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穿谎言 » “自焚”伪案 »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上)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上)

追记12年前长春3.05插播

2002年3月5日晚7点19分,长春市惊愕了、沸腾了。

长春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等真相节目,震惊的人们纷纷电话告诉亲友同事,让他们打开电视看真相——原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原来对法轮功的报道是栽赃啊,原来国外都知道法轮功好啊……

在这强大的视觉冲击力下,40多分钟的法轮功节目,吉林省长春市30万有线电视用户,约十万人看到了真相;随后,在邻近长春的松原市,又有几万有线电视用户看到了这些节目——明白真相的人们,都站在了正义的一边!

“祝贺你们!”人们纷纷向法轮功学员道贺。很多人以为禁令解除了,法轮功要平反了,有人公开上广场散发真相传单,连监视他们的人都拍着他们的肩膀说,“好样的,了不起!”得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知情权,掀开了长期的封闭和压抑,长春人民都跟着扬眉吐气。

“马上离开!”一个军方朋友用电话给法轮功学员报信了,长春的军队要戒严了,警察全部出动,全城搜捕。原来听到消息后,当时在京参加“两会”的吉林省和长春市官员吓得直冒冷汗,恼羞成怒的江泽民下达了“杀无赦”的密令,公安部副部长刘京赶往长春限期破案。

为什么中共当局这样惊恐,这样仇恨,这样疯狂?为什么“3.05”事件能在国内、国际上产生那么大、那么持久的影响?甚至开启了突破网络封锁的新时代?还是让我们从头讲述,追记这些坚贞不屈的勇者,怎样创造了这段史诗般的奇迹。

(一)梁振兴 团队的创建者


图1:梁振兴,一个成功的房地产商

浪子回头

吉林省省会长春,一个并不富庶的老工业城市,梁振兴在这里过着优渥的生活。他是一个成功的地产商,没有家庭背景,通过个人奋斗,他在九十年代就拥有几十万个人资产。阔绰的生活,社会的污染,也把他变成了一个花花公子。

法轮功(法轮大法)自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从长春传出以来,吸引了数万长春人。文化广场是其中一个炼功点,梁振兴的家就在街道的另一面,他常常凝望着窗外的这群风雪无阻的炼功者,在钦佩中掺着几分好奇。终于在1996年,一个寒冷的早晨,他走进了这群人。

一 切免费,热心教功。在当时普遍用气功挣钱的环境下,这无私的口号的确让人震撼。他试着一炼,感觉很好,看看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真善忍”的理念让 他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他从此浪子回头,改掉了花天酒地、夜不归宿的恶习,濒临破裂的家庭重归于好。他介绍了很多亲朋好友来炼功,不久他就成了辅导员。

空前的迫害 艰难的抗争

法轮功的迅速发展引起了当局的恐慌。中共内部情报说法轮功短短几年就吸引了7000万人,超过了党员人数。喉舌报纸向法轮功发难,便衣特务出现在炼功点,和平请愿被记录在案。

1999年7月19日,中国的公检法、武警、军队全面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7月20日,全国开始了大抓捕,报纸、网络、电台、电视开始全面攻击法轮功,抛出了一个个惊人的污蔑法轮功的案例(事后证明都是谎言,被揭穿后连媒体都不再提了),全面煽动着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

怎 么办?梁和许多炼功人一样,他们知道“真善忍大法”是他们一生追寻的真理,如今法轮大法蒙冤,为正义伸冤、捍卫真理就成了义不容辞的责任,何况他们都是法 轮功的切身受益者。那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人士到北京上访,这是一个中国公民唯一的合法的伸冤渠道了,但是上访者都被非法抓捕,押回原籍拘禁。

这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认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以决定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述真相,请当局收回错误的禁令。

事实证明他们太天真了。中共的政治运动,一贯用暴力和谎言打击良善,制造血腥恐怖,维持其专制的稳定。这场运动,比起10年前的“六四”屠杀请愿的大学生,还要邪恶。中共当局就是用谣言开道,用暴力手段来铲除法轮功。当时的信访局,已经成了诱捕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10月1日,他们在上火车前被公安抓捕,被刑讯,被刑拘,被劳教——这一切在中共的法律里找不到依据,当局歪曲法律,制造了一起起冤案。

囚室三剑客

梁振兴的铮铮铁骨,让劳教所十分头疼。一个劳教所用酷刑也不能使他屈服,就想法把他推给别的劳教所去收拾。2000年,梁被转到长春苇子沟劳教所时,在那里他遇到了刘成军和刘海波,这两位难友的故事后面会集中讲到。他们“三剑客”,开始“并肩作战”。

