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三) | 长春真相
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十三年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三)
十三年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接上文)

第四部份 风云突变 巨难降临

一、“七.二零”吉林省省委大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长春辅导站的站长们和吉林省一些炼功点的辅导员被公安抓走的消息,迅速的传到全市和省内外市县的法轮功学员。省委、省信访办门前,法轮功学员提出一个基本要求:无条件放人!

七 月二十一日早晨,天色朦朦,长春以省委为中心开始戒严。从高层楼上往下看,全副武装的武警,秘密的,单排队,像一条长长的黑蛇,蜿蜒着,将这市区的中心地 带盘起来。带着阴气,邪气,森森煞气,将恐怖的魔爪伸向了这佛法初传的圣地。一辆辆大客车把被警察强行抓上车的法轮功学员拉到零公里警校、体育场和几所小 学。

吉林省省委

七 月二十二日,来的法轮功学员比头一天又多了许多,天朦朦亮时才看清,人民大街从胜利公园到人民广场这段两侧的人行道上坐满了人,与人民大街交叉的市政府旁 边的北 安路和重庆路也到处都是法轮功学员,从东西向到南北向一眼都望不到头。虽然人山人海,但环境却是静悄悄的。中午时分,人民大街上出现了高压水车,大家意识 到事态的恶劣发展,但还是静静的坐着。空气中弥漫着罕见的气氛,威严、凝重、肃杀……

下午三点,开始播报新闻。一些想象不出来的诬陷与嫁祸……一时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

历经五十年邪党的统治,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明白了,定性、构陷来自于北京,在长春坚持起不到作用了。下午四点钟以后,更多的法轮功学员离开了这里,有的直接奔火车站,有的回家取来钱,从此踏上了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的护法之路。

早 在“四·二五”当天上午,一位长春法轮功学员看到了这样一幕:宇宙的护法神在天上与恶魔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大战。法轮功学员们向师尊承诺:“愿为宇宙 真理而献出生命!”这是一个生命久远的承诺,是向师尊兑现的誓约。不用和谁商量,也不用谁来组织,这完全是一个生命自我的决定与选择。放下一切,“法轮大 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还李洪志先生清白!”“还大法清白!”

二、走上天安门广场

很 多法轮功学员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宇宙大法被邪恶玷污的时候,当魔鬼要破坏创世主正法的时候,当迷蒙的众生抵阻神佛救度而无知造孽的时候,一个在大法修炼 中觉悟了的生命,一个宇宙真理的捍卫者,一个随师正法的大法徒,走向北京,走上天安门广场,在宇宙正法史上留下了瞬间的记忆,永恒的震撼,不灭的画面。 那是正法神神威的展现,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辉煌。从“七.二零”当天,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一年年末,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前赴后继,一批一批,天安门广场留下了 一个个镜头见证了这一切。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八月二日登载了一篇文章,记述了一位无法正常行走的二级残疾人进京护法的故事:

戢 景昌(长春市人)这样叙述了自己的经历: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晚,简单的准备后,老伴送我上车站,十四个月没出过门的我,光着脚一点一点的向楼梯移动。 我家住五楼,我信心十足,一阶梯一阶梯靠臀部挪到楼下,用了大约一个小时,又慢慢向马路移动。家人叫来出租车,和邻居一起把我抬上车,到了车站,下车后离 售票室大约一百米远,又用了两个多小时。这时回过头来,能清晰地看到一行血印,而且血也越淌越多,我心中默念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我这次进京有三个目的:一、心存正念助师正法;二、喊法轮大法好,挂大法条幅;三、克服自身残障(在家进食进水、大小便均由我老伴照顾)。

到 了北京车站,天亮时开始往出移动,因整个身体靠两臂支撑和腰部扭动才能行动,每走一步都揪心的疼痛。在北京站穿的布鞋,十个脚趾都露出来了,再加上血肉模 糊,是挺吓人的。出租车把我放到了天安门前人行道上,我打算自己爬过去。不长时间来了一辆警车,离我三、四十米停下,几个恶警拉我上车,我拒绝,并用尽全 身力气喊出“法轮大法好!”简直是气冲霄汉,头脑一片空白,到无我之境地,邪恶之徒显得那么渺小。黑暗中,这些恶警有抓衣服,有抬脚,有抓头发的,把我扔 上警车,我发现车窗开着,就又开始大喊:“法轮大法好!”两个恶警找来方木棍要横着抬我,被我严词拒绝,我说你们敢这么折磨我,我要到残联告你们分局,他 们才收敛了。

这二人把我抬到天安门反方向,扔在马路上,马路上雨水有两寸多深,我两脚的血在水中扩散,脚却显得干净。我在雨水中慢慢向天安 门方向移动,最后有几十阶楼梯,因我不能坐着,就下到人行道,找了一个关门的商店雨搭下躺下,我还有一个心愿未了,就是打横幅,……我一定要用最纯净的 心,堂堂正正地把横幅挂在天安门上。这时有很多人进入广场,还有很多等车的行人,我马上开始挂横幅,靠着护栏把横幅四脚用刀切了小口,用塑料袋系好,把横 幅挂了起来,看看还挺正,行人、机动车都能看见,才慢慢离去。等我再回头看时,有很多人围着看,横幅距离停警车处只有五十多米,我丝毫也不怕,因为下雨, 我又几乎是爬行,竟没有被发现。我的血一直在流,由于慈悲的师父为我承受,所以并不觉得很疼,……我全身在广场时已湿透,在水中慢慢地移动,血在水中浮起 红晕。想想师父,泪水不止,这时雨水、泪水、血水融成一片,……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 一位长春法轮功学员的正法历程》

