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地税局公务员潘刚被劳教三次、冤狱八年 妻子控告江泽民
地税局公务员潘刚被劳教三次、冤狱八年 妻子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潘刚,男,五十七岁,吉林省农安县地税局公务员。修炼法轮功后时时严格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远离吃、喝、卡、拿、沾,跟他出去办事的人,都说他是傻子,因为他们也得不到实惠和好处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手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潘刚因坚持信仰做好人,被单位违法停发工资十多年,并多次陷害使其身陷牢狱饱受酷刑摧残。潘刚又于二零一零年遭非法冤判八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遭受迫害,近期家属前去接见被告之潘刚被关小号严管,不允许接见。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潘刚的妻子几次给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要求依法对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

下面是潘刚过去十六年来遭受迫害的事实:

初陷囹圄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农安县地税局把潘刚非法监禁在单位,因不写诽谤大法的东西,被单位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经常遭到管教毒打辱骂和体罚,挨冻受饿,苦不堪言。即使这样,每天还要交二十多元的伙食费,不给收据。单位负责洗脑迫害的主管局长彭延福曾说:如果你能和大多数地税干部一样,吃、喝、嫖、赌、抽、并收受贿赂,我就不管你了。

第一次劳教摧残——打掉两个脚趾盖 撬掉两颗门牙 踢折一根肋骨

二零零一年元旦,农安县宝塔派出所的警察崔平、柴立冬早八点强行把潘刚绑架,并关进拘留所,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家洗劫一空。当时潘刚八十八岁母亲在旁,他们全然不顾。
在拘留所里,刑警队赵云龙、姚国庆对潘刚拳打脚踢,后又把潘刚摁倒在地,用一根一米多长的四棱木棒子狠狠打臀部,把木方子都打折了,又用打折的木棒子继续打,直到累的打不动为止。第二天,又继续打,把潘刚臀部都打成青紫色。管教刘中曾对潘刚拳打脚踢,逼做各种姿式的体罚。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把潘刚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四月份时劳教所里警察逼迫法轮功学员超体力劳动,期间,潘刚两只脚被劳教犯人林跃民用杠子撮的青一块紫一块,两个大脚趾盖全部脱落;恶人林跃民还用板子砍后背、腰、腿,使潘刚走路艰难。

七月份一天早上开饭前因潘刚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一群劳教犯人拳打脚踢;被大队干事赵久胜电棍电;被教导员李云波、大队长李成舟、分队长郭一平轮番拳打脚踢,踢折一根肋骨。

后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浓盐水摧残;不配合迫害被卫生所的金大夫用针头扎脚心、手指肚、人中等部位,当时鲜血四溅;又叫劳教犯人把腮帮子都揉搓破皮了。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在教导员李云波的指挥下,劳教犯人尹春龙用铁器把潘刚的门牙撬掉两颗。十二月份被分队长郭一平用电棍电出大便。受尽酷刑后被非法超期关押一个多月放回。

单位违法剥夺一切经济来源并送进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初从九台劳教所回家后,单位让潘刚上班但不给开工资。为了生活,潘刚要找另外的工作,他们不但不允许。相反,还要他天天到单位“报到”。由于断绝了经济来源,潘刚一家祖孙三代六口人生活无法维持。六月末他年迈的父母双亲被迫去了农村,导致一家骨肉分离。

后潘刚到长春地方税务局人事处咨询工作之事,农安县地税局副局长姜日红报复潘刚。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末找来宝塔派出所警察把潘刚绑架到洗脑班关起来。并扬言送劳教。潘刚深知劳教所的残暴及邪恶, 第三天晚上他从三楼顶上拽着电话线跳下去,当时摔的腰椎骨错位。潘刚逃出洗脑班后,单位勾结派出所到处抓他,逼得他流离失所。

又入“人间地狱”——劳教犯人叫嚣:叫你活着难受,想死留口气

二零零三年一月潘刚进京证实大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驻京办送往农安。三月被农安县公安局送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刚入所就被洗冷水澡,然后一顿毒打,绝食后用铁器撬牙,灌浓盐水。在五大队里,经常挨管理科高志录毒打,常常是旧伤未去,又添新伤。

三月份,被恶警教唆劳教犯人张铁军、万有光、韩志远三人把头摁在上床的梯子里,用铁管子打臀部、大腿及腿肚子,被打的一道道青紫的伤痕,又强迫每天坐在水泥地上。劳教犯人韩志远曾叫嚣说:“这样对待你们都是大队干部的意思,就是要在身体上摧残你,在语言上刺激你,在精神上折磨你,在行动上规范你,在饮食上节制你,在经济上封锁你,叫你活着难受,想死留口气。”正如他所说一年多的劳教生活使潘刚九死一生,在这座“人间地狱”历尽酷刑折磨。

