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穿谎言 » “天安门自焚”伪案 » 散布谎言 煽动仇恨 招致恶报(下)
散布谎言 煽动仇恨 招致恶报(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编造污蔑材料,肝癌夺命

在中共的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人:只要一来运动,总有一些人,紧跟中共的宣传,背弃良知,上蹿下跳。中共看中了他的张狂,他陶醉于中共的欣赏,于是一拍即合。王本学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王本学原是黑龙江省绥化市望奎县人,早年在大连经商。中共一迫害法轮功,他就闻风而动,紧跟江泽民邪党集团对法轮功造谣中伤,到各地蛊惑民众。二零零三年,他被辽宁省委省政府评为“维护社会政治稳定先进个人”。他还担任“大连社会帮教学会”的副秘书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王本学编造了几十万字的污蔑材料,准备了三十多本“民间反×教活动签名册”,每到一地,他都挂横幅,手拿着扩音器散布谣言。特别是在哈尔滨、长春、沈阳、重庆,王本学几乎走遍市内各区煽动仇恨。

王本学还用二百余万元的全部家当,制成了一百一十万枚污蔑法轮功的徽章,想捞取政治资本并从中获利。在不到四个月时间里,他共向全国一百三十八家单位免费邮寄了徽章,并在全国贩卖,但却没人买账。王本学二零零七年从大连回到家乡望奎,只捞了个县政协委员。

曾有法轮功学员善意制止过他,他不但不收敛,还口出狂言:“我就不信恶有恶报!看能把我怎么的?”

大家想,王本学想搭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贼船,在政治上或生意场上捞一把,但佛法是威严的,对佛法如此破坏的人能得到什么?王本学除捞个虚名外,其它什么也没得到。最后王本学人财两空,血本无归,倾家荡产。心坏了,肝癌也就上身了,后期治病的钱还是亲属凑的。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王本学在痛苦折磨中结束了他荒谬、可耻的一生,年仅五十一岁。

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夏雨田,是歌颂型相声的主要倡导者及实践者。二零零零年,夏雨田创作了诬陷法轮功的相声《坑人记》和另外两个诽谤法轮功的节目。这三个节目全部被武汉举办的主题晚会采用。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凌晨四时许,夏雨田因肝硬化、肾病综合症、自发性腹膜炎等多种疾病死亡,终年六十六岁。

恶毒小品获大奖,牵扯人员皆遭殃

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上演的当天,由赵本山、范伟、高秀敏演出了何庆魁编造的栽赃法轮功的小品《卖拐》,在事隔几小时以后,在中央电视台粉墨登场。这是中共用文艺手法栽赃、攻击法轮功的代表作品,对民众的毒害非常大。

就是因为它的毒害非常大,所以参与该小品的人员遭到恶报的情况也非常突出:先是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何庆魁的儿子在广州因车祸而死,而后八月十八日,与何庆魁姘居的小品演员高秀敏因突发心脏病死于长春家中。何庆魁说:“儿子是天,高秀敏是我心中的大树,就在这不到十天里,我是先塌天,后拔树,老天为什么要让我们遭受这样的灾难呀?”他就不想想他编造的小品毒害了多少人?怎能不遭到恶报?在他家人遭到恶报之前,何庆魁本人也因侵犯他人著作权被告上法庭。

二零零八年的最后一天,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中级法院对“万里大造林案”进行了公开宣判,内蒙古万里大造林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相贵等十名被告人被判刑。尽管代言人、名誉副董事长何庆魁不是被告人,但警方依然坚持要追缴他的四百八十八万元涉案款。至此,何庆魁财也没了,人也亡了,名誉扫地。

以侮辱中国农民为能事的小品演员赵本山,在演出完《卖拐》后,他的父亲赵德仁患肺癌到了晚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去世。二零零九年,赵本山在上海拍摄期间,于九月三十日凌晨突发脑出血,病情严重,一度昏迷,紧急送至上海南汇医院,被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该病情是脑部出血的一种,如果严重昏迷,可能突发死亡。术后,赵本山透露,“我现在脑子里已经有十一根钉子了。”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央视春晚进行联排,赵本山登台前差点晕倒,吸氧二十分钟才上场。他自己讲:“血压140到100,接近犯病了。”他每天靠药物维持。

《卖拐》演员范伟于二零零六年十月拍摄电视剧时,摔入路边沟里严重受伤,诊断为第十二胸椎骨折。《卖拐》的另一编剧尹兴军,六年前四十九岁时患严重心脏病病倒。

毒害民众,怪病、雷击夺命

湖北省麻城市市长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刚上任,就批示要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厉打击。四月十八日下午,便发生了麻城市白果镇政府官员将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王华君打的奄奄一息后,又拖到当地名为金桥广场的市政府门前活活烧死的恶性事件。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八,张家国上麻城电视台宣称,要在过年期间将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抓起来关押。结果,第二天他就突然喉咙剧痛,经检查,发现喉管长有一个瘤子。除夕那天,在麻城市人民医院准备做手术,手术前先打麻药,谁知麻醉后,张家国不省人事,赶紧送武汉抢救。终因麻醉过敏而成为植物人,在痛苦的煎熬了整整八年之后,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死去,终年五十三岁。

