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同时遭警察绑架。据悉,此次绑架案是河北省在中共邪党的所谓“十八大”前,指使河北省各地各级警察实施的,甚至动用了河北省各级国安,采用电话窃听、定位、跟踪等特务手段。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绑架行动出动的多是各地国保警察,给他们下达的指令也都来自公安厅的国保总队。

“七百手印事件”后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发生了七百多名民众按手印联名营救法轮功学员李兰奎的“七百手印事件”,引发海外媒体关注报道。相关资料传出后,被带到美国国会听证会。河北省公安部门借此指使正定县及石家庄等地的610、公安、国保、国安,在正定县、石家庄市区、藁城市等地,以流氓黑帮手段大肆骚扰民众、绑架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对被绑架者实施残酷的刑讯逼供。共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被绑架,都是被戴上黑头套绑架到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院内的一处秘密地点——石家庄市公安刑警培训中心酷刑逼供,被强制连续长时间铐在铁椅子上,遭受毒打,甚至是高压电击,其中石家庄杨银桥在绑架过程中坠楼身亡。

张越是“11.15冤案”的直接责任人

在二零一二年时,恶徒周永康曾在河北省搞了一个“国安维稳”试点。周本顺上任河北省委书记后,拿石家庄地区做试点,图谋推广后继续维持迫害。配合周本顺,河北公安部门部署,以特务手段持续数月跟踪、监控、监听窃听、入室踩点等,以法轮功学员制作真相年历为借口,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清晨五点,统一行动。在石家庄市区及周边正定、高邑、行唐、赵县、平山等地河北省多区域国保、国安警察及610人员,突然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行动中统一配备录像机和微型摄像头,带着逮捕证、搜查证,要求抓人、抄家、做笔录等全程录像。一时黑云笼罩,至少二十多个家庭陷入劫难中,被抓捕和骚扰人数达四十多人。石家庄市政法委成立直接负责的“11.15”专案组,在抓捕中,有警员透露他们也不愿这么干,是“上面的意思”。后来有八位学员遭非法起诉、判刑,除陈天奎判刑一年回来,其他人仍在监狱被迫害。

二零一四年唐山发生两起群体绑架事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唐山市公安局直接指挥,迫害了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其中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两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他们的未修炼的家属也被绑架,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及未修炼的家人因在被绑架过程中被当地警察施以暴力,不省人事,当局绑架未遂。有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或判刑。

之后不到半年时间,在唐山市丰南区再次发一起有预谋的群体绑架事件。丰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胥各庄派出所联合出动,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或抄家,两人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此次绑架事件,于同日发生,没有恶警敢出示证件,暴力抓人。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至十二日三十一日,在唐山,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绑架、抄家、骚扰,共发生一百一十五人次(其中有五人被绑架两次)。

“12.19”冤案动用刑警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石家庄市610和市公安局头目指令国保警察和刑警队警察放下追查杀人放火的大案要案,利用电话监听、窃听、跟踪、蹲坑等特务手段,对法轮功学员监控并图谋统一抓捕,制造虚假大案要案。尤其临近年底前后,据说是为了上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业绩”,维持国保警察的编制,申请更多的经费。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石家庄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李新乐带领裕华公安分局刑警队和国保大队多个警察,闯入裕华区青园街六十六岁的吴进虎家,实施绑架并非法抄家,共劫持走六人。目前吴进虎被非法判刑。

大面积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二月下旬开始,在石家庄市区及郊县,河北当局又调动大批警力和社区人员,对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录像、逼签字、查抄,不配合的甚至强行入户抄家抢东西、抓人,执法犯法。仅石家庄新华区一域就有至少五十多户被骚扰,又一次制造暴力恐怖氛围。

近几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人们看到了邪不压正的曙光,然而,张越带领着河北政法系统的不法之徒为迫害好人而造势,垂死挣扎,给河北的善良民众、家庭带来严重伤害;也让河北的公检法部门人员参与到这场本不该发生的迫害中来,把那些参与的人员也卷入到罪恶中去。一些有良知的公检法人员无奈的问法轮功学员:“这事什么时候结束啊?”

善恶报应终有头。盘点近年落马高官,从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到周永康,以及河北省落马的周本顺、景春华等都曾积极跟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犯下反人类罪。张越操控河北政法系统多年,其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导致他遭报落马,顺天意,合民心。同时,也在警示那些追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不明真相的人员,赶紧认清形势,停止犯罪,为自己留下未来。

在表面上看,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在中共内部的权斗中失势而被清理,实际上这正是天意的作用。这还不是最后真正的正义审判。真正到了那个时候,所有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人,都将面临审判。在这之前,还有选择的机会(曾经作恶者还有赎罪的机会),但是时间已经是很少了。

这几年来兴起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已经形成不可逆转的趋势,就是在为人们指明方向。而目前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对共产党的清算,以及在中国因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而频频遭恶报的事例,就是让人们在历史的最后关头看清形势。在这个短暂的宝贵时间里,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人,那些还在摇摆观望的人,抓紧时间,救赎自己,抓住机缘,了解真相,选择三退,善待大法,那是你的希望!

也许您没有迫害过法轮功学员,但是您只要入过党团队,您就是中共的一份子,这个组织做的坏事就有您一份,就像两组持械相斗的人,一方把另一方的人打死了。而您只是站在打死人的这组里给充了充人数,并没有动手,但是警察来了是不是要把你们这些人一起带走?所以三退是给上天的一个态度,您不想杀人,不想动手,您可以选择离开现场。这就是三退的意义。也是上天给每个善良人的一个机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