三、九九年因进京上访被迫害案例:

◇张树山,六十一岁,长春市双阳区杜家五队法轮功学员。张树山曾徒步二十余日从长春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 零零二年四月,朝阳沟劳教所大规模对法轮功学员行恶。三大队副队长刘文瑞伙同管教彭某当晚对张树山进行疯狂毒打,镐把猛砸,电棍电击,三角带抽打了几个小 时,之后又把老人拖到水房,剥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复用电棍电击。老人悲惨的呼叫声。最后,恶警们又往老人的伤口上撒盐水,竟还有人叫嚷:“往伤口上搓 盐!”无论邪恶之徒怎样凶狂,张树山老人都未屈服。

非法劳教期满后,张树山老人坚定修炼大法,被双阳区六一零送长春兴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因劳教期间得的疥疮严重,洗脑班不法人员强行注射药物,使张树山的大腿又肿又黑,身体很弱,生命垂危。恶警才通知家属将张树山接回,张树山老人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晚含冤离世。

◇邹向前,长春市退休干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遭恶警抓捕,被非法判刑二年,被投入长春监狱。

◇ 农安县法轮功学员殷立柱,曾就读于吉林工学院。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殷立柱只身一人来到天安门,打开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大横幅,被广场警察劫持。十 二月十二日,殷立柱被长春公安带回(乾安县公安局局长周贵派人)。由于殷立柱在二零零零年多次在吉林省乾安县组织法会,并带去很多真相数据,还资助过两位 同修进京证实大法,所以乾安邪恶之徒把他列为重点,直接绑架到乾安看守所,关了整整一年,于二零零一年农历腊月十六将殷立柱非法判了五年刑,关押到长春铁 北监狱。

◇桦甸市法轮功学员段良军,二零零零年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正法时被邪恶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北京大兴县看守所,后被关至吉林省“六一零”驻京办,遭受驻京办工作人员的毒打迫害。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被桦甸市公安局带回,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八个月有余。

在此期间,政保科邪恶警察在证据并不充分的情况下,强行对段良军提起公诉,桦甸市法院在一审未开庭的情况下,于四月中旬将段良军的案卷送至省高级法院;四个月后(已严重超期关押),省高院在未履行正常审判程序的情况下,越级对法轮功学员段良军非法判刑七年。

◇梨树县法轮功学员李丽因修炼法轮功治愈绝症。法轮功遭迫害后多次上访并向民众讲真相。李丽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四日在房山区被恶警绑架,二零零一年底李丽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房山监狱,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在北京公安医院含冤去世。

◇敦化市法轮功学员赵鸿铭,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合力打开了一条长九十九米巨型横幅。几十秒后,展开的横幅被警察抢走了,打横幅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后来赵鸿铭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尹学庆全家七口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全家七口进京上访,被长春市警察带回当地,双手铐着,对他们进行打骂。一家人除了孩子外,其余六人全部被劳教一至三年。

◇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丙杰,女,一九三五年生。一九九四年九月份开始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她与几位同修一起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抓 捕遣送回到长春,关在八里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绝食回家,单位停发了她的工资并被当地派出所抄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她自己第二次到北京证实大法, 被天安门分局恶警再次抓捕并把她塞进小汽车的后备箱里,等到汽车站打开车厢一看,丙杰全身抽搐心跳异常。恶警怕她死在车里,又把她拉回分局休息两个小时左 右,然后将她送到车站自己坐车返回。由于两次在北京被拘留迫害,丙杰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不久身患脑血栓,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日离世。

◇长 春市法轮功学员侯丽君,女 ,六十岁左右。侯丽君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左右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请愿,被天安门的恶警绑架,送到北京某派出所,被毒打、罚跪、下蹲、放飞等各种刑罚折磨了二 十四小时,恶警威逼其放弃信仰。她坚决不配合。二十四小时后,她被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又被押送到北京某看守所。这时侯丽君已经体无完肤,身受重伤,脸肿 得变形,行动困难。第二天,行凶的恶警担心她会死掉,就把她带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说:只能活两三个月了。恶警怕承担责任就把她放了。由于内脏受到了严重 损伤,回到家后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左右离世。

◇楚贵仁、曲金兰夫妇,是松原市红光农场五分场法轮功修炼者。一九九九年进京上访,在驻京办事 处,邪恶之徒张桢和李光明对楚贵仁强行搜身,并用流氓手段在其妻子身上乱摸,且命令其脱去衣服,只剩内衣内裤。搜走其妻子贴身带的一千元钱。在回来的路上 没给一口饭吃,没给一口水喝,回来后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他遭到多次毒打。后被劳教一年,家中只剩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这还不算,还被非法罚款九千六 百多元,而且没收了全部土地,出来后向场部要地,也没有答复。夫妇二人管张桢要搜去的钱,却遭到张桢的破口大骂。现在他们已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生活非常困 难。可是一些执法人员不顾人的死活,后来又给他们转来两千九百多元的罚款,邪恶就是把人往绝路上推啊!

◇张俊华,女,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于 家村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七,她和几名老年法轮功学员毅然走上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大法鸣冤,在天安门被警察非法抓捕。二零零一 年一月,张俊华被押回榆树拘留所,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毒打她,她胸、脸、耳朵、嘴、手指全是伤,发青。回到号里喘不过气,昏死过去两次。她醒来时说内脏里疼 痛难忍,说被恶警打坏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公安局政保科对六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每人苛扣一千五百元,加上饭费两千元才放人。张俊华回家后,又几次昏死, 于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七含冤死去。

(待续)

发表评论