黑龙江同江市临江乡中学校长孙国喜,曾随市教育考察团到香港,在香港他也看到了大法的真相信息,明白法轮功是受迫害的,知道“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炮制的伪案。回来后,他还在学校教学楼里展出恶党诽谤大法及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图片,强制学生参观,毒害学生。二零零四年十月,一向健康的孙国喜突然得了怪病——“小便昏厥症”,一撒尿就昏迷,七天就死了。

吉林省延边州“610”文书商霞,几年来在中共的授意下积极参与并整理了大量关于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并多次参与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转化”迫害。由于商霞恶事做的太多,患了肠癌,并做过两次手术。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使她惊醒,还继续助纣为虐参与迫害,终致恶报连续不断:癌细胞由肠子转移至肝脏,二零零七年又转移到了肺部,病痛使她生不如死。

山东莱西市马连庄镇仲格庄村原幼儿园教师阎中民,在中共对大法、法轮功学员的疯狂造谣诬蔑迫害中,主动迎合邪恶,编写诽谤大法的歌曲,他自演自唱,弹风琴,编排秧歌,诽谤法轮功。他的罪恶言行不但毒害了世人,还殃及了自己和家人。她的女儿(约三十岁,未婚)患了精神病;阎中民本人也于二零零七年患上了咽喉癌,不能发声。

曾任吉林省延吉市教委主任、副市长、市人大副主任的许光石。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担任延吉市副市长主管文教工作期间,积极执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搞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并参与编辑制作反法轮功的教材、小册子,还组织各中、小学校搞诽谤法轮功的征签活动。他还曾在延吉市范围内搞诬陷法轮功的图片展,攻击谩骂大法,毒害世人。结果恶事做尽的许光石终遭天惩,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晚十点左右,开车猝死于自家车库内,终年五十三岁。

河北保定定兴县高里村原治保主任田克文,多次在本村的大喇叭上诽谤法轮大法,还多次在大喇叭上叫嚷着让法轮功学员扫街。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田克文得了一种怪病,整天说有好多鬼跟着他呢,每到晚上,家里人就拿很多烧纸去给他送鬼。经过几个月的痛苦煎熬,命丧黄泉,死时,浑身肿得不成人样。

辽宁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村六十八中学美术教师张同兴,曾组织学生在诽谤法轮功征签活动中签名,并且亲自画漫画攻击谩骂李洪志大师。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张同兴在官立村一处废弃鱼塘钓鱼。天降大雨,他躲在一棵树下避雨。忽然,一个炸雷击下,张同兴应声倒地而亡。张同兴被五雷轰顶,头部有大洞,后脑流血,前胸、头发焦糊,死状极惨。

列举这些恶报的例子,别看这些人只是动动嘴、动动笔,可是造成的罪恶却非常之大,因为他们迷惑了民众的心智,煽动人们仇恨佛法。 在佛教中,称这种恶毒攻击他人或惹是生非的言行叫造口业。任何罪业造下后,是必定要还的。古人有句话叫“宁搅三江水,不扰道人心”。一个人,一旦干扰了修炼人,那犯下的是天大的罪错。因为修炼的人将来是要圆满的,圆满了他就是慈悲无限的伟大的神,他将使整个人类都受益。如果因为你的干扰使他达不到圆满的标准,或毁掉了他的修炼,那造下的罪恶是用自己的生命都还不起的,所以才有一个人作恶后,不但自己要遭到恶报,甚至家人都要跟着遭殃。

就是干扰了其他人听闻佛法,那犯下的罪业也是无比巨大的。佛法传出来就是让人修炼的,而你违背神佛的旨意,故意诬陷佛法,使有缘人因此失去机缘,这样造下的罪业也是非常大的。因此,我们看到,在这方面造下过口业的人,得到的恶报都非常的大。

因为诽谤法轮功遭到恶报的人太多太多了,只是很多人没有留意去对照。不信你对照一下,我们身边那些对法轮功进行诋毁、攻击的人,你看一看他有什么下场?看看那些暴死的人是不是生前对大法充满了敌意,甚至做过破坏大法的事?

笔者写出这些,决不是吓唬谁,而是想告诫大家一下:在佛法盛传时,您千万不要随着无神论的中共去做一些傻事。希望您全面的了解一下法轮功,只要您保持善念,认可法轮大法,您肯定会得到神佛的保佑的。愿大家好自为之。

(全文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