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穿谎言 » “自焚”伪案 » 散布谎言 煽动仇恨 招致恶报(上)
散布谎言 煽动仇恨 招致恶报(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播报“自焚”欺骗世人 前央视主播患癌死亡

前央视主播方静死了,刚刚四十四岁。网上关于她的议论很多,但大陆网络上没有人提及她参与诬陷法轮功一事。从医学上看,一个人死了,总有死亡的原因,这只是一个表象。古人云:“福祸无门,唯人自招。” 一个人不管他活的多光鲜、多张扬,可是一旦做了破坏佛法的事,那就犯下了万劫难复的大罪。

十年前,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方静在CCTV焦点访谈节目,重播二零零一年央视诬蔑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此节目当时由中央电视台推出后,曾震惊中外。这一事件被国际舆论公认为是江泽民集团为加重迫害法轮功而编造的,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明确指出“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受到国际舆论的普遍谴责。但四年后,方静仍然通过采访所谓“天安门自焚”的当事人和策划人,来诋毁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法轮佛法),煽动民众仇恨佛法。

任何人破坏了佛法都是罪不容恕的。让我们看看那些替中共帮腔诬陷佛法而造下口舌业的情况,可能就会不言自明了。

陈虻、罗京在痛不欲生中死亡

原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央视“东方时空”的主管陈虻,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惜出卖良知,积极主动请战,终于成为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天安门自焚案”的主要制片人。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栽赃法轮功的最大最恶毒的谎言,对世人的欺骗最严重。二零零八年初,助恶为虐的陈虻患上胃癌,在经历九个月的折磨后,痛不欲生的他要求对他放弃抢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肿瘤医院死亡,死时四十七岁。

原央视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对法轮功犯下的罪恶也是非常的大。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罗京声情并茂地传播中共的谎言,诬蔑法轮功,欺骗、毒害了无数民众。几乎所有诬陷法轮功的重大谎言全是出自于他的口。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以来,罗京就已成为帮助中共给中国人民洗脑的急先锋。二零零八年罗京被查出患淋巴癌,移植骨髓后基本康复。但两个月后复发,并出现口腔溃疡等并发症,舌头溃烂,不能说话,连喝水都疼痛难忍。护士邢桂芝透露罗京病情时说:“喝一口水,疼得把眉毛都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他配麻药,漱完口后再吃药、吃饭。”六月五日罗京死于北京肿瘤医院,终年四十八岁。

二零一三年在中央610办公室主任位置上落马的李东生,本来就是央视“焦点访谈”节目的创始人之一。一九九九年六月,李东生以央视副台长的身份在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组建的中央610办公室担任分管宣传的副主任。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李东生操纵央视每天七个小时循环播出包括抹黑法轮功创始人、“一千四百例”等在内的造假新闻,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诬陷诽谤。他主导《焦点访谈》在六年半中的黄金时段播出了一百零二集诽谤法轮功的节目(其中在迫害之初的五个月里就播了七十集),李东生直接担任这些谎言宣传节目的主要创意、组织和终审。同时,他还将每天的《新闻联播》延至四十五分钟,以铺天盖地的诽谤宣传煽动中国人对法轮功的仇恨。这些污蔑诽谤又通过中共对外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及使领馆等机构散布到全世界。

为延续这场不得人心的迫害,在江泽民指令下,由曾庆红、罗干、李东生共同策划,在二零零一年大年除夕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李东生操纵央视以第一时间报道、在国内滚动播出,并播报海外,欺骗了亿万人。

中国最高检察院网站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公布,李东生被提起公诉。十月十四日,李东生案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李东生面临惩处的根本原因,就是他多年来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下的罪业。

报纸编辑谤佛法,命丧黄泉

内蒙古《赤峰日报》总编王然,帮助中共邪党诽谤、迫害法轮功。在任时主持发表大量造谣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加剧了当地的迫害形势。二零零六年,王然得癌症后,做换肝手术,无效死亡,时年约五十三岁左右。

《赤峰日报》副主编展国龙,曾任《红山晚报》总编,积极参与诽谤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开自家车回老家途中,被一辆重型货车从后面撞上,车被撞碎,他和他母亲、保姆三人当场死亡。

山东省莱西市《莱西日报》报社总编张树建,二零零二年任总编辑期间,自己撰写和刊登诽谤法轮大法的文章,并参与“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了很多不明真相的民众。二零零三年,他与妻子乘轿车到威海探望正在上大学的女儿时发生车祸,其妻子从后排座摔到副驾驶室,当时昏迷不醒,张树建当场骨折,而司机安然无恙。然而,当夫妻二人伤情恢复,女儿即将大学毕业之际,发现女儿患有肝癌,不到一年后去世……