劳教所每次攻击法轮功时,哪怕是开大会,甚至司法局、劳教委、市局的领导在场,梁振兴和刘成军等人就会当场站出来,揭露谎言,卫护正义的尊严,每次都在对他们的暴打中混乱收场。但他们毫不畏惧,下次还会挺身而出。

2001 年1月23日,北京当局一手炮制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假案,当局说五名“法轮功抗议者”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嫁祸栽赃法轮功。媒体掀起了新一轮的 攻击,全面点燃了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镇压制造借口,迫害进一步升级。江泽民下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当局不再限制对法轮功的酷刑,迫害 致死的案例,在明慧网上几乎天天都有报道。

梁振兴和他的同伴们知道这个弥天大谎是最害人的,如何彻底揭露它、曝光它?他们在劳教所苦苦思索着。

豁然开朗

2001 年底,他们陆续劳教期满释放。梁振兴回家后,在明慧网上看到了纪录片《伪火》。这部在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上获荣誉奖的影片,凭借严谨的剖析,以 无可辩驳的证据,让人们看到原来“央视天安门自焚录像”破绽百出,是栽赃法轮功的一起伪案。这正是世人需要的真相。

明慧网上一篇文章让梁豁然开朗。文中提到截断电视传输,将VCD机接入线路播放真相节目的可行性——这就是他找到的最有效的方式,比以前的小喇叭广播、真相气球和海量传单更有效!

用这种全新的方式,揭露这个世纪谎言,必须要组建一个团队。

(二)精英团队

风云际会

梁振兴马不停蹄,去和长春功友们交流想法,寻觅人才。当时52岁的周润君也萌生了插播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这位大姐把自己租的一处毛坯房作为基地,也去帮着组建团队。

32岁的刘伟明是有线网络电视的专业人员,精通电子技术,他毫不犹豫地来做技术攻关。

28岁的张闻,是精干的电工,他和刘伟明一起绘制了有线电视网络图。

26岁的雷明是团队的小兄弟,他来自白山市。他是快餐师,双手灵巧,还有着运动员般的身法。他创造过一个空前绝后的奇迹: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展开请愿的横幅,警察们冲上来围攻他,他竟穿出包围,把穷追不舍的警察们,迷失在蜘蛛网般的胡同里,全身而还。

31岁的李德海是通化市人,他家是养牛的,正在给他攒钱结婚。他因为讲真相被警察追捕,流亡到长春。他为人爽快,身手麻利,也成了团队的主将。

一个个精英纷至沓来,组成了一个18人左右的团队。团队有五位技术主力,这“五虎上将”除了上述4人,至今还有一位不知道名字,也许就在那些在抓捕中被整死的无辜者中。

内部分歧 阻力重重

该不该这么做?梁振兴在和长春功友们的交流中,遇到了空前的阻力,大多数人反对。他们认为这样会激起民众的反感,事与愿违。反对者扩散着自己的言论,希望更多的人来阻拦这个计划,梁开始感受到压力。

唐 风,一位高大威严的长春功友,因为坚强不屈受到了普遍的尊重。因为有些功友对插播行动不理解,建议唐风去劝劝梁振兴、与他深入切磋、探讨一下,是否应该继 续开展这一行 动。于是,唐风约梁振兴在长春市三道街街头市场见面。在熙熙攘攘、人头传递的街头,通过长时间的交流、切磋,唐风被梁振兴的心怀救度众生的大善、大勇的精 神感动,认同插播 行动是可行的壮举。唐风回来后,将见面过程向功友们转述,功友们也都理解了插播的行动并正念支持。

深思熟虑之后,梁确信 自己的计划是正义的,是把知情权还给广大民众,人间不该是谎言的舞台,这些真相本该属于大众。梁也知道做这件事情的风险和代价,他的女儿今年要高考,这是 女儿命运的关键转折点……但看到几乎天天都有功友被迫害死,这场谎言构筑的迫害太邪恶了,而民众被谎言迷惑着扭曲了正义感,在迫害中推波助澜……他只能置 个人的情感和幸福于度外。但是团队内部,会不会听到风言风语开始动摇?

