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吉林监狱 » 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四)
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四)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接前文)

三、下流无耻的性侮辱与性迫害

在吉林监狱内恶人们不只凶狠地毒打法轮功学员,更恶毒地施以惨无人道的性侮辱与性虐待,手段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一) 设立“裸体区”

吉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邪恶手段古今少有,监区设立的“裸体区”就是例证。这里关押着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服刑人员和因坚定修炼、被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他们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他们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被褥都是其他人把被褥扔在水房地上,用脚踩踩就算了事,一年四季都是如此。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因失去自理能力,为了大小便方便,他们终年下身裸体,整日生活在肮脏的屎尿之中。他们开始长虱子、长疥,各种传染病流行……看管他们的警察五、六天都不进来一次。

反复遭凌辱、折磨致残的杨光,二零零二年被抬入吉林监狱。杨光和监狱的精神病犯人、被打残的刑事犯人、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伙食极差。

(二)无耻下流的捏睾丸、抓生殖器

越是下流无耻的行径,越是被吉林监狱所推崇。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木棍、笤帚把往肛门里插,扒光衣服用电棍电等邪恶流氓的方式迫害在吉林监狱内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过。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三)药物迷昏并性侵犯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晚,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三监区三小队五楼509号监舍的法轮功学员张文丰,在晚饭时遭犯人下药迷昏。张文丰早晨起床时,发现臀部下面有粘连的脏物流出,并感觉颈椎很难受,怀疑自己被监舍内的犯人谢国臣、张辉用药物迷昏后遭殴打和性侵犯。因事情发生之前,犯人谢国臣、张辉曾分别扬言:“不听话,干脆下点药把他干了”;“干脆下点药让他睡觉睡死得了”。于是张文丰把事情反映到三小队狱警柴洪军处,要求检查。当时犯人谢国臣还对张辉说:“管教要问我,我就说是你让我下的药。”狱警柴洪军并没有处理此事,反而在当天以张文丰劝阻恶警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史文卓为由,将张文丰严管迫害一个半月。

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一天早晨起床后,张文丰感到脑袋发胀、眼睛发直,全身无力。张把衣服袖子撸起来,发现右手腕静脉血管处有一个针眼的痕迹。张立即想到是自己睡熟时被犯人注射了不明药物,才出现以上不正常状态。

四、阴毒的药物迫害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注射不明药物破坏大脑或中枢神经、或被传染上性病症状,或被染上肺结核病,导致肺空洞、浮肿、咳嗽等重症,身心俱痛,苦不堪言案例。

1.辛延俊在吉林监狱时被注射了破坏大脑的药物,所以他也神智不清,一会认识人一会儿不认识人。

2.何元慧不知监狱医院给他用了什么药,他意识越来越不清醒,不穿衣服,也不吃饭,骨瘦如柴,整天咳脓痰,呼吸困难。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