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吉林市付春生被活活打死 目击者控告元凶江泽民
吉林市付春生被活活打死 目击者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丰满区时年五十一岁的付春生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三天后被看守所警察及犯人活活打死。

惨不忍睹的遗体让亲属们惊呆了:脑部肿大,耳部和脸青紫,处处是瘀血,鼻、嘴内充血,并有流下来的黄色物质;肚子、胸、后背、腿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伤痕累累,死不瞑目。就连两岁的孩子都看出来是被活活打死的,可警察们却都说是“心脏病”。

亲属要求公安局长把杀人凶手交出来!公安局长竟假惺惺地说:“你们认为是被打死的,可以告我们,我们当被告,你们可以到检察院告我们。”亲属们哭诉道:“你们都是一伙的,我们怎么能告赢?!”

时隔十四年,付春生的家属早已搬离原居住地,也还不知道诉江的大潮。作为当时的见证人,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高会杰和付春生的家属一起去尸检所,亲眼目睹了付春生被活活打死伤痕累累的尸体,高会杰认为,我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据,这一场景在我的记忆中,永远都不会消失。

因此,高会杰暂代被迫害致死的付春生家属,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将控告前中共头子、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通过邮政特快专递(EMS)邮寄给位于北京的最高法院。

法轮功学员付春生遭迫害的经历

在修炼法轮大法前,付春生并不是一个好人,吃喝玩乐、打妻骂子,在交通公司上班,因报复领导,被单位开除。修炼法轮大法后,付春生获得了生命的新生,身心得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法轮功也给他净化了身体,皮肤病一扫而光。在生活中,他处处为人着想,助人为乐,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好人中的好人。因为在大法中受益无穷,当大法被迫害时,他为了还师父清白、替大法说句公道话,多次进京证实法,多次被抓,被迫害,被非法劳教过。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八时多,丰满区大长屯派出所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非法大搜捕,数名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付春生家,非法抓捕。此时,付春生不在家,警察不许家人出门报信和打电话。

等到九时左右,付春生从外边回家,警察拥上来将付春生抓捕,并非法抄家,搜出许多大法资料,并抢走师父法像。连同他的妻子一同抓到派出所。十二月二十九日,将付春生的妻子放回,将付春生送往吉林市公安局,市局又于十二月三十日将付春生转押去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警察问资料的来源,付春生为了保护其他法轮功学员,拒不回答。

到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半夜,仅三天,恶警将付春生活活打死,并假意送往医院抢救,让医院填写死于心脏病(心肌梗死)的诊断结论。付春生被抓走前,根本没有心脏病,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健康。这是邪恶之徒掩盖其杀人罪行的又一铁的事实。

付春生于一月一日死亡,直到三日,警察才通知家属,这其中有怎样的阴谋诡计?看守所编造不知其家属通讯电话等谎言,试问平时通过电话进行监控,怎么就知道电话号码?警察告诉家属“死于心脏病,没有外伤。”家属表示疑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抓进去三天就死了?

一月五日,亲属去尸检所给付春生穿衣服,实际是验证付春生是否有外伤,是否被打死。谎言掩盖不了事实。

当揭开盖在付春生头上的破棉袄时,惨不忍睹的尸体展现在眼前,亲属们惊呆了,付春生光着两脚,两手是弯曲状,脑部肿大,耳部、脸青紫,处处是瘀血,鼻、嘴内充血,并有流下来的黄色物质;肚子、胸、后背、腿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伤痕累累,死不瞑目。这样的惨状,可公安都说是“心脏病”,光天化日之下,竟颠倒黑白撒弥天大谎。

亲属质问公安局长,看守所所长心虚地解释说:“这是经过法医鉴定的,属于正常死亡。”串通好了的“尸检专家”竟搬弄术语,说:“这是‘尸斑’,每个死人身上都有,有轻有重。”公安局长补充说:“不信你们可以看一看我们这个地方还有二十多具尸体,都有没有尸斑。”试问:“尸检所”是什么地方?这里的尸体都是因车祸或打架致死送来的,能和正常死亡一样吗?能没有所谓的“尸斑”吗?掩盖打死人的事实,用“尸斑”蒙骗亲属。

亲属要求公安局长把杀人凶手交出来!公安局长竟假惺惺地说:“你们认为是被打死的,可以告我们,我们当被告,你们可以到检察院告我们。”亲属们哭诉道:“你们都是一伙的,我们怎么能告赢?!”最后亲属们要求给尸体拍照,公安怕谎言被揭穿,怕真相被曝光,威胁亲属不许拍照。而且强迫家属快速将尸体火化,火化的费用由他们承担。

以上的事实完全印证江泽民的“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肉体上消灭”的罪行。高会杰这里不是在控告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吉林市公安局、丰满分局及相关的参与迫害的人员,他只是在控告江泽民,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罪魁祸首。他应该而且必须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接受正义与良知的审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