蓄势待发

值得自豪的是,插播团队精诚一心,义无反顾。

梁振兴出资购买设备,周润君负责后勤,给大家做饭,刘伟明传授技术,有人学练,有人整理资料,还有人掩护、帮忙,配合的很默契。

但是,2002年2月16日晚上传来消息,梁对大家说:离长春不太远的鞍山市,有线电视短暂插播了法轮功真相,但没能持续……咱能成功么?

我们的技术是过关的,只要充分演练,配合得当,一定能成功!技术组的回答,给了所有人底气。于是继续推进,开始了实战演练。

大家坐公交车到郊外,在张闻的指导下,穿上电工脚蹬子,带着绝缘手套爬电线杆。刘伟明领着人们到农村“实战”。他安放插播设备,播放七彩竖格画面的光盘,让人去各家检查有线电视信号,结果很多频道都是这样清晰的影像——预演成功!

主帅落难

2002年2月下旬,梁振兴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了——他为插播忙了两个多月了,整天在外边跑,找人手、买设备,协调团队的一切,应付内外的压力……过度的疲劳和压力几乎压垮了他。他双眼无神,坐在那直冒虚汗。

团队已经成熟了,梁在劝说下回家休息。可是刚回家没几天,2月27日,他被一个朋友的电话叫醒,催他尽快回公司整理文件。结果半路杀出了警察——诱捕!他大喊着“法轮大法好”的口号,被塞进警车。周围人交头接耳:又在抓法轮功了。

梁知道是插播走漏了消息,因为他也没干别的事。彻夜的酷刑逼供,他艰难地支撑着,也在担心着团队的安危:他们会被告密么?他们有危险么?他们何时进行?能成功么?能持续多久?能把真相节目播放完……

多想无益,酷刑何惧?扛着吧,他在牢狱中坐镇,要给大家争取时间……

(三)刘成军 栋梁的传奇

挑起大梁

得知梁被抓的消息后,很多人紧张了,酷刑逼供,梁能挺得住吗? 如果这儿也暴露了,那就前功尽弃了!转移?散伙?还是坚守?

周姨做的“最后的晚餐”,大家吃不出味道,甚至有人等着警察敲门。

但是有人不担心,他就是新来的刘成军。我们前面提到过,刘成军和梁振兴是英雄相惜的难友,他知道梁铁骨铮铮,而且他知道假如这个住所暴露了,在得到梁出事的消息前,这里就会被端了。

法轮功里没有行政式的领导,梁振兴只是一个牵头人,现在常把他们叫做“协调人”,大家志同道合,有事商量着办,全凭自愿。所以梁被捕后,团队并没有多少群龙无首的失落,只要有人挑头,大家商量,团队就可以继续前进。

最后找来的刘成军,现在主动接替了梁振兴,挑起了大梁。

分兵派将

3月3日晚上,也就是梁振兴被捕后的第5天,刘成军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在并不明亮的客厅里,刘成军说:因为3月6日要审判一批功友,要赶在这个之前,把真相告诉世人,在舆论上对牢狱中的功友们给予道义的支持。这样把时间提前到3月5日,行不行?

大家一致同意后,刘成军开始排兵布阵了,兵分四路!

他先对刘伟明说:“你负责长春的一条主干线。”刘伟明欣然应允。

他又笑着问孙长军:“你行不行?要行,你就负责长春的另一支主干线。”孙长军的语气有些犯难。因为长春那两条主干线很粗,操作难度很大。而孙长军负责整个插播技术的文稿,还没整理完,还没向明慧网上传。

刘成军就对张闻说:“你负责这一支吧。”张闻爽快地答应了。他是电工,钳子玩儿得特别溜,很专业。

刘成军和另一个主力说:“咱俩一伙。李德海,你领一个,我领一个,咱们四个上松原。那儿我最熟,咱们负责那里的两条干线……雷明,你配合张闻;孙长军,你配合刘伟明。”然后跟其他人说:“你们在周围正念掩护。3月5日晚上7点,插播的节目开始播放,四地同时进行。”

时 间确实很紧。晚上每组先自己组装设备,每套设备在电视上显示成功后,又帮助别人互相检查了一下。带上精良的工具,还有自己改进的正规工作服,这些都是周润 君精心筹备的。周润君说:“你们走吧,屋里的日用品我负责运走。这儿又会变成一个毛坯空房。”——这就是团队当时的家,简陋的没有装修的毛坯房,没有任何 家具。