七月份潘刚等被非法驱使到所外干重体力活。潘刚想到自己修“真、善、忍”没有错,反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不合法,于是出走。不幸被恶警抓回,把脸都打变形了,然后关进小号。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朝阳沟劳教所开大会诽谤大法。潘刚厉声断喝:闭嘴,不许诽谤大法。恶警们穷凶极恶,对潘刚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所长王延伟还亲手扒下潘刚的衣裤,往身上浇水后再用电棍电;后把双手背铐,再将镐把插入,手铐深深铐进肉里,抬起放下,不断重复,累得恶警大汗淋漓,直到抬不动为止;被关小号三十三天,没有铺盖,双手被铐抻九天,最长时间一天长达二十多小时,直到造成他的一双手腕溃烂化脓才停止。

使用各种刑具迫使其放弃大法,被潘刚拒绝。潘刚以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将门牙又撬掉一颗。不能吃饭,只能喝奶,骨瘦如柴,遍体鳞伤,不能走路,满身是疥。酷刑折磨导致下身溃烂几个月不能穿裤子。有时整宿不让睡觉,第二天还让干活。一次因潘刚坚持炼功,遭到毒打,并在十一、二月份天气里,被扒光衣服,弄到水房。犯人打开窗户,向他身上泼水,十几盆下去,人也被冻僵了。

最后潘刚被迫害致全身肌肉严重萎缩,体重约有八十斤,每天坐如针毡,度日如年,全身流脓淌血。虽然这样,到期仍不释放,又被他们非法加期三个月,加期到期还不释放。潘刚劳教加期期满时,家人去接得知潘刚又被单位送进“洗脑班”继续迫害,最后导致精神恍惚。由于他不停的遭受迫害,致使他的老母亲盼子不归含冤离开人世。

单位又做假证三进魔窟——关小号一百五十天,吊铐六十天

二零零四年六月七日潘刚从洗脑班出来后,地税局局长张义文、副局长姜日红仍不准他上班,剥夺了他作为公务员应享受的一切待遇。就连二零零零年年末奖金和二零零二年上班期间工资也不给,经济上的迫害造成家庭生活困难,只能靠儿子和妻子打工养家糊口。
零五年一月他又到长春地方税务局请示工作,人事处的王处长和党务处的曲书记接待了他,曲威胁他:“再不准你来找上班和工资的事,否则给你找个吃饭的地方。”

零五年二月二日他到单位去,局长张义文找来国保大队的人把他抓走。二月六日张义文派司机出车以假证把潘刚又送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在朝阳沟劳教所潘刚因抵制迫害被多次毒打。三月末又被转到苇子沟劳教所迫害,被关小号一百五十天,被吊铐六十天,最长时间一天吊长达十八小时,使身体和双脚都变了形,导致几次昏死。在这次被迫害期间,潘刚的老父亲由于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全,精神受到巨大的刺激,不久也含冤离世。临终竟没能见上儿子一面。

单位再次勾结国保 冤判八年重刑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上午,潘刚在一家副食店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绑架,恶警从他身上搜去钥匙闯到家里抄家,家里十几岁的孩子阻拦,被推到一边,他们从天棚到地板搜个遍也没拿到什么东西,就把所有的书都拆成一张一张的照相,临走把孩子的新笔记本电脑拿走两个月以后才要回来。

四月二十四日国保大队王世福、王维鑫等人又来家要电脑说检查一下。家人问为什么三番五次的到家来,其中一个警察说:不是我们要来,是地税局领导非要给潘刚判刑,不判刑都不行呀。又说:这次要是电脑没问题,光发传单也不够判刑的。

潘刚被国保绑架后身体极度虚弱,被农安看守所单独关一个监室,怕别人知道。后送劳教被拒收,又送往长春劳改医院迫害。家属曾往返于国保大队、看守所、法院、地税局之间继续要人和讲明真相,告诉他们信仰没错、做好人没错。都被以各种理由推托,根本见不到要找的领导。

后农安县法院对潘刚进行秘密审判,戒备森严,法院门口布满警察、警车,还有喷水车,害怕家属和法轮功学员知道后去要人。就这样潘刚被偷偷的枉法冤判了八年重刑,送到公主岭监狱遭受非人的迫害。

潘刚从二零零一年被停发工资,取消一名国家公务员应有的一切待遇。然而潘刚并未被开除,他十多年的工资哪里去了?地税局领导为什么极力要给潘刚送进监狱可想而知。潘刚这一切遭遇皆因江泽民一己之私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现其家属要求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公民的合法权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