《大庆晚报》环球报道版主持人赵春秋,为人偏狭自私,口碑很差。他年纪轻轻就深受中共毒害,编发的稿件很多都是宣扬专制、暴力、独裁的,使众多读者非常反感。他利用自己主持的版面,配合中共诋毁法轮功,为恶党邪灵迫害法轮功大造舆论;同时他还为江泽民大唱赞歌,误导民众,毒害世人。大法弟子多次向他讲真相,给他邮寄真相资料,而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仇视大法,一意孤行。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午夜时分,赵春秋下夜班回家的路上,正与女友通电话之时,被两名外地来大庆的打工人员劫持,被连捅了十七刀,倒在血泊之中气绝身亡,年仅二十七岁。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原董事长、社长杨永德,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行恶,在其掌控的多家报纸上,大量刊载辱骂法轮功的内容,散布谎言,毒害民众。其间,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反复打电话劝善,遗憾的是,杨永德始终执迷不悟,一步步走向绝境。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杨永德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乘游船旅行,步出舱外接电话时,游船与一艘运煤船相撞,将杨抛向大海。在游船紧急抛锚停航时,沉重的铁锚恰巧击中杨永德的头部,结束了他六十四岁的生命。

诋毁佛法 车祸惨死、殃及家人

郑州大学哲学教授吕鸿儒(原河南省哲学会理事、郑州市哲学会副会长),七十来岁。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无知地到处做报告攻击法轮大法,并在河南电视台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吕鸿儒携妻、女儿女婿和十来岁的外孙女一行五人,开车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国道上撞在一大货车车尾,造成老俩口、小俩口当场死亡,小外孙女受伤的惨局。更惊人的是吕鸿儒本人面部嘴撞没有了,单位为其举行告别仪式时,只好用块白布把嘴蒙住。

河北省陆军预备役七十二师政委金玉文,在职期间多次组织诽谤法轮功的大会,多次在会上会下诋毁法轮大法,层层施压逼写“保证书”,规定只要炼法轮功的就开除工职,不许在部队大院居住,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扣发工资,有的被推出部队,档案不知扔到何处。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金玉文携带妻子、小姨子去北京治病。因为下雾,高速封了。金玉文利用职权打开高速,于八时左右,小轿车因车速太快钻入一辆大卡车下面。除司机外,金玉文和妻子、小姨子三人全部死亡。

辽宁丹东市凤城市宣传部部长石桂萍,曾两次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上担任主讲诬陷大法,在电视上恶毒攻击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四月,凤城第二次洗脑班开办的第九天,石桂萍在去洗脑班的途中,被市统计局的面包车撞死,死状惨不忍睹,年仅三十二岁。

湖南省怀化市新晃县人蒲增堂,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在《怀化报》上发表了两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一个月后,十月一日在回老家的途中翻车,蒲增堂及其老婆、弟弟、弟媳、侄女全家五口死于非命。薄增堂诽谤法轮佛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教育局长罗祖建曾说,现在地、富、反、坏、右分子没了,目前中共最恨法轮功。他别有用心的编制各种谩骂、诋毁、诬陷法轮功的图片,送往六大学区,毒害青少年。二零零四年九月份开学时,罗祖建在下甫火车站被火车轧成三段,惨不忍睹。

湖北省安陆市府城派出所警察杨琴,二零零七年在各城乡中、小学举办所谓的“法制宣传教育活动”中,当攻击、诽谤法轮功的主讲。其丈夫甘晓林在府城派出所任指导员时,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司机沈爱民也经常参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活动。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晚,杨琴和甘晓林带着独生子,由沈爱民开车,去武汉给孩子看病时,在高速公路上撞上前面一辆大油罐车。杨琴与沈爱民卡在车里不能动弹,活活被烧死。甘晓林被烧成重伤,鼻子、耳朵都烧掉了,四肢烧了三肢,其状惨不忍睹。他们五岁的病儿被甩在车外,幸免一死。

辽宁凌源市万元店康杖子村民王庆奎,完全听信中共媒体的欺骗宣传,仇视法轮功,只要见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就撕,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碰着法轮功学员就说风凉话。他甚至特意买个高音喇叭架在自家房顶上,接上扩音器,在大喇叭里诬蔑法轮功,扬言“刹刹法轮功的威风”。乡亲们都说:“王庆奎简直是疯了,人家法轮功碍他啥事了?整天胡说八道,他也不怕遭报应。”二零一一年皇历五月初七,王庆奎骑摩托车与一辆三轮车相撞,他被撞飞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后脑被地面一块尖状石头磕出一个大洞,送往医院抢救,四个多月昏迷不醒。妻子儿女到处借钱为其治疗,花了十四万元后,最后也没能留下性命,终年五十八岁。

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孤山子镇副书记孙波,是个投机钻营、见风使舵的人,经常在市县报刊发表粉饰中共的文章。每年“七一”期间,他都为中共歌功颂德,卖力组织各行政村、镇直机关搞文艺活动。他还在孤山子镇政府旧址对面一一二国道边和村委会所在地,制作多处铁牌子和喷绘宣传栏,诋毁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早八点左右,孙波自驾车,上班路上翻车河中,溺水身亡,死状凄惨,年仅四十四岁。本来整个河道河水极浅,恰巧在孙波翻车处有一水坑,如果前后错开几米,可能就会躲开这一死劫。车怎么翻的那么巧?从他的罪恶行径中,人们会找到答案的。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