副帅的传奇

至此,故事的重心落到了接替了主帅的刘成军的身上,他的故事精彩非常,我们还得从头讲起。

图2:刘成军的全家福,右1为刘成军,中间是大姐刘琳

31 岁的刘成军高大魁梧,方脸直鼻,浓眉大眼,目光炯炯,显得十分威严。他家在离长春很邻近的农安县,他是仓库管理员。炼法轮功前,他是当地社会上有名的人物 ——很能打架,没人敢惹。但是法轮功把这个社会上的混混,变成了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舍己为人的“真善忍”的信仰者。他的巨大变化,让亲朋好友都看到 了法轮功的威力。

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几次去北京上访都被抓回来拘留。于是他改为去天安门打横幅请愿,至少这样能让人们看到有人在为 法轮功鸣冤。2001年10月1日,他第三次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横幅向人群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和便衣们扑了上来,他边跑边喊,直到在广场绕了三 周,才被围截打倒。

他不报姓名,任凭酷刑的折磨,同时绝食抗议,用生命为大法鸣冤。他四肢被固定在北京一公安医院的病床上,灌食导致他面 部、鼻腔、口腔、咽喉都严重受伤,尽管这样,他还在给周围的人讲着法轮功的真相,最后警察竟然哀求他:“你怎么才能吃饭啊?只要吃饭就放你回去。”他回答:“我要看《转法轮》。”

《转法轮》是法轮功的主要著作。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就一直抹黑法轮功,断章取义地造谣,如果人们 能看到《转法轮》,一切谣言都将不攻自破。所以当局一直在对法轮功学员抄家,收缴销毁法轮功的全部书籍。但是当时很多警察在偷偷地看这本书,有不少人看后 明白了一些真相,不再苟同中共的倒行逆施。

刘成军这次是幸运的,这幸运是用生命的抗争换来的。警察给他找来一本《转法轮》,不久还真放了 他。也是因为那时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请愿的太多了,北京及其周边的城市的看守所、拘留所、收容所爆满,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酷刑折磨后仍然不报姓名,有的就 释放了。这样的故事,在当时的明慧网上多有报道。

但 是后来,这种幸运便不复存在,甚至变成了巨大的悲剧——在北京所有不报姓名的请愿者,整汽车、整火车地被秘密押往集中营,被集体失踪——迫害法轮功升级 了,秘密活摘器官贩卖,焚尸灭迹开始了,由此造成了2003—2007年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数量蘑菇云式地暴增,在官方有据可查的数据里,有6.5万例活体 器官移植没有合法来源,而当时的一些录音证明:全国很多医院疯狂地进行活体器官移植,有的大夫直接告诉咨询者:“各地医院都是这样(器官供体是法轮功学 员)。”

(可通过破网软件下载电话录音证据: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5848)

刘成军回来之后,靠炼功很快恢复了身体。他知道上访、请愿都没用了,就开始在当地印刷法轮功真相传单和小册子。他开着大卡车,经由302高速公路,把整车的真相资料送到他的家乡农安县和周围的乡村,由此得到了“大卡车”的外号。

这样做风险很大,他再次被抓。在看守所里,狱警开始还想暴打他,可他走近了三米高的拘留所围墙,用犀利的目光“照”着狱警:“谁敢碰我你就试试!”

狱警们真被吓着了,于是开始流传刘成军的神话:他一口能吃下去一个包子,他是“黑社会老大”;他上边有关系……其实刘成军也仅仅是震慑他们而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转法轮》中的“法理”,他从修炼开始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都没有违背过,尽管他后来遭受了无尽的殴打和酷刑的折磨。

10月末一个寒冷的早晨,人们都在熟睡,刘成军冲到墙边,翻墙而出。狱警怕担责任,把越狱的版本后来改成了“他们把刘成军放了”。

越狱在北京等戒备森严的看守所是不可想象的,但在僻远的县城却偶有发生。2000年时,唐山某拘留所,抓来的十多个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从大烟道爬出,再次去北京上访,唐山市局愤怒地撤销了这个拘留所。

后来刘成军又因为讲真相被抓进劳教所,在那里结识了梁振兴,结下了这段奇缘。

现在我们把视线拉回2002年3月5日晚7点。刘成军和李德海分别带人,在松原市前郭县两条有线电视主干线上,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节目。打车回去的路上,呼啸的警车从对面疾驶而过。

回到住处,刘成军总想出去看看结果,就一个人走了。第二天上午他回来了,激动地流着眼泪说:成功了!谢谢你们!公共汽车上都在说法轮功真相,一条支线上播了20多分钟,另一条支线播了半小时,自焚真相都播完了,老百姓看明白了,县城轰动了!

(待续)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中)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